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我的阴差生涯 > 三百九十章 邪灵古曼
    三百九十章 邪灵古曼

    我赶紧扶起坤沙,他人已经昏迷过去。脑门上的皮肉已经被腐蚀殆尽,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伤口散发出阵阵恶臭,闻着、看着就瘆人。

    唐茵几乎要吓傻了,想想的确后怕,如果刚才她对金色古曼童开枪的话,指不定会出现什么后果。古曼童的一口唾液都这么厉害,他的法术也差不到哪里去。

    好在坤沙脑门上的伤口不再继续扩大,也没流多少血。我也感觉不到伤口上有阴气,已经是单纯的外伤,还不至于送命。

    在我轻声呼唤下,坤沙悠悠转醒,他双眼里充满了恐惧,猛的坐了起来,撒腿向椰子林外跑去,我和唐茵喊都喊不住他。

    幸好我和唐茵腿脚够快,几步就追上坤沙,扶住他的身体。我说道,“坤沙大哥,伤害你的古曼童已经离开,现在安全了。”

    此时我们三人已经跑出了椰林,处在烈日之下。坤沙大口喘息着,愕然问我道,“杨兄弟,你也知道古曼童?”

    我扶着坤沙坐在沙地上,点头说道,“我之前见过一只古曼童,是一位死去的人妖豢养的,古曼童为了给主人报仇,一直追到了华夏国,后来还是我出手把他给弄走了。”

    “哦!怪不得你认识呢。不过,这只古曼童不同于你所见的,这是邪灵古曼,具有很强的攻击力,而且法力高强,是洪刚用鲜血豢养的。”坤沙用手摸了摸额头的伤口,疼的呲牙咧嘴。

    唐茵向吉普车跑去,一边跑一边冲我和坤沙喊道,“车里说不定有急救箱,我去看看。”

    “唐姐,你小心点!”我担心车里也藏有邪灵古曼,唐茵会有危险。

    “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唐茵话音未落,人已经到了吉普车边,开始钻进车里翻找起来。

    唐茵猜的很准,车里果然备有急救箱。不长时间,她提着一只急救箱回来了。很快给坤沙包扎了伤口,头上缠了一圈绷带,现在坤沙的样子不像是泰国人,更像是印度人。

    坤沙惊魂未定,比起在椰林里好多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邪灵古曼的说法,不由好奇问道,“坤沙大哥,这邪灵古曼是怎么回事?”

    坤沙顿了顿神,看了看四周,平定了好大一会,才说道,“邪灵古曼不是寺庙的得道高僧制作的,而是由巫师为了某种邪恶目的而制作的。古曼里的肉身必须是死在腹中的胎儿或者出生三天死亡的婴儿,这种婴儿死后的怨气最大,最适合巫师制作邪恶古曼。巫师得到婴儿尸体后,先用尸油浸泡七七四十九天,再用罪恶极大人的骨灰掩埋起来风干。”

    唐茵插嘴问道,“坤沙大哥,尸油是人尸体炼出来的油吗?”

    坤沙摇头说道,“如果这么简单的话,尸油遍地都是了。尸油的炼制也是有讲究的,必须用死去孕妇或者婴儿来炼,还只能用他们的脸部,所以说尸油是很珍贵的。”

    我瞪了唐茵一眼,气道,“唐姐,别插嘴,让坤沙大哥讲完。”

    唐茵撅起嘴巴, 嘟囔道,“人家不明白嘛!问问不可以啊。”

    面对这种即美丽又矫情还多才多艺的女人,我真是无话可说。不!是无语!

    坤沙咧着嘴笑了笑,不过笑的比哭还要难看,“没事,让你们多了解一点也是好的。”

    “坤沙大哥,你接着说吧。”我不顾唐茵的白眼,对坤沙说道。

    “嗯!巫师会等那些婴儿尸体风干成巴掌大小后,在外面裹上一层特殊材料制作的外皮。这些特殊材料非常讲究,根据制作的古曼童功能不同而不同,需用到七处坟场的土,这种土据说有很大的能量,因为坟地里魂灵最多;七处螃蟹洞里的土,因为螃蟹生长过程中需要不断脱壳,这种土能让古曼童绝处逢生;七处山洞的土,一般来说神仙、土地、精灵都住在山洞里,这种土里拥有神奇的能量;还有七个人的骨灰,这七个人必须是罪大恶极,十恶不赦的,他们的骨灰非常邪恶。巫师把这些特殊材料混合后,会一边念诵咒语,一边包裹在古曼童的肉身上,最后风干,涂上金粉,邪灵古曼童才算制作完成。当需要这类古曼童的人得到手后,就会用自己的鲜血来喂养古曼童,从而跟古曼童之间建立一种特殊的血缘关系,驱使古曼童为他做一些人力无法完成或者办不到的事。今天的事就是如此,洪刚明着派了李逍遥过来,暗地里还驱使过来一只邪灵古曼,这也是他能知道我们杀了李逍遥和那些手下的原因。”坤沙说完,已经是累的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坤沙大哥,你是如何知道这里有只邪灵古曼童的?”我问道。

    坤沙稍微休息了会,说道,“是洪刚自己说漏了嘴,他说不怕我找上门去跟他算账。我就说李逍遥说了,你豢养了十多支古曼童作为护法,可是我也有一位法术高强的朋友帮忙,能对付你的古曼童。他对我的话嗤之以鼻,就说什么狗屁朋友,还法术高强,为什么连附近有只古曼童也察觉不到呢。我这才意识到椰树林里有他派来的古曼童,就赶紧过来提醒你们。唉!谁知你们没事,我却受伤了。”

    唐茵吐了吐舌头,惊讶道,“坤沙大哥,没想到古曼童如此厉害,一口唾液就能把人伤成这样,他还有其他法术吗?”

    坤沙下意识的伸手摸摸额头的伤口,摇头道,“我没养过,不清楚。不过,我可以带你们去请教一位得道高僧。他或许会告诉你们更多这方面的知识,将来也好对付洪刚。”

    现在就凭我们三个人去找洪刚未免太过于冒险,我于是同意了坤沙的意见。

    唐茵起身向吉普车走去,不料却被坤沙给喊了回来,“唐茵,不要动那辆车,我们另想办法。”

    “为什么?”唐茵疑惑不解。

    “车是洪刚的,我担心他会在车上动手脚,还是小心为好。”坤沙提醒我和唐茵道。

    幸亏坤沙想的周到,不然真容易着了洪刚的圈套,谁敢担保他不会在车上安装炸弹或者卫星定位仪呢。

    “也是这个理,我去炸了它!”唐茵点点头,直接掏出手枪瞄准吉普车油箱扣动了扳机。

    砰——

    轰!——

    随着一声枪响,接着吉普车的油箱发生了爆炸,燃起了熊熊火焰。

    吓的我一把拉倒坤沙,两人一起扑倒在沙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