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 第九十一章你为什么和苏曼文一起?

第九十一章你为什么和苏曼文一起?

作品: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作者:末喜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阅读。厉行跟在沈若初身后,同沈若初一起回到了客厅。

    督军夫人看见厉行折回来的时候,不免微微讶然,旋即笑道:“厉行,你不说你有事儿吗?怎么又回来了?”

    厉行十六岁就搬出去住了,她也知道她这个儿子野心很大,这些年在外头做了不少的混账事儿。

    她是希望厉行能够早些独立出去的,免得在这个家处处受人管制着,连苏邑都敢对着她的儿子大喊大叫的。

    “啊,我突然想起来,事儿不是什么大事儿,想多陪陪您。”厉行对着督军夫人哄道,说话的时候,目光却是看向沈若初的。

    沈若初别了厉行一眼,有些人,说起谎话来,真真是不要脸,比如厉行。

    督军夫人倒是没有多怀疑什么,对着厉行说道:“这样正好,你带着若初上楼,去把那副我收藏的顾恺之的画给我找出来。”

    沈若初一听不免郁闷的不行,她原本就不想和厉行单独相处的,可是没想到督军夫人居然让她和厉行一起去拿画。

    沈若初看了督军夫人一眼,对着督军夫人轻声道:“太太,我还是在这儿等着少帅好了。”她是不会自投罗网的,厉行打的什么主意,她又不是不知道。

    厉行没想到沈若初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给拒绝了,本就急了一天想找机会跟沈若初问清楚的,可沈若初一直不理他。

    现在这么好的机会,厉行自是不会放过的,上前一步,对着沈若初道:“若初小姐,我阿妈的书房可是藏了不少的好东西,你不去看看会遗憾终生的。”

    说着厉行满眼期待的看着沈若初。

    督军夫人忍不住啐了厉行一句,笑着对沈若初道:“若初,你就跟厉行一起上去看看吧,有什么喜欢的,可以挑两样。”

    沈若初救过她的命,她又很喜欢沈若初,送些什么东西,没什么不舍得的。

    督军夫人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自己要是拒绝了,那就太不识趣儿了,沈若初乖巧的站起身应了一声:“是,太太。”而且还会让督军夫人起疑。

    说完,沈若初跟着厉行一起上了楼,去了督军夫人的书房,沈若初故意和厉行隔了很远的距离,静静的在后面跟着。

    也不过才上了木质的回转楼梯,到了二楼,楼下看不到楼上的时候,厉行已经迫不及待的折了回来,一把拉着沈若初,往楼上走着。

    “厉行,你放开我!”沈若初挣扎着,她不想让厉行碰她。

    厉行见此,怕督军夫人听见了,索性,直接一把抱起沈若初,三步并作两步的,冲进了书房,将门带上的那一瞬间。

    沈若初也被抵在他和门中间,背后是冰冷的木质门,沈若初狠狠的瞪着厉行,嘴便被厉行给捂上了。

    厉行压低了声音开口:“别那么大声,让我阿妈听到了。”

    沈若初听了厉行的话,伸手将厉行的手给拍掉了,冷冷的目光看着厉行,嘴角满是嘲讽:“怎么少帅很怕夫人看到你和我这样暧昧不明吗?”

    他果然是怕的,所以带了苏曼文来参加督军夫人的寿宴,而不是带着她来,甚至连跟她提起,都未曾提起过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厉行锁了眉,目光紧紧的盯着沈若初,没什么温度的声音问道。

    沈若初闻言,忍不住嗤笑了一声:“我什么意思,少帅心里不清楚吗?”她不想把话说的太明白了,可是厉行这么聪明,是能够听的懂她话里的意思的。

    厉行笑了笑,不住的点头:“行啊沈若初,诚心的跟我闹是吧?那好,我们现在就去见我阿妈,我跟她说我喜欢你,让她去找我阿爸,我们明天就登报筹办婚礼。”

    说着厉行一把捞过沈若初,另一手就已经开了门,拖着沈若初往门外走着。

    沈若初心中慌得不行,她错了,她是不该厉行面前耍狠的,厉行什么都做的出来,他敢这样说,就敢这么做。

    “不要,我不去。”沈若初推着厉行,她不能就这样跟着厉行一起去见督军夫人,太荒唐了。

    厉行顿住步子,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沈若初:“那你想怎么样?”

    不等沈若初说话,楼下传来了督军夫人的声音:“厉行,出什么事儿了?画找到了吗?”

    沈若初听了,立马拉住厉行的军衬,就这么看着厉行,紧抿着唇,厉行看着这样的沈若初,心中是不忍的。

    “还没呢,阿妈,你再等会儿啊。”厉行朝着楼下又喊了句,说话的时候,拉着沈若初重新回到了书房,顺手落了锁。

    厉行目光冷沉了许多,率先开了口:“初儿,你今天为什么要和瑞麒一起来阿妈的寿宴,还有你前几天明明不是这样的,你说了你心中是有我的。”

    那天晚上,沈若初虽然没有明说,可是话里的意思他是懂得,她就那么静静的窝在他怀里,让他觉得跟做梦似的。

    这梦还没做几天呢,就告诉他,他该醒了。

    “你不带我来,自然有人愿意带我来了。”沈若初赌气似的对着厉行说道,话一出口,沈若初恨不得咬了自己的舌头。

    她这是在告诉厉行,她是想来督军夫人的寿宴的。

    厉行蹙着眉,旋即,脸上起了笑意:“原来是你愿意跟我一起参加我阿妈的寿宴的,我以为你不想来,所以就没告诉你。”

    之前,他和沈若初说过,带着她回来见阿爸阿妈,沈若初特别的抵触,所以今日的寿宴人又多,他就没带着沈若初来,没想到沈若初是愿意来的。

    “都是借口!你可是带着苏曼文一起来的。”沈若初憋红了脸,她原本是不想说的,可想起瑞麒那番话,她还是忍不住说出口了。

    厉行先是一愣,旋即抬手拍了沈若初的额头一下:“你想什么呢?我阿爸让我和她一起去拿给我阿妈买的钻石项链,我上次把苏曼文给扔黑湖里了,阿爸硬是把这件事儿给压了下来,苏省长对这事儿颇有微词,想让我借机中和一下和苏省长的关系!”

    他瞧见苏曼文就觉得烦人的很,和二太太一样烦人,又怎么会带着苏曼文一起来参加阿妈的寿宴,沈若初想多了。

    不等沈若初开口说话,厉行将沈若初揽进了怀里,他原是不把那个苏省长当回事儿的,他们是军政府,他是省政府的,没有任何的关系。

    可是这几年因着二太太的缘故,两家沾亲带故的,苏省长结交了不少军政府的高官,他们看中的是将来苏省长能够调去京都为官,给他们谋些福利。

    苏省长要的是军政府的人给自己保驾护航,相辅相成,他把苏曼文丢进黑湖是气急了,今日他原是不想同苏曼文一起去的,可阿爸说了,你可以天不怕地不怕的。

    你只管将人都得罪完了,最后自己做个光杆司令好了,他想早点儿娶了沈若初,所以他就得早点儿立事业,只好忍了,没想到会在回来的时候碰见沈若初和瑞麒一起来了督军府。

    心中怎么能不生气呢?

    沈若初听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中明白了许多,前些日子沈为还同她说过,要多和苏曼文亲近亲近。

    说年底京里会来调令,苏省长可能会去京里做官,所以督军才有这个考量,苏曼文被丢进黑湖,是厉行的不对,督军让厉行和苏曼文一起去拿钻石项链,来中和一下关系。

    是做给苏省长看的。

    军政府本是不怕省政府的,可两边都归了京都政府的管辖,苏省长这些年又交了不少军政府的人。

    苏省长若初出去编排厉行几句,厉行就会少一些支持者,她错怪了厉行了。

    怕沈若初不信,厉行又补了一句:“初儿,我心里装不下任何的女人,你只管放了一百个心。”

    “那你将来会像督军一样,左一个姨太太,又一个姨太太的吗?”沈若初扬起头,对着厉行问道。

    她听了督军夫人的那些话,心中还是有些忌惮的。

    厉行连连摇头:“不会的,我阿爸和我阿妈有很多的误会在里头,你不懂得的,将来你就会知道了。”

    有些事儿,旁人只看了个外表,看不到里头的。

    沈若初点了点头,那是上一辈的事情,他们管不了的。

    旋即,沈若初伸手环上厉行的腰,那一刻,厉行觉得心跳都搂了半拍儿,忍不住微微发颤。

    原来被心爱的人主动,是这种又紧张又期待的感觉,厉行觉得自己就跟毛头小子一样丢人。

    就在这时,厉行耳边传来沈若初柔柔的声音:“我不是跟瑞麒一起来的,是督军夫人请我来的,瑞麒是子舒的弟弟,也是我的弟弟。”

    不论如何,她都不会跟瑞麒在一起的,就算是没有厉行。

    厉行闻言沉了脸:“弟弟也不行,你就得跟他保持距离。”能让沈若初给他买怀表了,瑞麒这小子,就不能不防的。

    “你不讲理…”沈若初话还未说完,厉行已经低头堵了上去,炙热的呼吸,厉行一手撑着门,一手扶着沈若初,将沈若初固定在怀里。

    细细密密的吻落在沈若初的身上,沈若初今日穿的是一件月牙白的旗袍,厉行的手隔着旗袍,就这么不规矩着。

    许是觉得旗袍碍事,厉行有些不耐烦的去扯旗袍的扣子。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368/3581394.html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