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厉行的亲妹妹

第一百二十七章 厉行的亲妹妹

作品: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作者:末喜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若初拦了一辆车,她回迷城以后,更喜欢坐黄包车,是很少坐出租车的,倒不是因为贵,而是这种车子,在英国根本没有,能让你感觉到旧时的那种味道在里头,很惬意。

    沈若初坐着车子,到了厉行的别馆的时候,只有徐嫂一个人在打扫卫生,别馆的佣人不多,徐嫂是常住在这里的。

    沈若初乖巧的喊了人:“徐嫂!”

    徐嫂见到沈若初的时候,眼底起了欣喜:“若初小姐,您来了?”她很喜欢沈若初,温温婉婉的模样,从来不端着架子,每次沈若初来的时候,少帅都能高兴半天。

    少帅欢喜的人,她自然也是喜欢的。

    “徐嫂,我来找少帅的。”沈若初对着徐嫂回道,脸微微红了红,她和厉行这样的关系,徐嫂是知道的。

    “少帅昨天就没回来,估摸着是军政府的事情太忙了,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说您过来了。”徐嫂一脸的笑意。

    少帅若是知道若初小姐来了,一定会高兴坏了的,有时候少帅吃到什么好吃的菜,就会跟他说,若初小姐下次来了,就做这个菜。

    “不用了,现在还早呢,晚些时候吧。”沈若初对着徐嫂说道,现在不过才中午,时候尚早了些,一般外派都是一整天的,所以她不用回译书局。

    又不想回沈家,想来想去,就来了厉行这里。

    厉行不在别馆是正常的,想来也是,厉琛回来了,厉行应该是很忙的,上次江上遇袭的事情,厉行一定要跟厉琛算账的。

    沈若初便等在别馆里头,上了楼,去换了身轻便的衣服,厉行在这别馆里头给她准备了不少的衣服。

    挂在衣柜里头,和厉行的军装挂在一起,整整齐齐的,让她看了心底不由燃起一丝异样的感觉。

    换了衣服,没有多待,下了楼,沈若初让徐嫂随便做了些简单的吃食,虽然简单却很爽口。

    吃过饭,午睡了一会儿,沈若初便去了院子,她以前每次来这别馆,都是匆匆的来,匆匆走的,根本没注意到别馆里头,还有这么大一个花园,很是漂亮。

    徐嫂在修剪花枝,只是这花园里头,除了一些好看的花儿以外,种了不少的茑萝,攀爬在各处,很大的一片,状似喇叭的大红色花朵,分散在绿叶丛里头,很是好看。

    有些爬在漆了白色漆的秋千上,一圈一圈的缠着,秋千就在一棵约莫有些年头的美人松下,打打下一片阴影,偶尔有风吹过,秋千随之晃动着,别有一番味道。

    “徐嫂,少帅,他很喜欢茑萝吗?”沈若初走到秋千前坐下,坐在秋千上,轻轻晃着,对着徐嫂问道。

    茑萝是很容易生长的花儿,可徐嫂还亲自打理,想必是因为主人很喜欢的。

    徐嫂抬起头,对着沈若初笑道:“不是,是我们小姐很喜欢的,少帅让人买下这别馆的时候,就让人种了不少的茑萝。”

    少帅别看跟个土匪似的,他同夫人一样,是很念情的人。

    沈若初听徐嫂的话,不由裹了裹眉,有些不解的看着徐嫂:“小姐?什么小姐?是督军府的小姐吗?”

    她从未听说督军府还有小姐的,她所知道的,督军这些年虽然纳了几房姨太太,可子嗣却很单薄的,只有两个儿子,厉行和厉琛。

    从未听说府里有什么小姐的,更没听说,厉行还有个妹妹。

    “对的,少帅的妹妹。”徐嫂没有瞒着沈若初,对着沈若初说了实话,说话的时候,徐嫂忍不住叹了口气。

    沈若初有些讶然的对着徐嫂问道:“你是说少帅还有妹妹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徐嫂说的,不可能是二太太的女儿,只能是督军夫人的女儿。

    也未曾听厉行提过他还有妹妹,她是没想到厉行还有个妹妹的,兴许在国外读书去了,她倒是很好奇厉行那个妹妹是什么样子的。

    徐子舒这个表妹,就很怕厉行,那亲妹妹的话,应该更甚吧。

    徐嫂抿了抿唇,思绪飘了出去,忍不住叹了口气:“哎,说来话长,那位小姐福薄,现在是生是死,谁都不知道。”

    她算是夫人从陈家带到督军府的佣人了,如今,少帅很少回督军府,夫人就让她来别馆伺候少帅了。

    当年的事儿,不管对谁来说,都是不小的震撼,那时候,督军正式扩充江山的时候,立了不少的仇家,夫人和小姐避去了陈家。

    少帅把军政府定在了迷城,便把夫人和小姐,从陈家接过来,来迷城的路上,遇上了暗杀。

    夫人和小姐走散了,小姐和奶娘从此以后,都失去音讯,夫人和督军找了好多年,仍旧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夫人和督军之间本就因为二太太心生嫌隙了,又加上小姐失踪了,从那以后,夫人便和督军夫妻离心,两人各过各的。

    沈若初听了,觉得震惊的不行,没想到这中间还有这样的一层渊源。

    原来厉行还有个妹妹,只是生死未卜。

    徐嫂忍不住再次叹了口气:“夫人和小姐命都苦,算算年纪,小姐大约和若初小姐一般大了。”

    夫人生的好,小姐肯定是亭亭玉立的美人儿。

    “徐嫂别太难过了,她一定在某个地方好好活着呢,我当年也被人丢弃在山里,差点儿被狼给吃了,现在也好好的,她是督军的女儿,肯定福气大的。”沈若初对着徐嫂安慰着。

    这话是说给徐嫂听的,也是真心希望厉行的那个失踪的妹妹可以安然活下来,将来有一天回到督军夫人的身边。

    “对的,对的,我也是这样想的。”徐嫂应了一声,双手合十,默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沈若初怕徐嫂想起过往的事情,便和徐嫂聊起了别的事情,直到夜里,吃完饭的时候,厉行还没有回来。

    “若初小姐,都这么晚了,要不您给少帅打个电话吧,我怕晚了的话,少帅不知道您在这儿,兴许就不回来住了。”徐嫂对着沈若初道,少帅的别馆不止这一个,这个只是常回来的而已。

    沈若初听了,点了点头:“好。”

    沈若初怕厉行今天又不回来了,自己会扑了空,手里拿的东西,必须得赶快交给厉行,她不知道厉琛会不会发现东西丢了。

    更不知道厉琛会不会怀疑到她这里,所以今天她必须得见着厉行。

    说话的时候,徐嫂去拿了一张纸过来,递给沈若初道:“这是少帅的电话号码,打这个电话,就算找不到少帅,也能找到林副官。”

    她平日里有什么事儿,都是打这个电话的。

    “谢谢徐嫂!”沈若初接过电话号码,对着徐嫂道了声谢。

    便拿着徐嫂给的电话号码,上了楼,进了房间,房间沙发旁边的玻璃小几子上,摆着的新式的电话,上面的数字键是白玛瑙的,摸在上面冰冰凉凉的。

    沈若初按了一连串的数字,很快,电话便通了,那边传来嘟嘟的声音,沈若初竟觉得有些紧张起来,她和厉行认识了这么久,是从来没有给厉行打过电话的。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那边才传来厉行熟悉的声音:“喂,徐嫂。”

    沈若初觉得手指都微微有些发卷,握了握电话,对着电话回道:“那个,不是徐嫂,是我。”

    “若初?”那边传来厉行的声音,略略拔高了一些,声音里头是掩不住的欣喜,“你在别馆吗?”

    “恩。”沈若初闷声回了一句,“那个,我有事儿找你,所以来别馆了,你在做什么呢?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话一出口,沈若初脸忍不住红了起来,这就像是在家里的太太,盼着丈夫早些回来,查岗来了,暧昧的不行。

    她是不好意思跟厉行打电话说她来别馆了,但是终究是有正经的事情要办。

    “这几天有些忙,我不知道你来别馆了,怎么不早些打电话给我?”厉行声音里头带着笑意的,暖成一片,他的若初给他打电话了。

    他打算把自己那个团劈成两个,从岛上一回来就在忙这件事情。

    沈若初抿了抿唇,脑子里立马闪现厉行那熟悉而霸道的笑容,对着电话回了句:“没事儿,现在也不晚。”

    “我一会儿就回去,等我。”厉行压低了声音,对着沈若初说道,一句“等我”,说的尤为暧昧。

    沈若初撇了撇嘴:“知道了,我挂电话了。”从电话里头听厉行说话,就像是厉行伏在她耳边说话一样,厉行是故意的。

    “别挂。”厉行连忙喊了一声,“我想多听听你的声音。”沈若初是难得给他打电话的,他怎么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沈若初握着手里的电话,刚要骂厉行不要脸的时候,旋即,那边传来池扬的声音:“少帅,你只要不耽误时间,就可以早点儿温香软玉入怀了!”

    下一秒,厉行便听到沈若初“啪”的一声,把电话给挂了,厉行裹眉瞧着池扬,忍不住骂了句:“徐子舒是眼睛瞎了,看上你这么个不懂情调的男人?”

    池扬这不是诚心坏他好事儿吗?

    一旁的林瑞见此憋笑憋的不行,上前替池扬挡了箭:“少帅,听说白天的时候,厉琛少帅带着一个女人,遇上暗杀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368/3581470.html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