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 第496章 池扬,要我吧

第496章 池扬,要我吧

作品: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作者:末喜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池扬恨得不行,朝着徐子舒咬牙切齿的质问着。

    他是来打仗,这一仗本就难打,厉行没来的时候,大家都没有信心的,雾水这一仗,很有可能会波及到沭阳,徐子舒难道没听说吗?

    徐子舒还真是不知道什么叫害怕,这次,肯定是瞒着家里上上下下的,原本徐司令就不允许他们在一起的,徐子舒倒好这一折腾。

    以后徐司令更加的反对了。

    徐子舒揉了揉被摔疼的脑袋,从床上坐了起来,就这么同池扬对视着:“我知道,我怎么不知道?沈若初都能跟表哥一起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为什么沈若初说要跟着表哥一起来的时候,表哥不是池扬这种态度?

    “徐子舒,她是她,你是你,你和她不一样的?”池扬深吸了一口气,回道。

    沈若初的胆子有多大,见识的有多少,别看性子温温婉婉的,素来也不是省油的灯,什么都不怕的。

    她同徐子舒是不一样的,徐子舒被徐家上下宠着,养在深闺里头的宝贝,能见过什么?

    “有什么不一样的,她是女人,我也是女人,要说不一样,就是你和表哥不一样,你太怂了!”徐子舒凌厉的目光,看向池扬,有些失望的开口,“池扬,我以为我大老远不顾家里不顾表哥的意思,偷偷跑来找你了,你至少会是感动的,而不是像这样冲我叫喧着。”

    她对池扬的感情,池扬不是不知道的,她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来找池扬,池扬一点儿感动都没有的。

    “徐子舒,我这不是冲你叫喧!”池扬有些着急的声音开口,“我让人送回去吧,你真的不能待在这儿,“我现在找人来,马上就送你回去。”

    这仗说打就打了, 万一真打起来,徐司令和徐太太那边,要是知道徐子舒来这儿,不得吓死了?

    “池扬,我不是跟着你来的,你没有权利送我回去,我是不会回去的!”徐子舒坚持着,更多的是难受,她一门心思的,坐了三天没有暖气的火车,好容易到了沭阳。

    以为见到了池扬,什么都好了,没想到才刚到,池扬就要让人把她送回去。

    想到这儿,徐子舒不由红了眼睛,池扬太怂了,还不如她一个女人。

    池扬就这么静静的同徐子舒对视着,瞧着徐子舒的样子,不由心软了,再怎么生气,也是因为徐子舒这么冲动,才生气的。

    可是徐子舒来,池扬还是很感动的。

    没有多余的话,池扬走到徐子舒面前,伸手将徐子舒给搂进怀里头,柔声哄着:“别哭了。”

    他就是这性子,就算是再怎么狠心,只要徐子舒一哭,他就什么招架都没有了,池扬就着手背,不停的给徐子舒擦着眼泪。

    池扬突然起来的温柔,让徐子舒彻底崩溃了,就这么直接上前搂着池扬的脖子,像个孩子似的埋怨着:“你怎么能那么凶呢?我要不是为了来看你,我何必冒这么大的险,我知道这边要打仗了,可我放心不下你,一定要亲自来瞧瞧,才能安心的。”

    她只要看着池扬安全了,她才能放心的,可是没想到池扬确实这个态度,让徐子舒觉得心寒的不行。

    “别哭了,我错了还不成吗?”池扬有些发哑的声音哄着徐子舒,徐子舒这么一哭,让他心口闷的生疼。

    他怎么不知道徐子舒的心思,也知道徐子舒的感情,他这次来,就是为了跟徐子舒的将来搏一搏的。

    督军说了,这一仗胜了,就会给他徐子舒做媒的,亲自帮他去徐司令府提亲。

    徐子舒听了池扬的话,心里好受多了,站在厚重的木板床上,同面前的池扬平视着,没有多余的话,徐子舒低头吻上池扬。

    池扬是从来都不曾主动问过她的,原本这个人性子就冷淡,自从阿爸反对他们之后,池扬就总是刻意和她保持距离着,每次都是她主动亲的池扬。

    突如其来的吻,让池扬不由僵直了后背,徐子舒搂着池扬的脖子,半磕着眼,吻上池扬的,手攥着池扬领口的衣服。

    徐子舒的吻是很轻的,虽然是她主动来吻池扬的,可女人到底是女人,带着些娇羞在里头的。

    就这样轻柔的吻,撩拨的池扬不由微微发颤,手不自主的搂着徐子舒的腰,心口发闷的不行。

    “池扬,我想你了。”徐子舒口里的热气吐在池扬耳边,酥酥麻麻的,惹得池扬一个激灵。

    池扬看着怀里的女人,紧绷着,就这么压了上去,不管不顾的回应着徐子舒的吻,他对徐子舒是有感情的。

    他是副官的儿子,很小的时候就在司令府长大的,但他经常能看到徐子舒在院子里头玩,阳光下徐子舒的笑容能让人晃眼的那种。

    可他只当,那是遥不可期的,从来也没有幻想过什么,直到后来,他进了军政府,有一日,从军政府办事回来。

    徐子舒就这么突然扑了上来,拉着他的手,一脸阳光的笑容:“池扬,你去帮我抓只兔子好不好?我看方尧有一个,好可爱的,我也想要。”

    池扬没有想到徐子舒会知道他的名字,说句不好听的,这是大小姐,而他不过是个下人的儿子,以后也是要给人做副官的。

    他以为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注意到他的。

    池扬不动声色的抽走被徐子舒握着的手,在徐子舒没有注意的角度,池扬微微红了脸颊,点了点头:“好。”

    那天夜里,他就上了山,给徐子舒抓了只活的兔子回来,徐子舒欢喜的不行,成日的抱着那只兔子,每次见到他的时候,都是一副认真的模样:“池扬,你看兔兔长胖了。”

    “池扬,你看兔兔最近的毛眼色不一样了。”

    他渐渐习惯了徐子舒往自己跟前凑的感觉,却不敢往前迈半步,直到后来,他和徐子舒走的越来越近了。

    徐司令也发现了不对劲儿,将他叫了过去:“池扬,你和子舒走的是不是太近了,要注意自己的身份。”

    他站在那里,就这么看着徐司令,抿了抿唇:“司令,我…”他很想说,我喜欢子舒小姐了,可是那些话就这么卡在喉咙,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司令的那句注意自己的身份,将他彻彻底底的打回原形。

    再后来,他便同徐子舒刻意保持着距离,可徐子舒总是往他面前凑,他只能把徐子舒推开,每次推开徐子舒的时候,他都疼的不行,心底儿像是被人捅着刀子一样的疼。

    池扬搂着徐子舒,抬手解着徐子舒身上军大衣的扣子,眼眶不由微微发红,人压抑到一种境界,是会崩溃的。

    池扬此刻就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徐子舒这样不停的靠近,让他的心都跟着融化了,他根本没有力气再将徐子舒给推开了。

    徐子舒看着池扬,手跟着接着池扬的扣子,压低声音开口:“池扬,你要我吧。”她以前也同池扬说过这种话的。

    可是池扬特别的怂,怂的不行,每次她把池扬的衣服给扒了,池扬都不敢胡来的。

    池扬听了徐子舒的话,整个人都有些不管不顾起来,徐子舒身上厚重的军大衣就这么被池扬给甩了出去。

    池扬低下头,再次吻上徐子舒的唇,手不停的扯着徐子舒身上军装的扣子,沙哑的声音唤着徐子舒的名字:“子舒,子舒。”

    他来沭阳的时候,是没有告诉徐子舒的,这些天,他也很想徐子舒,想的不行,他其实根本不知道,徐子舒早就印在自己骨子里头了。

    池扬的忘情,让徐子舒也不管不顾起来,她其实早就无所谓这些需的了,这辈子除了池扬,她不可能嫁给任何人的。

    徐子舒搂着池扬,就这么任由着池扬胡来着,徐子舒越是这样,池扬越是沦陷了,手扯开徐子舒军装的扣子,吻一路下滑着。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阵阵的敲门声:“池扬,池扬,你在吗?”

    池扬猛的一个激灵,放开怀里的沈若初,脸上还是qing欲未消散的样子,池扬看着自己和徐子舒衣服凌乱的不行。

    不由微微蹙眉,他真是个混蛋,怎么就胡来了?

    徐子舒冷着脸,看着池扬,骂道:“池扬,你可真没用!”

    “别胡闹了!”池扬快速的给自己扣着扣子,转而,有给徐子舒整理着衣服,差一点儿就把人给胡来了。

    他保证过的,没有把婚事定下来之前,是不会对徐子舒胡来的,万一将来和徐子舒不成了,旁人会嫌弃她的。

    徐子舒任由着池扬帮自己整理着衣服,外头的敲门声越来越大了,是一道女声:“池扬,池扬,你开门啊,你在不在里头?”

    徐子舒微微蹙眉,询问的目光看向池扬,没有想到还有女人来找池扬,池扬看了徐子舒一眼,起身去开了门,到了门口,一穿着军装的女人,笑着对池扬开口:“你在里头啊,怎么半天不开门呢?”

    说话的时候,女人的目光,不停的往里头看着,似是在寻找着什么。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368/3599007.html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