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我的阴差生涯 > 第二十四章 藏在墙里的尸体
    在王鹏飞、周颖和两名技术警察看来,我就是手拿信香对着空气在自言自语。

    王鹏飞和周颖知道我的底细,在一旁侧耳凝听。但是那两名警察却感到很搞笑,我在他们眼里就是个装神弄鬼的骗子,甚至还不如跳大神来的好看。

    不过,随着我和路大海的对话,那两名警察的神情渐渐变得凝重,继而看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敬畏。

    他们清楚,死者尹娇和段鹏的名字绝对不是我信口胡诌来的,而且王局长刚才也说了,我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么一起凶杀案。

    封闭严密的客厅中一股阴风旋起,唐伯虎和路大海瞬间消失,信香熄灭。

    我转身对王鹏飞说道:“王局,路大海的尸体就在这堵墙里。”

    “嗯,我已经听到了。”王鹏飞面色严肃,在首善之区的小区中又发一起命案,作为局长的他,压力可想而知。好在有我帮助,这两起案件都得以告破。

    王鹏飞摸出电话,命令刑警队和法医、宣传科的摄像干事立刻来现场。

    周颖吓傻了,好看的面容此刻焦黄。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伴着一具尸体睡了那么多天。

    王鹏飞善解人意,他对周颖说道:“小周,你在这里不方便,还是陪着杨阳离开吧。”

    周颖默默的点了点头,和我一起离开了她家。在临出门的时候,王鹏飞又叫住了我。

    “小杨,你去我办公室,等会凶杀案的案情分析会,邀请你参加。”

    我明白,王局长是让我在会上说明尹娇和段鹏的死亡经过,我点头答应了。

    王鹏飞办公室。

    周颖的情绪一直很低落,我给她到了杯水,劝慰道:“周姐,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想那么多了。”

    “唉,我就是想起这件事来感觉心头堵得很,为什么偏偏发生在我身上呢。”周颖郁闷的双手捧住了脸。

    “周姐,找唐人中心售楼处把房子退了吧,这个责任应该由他们负责,对!再要他几百万的精神损失费。”

    我岔开话题,故意逗她开心。

    果然,周颖抿嘴笑了,“能退就行了,不要他们的精神损失费,杨阳,这次真的要感谢你了,如果没有你,我还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呢。”

    周颖想起昨晚我帮她吸毒疗伤的情景,脸红了,娇羞的模样甚是好看,我几乎要看呆了。

    “周姐,你真美!”

    我由衷的赞叹道,发自肺腑。

    “你女朋友也很漂亮,昨晚她没再为难你吧?”周颖关心的问道,毕竟昨晚的误会因她而造成。

    “呵呵,没有,涛声依旧了。”我笑道。

    周颖楞了下,随即明白了我话里深刻的内涵,不由嗔骂道:“你还真是个大色狼,我现在开始怀疑,你是不是有意占我便宜。”

    我吓的小心肝噗噗乱跳,打死也不能承认啊,不然还不被她铐起来死命折磨我呀。

    “周姐,天地良心啊,不信你去照照镜子,尸毒已经没有了。”

    就算我不帮她吸毒疗伤,轻微的尸毒也会被身体吸收,休息一夜后,什么都看不出来。

    “嘻嘻,逗你玩呢,我已经看过了,眼里的那种淡黄色已经没有了。”周颖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笑了。

    ……

    与此同时,唐人中心,周颖家。

    在两部摄像机的监视下,一名警察拿着铁锤和凿子开始凿开承重墙。

    刚凿了没几下,凿子竟然非常轻松的插进了墙里。当拔出凿子的一刹那,一股浓烈的尸臭味在房间里弥漫开来。红色混合着黄色的液体顺着墙体流了出来。

    王鹏飞立刻命令众人戴上了防毒口罩。

    警察非常小心的满满剥离了尸体周围的墙体,一个多小时后,路大海的尸体完全暴露出来。

    尸体虽然高度腐败,但是因为没有蛆虫的蚕食,依然非常完整。

    法医就地对尸体展开解剖,很快就得出了路大海的致死原因——窒息死亡。这跟我说的他是被尹娇和段鹏捂死的高度吻合。

    王鹏飞安排人处理现场,他则赶回了公安局,怕我等的不耐烦。

    两起案件的案情分析会,直到傍晚才开始。其实与其说是分析会,倒不如说是我的案情报告会,因为从始至终就我一个人在说。那么多资深警察,高级领导,就像小学生一样,聚精会神的听我讲述……

    尹娇开始的时候是路大海的情人,后来成功上位,两人结婚后,由于路大海身体原因,一直无法满足尹娇的情欲。在这种情况下,尹娇和路大海的司机段鹏搞在了一起。

    段鹏年轻帅气,床上的活路又好,伺候的尹娇如神仙般舒服。俗话说:日久生情。一年后,两人已经厌倦了这种偷偷摸摸的生活。开始的时候,两人打算弄路大海一笔巨款后私奔,谁知尹娇刚把一笔五百万的进款转进她的户头,就被路大海发现了。为此还挨了顿毒打。

    由于尹娇和段鹏交往的十分隐秘,路大海竟然没发现他俩的私情。

    看到心爱的女人被打,段鹏怒不可遏,心里竟然萌生了要杀死路大海的念头。

    功夫不负有心人,机会终于被段鹏等到了。

    这天,唐人中心二期工程出了点小问题,路大海带着尹娇和段鹏去工地查看。

    去的时候,正是晚上休工时间,工人们大都已经入睡。路大海也没通知工地负责人,而是直接上了出问题的楼层,就是现在周颖家所在的楼层。

    就在路大海俯身查看钢筋预制铁笼的时候,段鹏从地上摸起一块水泥块用力砸在了他的头顶。

    路大海闷哼一声昏倒在地,尹娇吓傻了,差点惊叫起来,好在她及时用手捂住嘴巴。

    段鹏对尹娇说,路大海不死,没他们的好日子过,现在正是下手的良机,尹娇看到事已至此,也只有杀了路大海。

    段鹏让尹娇脱下内裤,两人一起用力堵住了路大海的口鼻,活活闷死了他。

    杀死路大海后,段鹏和尹娇合力把他的尸体竖着放进了旁边一栋房子的钢筋笼子里。段鹏知道,拉混凝土的泵车一般都是凌晨左右来,为的是避开路上交警查车。

    工人们都睡的迷迷糊糊,没人会注意到钢筋笼子里有具尸体,而是会直接把泵车的输送管道放进要预制的钢筋笼子里,然后开始加压打浆。

    等到水泥干透,谁又能想到墙里藏有一具尸体呢。

    段鹏为了以防万一,特意留心记住了藏有路大海尸体的楼层和房号。

    事情果然如段鹏所料,直到楼房竣工,也没有人发现路大海的尸体。

    第二天,尹娇就开始给所有熟识的人打电话,询问路大海的去向。

    段鹏也开车在京华市各个娱乐场所里寻找路大海。

    过了两天,尹娇去属地派出所报了案。

    为了防止有人买到藏有路大海尸体的房子,装修时候发现尸体,尹娇特意命人把那套房子在段鹏的监督下装修成了样板间。用的全部是进口的高档材料,目的就是不让以后买下这套房子的人重新装修。

    转眼间,六年时间过去了,尹娇和段鹏也慢慢松懈下来。对这套房子看的不那么严紧。可巧,周颖的父亲通过关系找到了售楼部经理,买下了这套房子。当尹娇和段鹏知道此事后,为时已晚,他们只能期盼房主不会重新装修。

    说道这里,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会议室里安静的出奇,几十双眼睛盯着我,期待我的下文。他们知道,接下来就是路大海如何找尹娇和段鹏报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