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 第1565章 厉琛,别哭了 二更

第1565章 厉琛,别哭了 二更

作品: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作者:末喜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厉琛声音沙哑的说着,趴在宫太太的怀里头,一个大老爷们儿,早就泣不成声了:“他阿妈会教导他,会照顾他,他生病的时候,几天几夜的守着他,我什么都没有,我心里怨恨,嫉妒厉行。”

    他其实对督军的位置,一直没所谓的,他就是嫉妒厉行,嫉妒厉行有个好的阿妈,哪怕是不受宠,可是过的开心。

    所以后来他跟厉行斗的死去活来,也是羡慕,再后来去争沈若初,一部分也是嫉妒和羡慕,他觉得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厉行的。

    他什么都没有,他除了一身的怨恨和病什么都没有。

    宫太太就这么静静的听着,心里跟针扎的一样。

    “阿妈,我前些日子生病了,你知道吗?大夫跟我说,我可能活不成了,我那个时候,没有别的念想,我就一个愿望,能让我见到我的亲阿妈,我就是死了,也甘愿了。”厉琛抱着宫太太,对着宫太太说道。

    再剩下的话也说不出来了,他本来就不太擅长说话的,这些已经是心底最想说的。

    那个时候,觉得死了就死了,能见一见阿妈就够了,现在活下来了,也见到亲阿妈了,知道阿妈是这么好的人,自己也甘愿了。

    沈若初吸了吸鼻子,好久没有像今天这样感触了,现在见到厉琛和宫太太相认,也真好,以后就不用担心厉琛会不会被阿爸给弄死。

    更不用担心,以后,厉琛再从二太太那里受委屈了,他有自己宠他爱他的阿妈了。

    宫太太嘴角微微上扬,将厉琛给拉了起来,拿着手绢给厉琛擦了擦眼泪,对着厉琛说道:“咱不用死,你见到阿妈了,我以后不会再让你受苦的,你别哭了,好不好?”

    一个大老爷们儿,又是军政府出来的,如果不是伤到极致了,又怎么会掉眼泪,宫太太心里难受的不行,伸手摸着厉琛的脸,手帕一点点的,小心翼翼的擦着眼泪。

    “三姨太做的事情,我肯定不会饶她的,还有二太太,不过我也要谢谢她,这些年,她虽然不是个东西,可我儿子很好,是阿妈的骄傲。”宫太太嘴角微微上扬,对着厉琛说道。

    出落的帅气,高大,也没有做很多的坏事儿,根儿上,还是个心存善良的,若不然,芝瑜也不会喜欢的。

    厉琛点了点头,抿唇听着宫太太的话,一旁的沈若初上前将厉琛给扶了起来,宫太太也跟着站了起来。

    “太太,那之后的事情呢?现在也相认了,可是这事儿牵扯太大了,咱们不能不商量一下的,您要想想芝瑜的处境,再想想厉琛的处境。”厉行上前一步,对着宫太太说道。

    虽然煞风景,可对厉家和宫家,都是狸猫换太子的事情,不是小事儿。

    厉琛可以回大佐府,认祖归宗,本来就是宫太太的亲儿子,是嫡子,可是宫芝瑜就不一样了,阿爸是督军,怎么会由着这份儿耻辱留下来。

    必定会杀了二太太,也会牵连太多太多的人命,也包括他们这些人的,他们也知道厉琛不是阿爸亲生的,却从来没有提起过。

    阿爸那个人,最受不得的就是欺瞒,他们集体在期满着,阿爸怎么受得住,到时候,一个个,都别想活了。

    厉琛看着厉行,宫太太也看着厉行,厉行说的话,他们心里都有数的。

    也知道彼此的处境,大佐那边接受,和督军的接受程度。

    沈若初抿了抿唇:“如果大佐知道厉琛的存在,是一定要认回这个儿子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

    沈若初看着宫太太说道,不管是儿是女,大佐那边,不是宫太太刻意换的,大佐怎么可能不认的?

    厉琛的命是绝对的保住了,这一点不用多想。

    督军就算是再怎么大胆,也不敢动宫家的孩子。

    宫太太点了点头:“那是自然,大佐自然是要认回厉琛的,这是他的儿子,你是担心芝瑜吗?你放心,我把芝瑜养了这么大了,她跟厉琛的感情,我绝对让厉琛娶她的,她以后,是我的女儿,也是我的儿媳妇儿,我会善待她的。”

    宫太太对着沈若初说道,这一点,沈若初担心宫芝瑜的安危,是不必要的,她会劝动大佐,同意这门婚事儿,门第观念什么的,不重要。

    她也会对宫芝瑜好的。

    心中是很庆幸,厉琛和宫芝瑜好了,这样儿子和女儿,都还是她的,只要这是她点重的,宫家儿媳妇儿,督军那边,就算是再怎么生气,也不敢动了宫芝瑜的。

    有宫家给宫芝瑜撑腰呢,更何况,女儿嫁到宫家,那是祖上积德的事情,督军高兴还来不及,这些事儿,沈若初多虑了。

    厉行看了沈若初一眼,对着宫太太说道:“若初担心的不是这个,您说的这些,她都知道,她担心的是宫芝瑜受刺激,不能接受的事实,你们这好的阿爸阿妈,和亲人,宠着她,惯着她,一夜之间,告诉这些人,都不是她的亲人,恶毒的二太太,才是她的亲人,这些,她接受不了的。”

    一个在蜜罐子长大的姑娘,你跟她说,那些都是海市蜃楼,不是真的,她怎么能接受?根本要疯了的事情,沈若初担心的是这个才对。

    尤其是知道,自己的亲阿妈和阿爸是那样歹毒的人,宫芝瑜更不能接受的,这些事儿,都是 一种伤害。

    阿爸不能要了芝瑜的命,这些事情,却能让宫芝瑜半疯半傻的。

    “她跟厉琛结婚了,我们这些人,还是她的亲人,同她自己的亲人一样的,没有区别,我也不会偏心什么的,她是我养大的丫头,我能让她吃亏吗?”宫太太对着厉行说道,“她以前在大佐府过什么日子,跟厉琛婚后,一样过那样的日子,我保证。”

    这一点,她是绝对可以担保的,不会让宫芝瑜受任何的委屈,厉行和沈若初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就算不是亲生女儿,也是养大的,不会让任何人欺负芝瑜的。

    “可是…”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