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顾轻舟 > 第2061章 他的柔情

第2061章 他的柔情

作品:我与你的情深似海 顾轻舟 作者:明药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是去艺息馆那边考量工作室的门面,但司雀舫同行了,几乎就没有在意旁人的意见,直接领了去五楼一处朝南的双层店面。

    “康姐姐,我二哥的名下铺子可不少,平时不轻易送人的。”

    康琴心闻言即道:“我不需要他送。”

    “这有什么好客气的?他既然带我们过来的,就没有收回去的意思了。

    我看这里挺好的,采光好也空旷,旁边是国手班,肯定很安静。”

    裴言卿十分满意这地理位置,嘀咕道:“阿希见了肯定也会欢喜,你看推窗出去,是银落河,这边看夜景很美的。”

    她表现得太喜欢了,又带上了阿希,纵然康琴心满心的不乐意,也不好直接回绝,于是道:“不然再看看吧?”

    “你想要什么样的店面做工作室?”司雀舫直接问,“要求提一下,我看看哪处合适。”

    裴言卿连忙上前道:“二哥就是偏心,我上次和你说想在学校附近弄个舞蹈班,问你要间店面都不肯。”

    “你那是不务正业。”

    裴言卿故作不悦,与康琴心抱怨。

    “具体还没有想好。”

    其实不说这店面的所属,康琴心自己也很满意这位置。

    但私心里,就是不想和司雀舫扯上关系,这本来就是假男女朋友,还真不想欠他人情。

    他还说她舅舅坏话,康琴心心里存了几分不满。

    “还没有想好的话,就定这处就好了,反正也没怎么布置,你自己随心设计吧,晚些时候我让人把房契和钥匙送去你家。”司雀舫替她拿主意,语气不容反驳。

    再问道,“言卿要去练射击,听说你也会,一同去吧?”

    康琴心想拒绝,裴言卿就“去吧去吧”的晃她胳膊了。

    康琴心也不想劳烦司雀舫费时间陪她到处看,只好与裴言卿道:“你等明日阿希来学校后找她过来看看,她若满意就此处吧。”

    左右自己也不是经常来,还是她们喜欢最好。

    裴言卿笃定道:“阿希肯定会喜欢的。”

    康琴心想只能回头再和司雀舫谈价钱之事了,先答应了他的射击邀请。

    盛名自然是不去的,借口告辞。

    裴言卿又问了一遍,盛名以不擅长为由婉拒。

    郭南听说她还要去和司家两兄妹玩,更是不乐意了。

    裴言卿想到方才自己表哥所谓的说法,拽过康琴心就让她和他们同车,“工作室的门面设计和内在规划,还需要康姐姐和我再说说。”

    她话落转身就与郭南说:“要不你先回去吧?待会我们会送康姐姐回府的。”

    “爷让我来保护我们表小姐,当然不能假于人手,我开车在后面跟着就好了。”郭南执拗,满脸的不放心。

    司雀舫冷不丁的道了句:“这怕不是简单的保护了吧?”

    郭南也不怕他,上前两步就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能害表小姐不成?”

    “叶岫还真是……”司雀舫故作停顿,望向康琴心。

    康琴心面无表情,允许郭南随着。

    去的是司家的私人校场,是司家私兵练习之地,众人对裴言卿都是熟悉的,见康琴心同行都有些好奇。

    宋和真在此练兵,见司雀舫来了便迎了过来,他对康琴心的到来倒没什么惊讶,逐一打过招呼。

    司雀舫说有事处理,去了办公室,让宋和真陪她们。

    裴言卿咕哝道:“每次都是这样。”

    宋和真领她们去了射击室。

    裴言卿出身大家,自然会用枪,枪法精准,康琴心见了都欣赏,没想到看着纤纤弱弱的,还真是本事了得。

    她不吝赞赏。

    裴言卿即道:“我的枪法是小时候我舅舅亲自教的,不比我几个表姐表哥的枪法差,只是后来疏于练习,有些手生了。”

    康琴心笑:“看不出来手生,说来我的枪法也是我舅舅教的。”

    “你舅舅很喜欢你吧?听起来对你掌控欲很强,有点儿像我二哥说的那意思了。”裴言卿认真道。

    康琴心不愿往监视那方面想,宁愿当成是对自己保护过度,“我小舅舅其实比我大不了几岁,幼年关系好感情自然亲些,其实要不是因为最近意外太多,也不至于如此。”

    “我舅家和自己家里也关心我,但不会这样派人盯着我,我不喜欢去哪都有人跟着,显得没自由。

    康姐姐这样说,或许是习惯了你舅舅保护你的方式,反正我是受不了的。”

    康琴心这样的性格,怎可能会习惯?她自然会不高兴,但不忍辜负叶岫的好意罢了。

    她沉默不做声。

    过了会,裴言卿道:“对了,你舅舅有和你提起过我二哥吗?”

    “倒是没有,怎么了?”

    “具体不清楚,就听说闹得挺僵的。康姐姐,你别看我二哥往常极好说话,但有些事决定了就不让步的。

    你还是劝劝叶先生吧,否则他二人总这样互看不顺眼,你夹在中间也为难。”

    康琴心倒没什么为难的,两边都没有与她提起过是何事。

    更何况,她和司雀舫的关系是假,就算叶岫和司雀舫之间的矛盾真的难以调和,也不至于落得左右为难的地步,谁亲谁疏显而易见。

    “康姐姐?”裴言卿见她出神,又问:“你真的不在乎?”

    康琴心搪塞道:“我知道了,回头我会和小舅舅说的。”

    “这样最好了,还是要以和为贵。”

    裴言卿生性乐观,与她比赛射击,玩了半晌也没见司雀舫过来,康琴心见时辰不早,准备离开。

    “不再玩会吗?何况你都没和我二哥说上话,我只顾着拉你玩射击了,不然你去找他吧?”裴言卿体贴的替她着想。

    她唤了宋和真,吩咐道:“康姐姐要离开了,你带她去和二哥辞行。”

    康琴心也不能说不去,只能随着宋和真过去。

    她总觉得,事情不能再如此发展下去,无论是司家大小姐那边,还是裴言卿这边,都太将她和司雀舫的事情当真了。

    司雀舫确实很忙,否则也不会抽不出时间过去,见她过来辞行,很自然的命宋和真备车护送。

    等车的时间,司雀舫坐在桌前看公文,与沙发上的她闲话道:“听说你射击得不错,和言卿都不相上下?”

    康琴心浅答道:“我比言卿年长,往日练习也多,真论起来还是她更胜一筹。”

    “言卿不在这里,你不必拿好话恭维她。”司雀舫语气直白,“对了,我找人给你做了身礼服,改日让送去你家你试穿下,若不合适就改。”康琴心被他突来的柔情怔住了,抬眸过去,四目相视。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