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 第394章 攻心为上

第394章 攻心为上

作品: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作者:末喜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家都以为孩子是失足落水去的,没人知道是青栀推下去的,大太太就这么一个儿子,人没了的时候,大太太在床上足足躺了半个月才下床。

    孩子对于母亲的意义,很多人是无法理解的,杨玉知道了这事儿,却帮着青栀瞒了下来,一条人命,不明不白的死了,十多年了,直到今天,才真相大白。

    沈若初震惊不已的看着厉行,她知道青栀胆大,却没想到,青栀胆大到这种地步,那天在花厅,三太太是怎么笑得出来,怎么有脸嘲讽大太太没有儿子?

    这两个人,实在是太可恶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死不足惜。

    “没有,没有,不是这样的,我没做!”青栀连连摇头,不住的否认着,她若是承认了,一切全都完了。

    她什么都没有了,还得以命抵命,她不甘心。

    这边的杨玉也急了,拉着厉行的衣服,不住的给厉行磕头:“厉行,没有,真的不是青栀做的,是我,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我认罪,把抓起来吧,求你了,我全都认了。”

    杨玉对着地上,一声一声的磕着,厉行冷眼看着地上的杨玉,任由着她磕着头,不为所动,直到杨玉的额头,青紫一片,厉行这才没有什么温度的声音开口:“你当然要认罪了,你们两个,谁都逃不掉,我若绕了你们,那没长大的孩子,得夜夜来找我索命了!”

    厉行恨得咬牙切齿,没有丝毫妥协的样子,那模样巴不得杀了这两个人,沈若初是理解的,他同大舅母的感情最好。

    知道大舅母的孩子是被青栀给害死的,厉行怎么忍的了?

    杨玉和青栀不由跌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看着厉行,瞧着厉行阴鸷狠辣的目光,一个个全都傻眼儿了。

    “把人带下去,让他们认罪,处理了吧。”厉行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对着林帆命令着,他不想再看到他们了,他怕自己忍不住,一个失手,会掐死青栀。

    “是,少帅。”林帆应了一声,便让副官拖着青栀离开了。

    青栀不住的朝着厉行喊道:“表哥,表哥,我没有做,你不能逼我认罪,我是不会认罪的。”

    林帆他们哪会管这么多?就算是青栀不认罪,他们也有的是办法,让青栀认罪,军政府的大牢,岂是摆设么。

    沈若初看着地上,青栀的那两根断指,心中说不上什么感觉,抿了抿唇,沈若初朝着厉行走了过去。

    不待沈若初说话,厉行大手一伸,将沈若初捞进怀里头,有些沙哑的声音开口:“初儿,十年了,十年那个孩子才得以沉冤昭雪,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那孩子若是活着,和沈若初是差不多岁数的,和宝怡几乎是一年生的,一个是正月头,一个是腊月尾。

    昨天,当着大太太的面儿,他没有拆穿这个事情,若是大舅母,知道孩子是被推下水,溺亡的,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是怎么样的打击?

    他宁可这个事情,他来做,悄声无息的解决了,也不想让大舅母知道,孩子枉死了十年,而不得善终。

    沈若初能理解厉行的心情,伸手拍了拍厉行的后背,这个世上,是有因果报应的,正应了杨玉的那句话,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良久,厉行这才放开沈若初,将手里的木盒子交到沈若初的手里:“这是祖宅和祭田的地契,你收好了。”

    他答应沈若初的总算是帮沈若初拿回来了,不过也得亏这次回来拿祖宅和祭田的地契,才发现青栀和杨玉的这些秘密。

    让她们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谢谢你,厉行。”沈若初眼底起了笑意,心中说不出的感激,厉行答应她的事情,从来都没有失信过。

    厉行听了沈若初的话,微微蹙眉,板着脸:“同我还客气,你是找打么?行了,不说这个了,沈为那个畜生,将这祖宅和祭田卖了,宗祠肯定是要将连家给除名的,我们去宗祠见见族长吧。”

    这事儿,得族长应允了,连家才能重新进宗祠,上族谱,沈为这个畜生,就缺了这么点儿钱,实在是可恶。

    沈若初点了点头,厉家如今到了今天的位置,想来也是大家族的,所以这些,厉行都是懂得的。

    没有多余的话,厉行让林瑞把祖宅处理了一下,便同沈若初一起离开了,去了连家的宗祠。

    连家虽然是大家族,如今没落的多了,不过也算是可以的,宗祠外头看来很新,想必是最近才翻修过的。

    厉行做什么,都是章程有度的,他带着沈若初来宗祠之前,就已经让人请了族长和族里的几位老辈过来。

    大家齐唰唰的坐在那里,等沈若初和厉行走进来的时候,便发现,几名穿着老式长衫的长者坐在那里。

    其中一个,坐在正前方,穿着银灰色马褂和长衫的人,沈若初猜着,便是族长连文礼,林怀瑾打听过了,这些年,连文礼生意做的不错,在族里很有威望的。

    后来便被族里的人推选为族长了,沈若初倒是觉得,应该是连文礼花了钱,把宗祠给翻修了的缘故。

    连文礼是生意人,自然是精明的见到厉行和沈若初的时候,慌忙起身,对着厉行恭敬的开口:“少帅,若初,你们来了。”

    沈若初听了连文礼的话,转过头看了厉行一眼,心中明白,厉行是亮了身份的,他应该是怕族里为难她,心中不由感动。

    要知道把祖宅和祭田卖了,除了名,再想入宗祠,可就不容易了,厉行亮了身份,族里应该不会太为难的。

    厉行点了点头,沈若初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了,连文礼立刻请了两人上坐,厉行便伸手拉着沈若初走到前面坐下。

    连文礼看着两人的动作,心中一惊,更多的是欢喜,没想到连家的女儿居然能攀上少帅了,这对整个族里来说,都是荣耀的。

    连文礼对沈若初就更加客气了,叫人给沈若初和厉行上了茶和果点。

    厉行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橘子,帮沈若初剥着,这个季节,还不是橘子上市的时候,若是真买,自然很贵的,连文礼送来的水果,就知道连文礼的看重了。

    这样能省不少的心思,沈若初觉得挺好的。

    “族长,连家的祭田和祖宅,我如今都拿回来了,我想让我外祖和母亲,迁回连家的宗祠,不知族长的意思?”沈若初客气的问着连文礼,对方给她行了方便,她自然也要礼遇对方的。

    说话的时候,沈若初将手里的地契,递到连文礼面前。

    沈若初的话音一落,连文礼连忙应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你连家的东西,是被人给变卖的,你不知情,如今都拿回来了,自然是可以入宗祠的。”

    说话的时候,连文礼装模作样的拿着地契看了看,反正他是不可能为难沈若初的,得罪了沈若初,无疑是得罪了少帅。

    连家能有什么势力?如今都没落成这个样子了,能攀上高门,肯定是运气了。

    这边几个老者听了连文礼的话,连连摇头:“族长,这事儿,恐怕…”祖宅和祭田卖了,现在又要回连家的宗祠,族里其他的人会有意见的。

    连文礼这事儿,欠考虑了。

    连文礼一听,板着脸说道:“恐怕什么?当年的事情,是个意外,连家老爷子曾经为族里做了多少的好事儿,你们不急着,我可记着,族里受过恩惠的,太多了,总不能不让老爷子的牌位入宗祠吧?”

    沈若初不觉得连文礼是看在外祖的份儿上,才这么轻易同意的,就算是真的如连文礼说的,外祖当年恩惠了不少族里的人。

    如今这个世道,看的还是身份地位,连文礼看重的是厉行的身份。

    族里其他的人还想再说什么,却没人敢开口了,因为连文礼有钱,他愿意给族里花钱,愿意花钱,其他人拿不出钱,自然不敢得罪连文礼了。

    转而,连文礼对着沈若初说道:“若初,这事儿你就放心吧,有我在,你只管把老爷子迁回来了就行了。”

    他的目光是长远的,以后沈若初嫁进督军府,是一定会念着他的好的,他瞧的是这份儿利益,而不是别的。

    沈若初感激的点了点头:“那我先谢谢族长了。”

    沈若初是没有想到事情会进展的这么顺利,心中欢喜的不行,之前,心里的阴霾,算是一扫而过了。

    “客气客气。”连文礼笑着,将手里的地契递了过去,其他人摇了摇头,却不敢多说什么。

    沈若初懒得理会这些老者,反正连文礼点头了就行,其他人,她是不管的,若是管了,又是一堆的麻烦事儿,她也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

    这边,连文礼的话音一落,外头传来一阵阵孩子的喊声:“我要见族长,你们放开我,我要见族长!”

    连文礼听了脸色不由一白,朝着外头喊道:“这是哪家的野孩子,见什么族长啊,把人给拖走啊,这边议事呢!”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368/3582946.html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