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两人滚到一起去了

第一百八十二章 两人滚到一起去了

作品: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作者:末喜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若初看着面前的洋楼,和缠枝大铁门,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这里不是旁的地方,正是厉行的别馆。

    池扬这一路上走的都是小路,她没有注意而已。

    她没想到池扬会一路把她载到这儿,还对她说那些乱七八糟的话。

    池扬看了沈若初一眼,没有说话,顺手打了几下喇叭,也不过片刻的功夫,厉行穿着军装,从里头出来了。

    顺手给沈若初开了车门,厉行拉了沈若初下来,对着池扬道:“麻烦你了。”

    “没事儿,不过,哥们儿提醒你一句,把人看好了,否则过不了多久,就成了徐家人了。”池扬看了一眼沈若初,对着厉行说道。

    瞧着徐子舒那个傻弟弟,是很喜欢沈若初的,徐家人也很喜欢若初,保不齐,真是把沈若初当成未来的儿媳妇看的。

    厉行听了池扬的话,脸色不由一青,沈若初更是张口结舌的,半响,对着池扬喊道:“你胡说什么呢,池扬?”

    沈若初没想到池扬这么坏,在厉行面前说这些东西,本来,厉行就很不喜欢她和瑞麒来往的,现在池扬这么一说,厉行该怎么想啊?

    “我可没有胡说啊。”池扬勾了勾嘴角,对着厉行说道,“人我给你送到了,我先走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沈若初没少算计他,这回,算是他扳回一局了。

    说完,池扬发动车子,离开厉行的别馆,沈若初这才明白,池扬是受了厉行的嘱咐,把她给带到别馆来的。

    池扬一走,厉行便拖着沈若初进了别馆,到了别馆,厉行拉着沈若初一路上了楼,进了房间,厉行顺手将房间的门给锁上。

    厉行好整以暇的看着沈若初,半眯着眼,不用厉行说话,沈若初便知道,厉行生气了,特别的生气。

    沈若初裹着眉,对着厉行解释:“厉行,你别听池扬的话,没有的事情,我只是给徐家太太和大嫂带了礼物,正好送过去,晚上留在徐家吃了饭而已。”

    她确实没有和瑞麒有什么,都是池扬在那说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池扬算计她,回头一定要池扬吃些苦头才行。

    厉行听了沈若初的话,不由勾了勾嘴角:“我知道,可是去徐家之前呢?你都做了些什么?”

    沈若初居然开始同他撒谎了,不得了了啊!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连他都敢糊弄了。

    沈若初听了厉行的话不由蹙了蹙眉,她肯定是不能把她和瑞麒逛街的事儿告诉厉行,那在厉行看来她就是和瑞麒约会了。

    照着厉行的脾气,还不知道会怎么发疯呢。

    “回家啊,在去徐家之前,回了趟家…”沈若初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对着厉行说道。

    话还未说完,沈若初觉得身子一轻,就这么被厉行给猛然捞到了怀里头,厉行的铁壁紧紧的箍住沈若初的腰,似笑非笑的开口:“然后呢,然后就跟着瑞麒去逛街挑衣服了吧?沈若初,我不是告诉你了,不许跟瑞麒来往吗?!”

    都到了这种时候,沈若初居然还同他撒谎,这个女人,简直无法无天,不拿他当回事儿了。

    若不是下午有事情要处理,他早就到徐家去抓人了,后来还是让池扬把人给他带到别馆来的。

    沈若初听了厉行的话,先是一愣,旋即,沉了脸:“厉行,你让人跟踪我?”否则,厉行是不会知道她跟瑞麒去逛街挑衣服了。

    厉行居然派人跟踪她,而她和瑞麒一路都没有发现过,可见那个人是很厉害的。

    “胡说什么呢?我找了副官保护你,不是跟踪你。”厉行连忙对着沈若初道。

    这几次沈若初总是出事儿,他不放心,更何况,过几天厉琛就要回来了,谁知道厉琛会不会做出什么伤害沈若初的事儿,得找个人保护沈若初,他才能放心。

    沈若初听了,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有什么区别吗?还不是一样的!”那人保护了她,却把她的一举一动,全都告诉了厉行,太可恶了。

    “当然有区别了。”厉行的手将沈若初给箍的死死的,眉蹙着,对着沈若初道,“我说现在是我同你兴师问罪的时候,不是你同我兴师问罪!”

    差点儿就让沈若初给绕进去了,这个女人越来越聪明了。

    沈若初听了厉行的话,一脸的心虚,原本是想借机发挥一下,让厉行不在这件事儿上纠缠,现在好了,又让厉行给绕回去了。

    “我跟瑞麒没有什么,他就是让我帮他选几身衣服,他说他马上要去军政府上班了,在我看来,他是徐子舒的弟弟,也是我的弟弟,我都同他说的很明白了。”沈若初见糊弄不过厉行,只好耐着性子,同厉行解释着。

    她和厉行经历了种种之后,厉行该是相信她的,不应该再有别的想法。

    厉行闻言,将沈若初抱紧,脸上起了笑意:“让我不计较可以,你得补偿我!”他是觉得他越来越离不开沈若初的,让沈若初同他结婚,沈若初却不乐意。

    “怎么补偿?”沈若初不解的看着厉行,她总觉得厉行是个人精,她多多少少是算计不过厉行的。

    厉行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了,凑近沈若初,两人几乎是鼻尖贴着鼻尖的,彼此呼吸着彼此的呼吸。

    厉行就这么半磕着眼,沈若初就是个傻子,也知道厉行所谓的补偿是什么了,厉行太坏了,总想着占她的便宜。

    沈若初忍不住撇了撇嘴,看着面前不动,一张好看的脸上,眼底满是隐忍的情yu,忽的,沈若初朝着厉行凑了过去,唇吻上厉行的唇。

    略带些冰凉柔柔的唇,一朝着厉行贴近,厉行只觉得整个后背都僵直了,每次都是他强吻了沈若初。

    沈若初主动的时候,竟然会是这种感觉,厉行觉得心跳都漏了半拍,站在那里,仍由着沈若初略带些生涩的吻。

    沈若初是不会的,只不过学着厉行的样子,撬开厉行的贝齿,舌头探了过去,越是带着生涩,越是让厉行觉得浑身的火都燃着呢。

    他这会子被烧的不行,可是仍旧是忍着,他说了,他要沈若初主动,心甘情愿的跟他睡觉。

    沈若初的腰被厉行箍的死死的,抬手解开厉行军衬领口的扣子,墨绿色的扣子,和顶好的衬衣料子,摸上去是很舒服的。

    厉行见此,脸上起了些笑意:“你这个妖精。”

    说话的时候,厉行就沈若初给竖着抱了起来,直接带到了床边,两人双双跌在了床上,厉行就这么压着沈若初,低头看着身下魅惑人的女人。

    沈若初是很好的,所以总是有人来跟他抢人。

    沈若初蹙着眉,抬手用食指在厉行的脸上画着,从眉眼到嘴唇,忽的,沈若初推开厉行,猛然压在厉行身上,她能感觉的到厉行浑身的滚烫。

    这一主动,让厉行屏住了呼吸,心里头有股子,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心情,沈若初终于愿意彻彻底底的接纳他了,这种心情真好。

    厉行紧绷着脸,拉着沈若初的手,将沈若初柔软的手,握上自己军衬上的腰带,虽然很着急,却只能徐徐图之的引导着。

    沈若初摸着厉行腰间的皮带,锁扣上的冰凉触感,让沈若初不由握了握手,再然后,解开厉行腰间的皮带,就这么直接抽了下来。

    沈若初一手握着厉行的皮带,厉行因为隐忍而闭着的眼睛,沈若初眼底闪过一丝算计,勾了勾嘴角,就这么拉过厉行的手,越过头顶,直接绑了起来。

    等厉行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被沈若初给绑死了。

    厉行瞪大眼睛看着沈若初:“若初,这是干嘛?”他失算了,是彻彻底底的失算了,这女人根本就是故意玩儿他呢?

    他原想着沈若初能这样的主动,心中不知道有多欢喜的,感情都是这丫头的战术呢,不得了啊,连他都敢算计了。

    沈若初一脸灿烂的笑容,对着厉行说道:“你不是让我补偿你吗?现在这种补偿,少帅可还喜欢?”

    厉行还想着要补偿呢?做梦去吧!

    “胡闹,快把我放了!”厉行一个跃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沈若初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挑衅道:“不放,有本事少帅自己解开啊!”

    这皮带是军用的,绑上去,是很紧的,厉行想要解开,哪有那么容易?

    “嘶,打算造反是吧?”厉行瞪大了眼睛看着沈若初,这是越来越不得了啊,连他都敢绑了,而且还敢跟他对着干。

    沈若初促狭的笑了笑:“不都说少帅本事大,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吗?你就自己解开啊!姐姐我要去洗澡了,就不奉陪了!”

    说话的时候,沈若初抬手拍了拍厉行的脸蛋儿。

    这手感挺好的,比女人的皮肤还好,都不知道厉行成天的吃了什么,不说军营里头摸爬滚打的,都是糙汉子么,骗人的。

    说话的时候,沈若初拿着睡衣去了浴室,想着今天晚上可以睡个安稳觉,不用被厉行给打扰了,沈若初就觉得心情大好。

    厉行看着浴室紧闭着的门,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就这么一抬脚。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368/3581845.html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