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月姐黄 > 第76章 上门问责
    一股股凶猛的呕吐意味涌上,薛正平发出欲呕的声音。

    司机嘎吱就踩了刹车:“您积德行善,可别吐我车上,刚洗过的车。”

    柳苗苗明白薛正平正受到黄彩虹怀孕的冲击,顾不得驳斥司机,当即下车扶薛正平出来透气。

    “晦气!”司机左右想了想,觉得还是自认倒霉,一走了之算了。

    车流来往的路上,薛正平昂着头,大口呼吸,依旧透不过气的样子。

    柳苗苗焦急地帮他垂着背,地上,已有一片呕吐物,还能清晰辨识出番茄和鸡蛋的样子。

    “你没事吧?”

    薛正平苦笑一下,接过柳苗苗递过来的湿巾纸。擦完嘴巴,他抬起手,转动着手,仔细看,边看边低声问:“我是不是,已经做了刽子手?”

    “你说什么呢!”柳苗苗阻止他。

    “这双手……是逼死自己儿子的手……是不是已经沾上了看不见也洗不掉的血?”

    “我不许你瞎说!正平,我害怕!”柳苗苗呜呜哭泣起来。

    薛正平拿手轻轻抚柳苗苗的秀发,本意是安慰她。阳光从头发上折射入眼,棕色头发上泛起一阵红色,吓得薛正平瞳孔猛缩,赶紧撤开手。

    他盯着自己的手掌看,因为眼里雾气潮湿,心里内疚发作,越看越觉得手上有可疑的血色。

    实在受不了,他手揪住自己的头发:“苗苗,我心里乱得厉害,我下午不去律所了。你一个人去吧。”

    “不,我要跟你在一起。你这样,我怎么放得下心。”

    “别闹,我需要一个人静静。”

    “呜呜呜。”柳苗苗拿手背抹起眼睛来,她真的哭了,并非惺惺作态。她动了跟薛正平长久发展的心思,可是,如果她的介入,是建立在逼得他前妻堕胎的基础上,她还能得到自己的幸福吗?

    “不知者不怪!我们事前并不知道。虽说她打电话告诉了你,可这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能简简单单打个电话就算结束的?怎么也应该拿出证据来,或者跟你面谈,这样才郑重其事像真的嘛。”

    薛正平默默听着,已经无力辩解。

    他那时一定中了邪,米青虫上脑,坚定不移地暗示自己黄彩虹在说谎。

    懊悔着懊悔着,薛正平生起气了:堕胎那么大的事,她说去做就去做了吗?竟然不跟他商量?谁赋予她的那个权利!他是孩子爹呢!

    生气使他变得精神。

    他拍拍苗苗的肩膀:“不说了。你走吧。我回去。”

    “正~平~”

    一波三折的呼唤声,也没有能阻止薛正平扭头踏步走。

    出租车没有开出去太远,他步行也能到家。他要去质问黄彩虹去!

    大步流星奔回小区,气势汹汹奔楼上,恶狠狠打开房门,一声怒吼由胸腔呼啸而出:“小黄!”

    回答他的,是寂静无声。

    薛正平愣怔三秒,才猛然意识到,小黄约有二十几天,没有住在这套房子里了。他刚才一定是气昏了头,以为回家,开门,就能见小黄。

    薛正平两手抱住脑袋,企图让脑袋里纷杂的声音安静下来。

    抱了一会儿,他理出头绪,黄彩虹确凿回小区了,这是他亲眼所见。她应该是去陈丽娟家里了。

    薛正平将房门一关,走路带风,去陈丽娟家向黄彩虹讨说法!

    --

    话说黄彩虹摇摇晃晃到了陈丽娟家的门口,没有敲门,而是拿出手机给陈丽娟打电话:“娟,我就在门外。”

    陈丽娟连忙到门口开门,见了脸色黄中带白、白中见灰的黄彩虹,一把把她紧紧搂住,千言万语,一句也没有必要说了。

    离陈丽娟产后已经26天,她恢复得相当好,除了虚胖一些,自感体能已经跟产前差不多。

    她将黄彩虹拉进家门,一眼就看到她走路姿势不对:“我公公婆婆在他们房间里带杨桃,你到我卧室里来。”

    陈丽娟轻手轻脚将房门关上,蹲下给黄彩虹脱鞋、换鞋,黄彩虹很不自在,但也没有多余力气谦让了。

    一进陈丽娟卧室,黄彩虹缓缓倒在床上,就再也起不来。

    “彩虹,”陈丽娟将黄彩虹搭在床下的两条腿抱到床上,给她盖上被子,丝毫没有嫌弃她还穿着裤子,“你老老实实告诉我,你是被人欺负了吗?”

    黄彩虹缓缓摇摇头。

    “你不要想着遮丑、也不要想着包庇,你实实在在告诉我,我替你作主,任他是谁,我们让他赔个倾家荡产!”

    她明白陈丽娟是在疑心她遭到了强,暴。她伸手抓住身旁的陈丽娟,咧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声音虚弱道:“我刚做了人流。”

    “什么!”

    陈丽娟惊呼一声,不敢置信地看着黄彩虹。

    作为闺蜜,她太懂黄彩虹想要自己孩子的心了。彩虹想啊盼啊,列表啊量体温啊,没想到,上天这么残忍,竟然在这种时候让孩子到来,转瞬又迎来这样的结局。

    “彩虹!”陈丽娟的眼泪,唰就流了出来。她紧紧地捂住嘴,蹲跪在黄彩虹床前。强烈的自责,促使她要说出曾偷删过黄彩虹短信和来电的龌龊往事。

    黄彩虹摇摇头:“我什么都不想听了,也什么都不想说了,我只想,借你的地方,好好睡一觉。我,太累了。”

    “你睡!我守着你!你放心睡!”

    几乎是陈丽娟话音刚落,黄彩虹就闭眼睡去。她睡得那么香,那么沉,以至于身体纹丝不动。

    陈丽娟搬了个圆凳子,如她所说,坐在了酣睡的黄彩虹身边,守着她。

    她看着这个近一个月多灾多难的姐妹,心里感慨异常。为什么有的女人,要遭受这样的波折与磨难?为什么那些跟她们结婚的男子,要始乱终弃?

    时间在安静中流逝,不知过了多久,可能三五分钟,也可能三五十分钟,门外响起相当激烈的敲门声。

    陈丽娟猛地坐起,怕敲门声惊醒彩虹。

    她蹑手蹑脚往门口靠,才打开卧室门,就见婆婆一脸怨气去开门。想必婆婆也很怕敲门声吵醒小杨桃吧。

    她都走出卧室半步了,听见开门后的婆婆惊诧反问:“你是……小黄她丈夫?”

    等等!

    彩虹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