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 第985章 定情的信物

第985章 定情的信物

作品: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作者:末喜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让沈若初知道了,沈若初怎么能接受的了?

    正是有身子的时候,他不知道厉行有没有看到,那会儿沈若初知道厉琛病情严重的时候,脸色煞白的样子,若是知道厉琛这病,只有三个月活的,怕是更加的激动了。

    他才瞒了下来的,厉行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看着陆以名,几乎是不可置信:“你开什么玩笑呢?只有三个月,陆以名,你特么会不会看病啊,他是吐血了,但是不至于到只有三个月活的?”

    昨天,厉琛还跑来威胁他,跟他说了那些混账话,他还不得把厉琛好好收拾一顿的,这才过了多大会儿,一天的时间都没到呢。

    就告诉他,厉琛只能活三个月了,让他怎么接受的了?

    厉行脸色一阵儿的难看,陆以名看着面前的厉行,勾了勾嘴角:“我不会看病?我若是不会看病,他怕是只能活一个月了,如果只让这个杨大夫给他看,怕是一个月都活不了!”

    厉行还瞧不上他看的病,实在是可笑,他是没有那个本事治好厉琛,但是也不至于像厉行说的这么不堪,他能帮着厉琛拖延三个月,已经是厉琛赚到了,还想怎么样?

    厉行被陆以名骂的也不吭声了,就这么站在那里,半响都接受不了。

    “所以,你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想办法,求一求余家的老爷子吧,我跟你说,这事儿,就算是余崇珺出面,也未必行的,但是有一个办法,你可以去试试,兴许能让余家老爷子破例。”陆以名对着厉行说道。

    想让余家老爷子破例,也不是全然不可能的事情,厉行询问的目光看向陆以名:“有话就快说,别在这儿婆婆妈妈的,我没有功夫跟你废话。”

    厉琛的事情,他现在实在是乱的很,根本没办法接受的,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活不成就活不成了,这事儿,不是轻易能够接受的。

    陆以名抿了抿唇,余家老爷子跟老太太年轻的时候,有个定情信物,后来,老太太的定情信物丢了,老太太去世之后。

    老爷子心里一直都有这个念想的,想要去把这个定情信物给要回来,这个信物被卫督军的太太,也就是卫卿的阿妈那里。

    老爷子曾经派人去卫太太那里要过,可是卫太太不缺钱,拒绝了老爷子,哪怕是老爷子开了高价,人家也不同意。

    这对老爷子来说,就成了心里一种不可磨灭的执念了。

    如果厉行能想办法把卫太太手里的那个定情信物给弄到手了,老爷子算是为了老太太破例,这事儿,兴许就能成了。

    “那定情信物是个什么东西?”厉行对着陆以名问道,没想到陆以名还知道这中间有这么个渊源呢,只是从卫督军那里弄这个定情信物,不是个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他们跟卫家打了几次仗,梁子是结下了,这事儿,还挺棘手的。

    “一个平安扣,你去试试吧,总有办法的,这些日子,我会尽量多调配一些药出来,帮着厉琛调理调理的,给你们多争取点儿时间。”陆以名对着厉行说道。

    其实挺意外的,一直觉得厉行和厉琛斗得这么狠,现在厉行为了厉琛这么着急,足以见得厉行是个性情中人,沈若初没有跟错人。

    厉行点了点头,陆以名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厉行站在那里,从兜里摸了雪茄和火柴,咬着雪茄,拿着火柴划了好半天,都没把火柴给划着,索性直接扔了手里的雪茄和火柴,整个人差点儿没气疯了。

    沈若初就这么等在屋里头,厉行回来的时候,沈若初对着厉行问道:“怎么样了?二哥还说了什么吗?”

    厉行避开她,跟陆以名谈论的肯定是厉琛的病情,她回来到现在,一点儿心情都没有了,也是难以接受的。

    厉行伸手搂着沈若初,对着沈若初没所谓的笑道:“没事儿,我刚刚问了陆以名了,陆以名说了,厉琛的病情不碍事儿的,余家老爷子能够治好的,佛医圣手的名声不是白来的。”

    有些话,终究是没能跟沈若初说的,还是有些接受不了,怕沈若初受不住,沈若初点了点头,没有怀疑厉行的话。

    “那我们怎么办,去求余崇珺吗?”沈若初对着厉行再次问道。

    他们这次去参加余崇珺的婚礼,带着厉琛一起去,到时候,让余崇珺想想办法,到底是余崇珺的爷爷,会听余崇珺劝的。

    “没事儿,暂时不用求余崇珺,等去了余家岛上再说吧,余崇珺大婚,正是忙着的时候,陆以名也说了,先帮着厉琛调理一下,不用太着急的。”厉行对着沈若初说道。

    陆以名说了,余崇珺去求老爷子也未必能行,得想办法去凤城,把那个平安扣偷回来才行,找卫家要,卫家是肯定不会给的,只有这种手段了。

    沈若初也没怀疑,点了点头,觉得厉行说的有道理,正是大婚的时候,总不好给余崇珺添乱的,更何况,陆以名说了,先帮着厉琛调理,等身子差不多了好了,才能去余家的岛上,否则经不起折腾的。

    厉行见沈若初相信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沈若初是精明的,只是如今怀孕了,很多时候,有些体力不支,才没有多怀疑的。

    若是以前,照着沈若初这股子精明劲儿,早就怀疑了。

    “对了,若初,我明天下午要去南城一趟,等宝怡大婚之前赶回来。”厉行对着沈若初说道,他得去凤城一趟,让沈若初知道了,肯定是不放心的。

    明天下午,又去凤城的火车,带着方一行,想办法混到卫督军府,把那个平安扣给偷回来,算了算时间,一来一回,正好可以赶在宝怡大婚之前回来。

    虽然是很冒险的事情,可是为了厉琛的命,他怎么着也得去试试,否则,这辈子都没办法安心的,欠厉琛的人情,总要还回来的。

    沈若初讶然的看着厉行:“去南城做什么?你前几日,不是才从南城回来的?”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