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 第444章 你可以偷我,就在这儿弄

第444章 你可以偷我,就在这儿弄

作品: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作者:末喜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白看着被打开的窗户,随着风进来的,是树上几片枯黄的树叶,和一穿着军装的男人,男人从窗户外头跃身进来。

    站在窗户边上,掸了掸身上的灰尘,顺势将窗户给关上了。

    安白脸色铁青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整个人不由僵直了后背,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嘴唇紧抿着。

    “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是见到我很意外,还是知道你男人去了风月场所,你很伤心了?”陆以名看着安白,脸色微微勾了勾。

    他知道范老板不会回来的,去了什么地方,他也是知道的,没想到这男人这么对安白的。

    “你,你来做什么?你堂堂陆家大少爷,翻我的窗户,你不怕让人知道了?”安白脸色一白,朝着陆以名问道。

    心中怕的不行,她就知道陆以名不会这么轻易的离开的,没想到晚上,陆以名就翻了陆家的窗户进来了。

    她心中是真的怕了,怕的不行。

    陆以名显然没有被安白的话给威胁了,反而笑了起来,笑容在脸上漾开了一朵花:“怕什么,怕人知道了我爬别人太太的窗户,还是我翻旧情人的窗户?”

    陆以名笑的像个妖孽一样,这让安白有些陌生的,以前的陆以名总是清清冷冷的,就连笑容都是干净的,不然尘世的。

    心中的某处,微微泛疼,疼的不行。

    “你既然知道了,还不离开,我是嫁了人的人了,你爬我的窗户,被人知道了,你会把陆家的脸面都给丢光的。”安白略微有些冷漠的声音开口。

    她知道他恨她,那一年的时候,她就知道,他有多么的恨她。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的,他的恨意也没有消散过半分,过去的事情,她不想再纠缠了, 过去就过去了。

    对大家来说,都是一种重生。

    陆以名听了,眼底是压不住的愤怒:“我怕丢脸吗?我还能怕丢脸了,我当年被人戴绿帽子的事情,可是整个迷城都知道了,我的脸面和陆家的脸面早就丢光了,我不在乎再丢一次。”

    他什么都顾不了了,知道安白的时候,他就豁出去了,他说他不会再做什么蠢事,那都是骗沈若初的。

    找不到安白也就罢了,找到了,又怎么可能就放手了。

    “你!你混蛋!”安白愤怒的不行,抬手就要打在陆以名的脸上,陆以名也不恼,就这么同安白对视着。

    安白的手扬在半空中,好半响,才拿了下来,哪怕他说了这种话,她都舍不得对他动手的。

    她才明白,她还是喜欢他的,她说丈夫死了,自己是寡妇,是她打算给陆以名守寡的,守一辈子的活寡。

    只是这些话,不会跟陆以名说的,一辈子都不会同陆以名说了。

    安白没有下手,陆以名看了安白一眼,走到一旁的放在桌子上的饭菜,拿了起碗吃了起来:“江南菜啊,你还是那么喜欢江南菜的,这是范老板特意为你寻的厨子吧?”

    陆以名拿着碗筷,就这么吃了起来,整个人像是妖孽一般,陆以名越是这样,让安白越是觉得心里没底儿。

    “你要不要吃?你男人都去了欢场了,你赌气也不行的。”陆以名似乎是故意的,故意这么讽刺着安白。

    安白的脸色难看的不行。

    就这么看着陆以名,安白再次开了口:“这不管你的事情,你出去!你要是再不出去的话,我就喊人了,陆以名不要在我这儿来发疯了!”

    她不想让陆以名在这儿多待,多待一分钟,就是在她心口不停的捅刀子,她没想到陆以名会变成这个样子了。

    “你喊啊,到时候,让佣人们都进了,让大家都知道,范老板出去偷人,你在家里偷人,整个迷城,你们可就出名了。”陆以名不以为然的吃着手里的饭菜。

    似乎这是什么美味儿一样。可是陆以名的话却真真的戳痛了,安白的痛处,陆以名说对了,她不敢喊的。

    她不想这么身败名裂,当年一次身败名裂,已经够她受的了,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她要离开范家,也是安安静静的离开,而不是被人骂着离开。

    所以哪怕是陆以名在这儿发疯,她也不敢喊人的。

    陆以名看着安白脸色惨白的样子,心中疼的不行,他伤害安白的时候,也是在伤害自己的,这是必然的。

    他更多的是恨,明明安白在迷城,却对他一直避而不见的。

    陆以名这才放下手里的碗筷,朝着安白走了过去,两人贴的很近:“你为什么要嫁人了?那个姓范的有什么好的?”

    想着安白成了旁人的太太,陆以名就觉得自己整个的要炸开了,根本没有办法忍耐的。

    安白抬起头,看向陆以名,目光里头没有什么温度的:“这跟你没有什么关系,陆以名你放过我吧,我们已经结束了,早在多年前结束了,我现在只想过安稳的生活。”

    她不想再卷入过去的生活了,想过个平稳的日子。

    “你休想,安白,我若是没有找到你就算了,找到你,你还想着过安稳的生活,你安稳了,我这些过的行尸走肉的生活又算什么呢,安白?我是靠着镇定剂才活到今天的!”陆以名目光一如狼一般看着安白。

    他成了痼疾了, 只有靠着镇定剂,才活到现在的,怎么可能放安白离开的。

    安白看着陆以名,整个人怔住了,眼泪就这么在眼眶里头打转,浑身微微发抖,陆以名看着安白。

    她没有变什么这么多年了,她的模样都没有变什么的,陆以名抬手摸上安白的脸,安白不由自主的别开脸:“你这么憔悴,你男人对你不好吧?没关系,你可以偷我,我们就在这儿弄,我无所谓你跟过别人的,也不是第一次的。”

    说话的时候,陆以名一把捞过安白的腰,将安白固定在怀里头,低头寻找着安白的唇,安白不停的挣扎着,陆以名却搂的更紧了,就这么胡乱的寻着安白的唇。

    安白呜呜的声音喊着,唇被陆以名的唇给堵上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368/3583032.html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