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 第三十三章厉行喝了陈年老醋

第三十三章厉行喝了陈年老醋

作品:梦里繁华若初 沈若初厉行 作者:末喜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为您提供精彩阅读。不等祁容这边说话,沈若初“啪”的将筷子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对着祁容很是官方的开口:“今天谢谢祁董事长的款待,我已经吃饱了,局里还有些事儿要处理,我先走了。”

    沈若初用这样官方的口气,让祁容原本冷冰冰的脸上,多了些诧异,不解的看着沈若初。

    从厉行进来的时候起,沈若初脸色就不对劲儿。

    他是生意人,目光向来毒辣,沈若初很紧张厉行,更确切的说,厉行的存在让沈若初有股子压迫感,这个土匪,只会吓到女人。

    没给祁容说话的机会,沈若初“腾”的起身,带动身后的木质椅子,抓起手包,连看厉行一眼都不敢。

    沈若初快步离开了,有厉行在这儿,她觉得自己根本坐不住了。

    万一厉行当着祁容的面儿做了什么,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儿做了什么,她怕自己会咬舌自尽的。

    厉行看着沈若初慌慌张张离开的背影,半眯了眯眼,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叫人猜不出心思来。

    沈若初走了,祁容不悦的看了厉行一眼,抓起椅子上的外套,站起身:“若初,等等,我送你回去!”

    祁容的话,让沈若初不由加快了步子,她现在躲都来不及了,怎么还敢让祁容送她回去呢?

    就在这时,厉行猛地一个起身,抬手拦住了祁容的去路。

    “祁董事长!”厉行目光一如刀子一般看着祁容,两人就这么僵持着,“你以前可是从来不近女色的,美人如蛇蝎,别忘了,荣华富贵迷人眼,可美人,可是会要人命的。”

    看着祁容这样的紧张,多半对沈若初是不同的,而且还带着沈若初来吃这么昂贵的私房菜,这私房菜馆,虽然从外观上看着不怎么样,可这里的菜,可贵着呢。

    普通人舍不得吃的,想想,这搁以前,可是皇上吃的东西,给你吃,能不贵吗?

    想到这儿,厉行恨得牙痒痒,巴不得扒了祁容的皮。

    “厉少帅,我跟不跟女人在一起,近不近女色,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祁容目光沉冷了很多,厉行还真是闲的,管起这种闲事来了。

    这个土匪,把人都吓跑了,沈若初八成是没见过这样的人。

    说着,祁容再次起身,厉行从口袋里“啪”的摸出一把枪,拍在桌子上,如刀锋一样的目光,对着祁容道:“别跟老子耍横啊,老子不想怎么样,用了老子的人,给你行了方便,可以,但我的人,不是给你白白用的。”

    敢动他女人的心思,祁容也要吃的消才行。

    说话的时候,厉行给不远处的副官递了个眼色,林瑞一路小跑着过来,将手里的资料递给厉行:“少帅。”

    厉行扬了扬下巴,林瑞便将资料放在桌子上。

    祁容防备的看了厉行一眼,他也不是第一次和厉行打交道了,这人心思多的很。

    厉行从来不是省油的灯,今日为了解决凯西这个大麻烦,动了厉行的心思,他竟有些后悔了。

    祁容重新坐了回来,拿着桌子上的资料,细细的看了起来,今天不把厉行这个麻烦给解决了,自己想必是走不了的。

    拿起资料的那一刻,就这么随便的扫了几眼,祁容原本冷沉的脸,黑了许多,忍不住对着厉行爆了粗口:“厉行,你他娘的这是霸王什么条款,你是帮了我,这对你们军政府也是有利的。”

    “不错,可是我们从来不怕麻烦,处理麻烦对小爷来说,也不是个事儿,可是你来找了我,我帮你,就是单纯的帮你,你说是吧。”厉行毫不顾忌的拿起桌上的筷子,吃了起来,一边吃着,一边对着祁容说道。

    一码归一码的事儿,祁容别想在这儿给他打马虎眼。

    祁容的目光变得更加的冰冷,显然是气急了:“那你怎么不去我那里抢?这样还来得快些,省的在这儿跟我浪费口舌!”

    厉行要他帮忙弄一批军火,可只答应给了七成的价格,这不是扯淡吗?

    这七成的价格只够了成本费,其他的人力,物力,还有船舶运输的费用都得计算在里头的,这些厉行都不打算给了。

    这不是明抢是什么?简直是土匪!

    林瑞傻了眼,能把祁董事长这样有修养的人,给逼成这样,也只有他们家少帅了,心中默默的给他们家少帅竖了大拇指,千年的狐狸要成精了。

    “也行,祁董事长要是真不同意的话,改天我就找人把你的仓库给抢了,到时候你别哭着来求我签合同。”厉行也不恼,慢条斯理的说着。

    敢动他女人的心思,祁容不付出点儿代价,他保不齐真会带着人去抢了祁容的仓库。

    “…”祁容握着资料的手,用了很大的力度,骨节处微微泛白,没有多余的话,祁容拿起钢笔,唰唰的签了字。

    拍在桌子上,起身正欲走人,他懒得和厉行这种人讲道理,根本没有道理可讲。

    “等一下!”厉行喊住祁容,让林瑞递了印泥过来,“再按个手印儿吧,万一你到时候不认账怎么办?”

    双重保障,双重安全!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祁容觉得自己要被气的吐血,以后再遇上这样的事情,他是断然不会和这个土匪做交易的。

    厉行勾了勾嘴角:“谁知道呢?做生意的,比兔子还精。”

    他就是要气祁容,气死了最好!

    祁容懒得再和厉行浪费时间,直接按了手印,拿了外套,起身离开了。

    祁容出去的时候,外头早就没了沈若初的影子,不由蹙了蹙眉,都是厉行闹腾的,人也没影儿了。

    祁容一走,厉行抓起桌子上的资料,递给林瑞:“去把事儿办妥了。”

    说着没有过多的停留,厉行出了私房菜馆,上了自己的黑色福特车子,林瑞去办事了,今日开车的是副官林帆。

    上了车,厉行沉声对着林帆吩咐:“直接去燕京学堂译书局。”

    解决了祁容,他就得跟沈若初好好掰扯掰扯,算一算帐了,沈若初胆子大,敢背着他和祁容来往,还跟祁容一起吃饭约会。

    这女人是朝谁借了胆儿了?

    “是,团座。”林帆握紧方向盘,厉行的命令一下,林帆脚下的油门一踩,车子便往译书局飞驰而去。

    沈若初回译书局,坐的是黄包车,自然没有厉行的车子快,黄包车刚到译书局门口,下了车,付了钱。

    远远的沈若初便见厉行的车子停在那里,似乎是等了她有一会儿了。

    沈若初僵直着后背,本想着装作若无其事的躲开厉行的目光,绕着进译书局,一连串的喇叭声响了起来,车子朝着沈若初这边,直直的开了过来,稳稳的停在沈若初面前。

    车窗放下,露出厉行略带些不悦的脸,几乎是命令的口气:“上车,不然我可跟你一起进译书局。”

    厉行的威胁总是很奏效,沈若初立刻乖乖的开了车门上了车,她绝对不能让厉行跟着她进了译书局,会在同事面前丢了大脸。

    更何况,徐子舒也在办公室。

    沈若初带上车门的时候,厉行冷声对着林帆吩咐:“去南郊。”

    “是,少帅!”林帆的车子飞驰而去,林帆开车比林瑞开车要张狂一些,车子一路飞奔着。

    像是怕旁人不知道,这是堂堂督军府少帅的车一样,出了城里,便是土路,晃得沈若初觉得胃疼。

    沈若初坐在那里,厉行不说话,车窗打开一半,不停的抽着烟,一根接着一根的,似乎在用烟来发泄自己的不快。

    厉行不说,她也不说话,装起了哑巴,她以为厉行多半又会像上次一样发疯,可厉行没有,反倒是出奇的沉默和平静。

    虽然车窗开了一些,可是厉行抽了不少的烟,沈若初还是觉得有些呛得慌,忍不住轻咳了两声。

    厉行扫了一眼沈若初,将手里的烟掐了,不再抽烟,但仍然没有说话。

    这一路上,两人都自始至终都未开口说一句话,可越是这样的平静,越是这样的沉默,越让沈若初觉得不安,有种风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只能证明一点,厉行是真的生气了,这个习惯,和韩家的哥哥很像。

    坐在前面的林帆都觉得这种气氛有种窒息敢,他跟了少帅这么多年,少帅是极少这样的,不由加快了油门,希望赶快到达目的地。

    车子到了南郊停了下来,沈若初看向外面,有些不解的看着厉行,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很心虚:“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紧张,厉行会生气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这本来就是厉行一厢情愿的而已,她会这么紧张,多半是怕厉行发起疯来,不管不顾。

    “带你来这儿打野战啊?野外,多刺激,好让你记起来,你是我的女人。”厉行朝着沈若初凑近,嘴角带着笑意,只是这种笑意未达眼底。

    沈若初不由往后退了退,气急败坏:“厉行,你就是个无赖,混蛋!”

    “怎么着?这会子知道怕了?!”厉行的声音高了几个分贝,眼底是毫不掩饰的愤怒,她早做什么去了?

    浏览阅读地址:http://www.aiqu.la/book/1/1368/2337748.html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