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 第969章 两兄弟撕破脸

第969章 两兄弟撕破脸

作品: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作者:末喜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若初,你比以为我不知道,厉琛他喜欢你,你利用他对你的喜欢,一次又一次的骗他,利用他,离间我们母子的感情,你也不怕遭报应!”苏邑气不过的对着沈若初喊道。

    虽然厉琛有什么事情,从来不会告诉她,可是她知道,自己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喜欢的是沈若初,沈若初结婚那天,厉琛喝的烂醉。

    不管是明里暗里的,只要沈若初在的时候,厉琛眼睛都移不开了,可是厉琛怎么不想想,这是厉行的媳妇儿,只会借机害死厉琛的。

    她劝过厉琛了,厉琛让她不要多管闲事儿,早晚有一天,厉琛会被沈若初给害死的。

    上次厉琛绑了赵颖儿,也不过是因为厉琛气不过赵颖儿欺负沈若初,那个傻子,为了沈若初做出这些事情来,以为沈若初会离开厉行跟了他吗?

    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沈若初都有厉行的孩子了,怎么会跟他?

    沈若初微微蹙眉,厉琛是喜欢她的,只是厉琛从来没有在外头去说,这里是督军府,苏邑这张嘴,这么胡说,会害死她和厉琛的。

    传到督军和老太太那里,就算是什么都没有,也会扯出一堆的事情。

    “你不要胡说八道了,我跟厉琛什么都没有,你到底是不是他阿妈呀,但凡是做母亲的,没有不为自己儿子考虑的,唯独只有你这种人,只会为自己考虑,不会为别人考虑,你这种人实在是太可怕了!”沈若初气急败坏的对着苏邑骂道,“在你眼里头,厉琛不过是你争宠的工具而已,你有什么资格做阿妈?”

    沈若初的话,让苏邑脸色一白,目光微微有些闪躲,旋即抬起头看向沈若初。

    “你这根本就是鬼扯,我不是他阿妈,他能是谁的儿子,倒是你利用厉琛,才是真的,你这个贱人,太可恶了。”苏邑对着沈若初骂道,凌厉的目光看向沈若初,“沈若初,厉行还在里头呢,你就这么明目张胆的,要我说,厉琛喜欢你,多半是你勾yin他的,你这个狐媚星子!”

    他儿子好好的,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得喜欢沈若初这种,嫁了人的女人,不是沈若初勾yin的是什么?

    沈若初半眯了眯眼,看着面前的苏邑,冷嗤一声,对着一旁的叶然吩咐:“给我撕了她的嘴,明明才出的事情,不知道收敛,在这儿大放厥词,给我撕了她的嘴!”

    她是真的气坏了,厉琛被打成这样,苏邑半点儿收敛的意思都没有,还在这惹事生非,故意败坏她和厉琛的名声,太可恶了。

    叶然早就看不下去了,沈若初的命令一下,叶然上前拉过苏邑,抬手几巴掌打在苏邑的脸上,对于这种人,你就不用客气。

    根本就是欠收拾的,不教训教训,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

    叶然一巴掌打在苏邑的脸上,苏邑的脸立马肿了起来,她跟着赵颖儿的时候,赵颖儿教过她,打人的力度和计较,以前她觉得太狠了。

    今天用在苏邑身上,却是用对了地方。

    叶然毫不客气的打着,苏邑捂着脸想要还手,叶然就这么上前,一个过肩摔,将苏邑给摔在地上,苏邑疼的半响起不来,直哼哼,叶然是练过的,就凭着苏邑平时这些个架势,能是叶然的对手吗?

    沈若初早就想教训苏邑了,只是没有机会,今天算是解了恨。

    苏邑恨的不行,对着沈若初说道:“沈若初,我好歹也是督军府的二太太,是你的长辈,你敢让你的贱丫头教训我,我不会饶了你的。”

    这个该死的沈若初,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如今不把老太太放在眼里了,还敢对她动手了。

    沈若初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眼底满是嘲讽:“怎么着?你还想去跟督军和老太太告我的状吗?你只管去吧,我等着你带着他们来收拾我,不过前脚发生的事情,你后脚就忘了?这会儿去找老太太和督军,别被他们给打死就成!”

    照理说,她跟苏邑斗一斗,却是不能随便动手的,毕竟苏邑说对了,苏邑是二太太,是长辈,可是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算是个机会。

    好好的教训这个到处挑拨离间的苏邑了,反正她打了苏邑,也没人会维护苏邑的,更没有人,帮着苏邑,简直是太解恨了。

    苏邑被沈若初的话的堵的不行,眼底满是恨意的看着沈若初,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身故容城咬牙切齿的开口:“沈若初,这事儿不会就这么完了的,你给我等着,早晚,我要让你付出代价!”

    苏邑手里的拳头握紧,厉娥来了,那可不是个省油的灯,赵颖儿在督军府受的这些委屈,厉娥一定会帮赵颖儿讨个公道的。

    到时候,沈若初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沈若初不再多说什么,回了厉琛的房间,厉行已经掐了手里的雪茄,似乎跟厉琛聊着什么。

    说完,厉行微微蹙眉:“这几天就别去别馆了,在督军府养着吧,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办的,我可以帮你。”

    这话是给厉琛说的,这样,也只能让人抬去别馆了,更何况,挨打是丢人的事情,出了门,让记者拍到了,那就是笑话。

    厉行的话,让厉琛不由讶然了几分,要知道,这些年,他们兄弟斗得死去活来的,他巴不得厉行死,厉行也巴不得他死。

    厉行难得的关系,怎么能不让他意外呢。

    想了想,厉琛只觉得好笑,他在这督军府活了这么多年,处处想着厉行死,可最后能够依靠的,还真是只有厉行。

    “我总想着你死,你就这么放过我了,不怕我以后会成为你的威胁吗?你这可是把自己架在火上。”厉琛顺手点了根雪茄,也不顾自己的伤,就这么抽了起来。

    厉行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厉琛,眼底多了几分冷意:“你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够杀了我,倒是我,杀了你的时候,如同碾死一只蚂蚁一样。”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