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穿书之女配修仙纪 > 310.终结鸿蒙天书
    “有害如何?无害又如何?你很在意他?”听古月这么问,盘古却反问了一句, 第一次没有坦诚回答她。

    这样的回应使古月感觉更加不好, 她担心的追问道:“那个陷阱是怎么样的陷阱?宗儿他现在怎么样了?我真的很担心啊!”

    “你很担心他?为何担心他?”盘古喜怒难辨的声音在这火焰空间内回荡。

    从出现来第一次被盘古以这种口气说话, 古月不由吓了一大跳, 但对徒弟但有的心情却让她忍下惊怕的心情道:“他是我的徒弟!”

    “就这样?徒弟而已,没了他, 你还可以收无数个!”盘古的声音非常冷淡。

    古月连忙摇头,接着道:“是重要的徒弟。”

    “那你以后一定还会有重要的徒弟,能灭杀鸿蒙天书的却只有他。”盘古不以为意的道。

    这话听得古月, 焦急的满头是汗:“不一样, 他是我最重要的人!”

    “以后你也一定会找到更加重要的人。”盘古的声音没有任何动摇。

    被盘古的举动逼急,又从内心深处到身体,都升不起一丝反抗这个声音念头的古月, 无话可说之下,不知怎样的心理与冲动, 让她冲口说道:“他是我立下誓约的丈夫,唯一的一个不能失去的人,所以请您回答我!”

    “丈夫吗?原来如此, 唉!真令人羡慕啊!”盘古叹息了一声后,接着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一向都是拿你没办法的,那好吧!告诉你好了, 我在混沌宝莲与造化神树的本源之内, 以鸿蒙古神纹铭刻了一个连锁自毁神阵, 只要绑定了鸿蒙天书,这个自毁神阵就会启动,到时无论你的丈夫还是鸿蒙天书,都会自行毁灭,化为本源之力浇灌盘古世界,使盘古世界成长为可比拟鸿蒙大世界的盘古大世界……”

    “竟然是这样,不行,我要立刻去阻止宗儿,千万不能跟鸿蒙天书定下契约。”古月听后慌乱非常,却根本不知道离开这火海空间的方法。

    盘古闻言默默问了一声:“这样做的话,我无数岁月的心血就会白费,现在盘古世界破碎,鸿蒙之气倒灌,它随时可以逃往鸿蒙世界,重新恢复过来,这样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闻言古月僵住了,心中不由抱怨一声,盘古大神您为何要设计盘古世界破碎、鸿蒙之气倒灌的命运啊!如果盘古不破,她还可以想别的办法解决啊!

    “盘古不破,不见鸿蒙之气的话,被盘古世界囚困已久的鸿蒙天书,是不会贸然接触他的……毕竟它被我坑的有点惨,只有见到盘古破碎,鸿蒙之气,它才会在自觉不行的话,随时可以逃往鸿蒙大世界的状况下,与你的丈夫接触,引诱他定下契约。”盘古好似听到古月的心声一般,对她回答道。

    听他这么说,古月非常不好意思,不敢再乱想,抱怨盘古大神,集中精神想了想目前的问题,困惑的问:“难道除了让宗儿跟它同归于尽,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有一个冒险的办法?”望着古月困惑、痛苦、挣扎的表情,盘古犹豫了下,深吸一口气说道。

    古月眼睛立刻一亮,期待的问:“什么办法?请您告诉我吧!”

    “我第一次感染魔性之时,曾经被我的界主以本源之火烧灼、净化之事,先前已经讲过,鸿蒙天书既然能控制魔性,那它自身也一定……”前话以说,盘古不再犹豫,简短快速的将办法说了出来,他能够停留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

    就在盘古对古月讲述另一个办法时,已经与蓝若打了七天七夜,一心想要夺得造化神树的蓝若,已经不耐烦跟于宗、太阴之主纠缠,但这两人太缠人了,尤其是获得圣神幽荧力量的于宗,与先前的实力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强大的分解、吞噬一切能力更是可怖。

    连鸿蒙之气、她的蓝若之力都可以吞噬转化为自己的力量,从而越战越勇,另一道造化神树化身一身造化神通也十分可观,两者联手,竟然战斗了这么长时间都分不出胜负,这对身为鸿蒙强者之一的蓝若来说,真是一件十分打脸的事情。

    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压低修为跟他们打这么久,难道自己还对盘古有所留恋不成,好在现在自己可以下定决心了,还不知道她从很久之前就沦为鸿蒙天书棋子,一切不合理行为都是受鸿蒙天书操控所致,会压制修为跟于宗、太阴之主他们打这么久。

    现在想要结束这场战斗也是出自鸿蒙天书控制的蓝若,冰冷的视线扫过于宗、太阴之主,一边释放蓝若世界之力,一边对他们两个道:“本宫给了你这么多时间,你们仍然不能击败本宫,让本宫都等得不耐烦了,本宫已经不想再跟你们纠缠,现在就一口气解决你们。”

    说完磅礴、无坚不摧、除了同等的世界之力无法可挡的力量,就整个笼罩住蓝若全身各处,以绝对霸道的威力碾压向于宗、太阴之主两人,另两人不停向下方的暴戾鸿蒙风暴中坠去,全无抵抗之力,连稳定身形都做不到……

    “宗儿!”就在这时,一声悲呼自火焰中传来,同一刻一道身影忽然自火焰中冲出,追向坠落的身影,却被激烈的世界之力弹开,倒飞而去,连退一大片区域才站稳,这身影正是古月,她站稳后目光绝望的看着,磅礴的世界之力继续向四周膨胀。

    不由痛悔的咬着唇,眼泪不停的自眼中划落,不由自主的呜咽道:“我怎么可以这么弱?怎么这么弱啊!连唯一的徒弟都保护不了,这算什么师傅?哪门子师傅啊!一直以来都是宗儿保护我,现在宗儿却马上要……”

    “我该怎么办?”

    “我该怎么办?”

    她好似完全没注意到一本石制书型物,诡异的出现在她的脚下,直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脑中:“救世主大人,只是哭没有用的,你该努力想办法啊!什么都不做,他们又怎么会得救呢?”

    …………

    就在这道声音传入古月脑中的同时,正被蓝若世界之力碾压,好似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于宗,竟然有余力给太阴之主传音:“我好似听到师傅的声音了。”

    “那是幻觉,这种关键时刻盘古怎么可能放她出来。”太阴之主不认同的道。

    感知着心头的慌乱惊跳,于宗却很坚定的道:“我能感觉到,那绝对是师傅的声音,不会错的,而且按照推测,我们现在已经表现的无力抵抗了,鸿蒙天书该出场引诱我们了,但它现在却没过来,会这样一定跟师傅的声音有关,不行,我要立刻解决这个女人,去上面看看。”

    “若是你的感应出错了怎么办?万一解决掉这个女人,你师傅没出来的话,鸿蒙天书那该怎么继续诱敌?这里可没有一个与蓝若同等级的强敌了。”太阴之主微一皱眉,很实际的考虑起解决蓝若之后的状况,显然他已经同意了于宗的决定。

    于宗边化为流光冲入蓝若的世界之力内,边道:“怎么会没有,不是还有你我二人吗?到时候主体争夺,拼个你死我活,只要演的够像,哪怕假戏真做,一定会糊弄过去的。”

    …………

    突如其来的声音传入脑中,古月似乎被吓了一跳,左右环视才发现脚下的石制书型物,这才露出恍然之色,拿起石制书型物,试探的问道:“可是鸿蒙天书书灵大人?”

    “嘻嘻!你还认得出我的声音啊!我以为你已经把我忘记了呢!”鸿蒙天书语气十分亲近的道。

    这亲近的语气似乎令古月产生了某种感触,强笑一声道:“才刚见过不久,怎么会忘记呢?”

    话音未落,眼泪就忍不住落下来了。

    “喂喂!你别哭啊!你可是救世主大人,身为救世主大人怎么能哭呢!”鸿蒙天书似乎被古月的眼泪吓到了,十分慌乱无措的道:“不就是一个鸿蒙强者吗?有我呢!我可是鸿蒙世界胎膜所化的鸿蒙天书,对付个小丫头,轻而易举。”

    “真的能对付的了?她太强大了,我们不可能敌得过。”古月不相信的连连摇头。

    鸿蒙书灵气呼呼的道:“你要对我有信心,那只噬魂兽就是得到我不过短短几个时辰,从一只小兽变得那么强大的,只要你与我链接,我几息时间就可以让你变得比她强大得多。”

    “可是您说过它们都是被魔性感染,走了歪门邪道的捷径。”危急时刻,古月仍不忘坚持。

    她这样的语气倒是令鸿蒙天书一缓,声音明显高兴的道:“别忘记你是不会被魔性感染的救世主啊!怎么会走歪门邪道的捷径呢!现在周围鸿蒙之气那么多,我随便转化一些就足够你用了。”

    “真的可以吗?”闻言古月不敢置信的问。

    鸿蒙天书笑了一声:“嘻嘻!还想不想救你徒弟了?”

    “当然想了!”古月本能的点点头。

    “那么跟我进来建立链接吧!”鸿蒙天书说完,散发出一道血紫色光芒,瞬间笼罩住古月,刹那间古月的身影消失了,只剩一本石制书型物敞开着,淡淡的光芒涌动间,古月的身影在书页中轻轻移动着……

    而就在古月身影消失的瞬间,袍服上沾满冰蓝色鲜血的于宗、太阴之主瞬移过来,看着光晕涌动的石制书型物书页中的画面,脸色同时冰冷下来,已经运起最高修为准备,随时可以击出……

    他们下方不知多深远的地方,冰蓝能量全部瓦解,融入鸿蒙之气中,一具蓝发尸体被鸿蒙之气的暴戾风暴撕扯着,转眼四分五裂、不见踪影……

    …………

    古月被鸿蒙天书如此急切的摄入书中世界后,等待已经的鸿蒙天书再次化为于宗的模样,对着古月递出石色指环,含笑道:“这次可以带上了?”

    “嗯!当然了。”虽然说着这样的话,古月却再伸手拿起石色指环时,迅速伸手抓住假于宗,真鸿蒙天书书灵的手,整个人化为金橘色火焰,将它彻底缠绕住,不顾一切的燃烧起来:“以我纯净神圣之火,净化汝之魔性罪孽,鸿蒙天书、你给我消失吧!”

    金橘色火焰不知燃烧多久,直到自火焰中飞出五道颜色不一的光点,围绕着火焰上下飞舞,最后又一同冲入火焰之中……

    …………

    “终于结束了,师傅!您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您怎么可以做那么危险的事呢?”看着石制书型物全部碎裂,古月的身影出现在眼前,于宗立刻紧握古月的手,气恼道。

    “难道你让我看着你跟它同归于尽吗?这个我可做不到,好啦!我也平安无事,你就不要再担心了,不过……” 古月回握住于宗,认真说道:“唉!这一场浩劫造成了太多人的牺牲,鸿蒙天书虽然灭杀了,但为了诛灭它一个,死去了太多存在,连这方世界都破碎了!”

    “呵……师傅不用难过,盘古世界可是活着的世界,只要我们以真诚的心,对盘古的天道传达着心愿的话,它一定会有所回应的。”自己可不想落得前世那么悲催,怎么哄都无法哄得师傅欢心,就因为师傅对太高级的存在只有仰慕,尊敬。

    很难产生爱恋心情,为此绝不能让师傅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看来还要继续忽悠啊!直到师傅离不开自己那一天,于宗很有心机的想出这些答案,并以此采取实际行动,继续不着痕迹的忽悠着古月,让古月把他当成普通的盘古世界强者。

    刚刚经历一场浩劫,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的古月,竟然连混沌宝莲化形盘古,于宗本为混沌宝莲、造化神树本源形成,所以于宗等于盘古这么直白的道理都想不明白了,反而在听了宝贝徒弟的话后,期待的望着徒弟道:“真的吗?”

    “我们可以试一试!师傅,以真诚的心把您的心情传达给盘古天道吧!”于宗握紧古月的手,神色异常温柔地道。

    “嗯!”古月闭上眼睛点头后,诚心把自己的盼望传达出去:“首先要把盘古世界修复了!”

    “好!修复盘古世界,理清鸿蒙紫气!”于宗握紧她的手也道。

    她与于宗的话音刚落,不停涌入鸿蒙之气的盘古世界界膜忽然再生衍生出新的界膜,将蓝若破坏的缺口完整的补充上,将所有鸿蒙之气阻隔在界膜之外,而界膜之内的鸿蒙之气则分别涌向于宗、古月两人体内,被他们全部吸收了,在令狐烟等人震惊的目光下,可怕风暴自盘古世界消失了。

    闭目而立的古月感知到这一切,心情无比激动,盘古天道果然回应自己了,这是天道对她和徒弟灭杀鸿蒙天书,挽救盘古世界的奖励吗?如果是这样就好了,她猜测到这一点后接着的说道:“然后因这场浩劫毁坏的世界全部修复。”

    “然后链接凝聚在一起,重新恢复成无边无际的盘古大陆模样,第一盘古世界的生命星球尽数演化为诸天星辰,悬挂于盘古大陆之上,日升月落,方为阴阳之道。”于宗接着古月的话说道。

    两人话音停下,立刻又有无数界石、域石等自四面八方飞来,汇聚凝结在一起后,向下方三万三千尺处落去,又有无数界面、陆地等自四面八方飞来,以那些界石、域石凝聚而成的玉碑为中心,衍生出无边无际的大陆。

    而这片盘古大陆凝聚成形,花草树木、灵草灵花等重换新生后,一轮日月同时飞来,各有方位,又有无数星辰远道而来,密密麻麻、布满盘古大陆的上空,其中一颗蔚蓝色的,在众星光辉下,宛如漂亮的蓝宝石,令人迷醉……

    见盘古天道果然回应了他们的心意,古月不由想起那些死于异种、死于浩劫、为了阴阳圣神献祭的人们,试着开口道:“让那些无辜死去的仙人们、为这场浩劫牺牲奉献的人们、令狐桂、令狐玥、娲皇后裔等回到她们活着的时间吧!”

    “还有无辜死于蓝若攻击、鸿蒙之气冲刷的仙人们,为了唤醒你,自愿燃烧自身,由你亲身创造的造物们,也都回归吧!”于宗紧接着古月的话说道,当他声音落下后,同属于造化之光的金色光芒向四周散去,同时死去的人们一个个出现在他们陨落的位置,震惊不已。

    “我还活着!”

    “不是被一种怪病感染了吗?”

    “噬魂兽的攻击怎么样了?”

    “神界还有多少区域没有沦陷?”

    “我们仙界也是!”

    “现在究竟是怎么样了?”

    “这里是哪?”

    “盘古在上,一切都结束了吗?”

    “看来我等的付出没有白费,盘古的慈悲再次赐予我等!”

    “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喂!我不是死了吗?”

    “真是不可思议啊!”

    “玄郎!你还活着,我又能见到你了!”

    “嗯!以后我们还有很长的岁月一起走,阿玥。”

    …………

    复活过来的北寒仙帝、申屠仙帝、东皇仙帝等众仙人、娲皇后裔一族们、万族血脉们、神龟等,纷纷震撼的表达着自己激动的心情,神仙两界,被噬魂兽吞噬,死而复生的存在们看着天变地异的环境,周围熟悉又陌生的人们,震撼的四处感知着。

    令狐玥、武玄仙帝双手紧握,并肩站在一起,神龟再次缩小体积,摇头晃脑的不见踪影,令狐桂感受着失去地狐血脉之力,比普通人族强很多的身体,望着上空露出一个贱兮兮的笑容,转身向盘古大陆落去……

    除了这些激动的人们外,再次出现的时莹、时绿、时银、小火焰等开心的飞向古月于宗所在:“主人!想我了没!”

    “主人!宝宝好委屈,娇弱的身体酸死啦!要抱抱才能好。”

    “您想去哪?我送您,主人!”

    (~ ̄▽ ̄)~

    …………

    太阴之主望着被自家造物缠着不放的身影,对身旁虚幻到快要消失的身影问道:“你为何会改变计划?让她冒险?让我们活下来?”

    “大概……即使被爱着的那个,哪怕只是我的转生体,我也想要一直被她爱着吧!”虚幻的身影说完这句话就彻底消失了,宛如根本不曾存在过一般。

    太阴之主平静的目光中,闪过一道灼热的流光,认真看了古月一眼,随即回归到于宗识海之内。

    …………

    总算把自己造物安抚下来的古月,望着含笑宠溺看着自己的徒弟,想起一些过去的记忆,粉颊一烧,侧过身去嗔了一声:“看什么看?你现在的视线很奇怪啊!”

    “不奇怪啊!这样的眼神看自己的妻子正好。”于宗挑眉道,一脸诧异的表情,仿佛再说这很正常,是她在大惊小怪。

    气的古月闷哼一声,羞恼的瞪着他问:“我什么时候成你的妻子啦?”

    “不久前啊!咱们可是对盘古立过誓约的夫妻,天道见证,您想否认都否认不了。”于宗得意的道。

    “哼!”

    “月娘!”

    “哼!哼!”

    “月娘!”

    “……”

    “好吧!师傅,您真生气了?”

    “才没有呢!我在想接下来干什么去?宗儿!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我无所谓啊!师傅去哪,我就去哪!只要师傅在,哪里都可以!”

    “那我们去冥界看看吧!我这里还有一扇能够自由进出冥界的门,不去看看太可惜了!”

    “好啊!”

    “宗儿!”

    “嗯!师傅!”

    “我想跟你一起追寻仙道的尽头!”

    “嗯!我也想跟您一起!”

    “我想跟你一起踏上永远的旅途!”

    “好啊!我可是求之不得呢!”

    “哼!笨蛋徒弟。”

    …………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