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另类保镖:龙潜都市 > 第1653章 陪护
    “我……我……对不起,凌天,我……没想到会是这个样子,对不起,我……我……”

    “行了,被再说了,以后不要再跟我说对不起这三个字,这三个字是世界最没用的三个字,就跟放屁了一样,说了对不起有用吗?事情能够挽回吗?如果不能,那说它又有什么用?以后不要再说了。”叶凌天打断了方依依的话。

    “凌天,你现在准备怎么做?”半响之后,方依依擦了擦眼泪问着叶凌天。

    “没准备怎么做,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你好好养你的病,坐你的月子,然后,把孩子抚养长大,你做一个母亲该做的,我做一个父亲该做的,仅此而已。”叶凌天淡淡地说着。

    “你……你是要认这个孩子吗?”方依依再次问着。

    “他本身就是我儿子,哪来的认不认?不管认不认,他都是我的儿子。”叶凌天冷冷地说着,接着说道:“他就是我叶凌天的儿子,所以,我不会隐瞒他的身份,他是我的儿子,他也会登记在我的户口之下。他是我的儿子,我就要让他光明正大的,堂堂正正的,不会让他有一个见不得人的身份,这样对他不公平。”叶凌天回答的非常的坚决。

    “啊……可……可……可是这会让李雨欣知道,她会怎么想?这也会让所有人都知道,都知道你……你有一个跟我生的儿子,这……这对你的影响太大了,你可是个公众人物啊,你……”方依依惊讶着。

    “作为一个父亲,就要有做父亲的觉悟和责任感,不管做再多,我不会让孩子拥有一个永远见不得人的身份,这对一个孩子来说太残忍了。”叶凌天还是坚持着。

    “可是凌天,你真要这么做,李雨欣就知道了,到时候你们就真的……真的……”

    “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迟早都是要说的。其实,早在跟你发生关系过后的那一晚我就应该告诉她的,夫妻之间有的应该是坦诚和信任,在这一点上,我没做好,我一直瞒着他,直到今天。我已经做的大错特错了,不能再继续错下去了,隐瞒其实与欺骗又有什么区别呢。不管结果怎么样,都是要面对的,逃避永远都不是办法,逃避其实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她的不负责任。明天,明天我就会回去向她坦白这一切。”叶凌天再次点了一根烟后说着。

    “那……那她会怎么样选择?”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不管什么结果,我都愿意承担。”叶凌天淡淡地说着。

    “可是……凌天,我没有想过要跟你在一起生活,真的没有,我从未想过。”方依依说着。

    “你想多了,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即使……即使雨欣真的不愿意跟我在一起生活要跟我离婚了,我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生活。方依依,我是儿子的父亲,虽然这并非我所愿,但是事实就是事实,我就是他父亲,所以我必须尽到我一个做父亲该尽的责任,给予他我一个父亲该给予他的一切,我是他的父亲,他自然就是我的儿子,但是,这不代表着我要跟你怎么样,我跟你关系只存在于你是孩子的母亲,我是孩子的父亲,仅此而已。怎么与雨欣坦白这件事以及怎么去面对这件事处理这件事,那都是我和我的家庭的事,与你无关。”叶凌天冷冷地说着。

    “我知道了,是我想多了……想岔了。我知道,你心里一直在恨我,现在更加的恨我了,可能,这一辈子都会恨我。”方依依惨淡地笑着。

    “好了,已经很晚很晚了,你睡吧,你还很虚弱,多休息。肚子饿吗?饿的话我去给你去弄点东西来吃。”叶凌天不愿意再与方依依就这些问题说下去,看着方依依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放低了声音问道。

    方依依摇了摇头,说道:“不饿,前面喝过粥,还打了一天的点滴,不饿。你把护士叫回来,你回去休息吧,我这边很好,你也得到了答案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护士我已经让她出来,现在我上哪去找她回来?你睡觉吧,我在这坐着,明天早上再走,你有什么事叫我,早点睡吧。”叶凌天淡淡地说着,说完伸了伸手,替方依依盖了盖被子,然后就伸手把房间里的灯给关了。

    关了灯之后,叶凌天已经来到房间的窗户边,趴在窗户上,头伸出外面,在那再次点了一根烟静静地抽着烟。每当叶凌天不停地抽烟的时候,其实就是他心情极度不好或者是在认真思考问题的时候,而现在的叶凌天或许第一种第二种情况都有。

    而方依依则依旧睡在病床上,只不过没有再看天花板了,脸转向窗户这边看着趴在窗户边抽着烟的叶凌天,房间里的灯关了,漆黑一片,但是窗外的路灯和月光照耀了进来,正好从叶凌天所站的窗户处照进来,把叶凌天所处的位置照亮,在叶凌天身后留下一个拉长了的影子。方依依就这么看着叶凌天,一句话也没说,也没有去睡,就这么看着,谁也不知道她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事情。

    叶凌天坚持着自己所说的,在病房里陪护了方依依整整一个晚上,一个晚上他都没有离开过病房,更准确地说,这一个晚上他都是趴在窗户边抽着烟度过的。而方依依也几乎是一晚上没睡,在天快亮的时候,才终于是熬不住沉睡了过去,毕竟,她的身体实在是太过于虚弱了。

    在天完全亮过来了之后,叶凌天才站在那伸了伸懒腰,然后把手里已经空了的烟盒丢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面,转过身走到方依依的病床边,看了看已经睡熟了的方依依,然后走过去,轻声打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

    门口,叶凌天的几个警卫员依旧是站的笔直地守护在门口,没有叶凌天的命令,即使上是没有人能够进得去,当然,刘尚荣是个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