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348、药品生意值得去做
    (感谢盟主静则思过920的万币打赏)

    说道这里,姚秉一挥手道:“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把那么多花篮拿出来,当然是想要给她钱!我有的是钱给她。你做不到的事情,我能做到!你摆不平的事,我能摆平!”

    “所以你又有什么理由和脸面留在她身边!说什么爱她,没钱没势,你有资格爱吗?还是趁早滚蛋吧!”

    姚秉言语中是不加修饰的讽刺和蔑视,他是真没有将陈平当回事,想他这种小角色,只要自己发个话,随时能让他消失在金陵城,永远都不会出现。

    “是,我以前是做了错事,但那些错事也是有原因的,是误会!但再误会再错事,都没有办法改变小真是我爱人的事实。”

    “真爱不是用钱来衡量的,我也一定会努力让小真过上好日子,不需要你这种人来指责。”

    从决定不再选择妥协和弱懦后,陈平整个人就像是一把锋芒毕露的宝剑,充分展露着光芒。

    “你找死!”

    姚秉眼睛一瞪,杀意凛然,身后一帮手下也是蠢蠢欲动。

    “我告诉你,陈平和崔真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不管你想要做什么,今天我是必须要带走他们。”

    “你若是再强行阻拦,别怪我不客气了!”楚牧峰眼瞅着形势变得如此僵硬,站出身来喝道。

    越是杂乱越要当断则断。

    不能做到快刀斩乱麻,就会让事情越来越麻烦。

    “不客气?难道你还要抓我不成?”

    姚秉指着自己的鼻子,眨了眨眼,带着满满的讥诮说道:“我知道你叫楚牧峰,也清楚你的来历和底细。”

    “但你是不是搞错了一点,这里是金陵,不是北平。甚至就算是在北平,你又能奈我何?哼,你以为你是谁,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

    楚牧峰眼神没有丝毫怯弱的意思,冷漠地回应道:“姚秉,这事你要是愿意就此作罢,那算陈皮欠你一个人情。”

    “你要是非要纠缠不清的话,那咱们就好好计较计较,信不信就算你身后的紫棠公司也保不住你,还会被你拖下水!”

    “不错,!”

    梁栋才走出一步,和楚牧峰并肩而立,指着对方毫不客气地喝道:“姚秉,别给脸不要脸,识相的就赶紧滚出去,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嘿嘿!”

    姚秉的目光从楚牧峰和梁栋才的身上不断扫视,在阵阵阴笑中,神情陡然间变得阴狠起来。

    “梁栋才,楚牧峰,怎么着,想以势压人?你们这样做分明是坏了规矩,不怕我宣扬出去,让你们无法立足!”

    “以势压人?坏了规矩?”

    楚牧峰双手后负,语气不容置疑地说道:“你说的规矩,是指选花魁吧,要是这个的话,你竖起耳朵给我听清楚了,我宣布这种规矩从今天开始作废了!”

    “作废?凭什么?”姚秉恶狠狠地瞪视。

    “凭什么,就凭我是一名警员!”

    楚牧峰扬手指着一楼那些醉生梦死的客人,指着在一楼二楼宛如蝴蝶般走动的女人,愤然说道。

    “如今的国家到底是什么样,他们不清楚,你能不清楚?你要是不清楚的话,现在看看他们的模样也能清楚!”

    “东北三省沦陷,被岛国占据建成伪满洲国,国仇家恨的声音犹然在耳边回旋,而这里,作为帝都,却整天这样胭脂粉气,简直就是一场闹剧!”

    “在我眼中的拙劣不堪,却是你心中捍卫的规矩,我想要问问你,你这是将国家的前途视如儿戏不成?”

    “我身为警备厅一员,自然要为国家尽责,向领袖尽忠,所以只要看到不平事,就会来管一管。所以今日这事,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姚秉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这个楚牧峰真是伶牙俐齿,居然跟我来这一套,上来就扣下来这么大的一顶帽子。

    要是我继续闹下去的话,便是在挑衅警员体系的威严,在动摇国家的基石,在和领袖对着来了。

    楚牧峰,你够阴的,一刀见血,见血封喉。

    姚秉是有很多后招没有施展出来,但被楚牧峰扣上这样的帽子后,他知道那些后招都不能再拿出来,最起码现在是不能拿。

    只要敢拿,便是在印证楚牧峰的话语,而这个风波要是传到上面,即便是那位大人物出面,都不可能压制下来这个大不敬的罪名。

    搞不好紫棠公司都得跟着背锅。

    况且还有个梁栋才盯着呢。

    真要两败俱伤吗?

    紫棠公司的确是有钱有势,但要是说真和梁家对着来,也未必能捞到便宜。

    所以姚秉现在只有避其锋芒,退让一步。

    不退就要开战,而这样的开战自己首先就理亏三分,因为已经被楚牧峰这个混蛋从一个争风吃醋的风月之事上升到了国家兴亡的大义。

    “行,你们给我记着,咱们走着瞧!”

    脑海里飞快地思索片刻,姚秉果然撂下狠话,然后转身离开雅间。

    啊,就这样走了吗?

    傻眼的是方直,他原本想的是让姚秉和楚牧峰这边狠狠的干一架,最好是能够见血,那样他这里就会变得更加出名。

    可现在谁想结果竟然是这样的温和,三言两语之后姚秉居然退缩了,这也太不像他的做事风格,就这么怕楚牧峰怕梁栋才吗?

    “方老板,这钱是替崔真还你的,你们的协议给我,你们算是两清了!”

    楚牧峰是个讲究人,况且也不差钱,所以从包里掏出一沓子美金丢了过去,淡然说道。

    “楚处长,这钱就不用了,协议我给您拿来!”

    方直不是个傻子,看到楚牧峰居然能力压姚秉一头,哪里还不知道轻重,自然是要赶紧示好。

    花个二千大洋能交好这位年轻俊杰和梁家少爷,算算也是值得的。

    “叫你拿着就拿着,真当我们是不讲规矩的人吗?”梁栋才在旁边没好气地说道。

    哼,这会知道卖人情了,早干嘛去的!

    “是是是!请二位稍等,我这就去拿。”方直赶紧屁颠屁颠跑了出去。

    “牧峰,这次真的谢谢你!”

    从悬崖边缘走回来的崔真,满脸感激地说道。

    “没事,大家同学一场,能帮我是肯定要帮的。”楚牧峰淡然挥挥手。

    “牧峰,你放心,这笔钱我肯定会连本带利还给你的。”陈平一直悬着的心悄然落地,紧紧拉着对方的手承诺道。

    今天多亏有楚牧峰在,如果没有他的话,陈平是绝对没办法摆平,即便他再怎么闹腾,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根本无法改变任何事!

    也就是在这时候,陈平心底涌现出一种迫切想要变强的信念。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现实。

    你若强,所有人都会膜拜。

    你若弱,谁会将你当回事。

    方直很快就将合同拿过来,当着两人的面,楚牧峰直接将合同给烧了,然后笑吟吟地说道:“陈平,崔真,咱们换个地方聊聊?”

    “好!”

    这个地方是崔真的伤心地,是陈平的噩梦地,两人都不想要留下,起身就跟着楚牧峰离开。

    随着他们的消失,这里很快就掀起一股热议。

    “你们说楚牧峰怎么会这么强势,竟然能让咱们紫棠公司的姚三公子服软。”

    “你傻啊,哪里只有楚牧峰,没看梁家公子在吗?”

    “我现在就想知道,小凤仙会不会就跟着那个穷小子?”

    ……

    梁栋才知道楚牧峰和陈平两口子有的是话要说,便告辞离开。

    他今晚也有事情要做,毕竟和董禄山那边还没有打照面,既然楚牧峰提了房子的事儿,他自然是要办妥当了。

    秦淮河畔。

    楚牧峰他们随便找了一家茶楼走了进去,在雅室中点了一壶碧螺春后,目光扫过两人问道。

    “陈平,崔真,我看那个姚秉对你们的情况很清楚,所以要是说方便的话,你们能给我说说毕业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当然可以!”

    陈平攥紧了崔真的手,没有任何迟疑地说道:“牧峰,你不问我也准备说的,我要说给你知道,也要说给小真知道。”

    “我要让你们都知道,这半年来,我是怎么过的,小真,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你,想你想的都快疯掉了。

    让你讲经历就将经历,秀什么恩爱嘛!

    “你来说吧!”崔真的情绪也已经平复,点了点头。

    “那我就说了!”

    陈平深吸一口气,开始慢慢的讲起来,随着他的讲述,楚牧峰也逐渐明白了毕业后,为什么陈平和崔真就像是失踪般,销声匿迹掉。

    原来他们两人经历了如此惨事。

    “毕业后的我们被分配到了华亭警备厅,然后我们也就成家了,日子过得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算不错。”

    “这一切都在半年前发生变化。”

    “半年前我的岳父大人突患重病,那时候想要治好他的话,得需要做手术,还要长时间服用西药。”

    “这需要的金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当时我们为了给岳父治病,花光了所有积蓄不说,还把亲戚朋友能借的全都借光了。”

    “可即便是这样,钱都不够。”

    “后来实在是没辙,我就去借了高利贷。但也就是从借贷的那时候起,我们的日子便算是完了。我和小真都没想到,放高利贷的竟然会那么丧心病狂,利滚利,根本就成了个无底洞。”

    “我们的工作丢掉了,房子被霸占,就连岳父都因为他们的恐吓威胁而意外走了。”

    说到这里,陈平的眼中闪烁着的除却悲伤外还有愤怒,一种不想要再压抑的愤怒,一种他想要将所有黑暗邪恶都给燃烧殆尽的愤怒。

    “那小真为什么会沦落到这里来?”楚牧峰跟着问道。

    “她不是心甘情愿的沦落过来的,而是被放高利贷卖过来的!为此我找到那帮家伙头目,将他打残了,也知道了小真被卖到了金陵城。”

    “我也是最近刚打听到的小真的所在,至于她为什么会答应花魁选比,我也知道原因。”

    陈平苦笑一声说道:“都是因为小真的弟弟崔鑫,崔鑫已经查出来,患的是和我岳父一样的病情,那种病是遗传病。”

    “她只有这样才能赚到钱,只有赚到钱才能够给崔鑫看病。小真,我都知道了,我也见到了小鑫,这些都是他告诉我的。”

    崔真听到崔鑫名字的瞬间,眼泪哗啦着掉落。

    她已经失去了父亲,不能眼睁睁的瞧着亲弟弟也没有了吧。

    这就是她最大的苦衷。

    这就是这个残酷社会的悲惨现实。

    遗传病!高利贷!通缉犯!父亲死!弟染病!

    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楚牧峰虽然没有经历过陈平的这些悲惨,却也能想象到那是什么样的情形。

    单说崔真竟然被放高利贷的给卖了,便是一种最痛苦的折磨。

    这种事也是这个年代的一个悲哀。

    陈平能不依不饶,坚持到找到崔真,已经是殊为不易。

    “唉,真没想到在你们两口子身上竟然发生了这样的悲剧,但是过去的已经过去,现在的你们毕竟还要向前看。”

    “作为同学作为朋友,我不会多说什么,只是想要问问,你们两个准备今天怎么办?”楚牧峰看着对方问道。

    “怎么办?”

    陈平苦笑一声,看着崔真充满感慨地说道:“在没有找到小真之前,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到她。”

    “现在找到她之后,我暂时没了其他念想,一切都听小真的,她说什么我就做什么。”

    “我们要赚钱!”

    崔真倒不像是陈平这样,她很有主见地说道:“要赚钱还债,牧峰,你拿出来的这笔钱,我们是肯定会还你的。”

    “不但要还你的钱,还要想办法挣钱给崔鑫看病。我已经没有了父亲,不能再没有弟弟,我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对,挣钱!”陈平一拍巴掌说道。

    没有钱,他们将寸步难行。

    “挣钱吗?”

    楚牧峰嘴角斜扬,手指敲击着桌面,慢条斯理地说道:“我的那笔钱你们不用着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崔鑫的医药费。”

    “那,要是你们手头紧的话,我可以先帮你们垫上。当然,这可不是施舍,是我借给你们的。毕竟看病要紧,其余的事都好说。”

    “牧峰……这怎么使得!”崔真顿时有些尴尬。

    “没有什么使不使得,大家同学一场,你们是什么人我也清楚的。”楚牧峰摆摆手道,倘若不是知道根底,他自然也不会当这个烂好人。

    “小真,牧峰说的不错!”

    陈平握着崔真的手,认真地说道:“咱们都已经欠下牧峰这么大的人情,就不在乎这个了。”

    “牧峰,我知道现在说再多的话都是没用的,我只说一句,以后我这条命就卖给你了。”

    “嗨,言重了!”

    楚牧峰听到这话后摆摆手,微微一笑道:“陈平,说这个就没意思了,什么卖不卖命的,别忘了你我之间有共同理想,所以为一个理想奋斗就是了。”

    “为理想而奋斗。”

    陈平喃喃自语,然后略带几分诧异地低声问道:“牧峰,毕业后我和小真虽然没和大家联系,但也知道你在北平警备厅任职,难道说你们那边的待遇这么好?随便就能拿出来那么多钱?”

    “陈平!”

    崔真听到这话后立即翻了个白眼,呵斥了一声,然后使劲拽了拽他的衣袖,冲着楚牧峰略带歉意地说道:“牧峰,你不要责怪,陈平他没有别的意思。”

    “牧峰,我……”

    陈平被这么一提醒后,也感觉有些不对劲。

    自己怎么会问出那么愚蠢的问题来,这不是想要打听楚牧峰的秘密吗?

    “没什么!”

    楚牧峰无所谓的摇摇头,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的钱来路都是正的,这点你们放心就成。”

    “你们刚才说不知道以后做点什么,那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提议。这个提议就是我想着你们两口子为我办事,咱们一起为这个国家做点有意义的事。”

    “你们要是说觉得能做,咱们就做。要是说觉得为我做事不自在的话,那就当我没说。”

    “不自在?”

    崔真自嘲般地扬起唇角道:“牧峰,我这段时间什么样的事没有经历过,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

    “你对我们这么好,我们还能有什么不自在呢?能有份事情做,能帮你出点点力,我们当然心甘情愿。你就说吧,想让我们做什么?”

    “对,牧峰,说吧,我们能替你做什么?”陈平也跟着附和道。

    “药品生意!”

    “药品生意?”

    夫妻两人互相对视一眼,似乎有点疑惑。

    楚牧峰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不错,我想让你们做的就是药品生意!我敢说在不久的将来,药品将会成为紧俏货,全国各地到处都需要药品。”

    “不管是中药还是西药,你们都可以经营,我的目标很简单,尽可能的搜集,储存,销售所有有价值的药品,要是说咱们能做成囊括所有药品的大药商,那你们两口子就算是立下大功。”

    陈平眼前一亮,带着几分自信说道:“牧峰,别的行业我或许不懂,但要是说到药品的话,那是我的本行啊。”

    “你也清楚的,就算是在警校就读期间,我也兼修着医学。谁让我们家就是世代从医的,而且我对西药也比较了解。”

    “呵呵,这也正是我为什么要让你们做药品生意的原因。”

    楚牧峰微笑着端起面前的茶杯,慢悠悠喝茶,不紧不慢地说道:“我就是知道你对这些药品很熟悉,所以才这么安排的。”

    “怎么样?你有没有信心?我可是信心十足。”

    “有,当然有!”

    陈平就像是从黑暗中捕捉到亮光的旅人,萌发了无穷斗志。

    第一次感觉人生找到了目标,感觉在崔真的面前能够挺直腰板说话。

    “牧峰,您放心,我有信心做好这事。不过你要做这事的话,前期是肯定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而且这事不只是资金问题,还需要一定的社会关系。”

    “我们两人的人脉关系都在华亭,要是说这个公司能在华亭创建的话是最好。毕竟我们对那里很熟悉不说,华亭也有很大的药品集散地,只是……”

    说到这里时,崔真看向陈平的眼神流露出一种迟疑。

    陈平则无奈地低下头来。

    “是你刚才说的把人打成残废的事吧?”楚牧峰心思灵活地问道。

    “是!”

    陈平有些垂头丧气的说道:“不错,就是因为那事,我现在不敢回去,真的要是回去,那个混账是有点势力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不会善罢甘休?”

    楚牧峰云淡风轻一笑,漫不经心说道:“不就是个放高利贷的混混吗?有什么要紧的!你放心吧,这事我来处理。”

    “你们可以放心的回去,我保证没有谁敢找你们的麻烦。而且到那边后,你们要是遇到什么麻烦的话,可以去找华亭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叶相承。”

    “叶相承?”

    陈平和崔真彼此对视一眼,眼中闪烁出一种惊愕光芒。

    他们以前好歹是在华亭警察体系干过,自然听说过叶相承的大名,知道那是位手眼通天的实权派。

    平常他们想要和人家说句话都很困难,而现在从楚牧峰嘴里说出来的却是这种轻而易举的话。

    楚牧峰敢这样说,就说明他有着绝对把握能确定这事。

    楚牧峰已经混的这么好了吗?

    看来在不知不觉中,咱们这位同学已经成为了人上人,再也不是之前在学校里面那个只是学科水平第一的学霸。

    “真的可以?”崔真出声问道。

    “当然!”

    楚牧峰没有遮掩的意思,很坦率地说道:“我现在不是在中央警官学校进修班进修吗?叶相承正好也在。”

    “作为这个班的班长,我和他自然认识,也算有点交情,所以放心吧,他那边没问题的。”

    叶相承和梁栋才的关系不错,从进修班开始那天起,也和楚牧峰走到一起,他们已经在无形中结成了一个小圈子。

    楚牧峰说话自然管事。

    “那真是太好了!”

    陈平和崔真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楚牧峰这可是又帮了他们一个大忙。

    要知道能回到华亭的话,他们也不想要背井离乡。

    在他们心中,华亭永远都是他们的家,只有在家里做事,他们才会做的坦荡安心。

    最重要的是,那里有着他们最美好的回忆。

    虽说有伤痛,但美好之情同样浓。

    “这样吧,这段时间你们就暂时住在酒店中,我会给你们安排好房间,还有你弟弟崔鑫不是说要治病吗?他人在哪?”楚牧峰跟着问道。

    “在这边,一直都跟着我。”

    “那就在这边治疗吧,我相信说到医术的话,金陵城这边应该是全国最好的。我恰好认识一个不错的医生,她应该能帮上忙。”

    “真的吗,牧峰,真是太谢谢你了!”

    崔真眼底迸射出渴望的光芒来,陈平是中医,他没有办法治好这种病,那么现在只有寄希望于西医。

    可问题是他们对西医体系一点都不熟悉,陌生的很。

    如今有楚牧峰愿意帮忙,伸出援助之手,他们两口子自然是欣喜若狂。

    随后楚牧峰将两人安顿好后就回学校。

    酒店中。

    陈平凝视着坐在对面的崔真面庞,感慨万千地说道:“小真,我真的没想到咱们还能这样坐在一起说话。”

    “知道吗?今晚过去之前,我就已经萌生死志,要是说不能将你救出来的话,我宁愿死在你面前,也不愿意再这样痛苦的活着了。”

    “行了,陈平,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说了,咱们还是说说下面怎么帮着牧峰做事吧,来经营好一个医药公司吧。”

    崔真捂住对方的嘴,眼神凝重地说道:“陈平,咱们是夫妻,夫妻就应该是一条心,所以有些话我要说给你听,你要用心记住。”

    “这个公司不是咱们的,是楚牧峰的。没有楚牧峰就没有咱们的现在,是他给了你我新生。今后谁都不能做出违背良心,背叛楚牧峰的事,我若做,我死无全尸,你若敢做,我会亲手杀了你谢罪!”

    亲手杀了我?

    听到这么严肃的话,陈平非但是没有感觉到多么难过,反而是很坦然。

    这才是自己心中敢爱敢恨,外柔内刚的崔真,历来都是有一说一的性格。

    不管是什么事都会摆在台面上讲。

    “小真,你就放心吧,我知道你是在担心将来咱们要是说有钱后会变坏,不会有这种事的!我向你保证,这种事永远都不会发生。”

    “楚牧峰不仅是咱们的同学,还是我们的大恩人,我就算是再没有脸没有皮,也不会做出背叛他的事。”陈平肃声说道。

    “那咱们商量下,具体要怎么做吧?”

    “好!”

    ……

    金陵城一家酒馆中。

    “三公子,咱们难道说就这么算了吗?”

    “梁栋才明显就是为那个楚牧峰出头的,这个楚牧峰真的那么有名吗?”

    “我觉得这事咱们得慎重点,毕竟梁栋才背后的梁家在这金陵城是有点地位的,即便是咱们紫棠公司也应该慎重对待。”

    听着身边这群人的建议,端着酒杯的姚秉,眼珠不断转动间,射出几道寒彻光芒。

    “哼,梁栋才和我之间的梁子又不是一个两个,有的是梁子要算账。关键还是这个楚牧峰,咱们对他的底细不清楚,必须得摸清楚这家伙到底有什么样的背景才行。”

    这才是最稳妥的做法。

    不知道楚牧峰的背景底细就贸然去动手,最后只能是给紫檀公司招惹麻烦。

    姚秉是嚣张跋扈,那也是看人下菜的。

    碰到招惹不起的人是绝对不会招惹,强行招惹只能是自取其辱,自讨苦吃。

    “三公子,这事儿交给我,我来打听。”一个手下主动请缨道。

    “行,尽快搜集到他的所有情况。”姚秉点头道。

    “那咱们要不要对付小凤仙?”

    “暂时不用!”

    姚秉摇摇头,眉宇间浮现出一抹冷意来,“只要能将楚牧峰的底细打听清楚,如果他都别想好过了,你觉得小凤仙还能逃掉吗?”

    “对对对,还是三公子高!”

    ……

    清晨。

    北平警官,学校食堂。

    楚牧峰出现在这里后,恰好看到了叶相承也在,便直接端着饭盘过来,坐到他对面后面带笑容说道:“老叶,吃着呢。”

    “呵呵,楚班长,你这是没话找话说,绝对有事。什么事儿,说吧。”叶相承扬起筷子点了点笑道。

    “嗯,是有件事想要找你帮忙,就是不知道方不方便。”楚牧峰点头说道。

    “瞧你说话这劲儿,在我这里还有什么方不方便的吗?你就直说吧,到底什么事,能办我绝对没二话。”叶相承擦了擦嘴唇后痛快利索地问道。

    “是这样的……”

    当楚牧峰说完后,叶相承也就心知肚明,“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想要让陈平和崔真平安回去是吧?”

    “没错,要是说有可能的话,我想着你帮我运作下这事。那个被陈平废掉的放高利贷的,能摆平的话最好摆平。”楚牧峰坦然说道。

    “没问题,这点小事算什么,你楚班长开口了,我肯定是要办妥,你就放心吧,一切交给我!”叶相承满口应允道。

    对他而言,这的确是小事一桩。

    “那就多谢了,今晚请你喝酒。”

    “我是想要喝酒,但不是因为这事,要是说因为这事的话,你也未免太瞧不起兄弟我喽!”叶相承故作愠怒。

    “哈哈,谁说是因为这事?就是小聚而已,别想太多。到时候我会叫上梁栋才他们几个,大家伙一起聚聚,如何。”楚牧峰大手一挥说道。

    “好啊。”

    这事就这么办妥了。

    在陈平那里难如登天,可在楚牧峰这儿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当然他是不会怀疑叶相承的能力,因为换做是他的话,在北平城解决这种事也不费劲。

    搞定这事后,楚牧峰就想着尽快将房子的事儿给落实下来。

    只有落实了房子,桥本世宗的那些金银财宝才能够有地方存放,否则一直都在那边藏着,鬼知道会不会有意外。

    落袋才能为安嘛!

    事实证明,梁栋才办事还是很靠谱的。

    当然这也得算上董禄山是真的很缺钱,昨晚又送出去一百个花篮,那都是真金白银得拿出来,没钱可怎么办?

    所以这事儿也是没有任何悬念。

    早上十点钟,梁栋才笑容满面地找到楚牧峰说道:“老楚,那座房子已经摆平,我也已经先将钱付了,现在那里就是你的了!你要是说没事的话,咱们现在就过去瞧瞧。”

    “好啊,瞧瞧去!”楚牧峰颇感兴趣。

    ……

    皇胄大街是金陵城无数街道中的一条。

    但这样的一条大街却是有着不同意义,因为这条皇胄大街对外的象征就是有钱人的领地。

    他们有的是纯粹的商人,有的却是有着深厚背景的红顶商人。

    不管是哪种人,只要能住在这条大街上,那身份地位就是毋庸置疑的。

    皇胄大街就是一张天然名片。

    董禄山要兜售的这处房产原本和董家是没有多少关系,只不过后来董家先辈费了点心思搞到手。

    只是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这套房产会被董家人再次卖掉。

    “嗯,这个房子真不错!”

    楚牧峰也没想到这座宅邸竟然这么有格调,里面的装修风格完全就是典型的南方园林风格。

    可谓是一步一景,赏心悦目。

    “是啊,这座宅子可是有了年头,而且地方也不小,要不然董禄山也不可能说死死的咬住价格不松嘴。”

    “这后来还是我抬出来梁家的招牌威慑,他才肯降价!可就算这样,整座宅子下来也花去了三万法币,毕竟里面的东西我可是一件没肯他搬。”

    “不过这么多钱,要是换成别的宅子,能买好多了。”梁栋才跟着说道。

    “三万法币吗?”

    楚牧峰现在是对法币一点好感都没有,这种发行的货币有多少他想要对外抛售多少。

    要是说现在能够拿着法币去买金条这种硬通货,他会毫不犹豫去做。

    所以别说三万法币能买一套院子,就算是花费十三万,他都不在乎。

    “嗯,这次算是咱们占了个便宜喽。”楚牧峰微微一笑。

    刚刚得了一笔横财,这区区三万法币,在他眼里真不算个事儿。

    “是啊,算是占了便宜,不过这个便宜必须占!不过话说回来,你这里这么大的地方,不准备雇几个人帮着打扫收拾吗?”梁栋才指了指面前几进几出的院落不由得说道。

    “这个事以后再说,现在这里的手续都办齐全了吧?”

    “全都齐全,只要你过去签字盖章,那么这里就完全属于你!”梁栋才点头应道。

    “那还等什么,走吧!”

    楚牧峰对这里是很满意的,早点将手续走完也能心安理得的住进来。

    至于说到三万法币的房款,他自然也少不了梁栋才的。

    这一天楚牧峰都没有干别的事情,全都在忙活房子的事儿。

    幸好这事有梁栋才牵头,梁家在这里的人脉是毋庸置疑的,不然换做别人,别说是半天,就算一周都未必能办妥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