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328、扁鹊医馆

328、扁鹊医馆

作品:老胡同 作者:隐为者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道理啊,刀哥这家伙是土生土长的金陵人,应该没在北平待过,楚牧峰又怎么会认识他呢?

    “怎么?你娘难道没有跟你说过,在火车上有人帮了她吗?”楚牧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眼神玩味地扫视过来。

    “啊?”

    听了这话,苏山河顿时感到吃惊和意外,神情颇为激动地说道“楚处长,原来您就是我娘说的那位恩人啊,早说啊,没想到竟然是您。”

    “楚处长,真是太谢谢您,要不是有您出手相助的话,我娘恐怕就要被刀哥这种混混敲诈勒索了。”

    要说之前是奉命行事的话,现在苏山河对楚牧峰已经多出一种感恩戴德的心情,是心甘情愿替他卖命了。。

    要不是楚牧峰,自己老娘还不知道会遭受什么屈辱,身为儿子的苏山河能不感恩戴德?

    “没什么,就算不是你娘,换做是别人的话,我也会施以援手。再怎么说咱们都是警员,总不能眼睁睁的瞧着刀哥那种货色耀武扬威,作威作福,欺压百姓吧!”楚牧峰摆摆手道。

    “不过是谁帮他说的话,求的情?”

    现在只要是和刀哥有关系的人,楚牧峰都会留意上,何况还是将刀哥亲自从玄武分局中捞出来的人呢。

    要知道刀哥可是携带鬼遮眼的人,肯在这个节骨眼,将他捞出来的人,如果不是说和鬼遮眼有关系的,谁相信呢?

    自然是需要多加关注关注。

    说起这事儿,苏山河摊开双手,满脸的无奈“楚处长,您当我愿意放人吗?这不是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当时梁局长也没有在局里面,是我们分局的副局长孙连城过来招呼的,您说他一个副局长都发了话,我还能死扣着不放吗?况且那家伙是认打认罚,态度摆得很低,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他娘的,刀哥刀哥叫得我都顺嘴了,这家伙本命叫杨开建。”

    “哦,这个杨开建是被你们分局副局长孙连城要放出来的?”楚牧峰眯着眼。

    这事儿是越来越有意思了,这个孙连城会帮他出头,无非就是两种可能要么他就是杨开建的幕后老板,要么就是他也是受人所托。

    前者的话,可能性不大,十有八九应该是后者!

    “很好!这样的话,两条线索就捋顺出来了。第一条,咱们可以抓捕杨开建,询问这个鬼遮眼到底哪里来的,又交易给了谁,当然也有可能他就是这个人口贩卖组织中的一员,那样的话,倒是省事了,直接就能顺藤摸瓜,将这帮家伙抓捕。”

    “第二则是找你们分局的副局长孙连城谈话,他既然为杨开建说情,要说他和杨开建一点关系都没有,当然不可能,顺着他这条线,也能挖出来到底是谁想要释放杨开建。”

    “两条线索都非常重要,必须齐头并进,全部落实。”

    楚牧峰一边思索,一边分析,说完后就看向苏山河,然后目光瞥向那三位跟来的警员。

    “老苏,他们三个能不能相信?”

    “能!”

    原本一团雾水的案子突然有了眉目,苏山河也是特别高兴,赶紧拍着胸膛保证道“楚处长,他们三个都是我的心腹,都是跟着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有着过命交情,要不然我也不会随随便便带着他们跟您出来办案,所以您就放心安排,他们绝对不会泄露半点风声!”

    三个警员也随之看着楚牧峰,一脸肃然说道。

    “楚处长,我们一定会守口如瓶。”

    “楚处长,我们也知道这个失踪案关系重大,所以您就放心吧,我们不会乱说话的。”

    “该怎么做事我们心里有数,绝对不会给您添乱。”

    楚牧峰也愿意相信苏山河的保证,毕竟他好歹也是侦缉科的科长,要是说连这点人格魅力都没有的话,真不配当这个科长。

    “行,这样的话咱们从现在起开始分组干活!”

    楚牧峰指着已经逐渐远去的杨开建,沉声说道“我现在要去他的家中搜查,老苏你负责在外面放风,有任何意外情况的话,及时阻拦通知!”

    “好!”

    “你们两个立即去跟着杨开建,看看他到底是去做什么,要把他的所有行踪都了解清楚,具体到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和谁见过面。当然前提条件是你们不要暴露出来,以免打草惊蛇!”楚牧峰冲两个队员肃声下令。

    “是。”

    “至于你的话,现在就回去分局,你的任务只有一个,给我盯住孙连城。不要去刻意做什么,毕竟那里是你们分局,只要不着痕迹的留意就行。”楚牧峰意有所指地说道。

    “明白。”

    “都清楚的话那就行动吧!”

    几个人立刻分散开来做事。

    楚牧峰不是不想要亲自去跟着杨开建,只是觉得自己人生地不熟,要是遇到什么事儿,都未必能轻松处理。

    这样的话,倒不如交给苏山河的人去办,他们毕竟是本地的,不仅熟门熟路,而且有事儿也能轻松应对。

    根据苏山河所说,杨开建是自己住的,楚牧峰左右看了看,小巷中没有什么人,一个助跑,高高跃起,很轻松地就翻墙进去。

    小院不算大,而且破烂不堪。

    站稳了身子,楚牧峰直奔正房而去,推开门迎面而来的那股仿佛鱼虾腐烂的恶臭顿时让他一阵反胃。

    下意识地捏了捏鼻子,忍着这股怪味,他开始四下扫视起来。

    其实房间中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家具,就只有一张破桌子,几把破椅子,然后便是墙角放着一张木板床。

    除了这些,房间中便再没有多余的物件。

    “真是一穷二白啊!”

    说实在的,像杨开建这种混社会的家伙,在没有混出头前,能有个狗窝住就算不错了,就算给个大房子他住,都住得不踏实。

    当然,楚牧峰不是冲着钱来的,他在房间里四处翻看,想要查找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没有!

    查无所获!

    惟一让楚牧峰感到有点兴趣的就是一张戏票,戏票是云华戏院的,至于说到这张戏票有没有用,还得靠后续的调查。

    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确定这里没有什么价值之后,楚牧峰就立即撤了出来。

    “楚处长,有发现没有?”见人出来了,苏山河立即走上前来低声问道。

    “没有!”

    楚牧峰摇了摇头,语气淡然的说道“这个杨开建果然像你说的那样,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混懒鬼,里面什么都没有,不过桌上有一张戏票,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对了,你知道云华戏院吗?”

    “云华戏院?”

    苏山河挑了挑眉角,似乎有些诧异地说道“他也能搞到那里的戏票吗?”

    “哦,什么意思?”楚牧峰听出话里有点蹊跷。

    “楚处长,云华戏院是我们玄武区最高档的戏院,够资格进出那里的都是达官贵人,那种地方可不是说有钱就能进去的,还得有介绍人才成。”

    “我曾经跟随着梁局长进去过一次,那里装修得果然十分豪华,而且里面听戏的雅间都被那些大佬给预定下来!”

    说到这里,苏山河十分肯定地说道“就杨开建这种身份的家伙,绝对没有资格进去,他那张戏票十有八九不是自己的。”

    楚牧峰精神立刻振奋起来,这是好消息。

    他原想着云华戏院就是谁都可以进出的,只要有钱买票就行,现在看来并不是那样。

    要不是那样的话,就说明是有出处了,说明杨开建肯定是被人带进去的,什么人会见他呢?自然是对他下命令的。

    也就是说,那人有很大的可能和鬼遮眼,和这起失踪案有关系。

    “你的人会继续盯着杨开建,趁现在还早,咱们去一趟云华戏院吧!”

    楚牧峰说着就将那张戏票拿出来,饱含深意地说道“云华戏院要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么这张戏票到底是谁给杨开建的,想必调查起来也不算多难。”

    “去云华戏院吗?”苏山河听到这里有些迟疑。

    “怎么,老苏,你不会告诉我,凭借着你的身份都不能进去吧?”楚牧峰见此情形颇感意外。

    苏山河好歹也是玄武分局侦缉科的科长,要是说连一个戏院的大门都进不去的话,那真是太落面子了。

    这个戏院就算再牛逼,难道说还能这么骄狂不成?

    “能进是能进,但我觉得要只是想要问出来戏票的话,咱们是不用进去的,我认识里面的一个人,她一眼就能认出来戏票是给谁的!”

    想到这张戏票的时间是三天前的,苏山河就带着几分自信道。

    “你确定?”楚牧峰追问道。

    “确定!”苏山河重重点了点头。

    “行,那就抓紧去找他吧!”

    “行!”

    ……

    云华戏院外的一座茶楼雅室。

    楚牧峰和苏山河坐下没多久,就有人过来敲门,低声问道“苏哥在吗?”

    “在,进来吧!”

    苏山河声音落地的同时,一阵香风就推门飘了进来,而在看到进来的人是谁时,楚牧峰不由微微诧异,这就是苏山河所说的人吗?

    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年轻女人。

    这个女人穿着云华戏院的制服,相貌不算是多漂亮那种,却非常耐看。

    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到楚牧峰也在后,似乎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表现得淡定坦然。

    “苏哥好!”

    “来,我给你们介绍下!”

    苏山河站起身冲着楚牧峰说道“楚少,她那叫做苗翠,是云华戏院负责卖票的,小翠,这位是楚少,他有些话想要问你,你知道就如实说,不知道也不要乱说,知道吗?”

    “嗯,我知道了!”苗翠恭敬地点头。

    苏山河做事还是很谨慎的,他没有主动将楚牧峰的身份暴露出来,而是说的楚少。

    关键是楚牧峰之前没有提前说这事,他都能想到,光冲这点便能看出来他做事的确是比较细心。

    “苗翠姑娘你好,劳烦你来帮我看看,对这张戏票有没有印象?”

    楚牧峰直接就将戏票拿出来递过去,然后继续问道“想要进云华戏院的话,是不是说都得有票才成?”

    “对,肯定都得有票!”

    苗翠语气果断的说道“不管是不是我们云华戏院的贵宾,只要是过来听戏的,都得凭票进入,只是那些贵宾的话,我们会提前将票准备好,等到人过来后就送过去。”

    “每位贵宾都会得到六张增票,带六个人去雅座中听戏,您的这张戏票就是三天前,第九号雅座中送出去的附赠票。”苗翠语看了看手中的票据,抬头说道。

    “哦,你确定吗?”楚牧峰眼神一亮,还真是问对人了。

    “确定!”

    苗翠又仔细看了眼戏票,很认真地说道“楚少,我非常确定,您看,这张戏票上是有着日期,至于说到雅座的话,我们云华戏院总共只有十间雅座。”

    “为了统计方便,每个雅座的附赠戏票都是有标号,这里有着九字,就说明是第九雅座。”

    “第九雅座是谁都可以去的吗?”楚牧峰紧声问道。

    “当然不是!”

    苗翠将戏票递回去后,脆生生地说道“我们云华戏院的雅座都是有人包下来的,只有他们才有资格听戏,别人是绝对不能进去。”

    “他们来了归他们使用,他们就算不来,雅座宁可空着也不能将票卖出去。所以说,每个雅座都是固定的。”

    “那第九雅座的人是谁?”楚牧峰步步紧逼的问道。

    “是华佗医馆的侯罗典侯九爷。”苗翠想都没想便直接说道。

    她对每个雅座的情况是如数家珍,其实不只是他,只要是云华戏院的人都得知道这个情况。

    这是规矩。

    “是侯九!”苏山河露出一抹诧异神情。

    “老苏,你知道这个侯九?”楚牧峰侧身问道。

    “当然知道。”

    苏山河是真的很清楚这家伙的底细,随口说道“侯九叫做侯罗典,是一个在玄武区还算很有名气的骨科大夫。”

    “从他扁鹊医馆中卖出来的药中,专门治疗跌打损伤的膏药是十分热销,不管你是腿疼还是腰疼,只要贴上几副膏药,几天之后就没事了。”

    “靠着这样的一手绝活,侯罗典的医馆一直是不愁没生意,而且还会结交一些达官贵人,所以日子过得很不错。”

    “我会知道他,也是因为局里面的弟兄们在训练的时候,难免都会出现磕磕碰碰,扭伤摔伤的情况,自然也会去找那个侯罗典。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会……”

    “噤声!”

    楚牧峰听到苏山河情不自禁之下竟然要说出案情的时候,当机立断的打断他的话语,然后在苏山河有些讪讪的表情中冲着苗翠问道。

    “苗翠姑娘,你说你知道第九雅座的是侯罗典,那么三天前他带谁过去的你还有印象吗?说白点,这张戏票是谁拿着的,你还能想起来吗?”楚牧峰接着问道。

    “当然能!”

    苗翠想都不用想,就回答了这个问题“三天前侯九爷的确是过来听戏的,您要是想知道这张戏票是谁的话,还真是巧了,我也知道,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我虽然不清楚,但听外面的人都叫他刀哥。”

    “刀哥!你确定没听错?”楚牧峰双眼微眯。

    “确定确定!因为这三天间第九雅座就没有人来过,侯九爷从那天过后也没有露过面,我想要忘记都难!”苗翠说完这个后略显局促。

    “怎么,有什么事吗?”楚牧峰察言观色后问道。

    “楚少,也没什么,就是您问我为什么会知道是刀哥,因为他每次过来看我的眼神都是怪怪,就跟着要吃掉我似的,那种眼神,我明白是什么意思。”苗翠轻咬着嘴唇说道。

    原来如此。

    一个自己对姿色觊觎垂涎的混混,苗翠还会忘记他是谁吗?

    又随意问了两个问题后,楚牧峰便从兜里拿出皮夹,从里面抽了张二十法币,随意推过去交代道“苗翠姑娘,很感谢你的配合,请您记着我们今天问你的事,绝对不要外传,明白吗?”

    “我清楚,楚少,这个就不必了。”苗翠扫了一眼法币有些怯弱地回道。

    “让你拿就拿着,楚少赏赐的东西你也敢拒绝?”

    苏山河说着就拿起法币塞到她手上,然后冲着苗翠说道“行了,你回去吧,听楚少的话,忘记我们今天的见面,忘记你说过的话,绝对要守口如瓶,不得泄露半句!”

    “是,楚少,苏哥,我先走了!”苗翠攥着钱转身离开雅室,脸上浮现一抹红晕之色。

    当房间只剩下两人的时候,苏山河搓了搓手,神情有些尴尬地说道“楚处长,不好意思,刚才是我有点太心急,差点就将案情说出来。”

    “没事,老苏,以后注意点就好了!”

    楚牧峰也没有摆架子训斥的意思,毕竟苏山河又不是自己的属下,这个案子结束后,两个人应该就不会有什么交集,何必太过严厉苛求呢。

    “这个苗翠可靠吗?”楚牧峰端起茶杯轻轻抿了口问道。

    “楚处长,您放心,绝对可靠!”知根知底的苏山河自然敢为苗翠打包票。

    “苗翠是我村里的老乡,很小的时候娘就死了,她爹就给她找了个后妈。说起来她后妈真的不是个玩意,平日里打骂不说,最后还偷偷将她卖给赌场。”

    “因为这事,她爹也被后娘给气死,她那也够狠的,一气之下就和后娘扭打起来,结果不小心失手将她后妈给推倒摔死了。村里人多多少少都有点沾亲带故,所以我回去的时候就帮忙解决了。”

    “后来看她太可怜了,我就把她带出来,她也找了个云华戏院售票的工作,所以我才敢说她嘴巴肯定严实,是不会出去随便乱说话的。”

    竟然还有这样的内情。

    这也就难怪苏山河敢这样打包票了,于情于理,苗翠都不敢对苏山河的话阳奉阴违,谁让她在金陵城中,只有苏山河这么一个靠山。

    “嗯,那就行!”

    不用去管苗翠这边会泄露消息后,楚牧峰就将重心放到了侯九身上。

    侯罗典是个挺有名气的医生,这样的话就能解释为什么他会知道鬼遮眼这种虫子,清楚鬼遮眼的毒液提炼出来后能有迷幻效果。

    况且拥有医馆作为背景,他也可以很方便地能做到这个。

    难道说侯罗典会和人口失踪案有关系?

    莫非他就是人口贩卖组织一员?

    要是说再大胆的猜想下,既然能够炼制出来这种药粉,他在人口贩卖组织中的地位又怎么可能一般?难道他就是幕后黑手?

    “老苏,咱们现在就去扁鹊医馆,会会这个侯罗典吧!”楚牧峰起身淡然道。

    “咱们就这么找上门去?”苏山河神色一愣,就不怕打草惊蛇吗?

    “你刚才不是说他和你们分局有合作关系吗?那正好,我就是你们分局的新人,因为训练胳膊受了伤,正好让他给瞧瞧,这理由说得过去吧?”楚牧峰抬了抬手臂,玩味一笑。

    “对对对,就是这个理儿。”苏山河是连连点头。

    “那就出发吧!”

    ……

    扁鹊医馆。

    这家医馆坐落在玄武湖畔一条繁华的街道上,周围是大大小小的店铺,来来往往路人是川流不息,车水马龙热闹的很。

    从地段上来说,这里可谓是绝佳位置,这开门做生意的,有人才有买卖不是,不能说因为做的是医馆生意,就可以随便选择个偏僻角落,冷冷清清的没有人气。

    下午一点多。

    品尝了一顿金陵美食之后,楚牧峰在苏山河的陪伴下走进了这间医馆。

    当然进来的时候,楚牧峰是跟随在后面的,他现在扮演的是一个普通小警员,又怎么会目中无人的僭越呢?

    “老侯,侯九!”

    苏山河一走进来就熟门熟路地嚷嚷起来,丝毫没有什么拘谨,平常怎样现在还是怎样。

    “在忙什么呢,赶紧出来,帮我兄弟瞧瞧!”

    “呦,这不是苏科长吗,这是什么风把您给吹过来了,您要是有什么事儿,一个电话我就过去了,哪里还轮得着惊动您大驾光临啊。”

    随着话音落地,一个身材瘦弱的中年男人从后堂快步走了出来。

    他穿着黑色大褂,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留着一簇山羊胡子,整张脸看起来十分消瘦。

    但是那双滴溜溜的眼眸转动间,让人感觉到些许锐意。

    他就是老中医侯罗典。

    “老侯,这是我手下弟兄,在训练的时候不小心摔伤了胳膊,虽然贴了膏药,但是最近一直隐隐作痛,这不就带过来给瞧瞧。”苏山河笑着让出位置来,指着楚牧峰说道。

    “没问题,这边坐!”

    侯罗典微笑着招呼楚牧峰坐到椅子上,然后就开始检查起来。

    “这里疼吗?”

    “我要是捏这里疼的话就说。”

    “你的手臂能打弯吗?”

    别说,侯罗的确有两把刷子,问出来的问题,做出来的举动都带有很强的针对性。

    查看一番后,他站起身来笑着说道“苏科长,这位小兄弟的伤没什么大碍,之所以还会感觉隐痛,应该是肌肉拉伤的原因,我给他开几幅膏药,贴完之后保证没事了。”

    “劳烦大夫了!”楚牧峰连忙道谢。

    “不客气,你是苏科长的弟兄,我自然是要多加关照的!”侯罗典说着就转身去拿膏药,拿出来三幅装好后递过来。

    “每天一副,用热毛巾擦拭后敷上去,保证药到病除。”

    “多谢多谢。”楚牧峰表现的非常到位,将那种久病患者渴望诊治的心情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侯罗典还想要继续说两句话的时候,突然间有人冲进门来,他们抬着的是一个疼痛难忍,满头大汗的人,刚进门就大声喊叫起来。

    “侯神医,赶紧帮我哥哥看看,他这是怎么了?”

    “苏科长,没什么其他事的话,我先帮人看病了?”

    “行啊,你忙你的去吧。”

    苏山河自然是不能阻扰人家治病救人,和楚牧峰告辞离开。

    等到两人走出去后,侯罗典忽然抬起头,看着他们的背影,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神情。

    “楚处长,现在怎么说?”苏山河低声问道。

    “通知你的人即刻逮捕杨开建,我要现在就审讯。同时,派人严密监视这里,只要发现侯罗典有逃走的迹象,立即逮捕!”

    楚牧峰是没有时间继续耗着。

    刚才在医馆中,他发现侯罗典虽然表现的是可圈可点,但不经意间的细节还是暴露出来这个人应该与问题。

    让楚牧峰最肯定的事情是一个细节,那就是侯罗典身上的那种特殊药味。

    那种药味只有鬼遮眼身上才有。

    这说明扁鹊医馆中就有鬼遮眼。

    现在只要从杨开建的嘴中问出来是谁让他去搜集捉鬼遮眼,楚牧峰就能进行下一步行动。

    一旦能确定这事就是侯罗典所为,没得说,立断实施抓捕。

    “要不先抓起来再说?”苏山河迟疑了下说道。

    “抓起来?”

    楚牧峰沉吟了下,看向苏山河眼神沉稳的说道“你说的对,要不就先控制起来再说。”

    “这样,你就以局里面还有别的警察要治伤为理由,将侯罗典带到局里面去,暂时控制起来。等到我那边问出来口供后,再进行下一步。”

    “好!”

    ……

    玄武分局审讯室中。

    当刀哥杨开建被逮捕带过来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有些懵神。

    他不清楚自己无缘无故的怎么又被抓起来,难道还是因为上次在火车上欺负那个老太太的事吗?

    “真是你?”

    当杨开建看到出现在审讯室中的人是苏山河时,脸色更是垮下来,满脸憋屈地说道。

    “我说苏科长,咱们的事不是已经了结了吗?打也被您打了,钱我也赔了,该做的我都做了,您怎么还非要揪着这事不放呢?难道非要整死我,您才能满意吗?”

    “整死你?”

    苏山河随手拿起一把刑具,在杨开建面前比划着说道“你是说我不敢整死你吗?要不然试试看?”

    “别啊,有话好说,咱们有话好说。”杨开建一下子傻了眼。

    他可不敢去尝试,真要上刑的话,倒霉吃亏的不还是自己吗?

    “你最好老实点,问你什么话就说什么话,要是说被我发现你敢胡说八道的话,嘿嘿,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痛不欲生!”苏山河出声恐吓道。

    “您问您问,我绝对配合。”杨开建蜷缩着脖子紧声说道。

    “说吧,是谁让你去搜集那个鬼遮眼的?”随着苏山河这边烘托出来氛围后,楚牧峰从旁边阴影处走出来,站在灯光下,眼神冷漠地问道。

    “咦,你不是那个谁吗?”

    杨开建猛地看到楚牧峰,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来一个人影来,忍不住惊呼道。

    “回答我的问题!”

    楚牧峰居高临下地俯视,杀气腾腾地问道“到底是谁让你去捉鬼遮眼的?”

    “没谁让我抓,我就是喜欢养虫子!”面对楚牧峰这种直勾勾的逼问,杨开建倒是很光棍地不松口。。

    “喜欢养虫子?”

    听到这话后,楚牧峰慢慢站起身来,眼底闪过一抹不经意的嘲讽冷光。

    ”你觉得你这话有人会信吗?你觉得这样就能蒙混过关吗?行啊,既然你想要玩,那我就陪你好好的玩玩,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那我就让你掉掉泪!”

    话音落地的瞬间,楚牧峰就直接拿起旁边烧得滚烫的烙铁,在苏山河惊讶的眼神中,毫不客气地递了过去。

    “啊!”

    随着滚烫烧红的烙铁烙上胸口的瞬间,杨开建立即昂起头,扯着嗓子发出一道惨烈的喊叫声,空气中瞬间弥漫起来一股刺鼻难闻的烤肉味道。

    一颗颗黄豆般大小的汗珠从杨开建脑门上滑落在地。

    他疼得身体不断抽搐,拼命挣扎,但被死死捆绑着的他,越是这样,越被勒得死死的。

    那种深入骨髓,想要将他肌肉全都切割成块的疼痛感,宛如潮水般袭来。

    疼!真疼啊!

    杨开建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

    虽然以前打斗时也受过伤,但哪里遭过这种罪,这才是酷刑啊!

    汗珠混合着泪水,霹雳巴拉地往下掉落,他哭得真叫一个凄厉,鼻涕都开始横飞。

    “这个遭雷劈的家伙,怎么不按照常理出牌,不是应该继续问两句吗?怎么直接给我来了一烙铁,下手这么狠,简直就不是人啊!该死的,疼死老子了,真是要命了!”

    杨开建心底各种各样污秽的话语都开始骂起来,却是不敢骂出声来。

    “够狠!”

    苏山河看到这幕也不由一惊,他原以为楚牧峰会循序渐进,谁想他动起手来竟然会如此迅猛。

    而且动手之后,神色一片淡然,既不狰狞,也不惶恐,就仿佛是做了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这种气魄可不是初入警队的新人能有的。

    苏山河越发正视起来楚牧峰来。

    将烙铁放回炉子后,楚牧峰又顺手抽起来一根铁签,放到炉火里烧着,很快就烧得一片通红,铁签前端发出一股股热浪。

    随即他就转身,夹着铁签就来到椅子前面,看着还在疼痛中嘶叫的杨开建,左手摁住他的脑袋,死死的压在木桩上,右手则举着铁签就向前面慢慢移动。

    半米!

    三十厘米!

    还有十厘米!

    这么近的距离,杨开建都已经能感受到铁签上传来的恐怖温度,但他的脑袋却被死死摁住动,无法挣脱,一种极度恐慌的情绪充斥全身,头皮都发了麻。

    “干什么,你要干什么?”杨开建声音颤抖地惊呼道。

    “干什么?”

    楚牧峰嘴角一翘,淡淡说道“我想看看到底是你的眼球硬还是我的铁签硬?你说呢?”

    “放了我,我说我说!”

    脸色一片惨白的杨开建彻底被楚牧峰这样的举动给镇住了,他知道自己回答什么都是错的,除非是老老实实招供,不然这个家伙绝对会刺破自己眼球。

    此刻他已经认出了楚牧峰,眼前这个男人就是火车上那个人,那股杀气太浓,肯定杀过人的!

    该死的,这家伙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这么肆无忌惮,一点情面都不讲,真是太凶残了!

    “你真愿意说?”楚牧峰依然没有放手。

    杨开建使劲扭动脖子,惊恐地喊叫,“快点拿开这个,我说,我愿意说!”

    “说吧,是谁让你去捉鬼遮眼的?”楚牧峰却依然没有挪开铁签的意思,不紧不慢地问道。

    “是扁鹊医馆的侯九!”

    当这个名字喊出来的瞬间,楚牧峰和苏山河对视一眼,这个和他们所估计的一样,看来真的就是侯罗典指使的。

    “扁鹊医馆的侯九?他找你捉这个鬼遮眼做什么?”

    “我哪里知道,我……”

    “你敢撒谎?”

    楚牧峰捕捉到杨开建眼底一闪而逝的惊慌光芒后,冷笑着说道“行啊,看来你挺能耐的,都到这时候还敢给我耍心眼,看来你是不想要眼珠子了!”

    说话间,火红的铁签继续向前递过去。

    五厘米!

    近在咫尺的距离,可以不夸张的说,楚牧峰都不用动,只要杨开建的动作幅度稍微大点,都有可能自己把眼球送上去。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