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帝临鸿蒙 > 第两千四百零一章 密境的终点
    密境之中,一处崖壁之前,紫皇、寻古等人一众修者,皆是在盯着羽皇,个个都是满目的震惊与不可思议之色。

    原地,羽皇怔怔失神,一阵沉默。

    直到好一会之后,他才出言,声音飘忽,像是在问他人,又像是在自问:“是我?真的就是我?难道···就凭着字迹,真的就可以确定,我,就是那个曾在这里刻字的人?”

    寻古摇了摇耳朵,道:“汪,倘若你是一位普通人的话,那这事,还真的不好说,不好断定,因为,普通人在经过了轮回之后,那就是一个全新的生命体了,不带有前世任何印记了。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但是,修者却是不同,尤其是那些功参造化的强大修者,这种存在,即便是轮回了,也难以磨灭曾经的印记。”

    说到这里,寻古稍稍顿了下,继续道:“而,只要印记相同,那么,无论你在轮回中经历了多少世,你身上的一切,包括气息、模样、字迹等,全都是一样的,永远也不会改变。”

    “所以,也就是说,从字迹上来看,曾在这处崖壁上的留字的人,真的就是我了?”羽皇眼神微眯,确认道。

    “汪,没错,绝对不会错的。”寻古肯定的点了点头。

    听到这里,羽皇顿时陷入了沉默,心中思绪万千。

    其实,事到如今,他早就已经是相信了,相信了自己就是在崖壁上留字的那个人,因为,就在刚刚,他在写‘身化轮回’那四个字的时候,心中突然出现了一些熟悉的感觉,好像曾经写过这几个字,他确定这种感觉,就是来自于他曾经的记忆。

    此外,还有一件事,也可以证明在这里留字的人是自己,那就是,纵观古今,也就只有他以及帝雪含烟来过这里,除了他们之外,就连古往今来的那些大帝,也都没有来过这里。

    到了此刻,他几乎是已经可以肯定了,帝雪含烟就是绝代女帝的转世之身,既然,这些崖壁上的字,出自两人之手,那么除了绝代女帝之外,另一个人在此留字的人,也就只能是自己了。

    一阵沉默之后,赤羽出言,血眸大睁,满目的惊叹:“我勒个去啊,不得不了,真的不得了了,轮回者是你,那个拥有着九彩流光的无上存在是你,天苍是你,如今,就连那个一手的创建了轮回的人,居然也是你···”

    说到这里,他面色一正,反问道:“羽皇,你到底有多少身份啊?”

    无杀摸了摸光头,惊叹道:“偶米头发,其实啊,身份多,这一点倒是无所谓,人生于世,谁能没有几个身份,几个名头?关键是羽皇的这些身份,实在是太惊人了,拥有九彩流光的无上存在、轮回者、天苍一脉的始祖、创建了轮回的猛人···这一个个的,简直是一个比一个恐怖,一个比一个惊人。”

    “是啊,这些身份,太惊人,任何一个说出去,都足以引发一场大轰动啊!”

    ···

    众位修者纷纷点头。

    旁边,羽皇一阵沉默,闭嘴不言,其实他很想说,你们说的不全面,我不止是只有这几个人身份,我还有一个身份乃是恒古帝皇。

    这时,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寻古出言道:“汪,对了对了,这也就能说的过去了,我现在,终于是搞明白了一件事。”

    “想明白了什么事?”众人齐齐出言,询问道。

    寻古晃了晃耳朵,道:“汪,曾几何时,我一直很好奇,也很纳闷,那个无上的存在,为何会拥有可以助人轮回的九彩流光?但是,现在我却是明白了,倘若那位无上的存在,和那个一手创建了轮回的人,是同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一切,自然而然,也就很合理了。”

    说到这里,寻古稍稍顿了下,继续道:“既然,轮回是他建立的,那么,他想让人去轮回,自然是没有问题的,想来,从他身上散出来的九彩流光,应该就是类似于一个通行证,拥有了他也就相当于是得到了你的允许,既然,得到了你的允许,想要轮回,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听到这里,在场的诸位修者,包括羽皇在内全都是,点了点头,一阵恍然。

    “对了···”这时,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紫悦心眸光一动,突然看向了帝雪含烟,道:“烟儿,要不,你也在崖壁上,留几个字看看,也好,来验证下我们的猜测。”

    “对对对,你也写在这里写几个字!”

    “就写轮回,是为了下一世的重聚。”

    ···

    紧随紫悦心之后,在场的其他修者,也都是开口了,纷纷对着帝雪含烟催促了起来,因为,他们很好奇,想要验证下,帝雪含烟是不是就是那位惊才绝艳的绝代女帝。

    唯有羽皇的是例外,此刻的他一言不发,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他不用验证,心中一片通透,他早已知道了帝雪含烟的身份。

    一一看了眼众人,帝雪含烟轻摇了摇臻首,微笑道:“其实,根本没有必要的,我不需要再次验证了,因为···”

    说到这里,帝雪含烟突然顿了下,继续道:“因为,有些事,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言罢,她豁然转身,当先朝着前面走去了。

    “嗯,确实是没有必要,大家都知道嘛。”羽皇接话,附和道,说话间,他当即迈步,朝着帝雪含烟追去了。

    “没有必要?大家知道?”

    “所以,她到底是不是?是不是那位绝代女帝啊!”

    “应该是吧!”

    ···

    原地,众人一阵失神,随后,他们动身,继续朝前走去了。

    ···

    眼下,羽皇等人脚下的路,已经很窄了,同时只能并排走三人,而且,这种趋势,依旧还在继续,撸越来越窄。

    如此,大概又前进了十天,终于就在这一天,他们看到了终点,终于是看到了密境的尽头。

    不过,一切并不是像他们之前猜测的那般,密境的尽头处,并没有什么大山,他们脚下的这条路的终点处,是一片空旷之地。

    此际,羽皇等一众修者,皆是在发呆,一个个呆若木鸡,定定地望着前方,望着终点处发呆,个个满目的震惊与难以置信之色,他们看到了一副惊人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