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330、真的,竟然是真的!

330、真的,竟然是真的!

作品:老胡同 作者:隐为者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站在一旁的苏山河同样是满脸惊愕之色。

    杨开建会招供,苏山河是可以理解,毕竟那就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混混,进了局子怎么还敢继续绷着。

    可那个侯罗典怎么也这么快招供呢?他可是有关系有门路的人啊,也这么禁不起吓吗?

    这审问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可楚牧峰言辞凿凿,一幅幅画像就摆在眼前,容不得半点怀疑。

    梁栋品很快就从吃惊中清醒过来,低头看向那些画像的时候,眼中闪烁出一抹异色。

    只是用了简单的寥寥几笔,楚牧峰就将一个人的形象勾勒得如此形象。

    凭着这个画像,绝对能一眼就认出真人来。

    即便是和黑白照片相比,这些画像都不遑多让。

    这是个高手啊!

    要是说自己的分局中能有这个人,相信能破掉很多疑难杂案。

    “梁局长,我觉得咱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立即组织人手实施抓捕。因为扁鹊医馆既然已经被查封,那么很有可能就会惊动青红这个人组织其余人,咱们必须争分夺秒,不管如何,先将那些人全部控制,抓起来再说!”楚牧峰沉声说道。

    “不错!”

    梁栋品深以为然地点点头道“梁处长你说的很对,既然已经确定目标,那么就抓紧动手,他们的藏身地点侯罗典交代了吗?”

    “交代了!”

    楚牧峰将那几个地点全都说了一遍,语气加重地说道“城郊的废弃窑厂要赶紧派人过去的,将被关押在哪里的妇女儿童救出来。与此同时,其余成员也必须尽早抓获,梁局长,您这边的警力能够确保吧?”

    “当然可以!”

    梁栋品稍作沉吟后,就将自己心中的那点小想法压住,果断说道“我这就安排,齐头并进,务必要将这帮家伙全都抓获!”

    “那我就在外面恭候您的佳音了!”

    说完,楚牧峰就先离开了办公室。

    当这里只剩下两人的时候,苏山河有些迟疑的问道“梁局长,咱们要这么做吗?”

    “怎么,是不是觉得这么快就破获掉青红组织的话,会显得咱们玄武分局无能,没有颜面对吧?”梁栋品一针见血的说道。

    “不错!”苏山河也没有遮掩。

    “我刚才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但现在却不再这样想。因为和我的颜面,和玄武分局所谓的名声相比,那些被拐卖走的人才是最重要。”

    “人命关天啊,只要能将他们顺利救出来,只要能将这帮人贩子绳之以法,我们这点颜面和声名算什么。”

    说到这里稍作停顿后,梁栋品意有所指地说道“就算不想这些,难道你觉得咱们能拖延时间吗?”

    “楚牧峰是谁?他可是北平警备厅的刑侦处副处长,而且还有着很深厚的背景,贸然得罪他这样的人,对咱们有一点好处吗?”

    “况且他根据上面安排下来破案的,咱们若是故意磨洋工,拖后腿的话,他肯定会去跟上面反应,那样一板子打下来,咱们肯定要背这个锅,你明白吗?”梁栋品指了指头顶说道。

    “是,您说的对!”苏山河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心里的那块石头是轰然落地。

    为什么?

    因为他也是想要听从楚牧峰的命令做事,毕竟后者在火车上帮助过他娘,人总得知恩图报不是?

    况且楚处长也是一个很有正义感和原则性,充满人格魅力的的警官,值得自己去效力。

    “行了,安排下面兄弟,立即行动起来吧!”

    “是,局长!”

    敬了个礼,苏山河就转身离去,开始调兵遣将落实抓捕行动。

    “进修班三十个学员的三十个案子,第一个侦破的落在我们玄武分局,其实也未必就是坏事,况且这个案子也算是合办的,功劳自然也少不了!”梁栋品若有所思自言自语。

    ……

    城郊那座废弃荒废的窑厂。

    楚牧峰是跟随着苏山河来到这里,抓捕青红组织首脑固然重要,但营救人质同样是不能忽视。

    在楚牧峰眼里,这些被拐卖走的孩子更加值得重视。

    窑厂深处。

    “咣咣!”

    一个膀圆腰粗,皮肤黝黑,跟大狗熊般的男人打开铁门,在里面那些孩子的惊恐眼神中走了进去,将一个锈迹斑斑的铁桶放到地上。

    他就是青红的大熊。

    桶里面菜粥,最上面漂着几片菜叶子。

    “开饭了,开饭了,赶紧过来吃饭!”

    大熊目光扫视过去,粗声粗气地招手说道“一个个瘦得跟皮包骨头般,能卖出什么价钱。”

    “我说你们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来吃饭,只有吃饱了长胖了,才能拿得出手不是。谁要是说不吃,可以,这顿不吃,想再吃就到到明天,要是饿死了活该,老子正好拖去喂狗!”

    “砰!”

    话音落地的同时,一直和大熊形影不离的小猫也拎着个装满馒头的袋子走了进来。

    这是个身材瘦弱,面容枯黄的中年男子,张嘴便露出满口大黄牙。

    “来来来,白面馒头,快点来吃吧。”

    “丢这里就行了,咱们出去喝酒去。”

    “成!”

    大熊冲小猫招了招手,转身就和小猫走出去,咣当一声将门重新锁上,然后哼着小曲,一摇二晃地离开了。

    “吃吧!不想死的话就赶紧吃,不管你们是想哭还是想反抗,吃不饱,没力气的话都白搭。”墙角处那个衣衫褴褛的女人声音嘶哑地说道。

    “别和我抢,这是我的馒头。”

    “那是我的饭碗,给我喝粥。”

    “都别吵吵,能不能一个个来?”

    几个孩子很快就开始争抢起来,他们是很害怕,但在饥饿面前,所谓的害怕也会被驱赶得无影无踪。

    都快要饿死了,还会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吗?

    能吃饱肚子才是最重要的。

    “呵呵!”

    躲在墙角的女人看到这幕,冷眼旁观。

    外面的房间中。

    “送好饭了?”

    当大熊和小猫进来时,屋内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正在抽烟。

    不过不是香烟而是大烟,拿着长长的烟枪吞云吐雾,间或偶尔打着哈欠的他眼神有些迷离。

    他就是左狼。

    是个人总有一好,左狼喜欢抽大烟是大家都知道的事,他把挣来的钱全都花在抽大烟上,要是想让他戒掉这玩意,那简直就是要他的命。

    左狼今儿个会在这里,是因为明天里面的几个孩子就要被送出去,因此他必须亲自来坐镇,至于说到右狈,则是在城内陪着破晓。

    “是的,左爷,饭已经送进去,这帮小兔崽子不想死的话肯定会抢着吃的,绝对不会有饿死的,您就放心好了。”大熊看着左狼,态度恭敬地弯腰回道。

    “嗯,你们明白就好,只要别出错就行。等这一单做完了,咱们又能痛快一段时间了!”

    左狼说着就拿起烟枪,冲着小猫招了招手道“小猫,要不要来一炮?”

    “左爷,您先来,我不急。”小猫使劲抽着鼻子,满脸赔笑道。

    “瞧你那没出息的模样,不抽拉倒。”

    左狼继续自顾自地抽着,房间里升腾起缭绕烟雾。

    “左爷,来,喝一杯。”大熊倒好酒,递过去说道。

    砰!

    谁想就在这时,房门从外面突然被踢开,随即在左狼等人惊愕的眼神中,一队荷枪实弹的警员冲了进来、

    黑漆漆的洞口锁定着他们,一道道怒喝声响起。

    “不许动!”

    “举起手来!”

    “谁敢动打死谁!”

    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警员过来?

    左狼手中拿着的烟枪咚的一声掉落在地,面色瞬间如同死灰。

    大熊眼神充满畏惧。

    小猫面露惶恐不安。

    反抗?

    面对枪口,谁还敢反抗?谁敢就得吃枪子?

    楚牧峰扫了一眼,然后就冲向窑洞深处,很快就来到最里面的铁门。

    当打开铁门,他和苏山河冲进去,看到里面情景的瞬间,两人都不由在微愣后满脸愤怒。

    一群拿着馒头,头发凌乱,满脸漆黑的孩子。

    几个端着破碗,衣衫褴褛,神情憔悴的女人。

    空气中被一股刺鼻腥臭的味道充斥。

    这哪里是人住的地方?简直就是一座简陋的猪圈。

    而见到楚牧峰他们进来了,这些被抓的人第一反应不是冲上来,反而是惊恐地后退,蜷缩在角落里。

    “该死的青红!这帮家伙全都该死!”

    楚牧峰愤愤地说道。

    这帮人贩子有手有脚有脑子,有能琢磨贩卖人口的心思,为什么不能好好想想怎么干别的活儿挣钱呢,为什么非要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呢?

    “苏山河!”楚牧峰忽然扭头吆喝了声。

    “在!”苏山河下意识地应答。

    “等这个案子破了,这帮人贩子也没有必要去浪费牢饭了,你觉得呢?”楚牧峰意有所指的说道。

    “楚处长,您的意思是?”苏山河做出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楚牧峰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就这样转身离开。

    “带他们出去吧!”

    “没事了,出来吧,我们是来救你们的警员!”苏山河摆摆手,背后队员就开始进来善后。

    见真的是警员来了,那些孩子和女人忍不住放声哭喊起来,脸上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和激动。

    等到他们将人带回去的时候,梁栋品那边也传来好消息,城里的破晓和右狈也没有能逃掉,被当场抓获。

    也就是说,天刚黄昏,楚牧峰就已经将这起人口贩卖案成功破了。

    团伙成员系数落网,然后分别关押,一一进行审讯。

    “梁局长,我之前就说过,这个案子要是侦破的话,算你玄武分局的功劳,我那只是想要给学校交作业,所以说这个审问的活儿就交给你们来吧,我相信一定会有你们想要的答案。”

    楚牧峰瞥视过审讯室后语气平静地说道。

    “好,楚处长,那我就却之不恭喽。”梁栋品精神振奋道。

    “呵呵,楚某静候佳音!”楚牧峰微微一笑。

    ……

    金陵城梁家。

    梁栋品和梁栋才都已经回到家里,他们现在就待在书房中,陪着梁千里说话。

    这兄弟两个虽然说不是亲兄弟,但梁栋品却是梁千里一手提拔起来的,也算是很亲的关系。

    再说一笔写不出两个梁字来。

    “什么?品哥,您说你们分局的人口贩卖案都已经破了?”梁栋才面露吃惊的问道。

    “没错!”

    梁栋品也觉得自己说出来的这个消息未免有些让人吃惊,但这就是事实,事实就是人口贩卖案真的已经宣告侦破。

    “这个案子是楚牧峰牵头督办的,已经在今天宣告破掉。所有被拐卖走的儿童和妇女都已经被成功救出来,那个人贩组织成员也全都被抓捕。”

    “栋才,你要是说想要争抢第一个破案的名头,我估计是没戏了。不只是你,其余人估计也办不到!”梁栋品语气平淡的说道。

    “这个老楚真是能折腾。”梁栋才在吃惊过后无奈的撇起嘴角来。

    换做是别人破掉,他或许还会有些不服气,但既然是楚牧峰,他却能接受,谁让楚牧峰这家伙在北平城,连岛国间谍组都能捣毁呢。

    和岛国间谍小组相比,所谓的人贩组织根本就不值一提。

    “爸,您听到了吧,这就是楚牧峰,厉害吧!”梁栋才不吝啬自己的赞赏。

    “嗯,这小子还真有点意思。”梁千里暗暗点头。

    他早就想要见见楚牧峰,毕竟一个能够在北平城博得一个神探名号,闹腾出阵阵风波的人绝对不简单。

    现在来到金陵,参加培训又能第一个破案,还真是让人意外。

    “行了,你也别在家里待着了,还是赶紧去查案吧。”梁千里没好气地瞪视了自己儿子一眼道。

    和楚牧峰相比,你梁栋才拥有的条件何止是优厚,人家能轻而易举地破掉一个悬案,你呢?到现在为止一点线索都没有。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得得得,我这就走!”梁栋才也知道自己的表现有点不尽如人意,没有像是以前那样犟嘴,乖乖转身走了。

    “叔叔,您说这事怎么办?”梁栋品低声问道。

    “什么怎么办?难道说你还想要有别的想法吗?不要有,一点都不要有。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进修班的三十个人,绝对不能擅自行事。”

    “我知道楚牧峰一来就能破案是会影响到你们玄武分局的口碑,但即便如此也不要做错事,懂吗?毕竟对你来说,案子破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梁千里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是,我明白!”梁栋品恭声受教。

    “去吧。”

    随着梁栋品也走出书房,梁千里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深思表情来,喃喃自语,“楚牧峰啊楚牧峰,你这是想要名动金陵城吗?”

    ……

    第二周,星期三。

    也就是三十个案子被分派下去的第二天。

    中央警官学校会议室正在召开一次例行会议,会议自然是有教育长李五省主持,像是这种会议,作为校长的领袖是肯定不会参加。

    领袖什么身份,需要事必躬亲吗?

    参加这次会议的有中央警官学校各个部门的主任,像是政治处主任杨首隶,训导处主任张道池,总队长陈宣崇,教务处主任顾十方,另外还有几位教授列席。

    最特殊的莫过于总务长戴隐竟然也出席了会议。

    要知道以着戴隐如今的身份,像是这种会议是不用过来,但他今天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破天荒地参加了。

    只是就算参加,戴隐都没有说话的意思,安静的坐在会议桌前,默默喝着茶水,眼观鼻鼻观心,感受着四周有些压抑的气氛,面无表情。

    “行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咱们就开始开会吧!”

    李五省背后的墙上悬挂着的国父和领袖的照片,他犀利的眼神扫过全场后,微微一笑说道。

    “各位,今天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讨论进修班学员的破案进度。相信你们都明白,和咱们现在的教学相比,进修班无疑更重要,他们已经成为当下最热门的话题。”

    “那三十个案子也在媒体的宣传下,全城皆知。就算是没有谁明说,但都在盯着这事,都在想着咱们进修班这次能不能交出一份漂亮的答卷来。”

    “今天的话题就是围绕着他们进行下分配,毕竟三十个学员太多,不是谁一个人就能都兜揽起来,每个人都要分到几个重点负责。”

    “各位,你们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在这里说出来。甚至你们有合适的对象,也能说出来。”

    是这个议题吗?

    李五省这是想要提前划分势力范围吗?是要将自己看重的棋子都招揽过去吗?要不然何必要多此一举呢?

    戴隐扯了下嘴角,不动声色。

    其余人保持沉默。

    这个话题是你李五省主动提出来的,你如果不率先表态,其余人怎么敢随便乱说呢?

    否则要是说出了你心中的目标,岂不是会徒惹你的不满?

    再说谁不知道中央警官学校的两大巨头就是你李五省和戴隐,在你表态后,戴隐不说话的情况下,我们更加会保持沉默。

    谁也不想当这只出头鸟。

    在这样的沉默中,李五省微微眯缝起来双眼,将目光瞥向了戴隐,突然沉声问道“戴隐兄,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

    戴隐在众人的注视中,很坦然镇定的说道“我觉得你说得挺对,三十个学员数量有点多,要是说都安排给一个人的话,根本没有精力负责过来,提前进行分派很有必要。这样分派下去后,也能更好的掌握他们的破案进展不是。”

    “既然你也赞同,那这事就此定下。”李五省神色平淡地说道。

    “我这边事情比较多,三十个学员我只负责两个就成,第一个是北平警备厅的楚牧峰,第二个是金陵警备厅的梁栋才。”

    “其余的你们随便分派,我没有任何意见!”随着李五省话音落下,戴隐忽然间声音平静地说道。

    他说的很自然,就仿佛这事已经内定,非他莫属,谁也别想和他争抢。

    李五省眼皮微颤。

    张道池目露怒意。

    杨首隶若有所思。

    戴隐这是害怕李五省将楚牧峰挑走吗?所以说第一个就站出来选择他。

    可据我所知,戴隐和楚牧峰是没有任何交集,难道说是戴隐相中了楚牧峰,想要将他招收进力行社吗?

    对,应该只有这么一种解释。

    真要如此的话,我倒是不用争了。

    在旁边静观其变的杨首隶心底暗暗思索。

    “这么着急就跳出来吗?看来戴隐也是清楚楚牧峰底细,知道楚牧峰在北平警备厅的杰出成就,知道楚牧峰是叶鲲鹏叶老的关门弟子,知道要是说能拿下楚牧峰,就相当于拿下了叶鲲鹏其余学生。不过戴隐,你的算盘倒是打得够响,你觉得我会给你这个机会吗?”

    李五省迎着戴隐的目光,不闪不避。

    你想要做的事,我就要反对。

    你越是这么想要得到楚牧峰,我就越是不给你这个机会!

    “这个楚牧峰是北平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他是阎泽厅长推荐过来的,在北平的时候就以破案神速出名。但我想说的是,那都是在北平,这里毕竟是帝都是金陵,很多事不是说他想做就能轻松做成的,何况他负责的还是玄武分局那个人口失踪案。”

    “各位,相信你们都清楚人口失踪案是有多难缠,通常发生这种案子,如果没有明确的线索和证人,那短时间内就别想能够调查出个结果来。”

    “戴总务长,你平常都不在学校里面,根本没有说时间和精力来负责这么长时间调查的案子,所以这事吧,我觉得你还是挑选出来几个相对简单的案子为好。楚牧峰就归我来调配和监管吧,我有足够的时间和精力来管这事!”

    李五省的态度也很明确,那就是绝对不会给你争抢的机会,你相中楚牧峰,我也早就内定上,那是我的一颗棋子。

    “这个就不必劳烦五省兄操心了,这点时间我还是有的,况且就算我不在学校,也能安排人盯着的,对吧,陈队长?”戴隐淡然说道。

    “是!”

    总队长陈宣崇立刻跳出来,腰板坐直,神情坦然地说道“我愿意担负起来这个责任,何况我也刚和楚牧峰交代过,他在这段时间将会配合我,负责教授学员们擒拿术,正好可以多沟通多交流。”

    “教授擒拿术?”

    张道池听到这个的瞬间,脸色微暗,略带嘲讽地说道“陈队长,你这样说就不对了,谁都知道楚牧峰那边要破的案子很麻烦,短时间是休想有结果。在这个节骨眼上,你还让他帮着你教授擒拿术,这分明是耽误他的破案时间。”

    “虽然说你是咱们学校的总队长,但这样做也是有些不妥当的吧?我觉得,还是应该让他们将更多时间放在破案上面,毕竟时间紧张,大家都在争分夺秒。”

    “张主任,你的意思莫非是不相信楚牧峰能很快破案吗?”陈宣崇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

    “那是肯定的!”

    张道池理所当然般地说道“你应该也清楚人口贩卖的案子有多难调查吧?要是说容易的话,玄武分局会一直拖到现在,一点进度都没有?”

    “这么说吧,三十个案子,有很多凶杀案和毒杀案,但人口贩卖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楚牧峰负责的,能在一个星期内破案就算不错了,所以眼下让他全心全意地查案最好,不适合再分心了。”

    “那我要是说楚牧峰绝对能第一个破案呢?”陈宣崇抬了抬眼皮淡淡说道。

    “第一个?”

    张道池微愣后,认真的盯视着陈宣崇的脸,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后,忍不住大笑起来。

    “陈队长,要是说楚牧峰真的是第一个破案的,那他交给你负责又如何?”

    “此话当真?”陈宣崇紧声问道。

    “当真!”张道池大笑道。

    “总务长,张主任既然这样说,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代表教育长的意见。”陈宣崇侧身看着戴隐意有所指的问道。

    “五省兄,你怎么说?”

    戴隐傲然的挑起唇角,在陈宣崇拿下张道池的这时候开始步步逼问,语气锋芒毕露。

    “我想你总不会让道池主任难做吧?”

    李五省历来都不是一个做事冲动鲁莽的人,他是静静看着陈宣崇和张道池交锋斗法。

    说真的,他对张道池的话是没有任何意见,他的态度也是如此。

    但陈宣崇怎么瞧着好像是有恃无恐的模样?难道说楚牧峰真的会第一个破案吗?

    不可能!绝对没有这种可能!

    李五省刚冒出这个念头,自己这边就给掐灭。人口失踪案哪里有这么简单,真要是说随随便便就能被他楚牧峰给破了的话,那原本负责侦办这个案件的那么多分局岂不全都是无能之辈?

    最重要的是李五省手里掌握着一张底牌。

    那就是金君集。

    金君集是谁的人?那是教务处主任顾十方的亲戚,而在昨晚的酒宴上,顾十方已经说的很清楚明白。

    金君集对调查的毒杀案有着十足的信心,而且已经有了明确目标,案子明天便能宣告侦破,届时金君集肯定是第一个破案的学员。

    两天破案,这种速度即便是放在金陵城中也是难得。

    有这样的底气在,李五省自然不认为楚牧峰能在一天之内就能有定论。

    他是对楚牧峰有好感,这么说也不是对楚牧峰的能力质疑,纯粹是就事论事。

    何况张道池都已经这样说了,自己要是驳了他的面子,以后还怎么领导这群下属?

    想到这里,李五省便冷然瞥视过去“戴隐兄,你这是想要拿楚牧峰的破案时间和我打赌吗?”

    “打赌?”

    戴隐盯着李五省,声势凛然“我从来不打赌,但你要是觉得这是一个赌约的话,我也愿意认下。”

    “没错,我就是拿着楚牧峰的破案时间来和你打赌,我认为他绝对是三十个学员中第一个破案。即便他侦破的是最棘手的人口失踪案,我都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

    “你喜欢坚持那就坚持吧,好,我就和你赌一次。只要楚牧峰是第一个破案的,那么他在这次进修过程中的分管权就交给你!他要不是第一个破案,听清楚,只要不是第一个,那么今后你就不要再想染指他的分管权了,如何?”李五省声音平淡,态度强硬地说道。

    “那就一言为定!”戴隐淡淡说道。

    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看来戴隐也是很想将楚牧峰拉拢过去啊。

    杨首隶心中暗暗琢磨,要知道他是想要照顾楚牧峰,而只要楚牧峰的分管权落到他的手里,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多大的问题。

    但现在看来,两个巨头已经针锋相对,他是没有多少发言权了。

    咚咚。

    就在这事刚刚拍板定下,李五省准备就其余学员的归属进行商议的时候,会议室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洪亮的声音。

    “报告!”

    所有人都被这道声音刺激的有些愣神。

    “进来!”

    但戴隐却像是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道声音般,第一时间放下手中茶杯,沉声说道。

    会议室的房门被推开。

    从外面走进来的是中央警官学校的一个副教授,他叫郑行云。

    虽然只是副教授,可他还有别的身份,像是戴隐提请建立的华夏警察学会的副会长,还是特工委员会的成员,有这样的身份在,倒也没谁敢轻视他的存在。

    像今天这种会议,他原本是应该参加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来,眼下突然间出现,摆明是有目的。

    “啪!”

    面对着在场的众人,郑行云果断的敬了一个军礼后,声音响亮的说道“总务长,李教育长,各位,我来是要汇报一个消息。这个消息是玄武分局刚刚上报,说是在昨晚十点,人口贩卖案在学员楚牧峰的带领下,成功告破,被拐儿童和妇女获得解救,人贩组织全部被抓捕归案。”

    这番话说出来后,全场顿时寂静的可怕。

    李五省脸色阴冷。

    杨首隶一脸吃惊。

    戴隐稳坐钓鱼台。

    张道池在短暂的失神过后,猛然一拍桌子,蹭地站起身,盯视着郑行云脸色铁青地喝道“你说什么?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张主任没有听清楚吗?那好,我就再说一遍吧!”

    郑行云嘴角浮现出一抹不经意的冷笑,带着毫不掩饰的张扬和得意说道“我刚才说的是,玄武区的人口失踪案成功告破,学员楚牧峰成为第一个破案者。”

    “这不可能!”张道池脸色阴沉的可怕。

    “到底是怎么回事?郑行云,说清楚点!”李五省也从错愕中清醒过来,紧声追问。

    其余人也都好奇地看过来。

    杨首隶也不例外。

    人口失踪案告破了吗?真的假的?为什么我没有收到这个消息呢?楚牧峰啊楚牧峰,你小子行啊,居然都不跟我通个气,给我等着。

    “李教育长,事情其实很简单,就是楚牧峰在前天咱们这边安排下案件任务后,就开始去搜集人口失踪案的资料。他昨天早上去玄武分局报到,在梁栋品局长的大力支持和配合下,成功抓获了青红组织全部成员,并且将被关押着的十儿个孩子,五个妇女全都成功营救了出来!具体的案宗报告,玄武分局那边今天就会递交过来。”郑行云镇定自若地说道。

    随着对方的话语,李五省的心在不断下沉。

    张道池脸上浮现一丝羞怒之色。

    真的!

    竟然是真的!

    有玄武分局的报告书在,那么这个案子便绝对不可能说弄虚作假。

    而且这个案子想要调查清楚的话,也很简单,要是说敢弄虚作假,那后果之严重,根本不是楚牧峰所能承担。

    即便是有叶鲲鹏在,楚牧峰在警队的前途也算是完蛋了。

    可要是真的,这未免有些太过骇人听闻。

    这是一点机会都不给其他学员啊!

    一天之内告破人口失踪案,这种速度谁能相比?

    要不是说这个案子李五省知根知底的话,都会怀疑是不是梁栋品那边在捣鬼,是早就破了这个案子,故意等着楚牧峰接任务后送给他领功呢。

    “这不可能!”

    教务处主任顾十方坐在椅子上,脸色有些阴暗地说道“玄武分局两个月都没有侦破的案件,他区区一个楚牧峰,怎么可能说刚过去一天就给破掉。”

    “教育长,我觉得就这事咱们必须慎之又慎的处理,否则要是有别的意外出现,到时候丢人的可是咱们中央警官学校的颜面。”

    “怎么就是不可能!”

    就在李五省的人都震惊的时候,戴隐却是站起身来,波澜不惊地说道“我早就说过的,楚牧峰是北平警备厅的神探,他在北平调查过的那些案子,有很多都要比人口失踪案更加诡秘。”

    “可那又如何,这个小子也是没几天就能破了,所以侦破一起人口失踪案,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是你们想多了!”

    话说到这里,戴隐便双手扶着桌子,微微笑道“李教育长,按照咱们刚才的约定,从现在起直到进修班毕业结束,楚牧峰的分管权就交给我负责了。”

    “他的事儿就由我来全权负责,你,还有在场的各位,要是说有谁敢胡乱伸手阻扰的话,休怪我戴某人不讲情面。”

    丢下这句锋芒毕露的话语,戴隐便转身离去。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