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320、副处长:楚牧峰

320、副处长:楚牧峰

作品:老胡同 作者:隐为者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转过身来,叶鲲鹏很自然地牵起来她的手,柔声说道“你说我要不要办六十岁的生日呢?”

    “必须办!”

    林静轩在这个问题上没有丝毫迟疑“我还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吗?你过不过生日是无所谓,你真正想要的是见见你的学生们是吧?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必须要办,为什么不办呢?不但要办,还要好好办。”

    “嗯,那就听你的!”叶鲲鹏点头说道。

    “说起来,我也好久没有见过牧峰那个小猴崽子了,真的有点想他!”林静轩想到以前老来家里蹭饭的楚牧峰,如今也已经长大成熟,成为四九城的神探后,不由得颇多感慨。

    “放心吧,你很快就会见到了。”叶鲲鹏拍了拍林静轩的手,展臂轻轻搂着她的肩膀。

    “嗯!”林静轩依偎着老伴,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年轻人最喜欢的是憧憬未来,老年人最留恋的是回忆过去。

    ……

    三天后。

    北平城,警备厅。

    昨天已经回来的阎泽一行可谓是收获满满,这趟他们虽然将蛛组交出去,同样也得到了想要的所有奖赏。

    曹云山如愿以偿地成为警备厅的副厅长,算是真正迈进了警备厅的高层序列,当然,他刑侦处处长的职务兼着。

    其实就算不兼任,在分管工作方面,曹云山负责的主要还是刑侦处这一块,其他则多多少少也捞了点。

    一号会议室中。

    “云山也算是咱们警备厅的老资格,在本职工作上一直都是任劳任怨,吃苦耐劳,这些年破获了不少大案要案,此次能够得到内政部的认可,升任副厅长,也算是实至名归,让我们对他表示祝贺。”

    随着阎泽落下的话音,众人纷纷鼓掌庆祝,都已经是定下的事了,自然不会有人站出来唱反调。

    花花轿子人抬人,场面上自然要过得去。

    “现在咱们来说说刑侦处一科科长楚牧峰的任命吧。”阎泽抬手示意了下,跟着说道。

    是要决定楚牧峰的任命了吗?

    在座的几个副厅长彼此对视一眼,谁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以着今时今日阎泽的身份地位,他们是休想撼动分毫。

    既然说的是楚牧峰的任命,他们就算是有意见也得憋着,谁让这小子真是有能耐,拿出来的功绩是无可挑剔的,根本容不得反驳。

    只是阎泽想要给楚牧峰什么官位呢?

    “你们也都清楚楚牧峰做了什么事,这件事虽然说不能外传,但在咱们这里却是都心知肚明。”

    “岛国的蛇组沦陷,蝎组被端,蛛组捣毁,这都是楚牧峰一手办成的,可以不夸张的说,他完成的这些成绩是咱们警备厅这么多年来,都没谁能做到的。”

    “这是咱们警备厅的荣耀啊!这次去金陵内政部汇报工作的时候,连唐部长也对其是赞赏有加,说要是全国各地的警备厅都能涌现出楚牧峰这样的人才,那咱们警备系统何愁不兴盛?”

    说到这里,阎泽扫视了一圈,发现在座众人都是一脸肃然,都在认真聆听后便点点头,满意地继续说道“所以我建议擢升楚牧峰为刑侦处副处长!你们看怎么样?”

    “厅长所言极是,我觉得可以!”

    “是啊,楚牧峰为咱们警备厅取得了这么大的荣誉,的确应该提拔重用!”

    “还是厅长考虑周到,我双手赞同!”

    “楚牧峰对咱们警备厅是有功之臣,擢升为副处长我看绝对够资格。”

    ……

    谁也不想要做恶人。

    就这事阎泽既然提出来,就说明是没有任何商量的可能,是绝对要将意志贯彻下去。

    虽然楚牧峰的年龄和资历有些浅薄,但架不住那积累的沉甸甸功绩,在座的副厅长们想到蛇组,蝎组和蛛组的案子,都无条件赞同。

    “行,那就这么定下来了!”

    阎泽冲着曹云山威严的说道“云山,会后你负责办理下!”

    “是,厅长!”曹云山点头道。

    当这个提拔消息宣布出来后,整个北平警备厅中下层是一片轰动。

    他们谁都没想到,楚牧峰竟然会一跃成为刑侦处的副处长。

    这个职位是含金量十足,可不是提拔科长那么简单。

    “都说朝中有人好办事,你们也看到了吧?啧啧,想想半年前他楚牧峰还只不过是个小小的侦缉队队员,现在都摇身一变成了副处长,这升迁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得了吧,你这家伙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就嫌葡萄酸!”

    “说的就是,楚牧峰的升迁可不是单纯靠关系上去的,而是凭真才实干上去,你难道没关系吗,怎么没升这么快呢?你有本事也去破案啊!”

    “说的简单,破案哪有那么容易!”

    ……

    有些人对于楚牧峰的升迁提出异议,但这样声音并没有成为主流。

    拿什么来质疑人家的升迁?质疑这个就是在怀疑警备厅的领导层,没谁会愚蠢到公开叫板,也没谁觉得这种任命水分很大,他们只是心里不平衡而已。

    刑侦处。

    外面是妒忌也好,是质疑也罢,在这里却是群情激动。

    尤其是一科,在听说楚牧峰竟然被擢升为副处长后,所有人都像是吃了蜜般高兴,这种喜悦比他们自己升职还要来的激动。

    对他们来说,楚牧峰就是一个无法超越的奇迹。

    “哈哈,我就说咱们科长,不,现在应该叫做副处长,是最厉害的!想想也是,连老王都升职了,没道理说咱们副处长不升。”裴东厂坐在椅子上,听到这个消息时,他一下就蹦跳起来,脸上布满着无法克制的亢奋。

    “副处长!”

    宋大宝眼中也是闪烁着惊艳光芒,“这以后咱们岂不是就要跟着副处长办案子了,哈哈,咱们也是水涨船高啊!”

    “副处长!”

    就在几个人议论的时候,楚牧峰从办公室中走出来,他已经得到任命,现在是要去见曹云山。

    听到这群人的议论声,看到他们眉宇间流露出来的兴奋表情,楚牧峰摆摆手道“知道你们是想要宰我,没问题,老王你去订饭馆,除了值班的,其他弟兄们都来,大家伙好好的热闹热闹!”

    “好嘞,没问题!”

    ……

    刑侦处,二科,科长办公室。

    唐远清现在就坐在这里,陪着董卫国聊天,两个人的脸色不能说多难看,但也绝对不算好看。

    想到之前还和他们平起平坐的楚牧峰,如今摇身一变都成为领导他们的副处长了,要说两人心里一点别扭也没有那是假的。

    但就算有别扭又能如何?他们能和楚牧峰相比吗?

    两个人也是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他们也大概知晓楚牧峰是做成了什么事儿,想到人家办成的那个大案子,两人就感觉一阵深深的无力感。

    “卫国,你说咱们是不是老了?”唐远清语气有些萧瑟的说道。

    “老了?”

    董卫国看过唐远清那张保养得当的圆润脸庞,不以为然地说道“说谁老我都相信,但说你老,我却是绝对不信的,你能说老吗?你看看自己的模样,活脱脱的就像是年轻后生。”

    “滚犊子,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唐远清没好气地一瞪眼。

    “呵呵,我当然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是不想要去惦记这一茬。”

    董卫国抽着香烟,在烟雾袅绕中悠悠说道“要知道一年前的楚牧峰还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队员,就算是有着处长罩着,那也是一个小喽啰。”

    “但这一年来,人家硬是像脱胎换骨般,做出来的事,办出来的案子,桩桩件件都是无可挑剔,在咱们警备厅可谓是一枝独秀,都被百姓誉为了京城神探了,还说啥,说啥都是白搭,除非你也能像他那样厉害。”

    “我现在是能深刻体会到田横七和黄大风当时的心情。”

    唐远清无奈地耸耸肩,将香烟掐灭,深深呼吸出一口气后说道“行了,做好迎接咱们副处长的准备吧!不出意外,楚牧峰肯定会分管刑侦,不会去碰其余副处长的权限。”

    “嗯,还好咱们前面结了善缘,想必他也不会为难咱们。”

    董卫国点了点头。

    ……

    副厅长办公室。

    和原来的办公室相比,现在这间不管是面积还是规格都明显提升不少,这也是应有之意。

    毕竟在警备厅甚至在官场的任何一个部门中,鲜明的等级制度都是随处可见的,你是什么级别,就会享受什么待遇。

    公开场合,谁敢僭越就是越界,越界就意味着下台。

    至于私底下的事儿,那是另说。

    “师兄!”敲了敲门,楚牧峰走进来后,看着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曹云山恭声说道。

    “来来来,牧峰,坐下说话!”

    曹云山则站起身来招呼他在会客区落座,然后颇为关心地问道“怎么样?升了副处长的感觉如何啊?”

    “一切全赖师兄提携。”楚牧峰拱手感激说道。

    “嗨,我提携什么,这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

    曹云山摆摆手,没有想要占这份功劳的意思,平静地说道“你这次能一下子当上副处长,外面是肯定会有这样那样的议论,但根本无需计较。”

    “你只要知道,你屁股下面的位置是你应得的就成。至于说到别人的非议,随他们去就是,难道他们还敢跳出来叫板不成!谁敢这样做,就别客气,要让他们知道,咱们师兄弟不惹事,也不怕事!”

    一股不加掩饰的上位者气息肆无忌惮地释放开来。

    这才是真正的曹云山。

    以前只是刑侦处处长的他,或许有这样那样的顾虑,但现在已经是副厅长,那么他的地位和权威就必须树立起来。

    谁敢质疑,谁敢挑衅,一棍子先打个半死再说。

    “是,师兄,我知道怎么做了!”楚牧峰微微一笑。

    “嗯,你知道就成。对了,这次去金陵我见到老师了,他给你说过要去中央警官学校进修的事了吧?”曹云山跟着翘起二郎腿,话锋一转道。

    “嗯,已经说过了,不过我有点纳闷,好端端地为什么要去中央警官学校进修,不过既然是老师吩咐的,肯定没错!”

    “师兄,相应的手续我会抓紧办好,到时候拿给您就行了吧?”楚牧峰坦然说道。

    看到楚牧峰这幅表情,曹云山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你小子就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这事对你来说是好事,是老师特意为你争取来的机会,不然你以为谁都有资格去进修吗?”

    “去进修就意味着有大好前途,去进修还能认识很多派系的年轻俊才,总之这事你心里有数就成,当然你过去后赶紧去拜见老师,他老人家会好好交代你的。”

    “嗯,这是当然!”

    楚牧峰说到这里,忽然间想到了一件事,“对了,师兄,我记得老师今年可是六十了吧,办不办啊?”

    “那还用说,肯定要办啊!”

    曹云山正准备说这事,既然楚牧峰提起来,他就顺着话茬往下说,“咱们老师这个大寿不但要办,而且要办的有规模有档次,”

    “原本我是准备亲自来负责,但老师却说不用去管,他老人家说了,我也就只能听从。算算时间,大寿的时候你应该在老师那里,所以说有什么事你小子可得多帮衬着点。”

    “是,这是学生应尽职责!”楚牧峰理所当然地点头应道。

    “到时候你的那些师兄们都会回来,所以说啊,你就等着瞧吧,老师的大寿肯定会很热闹。”

    “正好,以前的那些师兄们,都能见上一面,不能说大家都是老师的学生,结果彼此间还不熟悉,不认识吧。”曹云山指指点点道。

    “没错,我也正有此意。”楚牧峰也是面露喜色,这显然又是一个名正言顺拓展人脉关系的好机会。

    跟着闲聊片刻之后,楚牧峰就起身离开,他要趁着这几天将手头事都安排好,以免动身去金陵后,刑侦处这边出什么乱子。

    ……

    刑侦处,会议室。

    楚牧峰直接将刑侦处的三个科室的正副科长们全都喊过来,这里面第一科室的代表自然就是苏天佑和王格志,第二科室的是唐远清,第三科室的是董卫国。

    当然还有其余几位副科长也都出席,毕竟这是楚牧峰上任后的第一次刑侦处会议,谁敢拿大,谁敢不来?

    不然新官上任三把火,会烧的出头鸟灰飞烟灭。

    “各位,咱们都是熟人了,所以有些客套话就不用多说。我只希望刑侦处今后的工作能够在各位的共同努力下,越干越好,大家都能步步高升。”

    “今天之所以让大家过来,是因为我接下来要去金陵中央警官学校进修一段时间,所以有些事儿要和大伙交代清楚。”楚牧峰眼神淡然的扫视全场。

    所有人都毕恭毕敬坐着,神色认真,静待下文。

    “在我进修期间,咱们刑侦处的所有工作都不能停顿和延迟。我已经跟曹副厅长汇报过这事,你们在工作上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去向他请示,他毕竟分管咱们这一块。”

    “在我从金陵回来之前,咱们刑侦处是不会有任何变化的,但在我回来之后,我绝对会调整刑侦处,对这里进行一番改革。”

    “这次改革的标准很简单,那就是能者上庸者下。你们都将各自分管部门的人员情况整理好,我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进来的,只要有能力那就继续留任,要是碌碌无为,尸位素餐的话,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楚牧峰的话语中透露出一股金戈铁马的硝烟气息。

    每个人的心神瞬间都紧绷起来。

    “都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

    随着所有人起身应答,楚牧峰便不再多说,跟着又随意吩咐了两句后便宣布会议结束,在所有人都离开的时候,他将唐远清和董卫国留下。

    会议室中只剩下三个人。

    “楚副处长,您有什么事儿吩咐?”唐远清的称呼也变化着。

    “唐哥,董哥。”

    这个称呼刚刚喊出来的瞬间,唐远清和董卫国就有些承受不住的连忙摆手

    唐远清更是急切地说道“楚副处长,您可别这样喊,我们承受不住。”

    楚牧峰微微一笑道,“既然你们不愿意,那我就换个,老唐,老董,这样你们总该没意见了吧?”

    “行行行,没意见。”

    这样喊听起来还亲切了几分。

    “老唐,老董,我这次能擢升为副处长,说真的,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但我想说的是,我楚牧峰还是之前的楚牧峰,咱们私底下还是兄弟关系!”楚牧峰脸上的神情是那样自然,说出这番话是那样坦然,完全就是凭心而言。

    感受着楚牧峰的这份真诚,唐远清神情恭敬地说道“楚副处长这样说就不对了,你能升职是众望所归,毕竟你做的那些事,是我和老董这辈子恐怕都做不成的,你能升职我老唐心服口服。”

    “说的没错!”

    董卫国也跟着附和道“楚副处长,虽然说你的年龄和资历都有些浅,但你的能力是毋庸置疑。俗话说的好,自古英雄出少年,你就是我老董心目中的英雄。我也想要像你那样逮捕岛国间谍,让他们在咱们国家销声匿迹!”

    “你们两位能这样想是最好的,这样想我也就能省去很多不必要的担心。老唐,老董,我这次去中央警官学校进修,目前暂定的时间是一个月。”

    “在这一个月时间里,我希望你们两位能帮着盯好科室的各项工作,不要出现什么娄子。”楚牧峰目视对方说道。

    “楚服处长,您放心,二科绝对不会给您拖后腿。”唐远清立即承诺道。

    “三科也不会有事儿。”董卫国也是紧随其后答道。

    “好,要的就是你们这话!”

    楚牧峰满意地笑道“有你们两位在,我就能放心的离开,老唐,老董,咱们明晚聚聚,到时候我来安排地方,等我通知。”

    “没问题!”

    “那就这样!”

    楚牧峰转身离开会议室,他对唐远清和董卫国的安抚也是必要的,毕竟不管怎么说,这两位可都是二科和三科的科长,是之前和自己平起平坐的角色。

    如今自己是把他们甩在身后,但谁敢保证,这两位一辈子都会原地不动吗?要是说他们也都擢升的话,现在的放低姿态就是为以后的相处埋下情分。

    “咱们的这位楚副处长别看年轻,做事却很周全啊。”唐远清望着楚牧峰的背影从眼前消失,眯缝着双眼慢慢说道。

    “周全点好,这样谁都不会尴尬。”董卫国则神色平静道。

    “对对对,不尴尬才能共事。走吧,咱们该去安排安排了。”

    “好,走走走。”

    ……

    当晚。

    楚牧峰和一科的这帮手下们是开怀畅饮,不醉不归。

    次日中午。

    楚牧峰是和范喜亮,靳西来一起吃的饭。

    毕竟他荣升副处长这可是大喜事,总要跟好兄弟庆祝下。

    在知道楚牧峰很快就要去金陵进修的时候,范喜亮举起了酒杯,话语中是颇多感慨。

    “其实从当初沈浪离开的时候,我就觉得咱们兄弟四个很有可能会陆续都要分开了,只是没想到时间会来的这么快,不过无所谓了,老四去的是中央警官学校,是去进修,这是前途一片光明的好事,应该喝一杯庆祝!来!”

    “干!”

    干掉杯中酒后,靳西来拿起一粒花生米嚼着“老四,现在的中央警官学校就是咱们北平城之前的高等警官学校,是咱们这里的搬迁过去后新建设。这么说给你培训的老师中,应该有咱们认识的,对吧?”

    “嗯,或许有认识的。”楚牧峰点点头,这个说法没错。

    中央警官学校的前身就是北平高等警官学校,当时有很多人都是拖家带口过去,以自己当时在学校的名声,有人认识自己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毕竟那时候恩师叶鲲鹏可还没有退隐,谁都得对自己高看一眼。

    “也不知道咱们那位美女老师现在怎么样了!”靳西来眼神有些迷离道。

    美女老师?

    楚牧峰和范喜亮对视一眼,脸上露出一抹回忆之色的确,他们是有一个美女老师的,叫做宁傲春,虽然是女的,却负责传授他们擒拿格斗技巧。

    很难想象吧?

    但的确是个宛如花木兰般的巾帼女子。

    那时候宁傲春不但是他们兄弟四个的爱慕对象,也是全校很多师生们的梦中情人,当时学校南迁的时候,她是跟随着过去的,只是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说老二,你这可就不地道了,吃着碗里瞧着锅里,都有了温雅,还惦记着宁老师,不怕我告诉温雅啊?”楚牧峰嘿嘿一笑调侃道。

    “怕什么,我身正不怕影子斜,只是对宁老师有些怀念而已,又没其他非分之想,倒是你,思想不纯洁啊!”靳西来撇撇嘴不以为然地说道。

    “嘿嘿,这话怎么听都感觉很心虚啊。”范喜亮跟着拍桌道。

    “谁心虚?我才不心虚呢!”

    “行了,管你心虚不心虚,咱们为老四能升到副处长,前途光明再干一杯!”

    “好,干!”

    次日,早晨。

    早起锻炼过后,楚牧峰不紧不慢地来到徐记饭店,他这次没有坐在老位置,而是直接来到包厢中,徐大冲则紧随其后跟了进来。

    “老徐,坐下吧,没吃的话一起吃点!”楚牧峰拿起筷子,冲着面前的豆汁和油条指了指,笑吟吟地说道。

    不知道在那边还能不能吃到这么地道的北方早点。

    “楚爷,我已经吃过,您慢慢吃。”徐大冲坐到了对面,微微躬身,笑容十分谦恭。

    “嗯,那你坐吧。”

    楚牧峰边吃边说道“老徐,我最近要出去一段时间,你这边一切照旧,要是遇到什么麻烦可以去警备厅找裴东厂。”

    “另外记着我之前说过的,关注的重点放在岛国方面,有任何关于岛国或者城外驻军的情报都要记录下来。我回头会给你个联系方式,到时候倘若有非常重要的情况,可以随时联系我。”

    “是,楚爷,您放心,我时刻记着呢!”徐大冲点头应道。

    “行,那就这样,走了。”

    吃完后,楚牧峰擦了擦嘴,起身离开。

    门外停着一辆黄包车。

    楚牧峰坐上去后,拉车地往后一扭头,嘿,居然是太平车行的马武。

    这位已经在北平城车行界崭露头角的人物,如今居然心甘情愿给楚牧峰拉车。

    “我说马武,只是让你过来找我,你也不用这么接地气吧?”楚牧峰也是咧嘴一乐调侃道。

    “嘿嘿,楚爷,我这不是有段时间没有拉车手痒痒了吗?再说能拉一次您,也是我的福气。”马武笑呵呵地说道。

    这是一种表态。

    马武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在告诉楚牧峰,不管我马武能混成什么样子,都是您身边的追随者,绝对是唯您马首是瞻。

    同时也是马武在告诫着自己,不要飘,绝对不要飘,千万不能忘本。

    别看现在自己现在混得风生水起,似乎也成了不少人口里的马爷,但在楚牧峰眼里,根本算不上什么。

    做人永远都要保持低调。

    “得得得,随你吧!”

    楚牧峰懒得计较这种小事,扬手指了指前面道“去吉祥茶楼吧。”

    “好嘞,楚爷,您坐稳了!”

    就在马武拉着车子跑开的时候,楚牧峰不紧不慢地说道“马武,我近期要去金陵那边进修一段时间,你的太平车行继续搜集情报,尽可能地将城中那些大事小事都搜集起来。”

    “尤其是关于岛国人方面的要特别留意,当然,其他国家的消息也可以留心关注,回头我会给你个联系方式,有重要的情报就联系我。”

    “是是是,我一定按照您说的办!”马武恭声领命。

    “至于车行这一块的事儿!”

    楚牧峰想了想继续说道“你的太平车行可以继续扩大规模,要是说你能够将四九城中的黄包车业务全都吃下的话就尽管吃,要是遇到麻烦找裴东厂裴队长就好了。”

    “再有就是,如果条件可以的话,就买几辆汽车,用来出租也好,或者说做别的事都成。”

    “嘿嘿,楚爷,我还真想和您说这事,没想到您已经先提了。行,那我回去后就买两辆汽车。”

    马武脸上露出憨厚表情,在拐过一个弯后,将黄包车拉进了一条小胡同。

    “老板,您说咱们要不搞运输行吗?”眼瞅就要跑出胡同口的时候,马武忽然问道。

    “运输?”

    楚牧峰有些意外地扬起眉头问道“你想搞这个?”

    “不是我想,是有人来找我谈这事,说他们那边做的就是运输生意,问我有没有兴趣。我一想这事和咱们的车行貌似也能搭上点边,所以就问问您能做吗?”马武下意识地放慢脚步说道。

    “当然能做!”

    楚牧峰手掌下意识地攥紧,毫不犹豫地说道“这事你尽管去做,这和太平车行不矛盾不冲突,要是说能在城外岛国驻军的眼皮底下开辟出来这样一条运输通道的话,你就算立了大功了。但要记住,一定要考虑周全,谨慎小心,千万别把自己给搭进去。”

    “是,我懂了!”马武感受到楚牧峰的关心后点头说道。

    “我知道你懂,也相信你会懂,马武,你要记住一点,人只有活着才能享受生活,才能去为事业拼搏,人要是死了的话,钱再多都没用。”楚牧峰意有所指地告诫。

    “是,楚爷,您说的话,我马武一定会谨记在心。”马武恭声道,对楚牧峰更是畏若神明。

    吉祥茶楼。

    马武将楚牧峰放下后就径直离开了,这里雅间中坐着的是《楚报》的章广盛,他在接到楚牧峰的电话后,就早早来到这里等着。

    “老板,您要去金陵的中央警官学校进修一个月?”两人坐下后,听到楚牧峰说出的话后,章广盛颇感意外道。

    “嗯!”

    楚牧峰摩挲着手中茶杯,云淡风轻道“这次是个难得的机会,所以一定要去,因为一走就是一个月,所以有些事我得和你说说。”

    “报社的业务我相信有你在,不管是这里的报社还是山城那边的,应该都不会有什么问题,稳定发展就可以了。”

    “但是老章,咱们报社不但是要报道新闻,我想你那边要是说有机会的话,可以多培养几个精明能干的记者出来,给他们安排点特殊任务。”

    “特殊任务?”

    章广盛被这话搞得有些懵神,诧异的问道“您说的特殊任务是什么?”

    “特殊任务就是打进岛国的新闻体系中去!”楚牧峰慢慢说道。

    章广盛陡然间明白了楚牧峰的意思。

    这是想要布局岛国吗?

    这事好运作吗?说难也难,但说容易也容易。

    章广盛在短暂的愣神后,语气沉稳的说道“我知道您的意思了,您是想要直接从岛国新闻界那边获取某些情报是吗?”

    “没错!”

    当着章广盛的面,楚牧峰没有想要掩饰自己意图的意思,很坦率的说道“报社是目前来说一个比较特殊的行业,不管是在华夏还是在岛国那边,甚至在米国那些国家眼中,记者都是有点特殊。”

    “要是说能借着这种特殊做点文章的话,对咱们报社是大有益处的。当然要是说很敏感的情报新闻,你要斟酌着发表,拿不定主意的记着给我说,我来拍板定夺。”

    “总之,这事有能去做的机会就去做,当然要给那些记者说清楚,不要盲目做事,要谨慎,要确保安全。最重要的是,那些记者数量不必多,可都要保证绝对是爱国的,是忠诚于咱们报社的。”

    “行,我来安排这事儿!”

    章广盛说完这话后,又补充着说道“我亲自盯着!”

    “好!”

    ……

    北平城,一家西餐厅靠窗位置。

    两个穿着旗袍的女子正坐着聊天,她们就是甘素素和前来找她的白吟霜。

    “甘先生,楚科长应该跟你说过我了吧?”白吟霜眼神清澈地问道。

    “是的!”

    甘素素打量着对方,面带微笑说道“他已经给我说过了,所以我对你的情况很感兴趣,也知道你是一个有着大抱负的女先生,吟霜,我可以这样叫你吧?”

    “当然可以。”

    “我应该比你大一岁,你直接喊我素姐就成。”

    “素姐。”

    “吟霜!”

    很快两人便气氛和谐地聊起来,难得的是她们两人的性格都算不错,而且对对方又没有任何抵触心理。

    否则要是换成第一印象就不好的人过来聊天,别说是深入的聊建校,恐怕连坐下去喝咖啡的机会都不会有。

    “你说咱们这位楚科长是怎么想的?竟然想着要建学校,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成的事啊。”白吟霜还是有些不解地问道。

    “我也不清楚,但既然他有这个意愿,也有这个实力,终归是件好事,对吧?”甘素素轻声细语地说道。

    “当然是好事!”

    白吟霜想到现在这个年代是何其复杂,便颇有感触地说道“能在这个年代,建造一所真正愿意传道授业解惑的学校,本身就是一种造福。”

    “那咱们就一起做这事?”

    “一起!”

    坐在窗户前面的两个美女,就这样走到一起,开始为了楚牧峰的教育大业,为了她们的人生目标而奋斗。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