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我的阴差生涯 > 五百三十章 逃出生天(一)
    师父刘伯温笑的很爽朗,但是却把我笑楞了,难道我的问题很幼稚吗?我不解的看向师父。“杨阳,世间事何必要求根问底呢?岂不知,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有的人死了,却还活着;有的人活着却是早已经死了。呵呵,彭祖活了八百年,清代史料中记载,有个人也活了两百多年,但是终究难逃一个死字。就说我刘伯温吧,从明朝到现在,死死生生,也过了几百年了。如果不是大帝厚恩与我,我也早就离开阳世了

    。杨阳,你我师徒一场,但是终有一别,大帝已经说了,我们师徒还有见面的机会。”刘伯温微微一笑,似乎在安慰我。师父虽然没有明确回答我的问题,但是我已经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玄机。那就是师父他老人家是奉旨行事,酆都大帝在几百年前就布下了今天这个局,无论是判官刘氓,

    还是我师父刘伯温,以及我们这些人,统统都是这盘棋局里的一枚枚棋子。

    几百年的时间,对于凡人来说那是几世时间,非常漫长。但是对于冥界的鬼魂来说,弹指一挥而已。想到即将跟师父阴阳两隔,眼泪再次迷糊了我的双眼,“师父,我……”“孩子,刘氓的事情已经了了,李元霸的王陵也将不复存在。”师父拦住我的话头,说道,“这处秘境也会坍塌,大帝绝对不会允许这里的秘密示人。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

    ”

    这时,酆都大帝也说道,“杨阳,尔等速速离开这里吧!”

    刘伯温看看我,又扭头看看李元霸的青铜巨棺,笑道,“我刘伯温从来没想到会有如此豪华的陵墓,几世为人也算值了。哈哈……”

    师父刘伯温笑着走向青铜巨棺,纵身跳了进去。当我追赶过去,俯身查看时,师父已经仰面躺在棺材底部,双眼紧闭,没有了呼吸。

    “师父!”

    “大叔!”

    韩冰和孔淼也都跑了过来,大声喊了起来。

    “杨阳,怎么会这样?”韩冰红着眼睛,问我道。

    “韩大哥,师父是寿终正寝,他老人家去冥界享福去了。”我擦擦眼泪,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

    就在这时,我看到一缕阴魂从棺材里慢慢升起,继而钻入酆都大帝的袍袖中。酆都大帝冲我挥了挥手,随即消失在空中。

    我目送师父的魂魄和酆都大帝离去,怅然若失……

    突然,偌大的宫殿剧烈颤动起来,不时有碎石从穹顶落下,砸的地面和棺材劈啪作响。

    “不好!这里要塌了!”韩冰一把扯住我的胳膊,和孔淼一起跑出了大殿。

    当我们跑出大殿后才发现,原先平整的地面已经变得凹凸不平,有的地方竟然涌出水来。出水的地方越来越多,有的水柱冲天而起,好像喷泉一般。

    水势上涨的很快,不长时间就没过了我们的脚脖子。

    “奶奶个熊!我们该往哪里跑啊?”孔淼看了看四周,急的跺起了片片水花。

    孔淼说的没错,我们是从上面一层跌落下来的,现在想再上去,那是难于上青天。也就是说,我们根本无法从来路逃出去了。

    “杨阳,怎么办?”韩冰也变得焦急起来。

    “两位大哥,稍安勿躁,一定会有办法出去的。”既然酆都大帝和我师父都没告诉我应该如何逃出去,那么他们一定相信我能自己找到出路,看来这也是一次考验。

    水势已经漫过我们的小腿,我感到裤脚似乎在随着水流微微摆动。

    对啊,水往低处流,我们可以顺着水流跑,说不定就会找到出去的路,总比站在这里等死强多了。

    “韩大哥,孔大哥,我们朝那边跑!”我伸手指着山谷的方向喊道。

    “好!”

    我们三人顺着水流没命的奔跑起来……

    轰!轰!

    我们刚跑了没几步,身后传来巨大的爆炸声,我回头一看,我的妈呀,只见一股滔天巨浪翻滚而来,瞬间就追上了我们三人。

    “小心啊!”我话还没喊完,整个人就被巨浪压在了水下。

    我拼命钻出水面,一边大口呼吸,一边四处寻找韩冰和孔淼。

    “杨阳,赶紧上来啊!”我身后传来韩冰的声音。

    我回头一看,韩冰和孔淼正趴在那半截青铜巨棺上,也在找我呢。

    青铜巨棺俨然成了一艘诺亚方舟,巨大的空间完全能装下我们三个人。我双手扒住棺材边缘,韩冰和孔淼的连扯带拉,把我弄进了棺材盖里。

    “咳咳,这玩意从哪里冒出来的?”刚才我被巨浪打在水下的时候,喝了几口水,现在感觉嗓子有些不得劲。

    “不知道啊,我和孔淼都以为要死了,谁知不知怎么就躺在这棺材盖里了,接着就看到你了。”韩冰挠了挠头,顺便沥出头发里的水来,他甩干手上的水渍,说道。

    “没想到这么沉重的青铜棺材都能漂浮起来,看来我们三人是命大福大造化大,命不该绝。”孔淼试着慢慢坐起了身体,颇为感慨的说道。

    棺盖此刻正漂浮在浪尖上,好像冲浪板。浪头足有数十米高,不停的翻滚向前,但是棺盖却非常的平稳,我们三人趴在里面,竟然有种驾驭烈马的感觉。

    咦?莫非是酆都大帝的安排不成?

    我趴在棺盖边,向水中看去。果然,我在棺盖底部看到了数十名魂魄,他们正牢牢托着棺盖呢。

    这下我放心了。

    “坏了!焦大哥呢?”我这才发现焦龙并不在我们身边。

    “管他呢,这种人早就该死了!”孔淼愤愤说道。

    焦龙虽然有错,但是罪不至死,更何况他也是刘氓的受害者,终归是一条生命。见死不救,罪加一等。

    我慢慢站了起来,开始在四周寻找焦龙的身影,双手做喇叭状,放在嘴边大声喊了起来,“焦大哥!焦大哥。”

    “杨阳,小心点!”韩冰猛地拉我坐回棺材盖,“我们进入峡谷了!”

    数十米高的巨浪在峡谷中肆虐穿行,水流击打的巨石翻滚,空气中充斥着石块相互撞击发出的咔嚓声,声势吓人。还不时有石块碰撞棺材盖,震得我们耳膜嗡嗡作响。

    如果不是棺材盖下有几十名鬼魂保护着我们,这艘诺亚方舟早就沉底了。就算不沉,也会被石块砸的粉碎。

    看来焦龙是凶多吉少了,在这种险恶水势中,没人能侥幸存活。我不由替焦龙感到惋惜起来。

    “怪事!不可思议!”孔淼伸头看了看棺材盖周围,似乎察觉出水里有什么东西存在,但是却不敢把手伸进水里一探究竟。“杨阳,前面悬崖上有东西在动!”突然,韩冰指着前方高声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