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大隐 > 第二章 院主议事
     自从接到统领令牌,玄武院上上下下开始忙碌起来。就连巡逻的护卫也是白天黑夜分两班人马。

     离议事的日子还剩三日,又轮到安大防和佟博巡夜了,安大防迫不及待的催促着:“翔云,你准备好了没,这两天可要打起精神啊。”

     佟博笑骂道:“平常也没看你这么积极;最近这是怎么了,真当巡夜是建功立业的差事?”

     “你还别说,只要议事成功进行,没准院主一开心,真就提拔我去建功立业呢。”安大防信心满满的说道。

     佟博从桌上拿起安大防的佩刀,一把塞到了他的手中:“我的安大人,等你建功立业的时候,千万别忘了和你一起出生入死的翔云兄弟。”

     安大防笑嘻嘻的回道:“一定,到时候我会向院主举荐你。”

     “那倒不必,我倒是觉得当个巡夜护卫挺好。只要你不忘记我们的兄弟情分就好了。”佟博正色道。

     “翔云,兄弟可是一辈子的事情,我怎会忘记。你怎么了,突然这么严肃干嘛?”安大防失笑道。

     “没什么,今晚我们进行区域换防吧。”佟博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赶紧岔开了话题。

     “换防?你是想去我平时巡夜的那边吗?”安大防有些不解的问道。

     “最近是非常时期,我想熟悉一下以前没去过的区域。”佟博解释道。

     “好吧,辰时我们老地方汇合。”安大防点了点头。

     夜幕很快降临,天上的点点繁星闪闪发光,煞是好看。可佟博却无心欣赏这些美景,他双手端着托盘,来到了福伯的房门口,朗声道:“福伯在吗?卑职佟博求见。”

     “是佟护卫啊,门没锁,请进吧。”屋内传来福伯的声音。

     佟博推门而入,映入眼前的环境让他稍显惊讶。福伯的住处是一个大单间,除了睡觉的炕,只有一张小圆桌和一张太师椅,可以说是非常的简朴,屋内的陈设甚至不如普通的护卫卧室。

     “佟护卫这么晚前来,是有什么事吗?”佟博耳边响起了福伯苍老的声音。

     “卑职巡夜看见您老的房间还亮着灯,特来给您送点宵夜。”说着,佟博把托盘放在了圆桌上。

     “哦?”福伯看了看托盘:“羊排,奶茶?这都是老朽爱吃的,佟护卫真是有心了。”

     “您老喜欢就好。”佟博作揖道。

     福伯拿起一块羊排咬了一口赞道:“还是这羊排咬起来有滋味,在配上这雪白的奶茶,当真是无上的享受。佟护卫,你今天来,不光光是为了送这羊排,奶茶给老朽吧,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您老明鉴,卑职确是有事禀报。”佟博顿了顿,继续道:“前天清晨,卑职在巡夜即将结束之时,发现玄武阁附近有人影闪动。可当卑职赶到查看之际,人却不见了。”

     “接着,卑职又查看了玄武阁的门锁,并无被动过手脚的痕迹。所以,卑职大胆推测,这个人的目标不是玄武阁,而是杜院主所在的玄武堂,并且这个人是院内人。”佟博分析道。

     “然后呢?”福伯喝了一口奶茶,看上去饶有兴趣的问道。

     “卑职原先也想不明白,这个人为何要偷偷潜入玄武堂?直到接到了统领令,得知这次的院主议事在我们玄武院进行,才算彻底想明白了。”

     “想明白了什么?”福伯眼中闪过了阵阵寒光。

     佟博却像什么也没看见似的,继续侃侃而谈:“卑职打听过了,历来不在正堂议事,而在分院议事,这个院当然会发生大事。而且不是大喜,就是大悲。杜院主为人豪爽直率,容易遭人嫉恨,所以卑职推测这次便是院主的大劫难。”

     福伯大笑起来,看起来好像笑的很开心:“佟护卫,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你的话说出去又有谁会信?”

     佟博淡淡一笑:“若在下就是那个人影,一定会放些不利于杜院主的物件在玄武堂,留作议事时当众揭穿。这样,院主就是跳进黄河也别想洗清嫌疑了。对了,您老那么喜欢吃羊排、喝奶茶,一定是北人吧?让卑职猜猜您老是北燕人呢,还是北魏人呢?”

     “放肆,你一个小小的巡夜护卫居然敢私下探究老朽。”福伯一扫刚才老态龙钟的模样,右掌轻轻一划,只见空中闪出一道黄色的光芒,袭向佟博。

     佟博右脚微抬,身体向后急仰,在刻不容缓之间避开了这一掌,可面部却被掌风扫得隐隐生疼:“疾风雷电掌,果然名不虚传。”

     福伯更不答话,甩手两根飞针,打向佟博印堂和膻中穴。佟博以右掌撑地,凌空一个身,同时左手却以肉眼难以分辨的手法,反手打出数颗飞蝗石,只听得“叮叮”两声飞针被打落在地。

     同时福伯“哎呦”一声,跪倒在地。佟博一个闪身上前扣住了福伯的虎口,笑道:“还请您老稍安勿躁,听卑职把话说完。”

     “哼,佟护卫打暗器的手法还真是高明,在击落我飞针的同时,居然还能打出一颗飞蝗石击中老朽的膝盖。既然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福伯一副闭目待死的模样。

     佟博却一把扶起来福伯,拍了拍福伯衣服上的灰尘:“看来您老是误会了,卑职只需您老带我去玄武堂查探一番,以印证卑职的想法。如何?不算太为难您老吧。”

     福伯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佟博:“就这么简单?你不会?”

     “当然不会,卑职只想报答院主的救命之恩而已,其他的一切与卑职无关。”佟博截口道。

     福伯咬了咬牙说道:“好,老朽便冒险帮你这次。不过,老朽还是要劝你一句,最好别趟这浑水。”

     佟博满不在乎的笑道:“此事卑职自有主张,就不劳您老费心了。”

     当好事来临的时候,你会感觉时间是过的很快的。当然坏事来临的时候,时间同样过的很快,只不过这点往往会被人忽略。

     院主议事的日子终于到来,玄武堂上下张灯结彩,堂内前厅也被大大的修缮了一番,给人焕然一新的感觉。院主杜寒山穿一件红黑相间的院主,整个人都显得容光焕发,一早就带着周平羽和吴寂风招呼已来的院主和宾客。

     “司统领到。”门外的迎客护卫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杜寒山正和几位院主聊着天,一听统领到来,自然是不敢怠慢,急忙走上前去,作了一辑:“卑职杜寒山,恭迎统领大驾。”

     “寒山啊,今天你的气色看上去很不错啊。”司仲威拍了拍杜寒山的肩膀。

     “那都是托统领的福,统领快请上座。”杜寒山恭敬的说道。

     “好好。”司仲威径直走进玄武厅,在主位上落了坐。

     大家看统领来了都安静了下来,几位院主也在各自的座位上落了坐。

     玄武堂内,四院护卫分站四列,由左至右分别从朱雀院护卫排至玄武院护卫,整齐有序,神情肃穆。

     司仲威见如今的京卫府有如此规模,也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摸着自己的长须中气十足的说道:“仲威承蒙各位的鼎力相助,这几年我京卫府是越发的壮大。但也希望各位不要以此为满足,还要更加努力的为圣上分忧。”

    “愿在统领的英明指挥下,为圣上尽忠。”大厅爆发出雷鸣般的叫喊声。

     赵元昌不失时机的贴了上去,问道:“统领,院主议事是否可以开始?”

     “嗯,开始吧。”司仲威点点头。

     赵元昌清了清嗓子,拿出了一本账簿,朗声道:“我先公布一下今年在各院任务的完成情况。朱雀院,共接任务一百件,完成八十三件,失败十七件。青龙院,共接任务八十五件,完成六十二件,失败二十三。白虎院,共接任务八十件,完成六十件,失败二十件。最后,玄武院,共接任务一百二十件,完成一百一十二件,失败八件。是今年完成任务最好的跨院。”

     宣读完毕,赵元昌合起了账簿退到了一旁看了看司仲威。

     “刚才赵管事宣读的想必诸位院主已经听见了。知道本座为什么要把今年的院主议事放在玄武院吗?就是因为玄武院在杜寒山的带领下从四院之末升至四院之首,如此功绩,本座需当众以彰此功。其余各位院主也要效法寒山,以图来年。”司仲威威严的说道。

     “属下谨遵统领训诲。”大家异口同声喊道。

     护卫群中,安大防小声的对着佟博窃窃私语:“翔云,我没说错吧。如今我院声势浩大,我也可以跟着沾沾光呢。说不定,以后我真的可以不在巡夜了。”

     佟博看了看安大防没有说话,心中暗叹:“这只怕是暴风雨的前奏。如果真能就在这一刻结束这议事,那可真要感天谢地了。”

     佟博正在思绪中,安大防突然拉了拉佟博的衣服:“翔云快看,快看。”

     佟博抬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一身银白色绸衫和她如水般的肌肤交相辉映;乌黑的秀发用一根白色的丝带高高束起,尽显英气;清秀的面庞没有一丝笑容,冷若冰霜的气质让人看了望而却步,阵阵寒意。

     司仲威眼带笑意的看着少女,言语中充满慈爱:“诸位,这是本座的儿女司若水。即日起加入京卫府,以后还请诸位院主多多关照小女。”

     司若水敛衽一礼:“若水见过各位院主。”

     “我朱雀院是这府内第一院,若水妹妹理当来我院中。”一个白面书生似的公子轻轻的抚摸着手中的折扇,右手的小指上带着一个黑色的指套尤为明显。

     “徐院主此言差矣,现在府内的第一院可是杜院主所在的玄武院,你怎么好意思往自己脸上贴金。在说,司姑娘要来也应该来我青龙院。”一个看上去瘦骨嶙峋的老者为阴恻恻的笑道。

     “商无为,你又跟我过不去?你若不服,咱俩就在统领面前比划比划如何?”徐书剑喝道。

     “正和我意,徐书剑,你划出道来吧。”商无为不甘示弱道。

     “都住口,今天是院主议事的大好日子,打打杀杀的成何体统。”司仲威中气十足的怒喝道,把两大院主的声音全部压了下去。

     “卑职不敢。”徐书剑和商无为顿时没了刚才的气势。

     “无言,你的意思如何。”司仲威转过身来,用眼睛看了看白虎院主叶无言。

     刚才阴沉不语的叶无言,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统领,各位院主。以在下愚见,司姑娘最应该入的是玄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