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长生十万年 > 第三千两百五十一章 龙虎汇聚
    镐京城,大风凌冽。

    城门外,一百多名唐家子弟,驻马而立。

    他们每人的麾下,都携带了一百铁甲,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都5月9日,刚好一个月整,怎么那叶紫阳,竟然还没到?”

    “若不是那小子,我们早就进入镐京,又何须在这城外,吹风如此之久?”

    很多唐氏的子弟,原本就对叶秋不满,此刻更是厌恶到了极致。

    “统领大人,时间也差不多了,我看不用再等了,不如我们入城好了。”

    唐勃骑着马走出来,对唐山恭敬一拜,试探的说道。

    唐山是镐京唐家的年轻才俊,他脚踏黑鹰,威风凛凛,眼神中充满了孤傲。

    “你这是在命令我?”

    虚空中,唐山目光凌厉,如神砥瓣俯瞰下方。

    刹那间,唐勃呼吸急促,额头不禁冒汗,“不……不敢。”

    “知道就好,哼。”

    唐山收回目光,显得越发桀骜。

    一百多名唐氏子弟,顿时感觉到了郁闷,暗道今日若不到天黑,恐怕是无法踏入镐京。

    都怪那叶紫阳,可恶!此时,毕方驻马而立,一言不发,静静养神。

    “公子,你说……叶紫阳那厮,他会如约而来吗?”

    毕剑试探的问了  一句,“按照规矩,他今日若是不能到,那就会失去踏入本家的资格。”

    花国十三州,每一州的前十,今日都汇聚到了镐京的城门口。

    一旦踏入本家,他们的名字,就会有资格,被记录在案,身份地位都会截然不同。

    而不踏入本家,这个资格敲门砖,就会彻底失去!“叶紫阳这厮实力不俗,而且精通于诡道,按理说,他应该能踏入镐京。”

    “但唐广利和叶紫阳必定有一战,昨日唐广利来之时,你难道没发现,他麾下的青云卫,大多身上都带着血迹,杀戮滔天?”

    这……毕剑一愣,仔细一回忆,果然如此!“公子的意思是说,唐广利踏入镐京之前,曾历经了极为惨烈的战斗?”

    “若非如此,以唐广利的战功,究竟是什么人,能将他逼迫到如此地步?”

    好像是啊。

    毕剑恍然大悟,“公子,还是您观察入微,厉害。”

    “不过话有说回来,似叶紫阳这样的对手,他居然死在了青州,这还真是可惜,未来的修炼之路,本公子会寂寞不少。”

    毕方忽然有些惋惜。

    “跳梁小丑”虽然可恶,但忽然消失的话,人生似乎也太美了乐趣。

    ?此时,人群中。

    唐勃低调了片刻,再次变得活跃起来。

    无论怎么说,在这一百多唐氏子弟中,和唐山走的最近的人,那就是——唐勃。

    青州之内,唐勃被水泊悍匪所劫,麾下老兵尽灭,损失惨烈,还被叶秋看了笑话。

    但那又如何?

    唐勃和叶秋分开之后,一路散播叶秋的动向,替叶秋拉足仇恨,引来更多的土匪。

    等到了镐京之后,唐山喝斥了唐勃一顿,大手一挥,又分了一百兵马给他。

    这些兵马,更为强大!就算和唐广利、毕方一战,唐勃也有这自信!“利大哥,听说你在离开青州之时,曾和叶紫阳大战,可有此事?”

    唐勃走了过来,试探问道。

    “有。”

    唐广利惜字如金,淡淡说道。

    “那叶紫阳,死了?”

    唐勃有些兴奋。

    “死没死,你眼睛瞎了不成,不知道自己看?”

    唐广利的副官,忍不住说了一句。

    唐勃在唐广利和他麾下的精锐看来,无异于一个小丑,只是趋炎附势。

    这样的人,青州卫无人喜欢。

    唐勃有些生气,本少好歹也是唐山身前红人,你一个副官,你横什么?

    然而!当唐勃望向远方之时,他却惊呆了。

    远方,旌旗招展!一辆马车,徐徐而来。

    马车内,那少年目带严肃,提笔写字,并没在意外界。

    但威风吹起车帘,那熟悉的脸颊,还是出现在唐勃面前。

    “叶紫阳,这……怎么可能!”

    唐勃还有些震惊。

    唐广利都亲口承认,说他和叶秋一战,而且青云卫昨夜,那可是带伤而来。

    可如今!叶秋和那一百个唐家弃子,居然都完好无损,全部到达镐京?

    “他就是叶紫阳?”

    “区区一个小城的赘婿,居然还坐在马车?”

    “太嚣张了!”

    各地的唐家子弟,对叶秋越发的不满。

    尤其是!叶秋衣衫洁白,坐在马车内,还泡着一壶香茶。

    而那一百个叶家军,却都是风尘仆仆,盔甲上满是灰尘,就连脸都是黑黝黝的。

    这一幕,让一些正派的唐氏子弟,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叶紫阳,你……站住!”

    唐勃终于忍不住了,他骑马拦在了叶秋的马车面前。

    “放肆!”

    唐福右手握住剑鞘,就要出手。

    “怎么,唐统领在此,你叶家军还想杀人不成?”

    唐勃气势汹汹。

    “你……”唐福大怒。

    “阿福,不得无礼。”

    “是,姑爷。”

    唐福松开握剑的手,但他望向唐勃的目光,依旧充满  凌厉。

    “唐勃,你欲何为?”

    叶秋并没抬头,依旧在写字。

    “叶紫阳,你少那装文雅,你一个人乘坐马车,却让兄弟们风餐露宿,还那么的寒酸,有你这样当主公的吗?”

    唐勃喝斥。

    叶秋已到镐京,这让唐勃很不爽,叶家军的强大,唐勃虽没亲身经历。

    但那些老兵被悍匪所灭,叶秋却反过来,将那群悍匪灭了。

    这样的对手,可不是好事。

    本少既然不能阻拦你来镐京,那我就离间你和麾下的关系!若是将士不能齐心,我看你叶紫阳能如何?

    然而!唐勃这话一出,叶秋没有动静,唐福却笑了。

    一百个叶家战士都笑了,他们望向唐勃的目光,如同望向一个傻子。

    “有什么好笑的?”

    “叶紫阳对你们如狗,你们居然还能忍受?”

    唐勃勃然大怒,“你们不如考虑一下,来给本少当差,本少绝不亏待你们!”

    “唐勃,那你说说看,你怎么不亏待我们?”

    唐宁说话了。

    “一个月一百两银子,如何?”

    唐勃也豁出去了,这价格虽高,却也不算亏。

    毕竟……叶秋这些兵马,水准还是非常不错的。

    “唐勃,你觉得我差钱吗?”

    一个肥头大耳,浑身脏兮兮的战士,忽然走出来。

    “就你?”

    “你一个臭吊丝,你还能不缺钱?”

    啪!唐勃话还没说完,那胖战士一耳光,直接甩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