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另类保镖:龙潜都市 > 第1687章 逃避
    听过李雨欣的话之后,叶凌天再次沉默,随后又摇头道:“雨欣,这个我也没办法接受。”

    “为什么?”

    “我可以做到今生不再与方依依有任何一丝一毫的联系,但是我做不到完全当这个孩子不存在。如果,如果我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我可以没有一点关系,但是,既然知道了,我就没办法当做不知道一样,不管对错,他终究与我是有着关系的,我对他是有着责任的。如果我真的对他不闻不问一辈子,我这一辈子都没办法心安,我……我没办法做到。”叶凌天淡淡地道。

    李雨欣冷笑着,随后说道:“是啊,既然你都做不到,那你为什么说叫我来做这个选择?那你凭什么说不管我怎么做你都接受?我做了两个选择可你都不愿意接受。叶凌天,你的性格还是如此,每次一旦遇到了感情问题,你从来都不是想着去解决问题,想到的都是逃避,想到的都是能拖就拖。因为你的心里的想法还是那样,你宁愿别人来做这个选择来伤害你而不是你去做这个选择去伤害别人,你宁愿做被伤害的人也不愿意去做那个伤害别人的人,所以,每次一遇到这样的问题你就是能拖就拖,能敷衍就敷衍,能躲避就躲避,这与你的不知道拒绝如出一撤。”

    “不,雨欣,我没想要逃避,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该怎么处理。”叶凌天摇头着。

    “那我呢?你把这个问题留给我,我又该怎么去处理?我想离婚,在方依依今天没有告诉我这一切在你没有向我解释之前,我的态度很坚决,那就是离婚。我已经想好了,我们离婚,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这套房子和儿女。儿子和女儿是我的命,我一定要,而且,跟着你,你也不一定能够照顾好他们,这套房子是因为我要给他们一个家,其余的我一概不要,我可以通过我自己出去工作养活他们。虽然,离婚这个选择受伤害最大的是孩子们,但是,一个出轨的男人,根本就不配做一个丈夫不配做一个父亲,我相信,孩子们宁愿不要父亲也不会想着去要一个出轨的父亲的,就像你说的,我不知道你与别的女人发生过关系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了,我没办法让自己再卑微地选择与一个背叛我的男人在一起生活,所以,离婚是唯一的选择。今天一天,其实我一直都在想着离婚的一些细节。”李雨欣慢慢地说道。

    “可是,今天那个女人找到了我,告诉了我这一切,其实,我不希望她告诉我这一切,我宁愿不知道,那样,我起码心是坚定的。可现在呢,叶凌天,你告诉我,我是说你背叛了我还是说你没有背叛我?”李雨欣问着叶凌天。

    叶凌天沉默着,或许真如李雨欣所说的这样,叶凌天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到底是算背叛还是不是背叛?到底是出轨了还是没出轨?他做了出轨的事实,但是却不是他自愿的,他是被下药的,他的心并没有出轨。

    “我是该原谅你还是不原谅你呢?”李雨欣又问道。

    叶凌天还是沉默。

    “我是该离婚还是不离婚?”李雨欣再次问着。

    “不离婚,雨欣,你说的这些都没错,其实不仅仅是你,我自己这些天也一直都在想这些问题,我也在找自己身上的问题,那天我跟你说了之后,你说不想见到我,我住在了酒店,当天晚上半夜,我一个人坐在路边的烧烤店喝酒吃烧烤,我就自己想着,为什么事情会发生到这样。我自己认真地想着这个问题,最后我自己也想明白了,这一切看起来我是无辜的,看起来是偶然,其实,其实都是必然的。我也知道自己错在哪了,我自己性格上的缺陷我心里非常的明白。雨欣,请你再给我一次改错的机会,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了,你知道,我爱着你,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人,只有你,我今生再没有爱过别的女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只要可以,我愿意为了你做任何的事,包括生命。我不想离婚,不仅仅只是因为我们,更因为孩子们,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尽职尽责的父亲,但是,孩子们需要一个完整的家,这对于孩子们健康成长太重要了。给我一个机会,我保证,我今后会加倍弥补你弥补孩子们。”叶凌天认真地说着。

    李雨欣看着叶凌天,如果换成别的男人,这些话听起来指挥让人觉得恶心,因为,这些话一看就是敷衍的话。但是李雨欣知道,叶凌天不是,他要么就什么都不说,一旦说了,就是说明这是他深思熟虑认真决定过后说的话,他是那种一口吐沫一个钉性格的人。

    “离婚,谁想离婚呢?我今年四十多岁了,这个年纪的女人谁想离婚?我现在儿女双全,有着丈夫,有着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一旦离婚,生活就会变成另外一个残破不堪的样子,如果有的选择,谁会选择离婚?谁想离婚?叶凌天,我问你,我不离婚我该怎么办?我跟你不离婚,那你与那个女人怎么办?你与那个女人的孩子又该怎么办?我就算对你再爱再容忍,我也不可能去容忍那个女人的存在吧?我也不可能容忍你与那个女人的孩子存在我的生活里吧?我就算再爱你,我也没办法爱到如此卑微的地步。没有哪个女人可以容忍。”李雨欣冷笑着问着。

    叶凌天沉默了,很久之后才道:“雨欣,我……我与方依依之间不存在任何的关系,我对她绝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想法,不管是以前还现在亦或者是将来。”

    “这个我知道,我也相信,不然,我也不会跟你在这里说这一切了。对,你是不会与方依依之间有任何联系,但是那个孩子呢?你要认那个孩子,你就一定要认那个孩子的妈。另外,我也无法容忍我的丈夫有一个私生子,我不希望自己成为天下人嘴里的笑柄,我也过不了我自己心里这一关。”李雨欣冷冷地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