文学巴士 > 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 第1828章 爷,司鸢小姐不会来了 三更

第1828章 爷,司鸢小姐不会来了 三更

作品: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作者:末喜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要去西北打仗了?”厉行问着兰明珠,兰明珠点了点头,看向厉行,“这不是才挑了人了吗?怎么了?有什么事情?”

    “我跟你去吧?”厉行猛嘬了一口,对着兰明珠说道。

    西北告急,这一仗,只能赢,不能输,他一直在营部等着,以为兰明珠会去点了他,谁知道兰明珠没有。

    索性就自己找兰明珠来了,兰明珠不由笑了起来,这厉行,真是有意思,去打仗的事情,旁人躲都来不及,而且,知道西北的情况危险。

    更不愿意去了,可是厉行倒好,上赶着往他这儿凑。

    他是想过,叫厉行一起,只是觉得还早,至少这次,没打算安排厉行。

    “我知道你打仗厉害,这次我去了,你就不要去了,下次再有机会,你再去。”兰明珠对着厉行说道,“孩子还小呢,等过两年,孩子大些了再说。”

    厉行的孩子,才七个月,要是厉行在西北出了什么事情,沈若初不得恨死他了,而且,没必要两个人都去,让人觉得,他们会打仗的都来了。

    也不过如此,杀鸡焉用宰牛刀。

    厉行有些不甘心,再开口,想说什么,兰明珠打住了厉行:“机会有的是,你这才当上正参领急什么。”

    阿爸也点过厉行,将来厉行必定会不俗,不用着急,厉行看向兰明珠:“当什么都无所谓,都是虚的,爷不在乎,我就是想跟你去西北,打上一仗。”

    “也成,我先去,如果情况好了,你就不用去了,如果情况不好,我再给你发电报,你再过来,不用全都去,怎么样?”兰明珠客客气气的说道。

    这可是大舅子,司鸢就够难摆平了,对厉行,自然得客气点,兰明珠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厉行也不好说什么,点了点头:“那行,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不用跟我客气。”

    兰明珠特想问一句,那把司鸢嫁给我,你同意不同意?

    可终究是没能问出口,他怕自己在办公室跟厉行打起来,没办法去打仗了。

    厉行起身离开了,兰明珠继续忙碌着。

    中午事情忙完了,厉行变回了家,今日难得回来这么早,让沈若初挺意外的,结果厉行手里的外套,对着厉行问道:“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早?”

    “营部的事情忙完了,而且今天,兰明珠去了,营部都在为他的事情忙,所以我们也就闲下来了。”厉行对着沈若初说道。

    那边正在抱着衍儿的司鸢,听到兰明珠几个字,慌忙紧张起来,不由竖起耳朵听了起来,早上,兰明珠还在说打仗的事情。

    她问了,兰明珠什么都不愿意告诉她,她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从大哥这里听到一点点的消息。

    “兰明珠,他去营部做什么?不是去平京大学做教官了?”沈若初微微讶然,这么快就回了营部,挺让人意外。

    厉行看了沈若初一眼:“那都是表象,西北告急,兰明珠要去打仗,西北那边,情况有些复杂,兰明珠自然要准备好,只是有些事情,远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我本来打算同他一起去,他让我在家待命,如果那边情况不好了,我再去。”

    厉行也没瞒着,万一真有事情,他要去的话,沈若初也能有个心理准备,沈若初脸色微微白了白,就知道厉行这性子,肯定要上赶着去的。

    也不过片刻,就坦然接受了,厉行的野心,不是靠那些阿谀奉承爬上去,而是靠着真本事,所以打仗是再所难免的,有什么事情,要去解决,也是再所难免的。

    所以,她都得慢慢去适应接受,厉行走到司鸢面前,司鸢乖巧的喊了一声:“哥。”

    厉行点了点头,接过衍儿抱在怀里头,现在都比以前抱的次数多多了,厉行看向沈若初,再次开口:“可能他们下午就得出发了,也找我借了一些人,到时候,你让账房支一些钱,给他们家里人。”

    打仗这种事情,回不回得来,都是个未知数,他手下那些人,都是从晋京跟过来的,跟着他卖命的,必须得把家人安抚好了。

    要不然,谁愿意给你卖命,钱这些,都是从私人的账户里头出。

    沈若初点了点头,也表示赞同,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钱是身外之物。

    “好,我一会儿让叶然去办,下午什么时候走?得在这之前,把事情办好。”沈若初对着厉行问道,要不然,人都走了,再去就没有意义了。

    得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厉行微微皱眉:“下午四点半的火车,你在这之前安排一下吧,缺什么,都给补给了。”

    “好,我知道了。”沈若初应了一声,去找叶然。

    司鸢坐在那里,四点半的火车,这次西北告急,听着大哥的意思,是形势很严重,要不然,大哥也不会想着一起去。

    想来也是,都喊了兰明珠亲自去了,她该料到的。

    司鸢就这么转身上了楼,沈若初和厉行看着司鸢的背影,厉行忍不住对着沈若初问道:“这孩子是不是谈恋爱了,最近魂不守舍的,很不正常。”

    “不知道呢,司鸢心思沉,她要是不说的事情,你根本问不出来。”沈若初对着厉行说道,“我回头单独跟她聊聊看。”

    “费心了。”厉行宠溺的搂了搂沈若初,这些事儿,都是沈若初在管,他才能放心的在营部做事。

    下午四点,火车站,兰明珠带着众人,陆陆续续的上了火车,这次是包了整个火车去的,西北告急义不容辞。

    火车还有半个小时就发车了,兰明珠站在那里,目光看向门口,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兰明珠不说,白进也知道自家主子在盼着什么。

    肯定是盼着司鸢小姐,可都这个点了,人不会来了。

    “爷,上车吧,不早了,人要是来的话,早就来了,一会儿,就要发车了,大家都在等着呢。”白进对着兰明珠说道。

    心下也替难受,兰明珠看了白进一眼,点了点头。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