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 第943章 别怕,我会小心的

第943章 别怕,我会小心的

作品: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作者:末喜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时候,厉行总是这么严肃的,她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若是之前,倒也还好,今日见了厉行的那些军火,又听着厉行跟韩逸商量的事情,怎么能不紧张呢?

    “若初,也没什么大事情,我就跟你说,相城,我是一定要拿下的,我起初想着跟厉琛争督军的位置,可我看出来了,阿爸不会让的,即使阿爸让了,那督军的位置我也不要了,我要自立门户,自己打自己的江山。”厉行很是认真的跟着沈若初说道。

    他一开始只想着跟厉琛争的,后来去了趟相城,下了决定,他不再争了,以后阿爸即使把督军位置让出来了,他也不要了。

    就这么让给厉琛,也知道,厉琛费尽心思想要争什么。

    沈若初微微讶然的看向厉行,觉得这是人少有的豁达,不说别的,换成任何人,都会争得头破血流的,只有厉行才会想着自立门户。

    “那你跟厉琛说了吗?”沈若初对着厉行问道。

    厉琛一直都在算计着厉行,她是知道的,苏良还没走,证明厉琛从来没有放弃,如果厉琛知道了,厉行不跟他争了,或许,也就不会想着办法陷害厉行了。

    说句良心话,厉琛算不得好人,而且是费尽心思算计的人,心狠手辣的,可是厉琛对她不错,救过她和孩子几次,这份儿恩情,她记在心里头的。

    厉行看了沈若初一眼,对着沈若初说道:“没呢,暂时不是说的时候,我若是告诉他了,他也未必会信的。”

    他不可能把自己的计划告诉厉琛的,儿厉琛生性多疑,自己若是跟厉琛说,自己打算跟他和解,厉琛八成会觉得自己有什么别的算计,通过这种手段,也陷害他。

    反而疑心更重了,沈若初点了点头,表示了然,她或多或少也了解厉琛的脾气,别说厉琛不信,就算是换作自己,突然这么一说,她一开始也不会相信的。

    谁会嫌弃自己的权利大了,如果能够当上这土皇帝,就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了。

    “那就再等等机会吧,也不着急什么。”沈若初对着厉行说道。

    这事儿是急不得的,而且,相城这一战,也不是暂时的事情。

    “还有件事儿,我得跟你说清楚。”厉行搂着沈若初对着沈若初继续说道,我这次回来的时候,遇上刺杀我的了,在火车上,来了几十号人。”

    本来不想说的,怕沈若初担心,如今没什么事情了,就索性告诉了沈若初,沈若初脸色一白,就这么看着厉行,虽然,厉行一脚没事儿了,心里还是不由一震的。

    这次去相城打仗,她都是被厉行瞒着的,如果遇上刺杀,出了什么事情,她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沈若初揪着厉行的衣裳,紧张的样子,让厉行又是心疼,又是欢喜的。

    “这不是没事儿了吗?我跟你说,是出现内鬼了,我们已经查出来了。”厉行对着沈若初继续说道,几十号人刺杀,如果不算是内鬼,对方做不到这么精明的布局。

    几十号人,能够混在他的人底下,轻轻松松的上了火车,没被人察觉,这不是简单的。

    “后来呢,是谁做的,查到了吗?”沈若初眉不由打了个结,如果没有查到,那人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厉行轻摇了摇头:“只查到内鬼,对方当场自杀了,没有查到底儿,可是这场刺杀,确实厉琛派人救的我。”

    本来,他觉得,厉琛怎么会知道有人刺杀他,别不是厉琛自己安排的,可是想了想,若是厉琛自己安排的,他又何必伸手去救,不是应该跟着那些人一起,刺杀自己吗?

    沈若初更是惊讶的不行,想起厉琛曾经说过的话,厉行去相城打仗就要回来了,若初,你别担心,我会让他安安全全的回到你身边的。

    那时候,她只当是厉琛胡说的,没当回事儿,谁知道,厉琛还真是办到了,应该是厉琛早就查到厉行回来的事情,提前派了人去保护厉行。

    她又欠下厉琛一个人情,怪不得,厉行会说,不在跟厉琛争抢督军的位置,许是,就是因为这件事儿了。

    沈若初搂着厉行的腰,对着厉行说道:“其实,厉琛坏归坏,他有时候做的事情,也是为了自保。”是二太太把厉琛活生生给逼成这么一个人的,厉琛也是身不由己。

    “不提厉琛了,我不跟他强了,剩下的,他自己活成什么样子,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倒是你,一定要记住山上那个密道,若是有一天,我不在迷城,你遇上什么事情,就躲到那里去,知道了吗?”厉行对着沈若初嘱咐着,带着沈若初来这儿,也是有这么一个原因的。

    沈若初点了点头,伸手环着厉行的腰,她知道,厉行指的是兵变的时候。

    厉行看着怀里的女人,就这么伸手一捞,将沈若初放在一旁的床上,整个人压了上去,热气吐在沈若初脸上,对着沈若初说道:“媳妇儿,上次陆以名跟我说,前三个月不能胡来,你这个都有三个多月了,快四个月而了,应该没事儿的,我小心一点儿,成吗?”

    他是问过陆以名的,陆以名说可以了,只是他怕沈若初受不住,所以得问问沈若初的意思,沈若初若是不高兴的话,他是不会胡来的。

    憋得太久了,他是个正常的男人,这些日子,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沈若初在边上,他都整宿整宿的不能睡觉。

    沈若初被厉行的话给燥红了脸,不悦的看着厉行:“你又跑去问陆以名了,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

    厉行肯定是去问过陆以名的,才敢胡来,厉行伸手捏着沈若初脸颊,亲了亲沈若初,声音沙哑了不少:“我轻点儿,没事儿的,我会很小心的。”

    问问陆以名怎么了?陆以名是医生,也是男人,男人和男人之间,没有什么避讳的。

    说话的时候,厉行低头吻上沈若初,唇碰上沈若初柔软的唇。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