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304、浮出水面的鱼儿

304、浮出水面的鱼儿

作品:老胡同 作者:隐为者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队长,你既然来问我这个事儿,希望你们警备厅能为他们做主,抓住那些残忍的凶手,为他们报仇雪恨。”林敢当充满渴望地说道。

    “你知道是谁动的手吗?”苏天佑放下筷子问道。

    “当然知道。”

    林敢当攥紧拳头,神情激动地说道:“就是那群该死的岛国间谍!”

    “当初我为什么会解散赴死社?就是因为那群无恶不作的岛国间谍,他们暗中刺杀我们赴死社的人,林东昕和黄叶门就是被他们杀死的。”

    “我们赴死社最多时拥有三四百名成员,他们都是坚定的反对岛国侵占东北的热血青年,都和我一样,有一颗可以为国家和民族赴死的决心,但我最后还是解散了赴死社。”

    林敢当充满不甘地说道:“这是为什么?因为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不能让他们就这样全都被杀死。至于说到我为什么会这样落魄,也是被他们害的。这中间的缘由我就不多说了。”

    林敢当眉宇间充斥着的是一种浓烈的恨意,他恨不得将那些该死的间谍全都杀死,却是有心无力,已经被挑掉手筋脚筋的他,只能是像乞丐般乞讨着活命。

    尽管他还有尊严,可尊严能当饭吃?他也想过一死了之,但依然坚持下来。

    他不是不能死,只是不想死。

    他想要亲眼看到东北光复的那天,想要亲眼看到岛国人被驱逐出华夏领地的那天。

    “林东昕和黄叶门的死的确是岛国间谍所为,不过他们的手法却是非常巧妙,制造成的都是意外事件。他们能做到这点,就要对这两人的情况了如指掌。我现在想要知道的就是你清不清楚,到底有谁能做到这个?有谁对他们的情况知道的非常详细。”

    苏天佑对林敢当的精神是佩服的,但他现在却顾不上被这种爱国情怀所熏陶,他想要知道的就是真相。

    “林东昕和黄叶门吗?”

    林敢当听到这个问题后略作迟疑,然后眼前突然一亮,“有,的确有这么一个人,要是说谁对他们两个的情况比较清楚的话,只有他了。”

    “谁?”苏天佑惊喜的问道。

    “他叫陈味铭,是我们赴死社当时分管人事的。对,他对下面人的基本情况都非常了解。”林敢当是准备把这两个人提拔成副社长的,自然会对他们的情况很了解。

    他只是没想到这其中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事。

    难道是陈味铭参与甚至动手杀死了这两人吗?

    “那您知道陈味铭现在在哪里吗?”苏天佑跟着问道。

    “知道!”

    林敢当提到这个人的时候,眼中流露出来的是一种不加掩饰的恨意。

    “陈味铭现在过的比谁都好,他已经忘记了当年的誓言,他早就被这花花世界给腐蚀!我真的是没有想到过,一个人能够在这么短时间内就抛弃以前的信仰?变得十分堕落!”

    “或许他以前就没有信仰呢。”苏天佑眼神幽幽的说道。

    林敢当身体微震,嘴唇哆嗦着想要反驳,但到嘴边的话语却硬生生的咽回去。

    反驳?拿什么反驳?要是苏天佑说的是真的,这个陈味铭真有可能和当年的意外死亡案有关系,那样的话,他进赴死社就是有目的的,没准就是内奸。

    “他现在经营着一家酒馆,就在城北的裕翔胡同口,叫丁香居。”林敢当低声说道。

    “丁香居?好,我知道了!”

    苏天佑起身就要离开,看着他的动作,林敢当忽然抬头说道:“苏队长,要是说陈味铭真有嫌疑的话,我希望你们能杀了他,为林东昕和黄叶门报仇雪恨。”

    “放心吧,我会的!”

    苏天佑身体微停,然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林东昕,黄叶门,总算有人为你们而来,希望你们保佑他查出来幕后真凶。”

    林敢当眼里含着晶莹,喃喃自语道。

    ……

    仅仅是半天的时间,苏天佑就将丁香居老板陈味铭的基本情况摸透,但有意思的是,还真只是基本情况而已,其余更详细地竟然完全查找不到。

    “你是说陈味铭过去的信息一点都没有吗?”楚牧峰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挑起眉角眼神玩味地问道。

    “对,科长。”

    苏天佑在调查完毕后,就在下班前回到警备厅,找到楚牧峰汇报这个情况。

    “还真是一点都查不到,陈味铭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似的。不仅周围的人不知道,关键是连林敢当也不清楚,他只知道陈味铭最初就是一个热血青年,其余的全然不知。”

    “热血青年?”

    楚牧峰慢慢站起身来,眼神不屑的说道:“真的要是热血青年的话,现在就不会变成这样。”

    “按照你说的,他现在是吃喝嫖赌抽样样都占全,这样的人又怎么会为了国家和民族的未来而拼搏?不过你不觉得他要是这样的话,反而是一种掩饰吗?”

    “掩饰?”苏天佑有些不解的皱眉。

    “对,就是掩饰。”

    楚牧峰来到北平城地图前面,表情平静的说道:“他是吃喝嫖赌抽都喜欢,这样一来的话,他就能够出入各种各样的场所而不被人觉得意外,因为他本身就是这样的人。那些场所是能够随意传递消息的,一条条消息就会这样传出去。”

    “对,肯定是这样的。”

    “这个陈味铭就是一个传递情报的,或者说扮演的是联系人的角色。你刚才说赴死社是什么时候成立?陈味铭又是什么时候加进去的?”

    “赴死社是三年前成立的,陈味铭也是当时就加进去的。”苏天佑直接回道。

    “这就对了!”

    楚牧峰一拍巴掌说道:“纳善画廊也是三年前成立的,所以陈味铭要么是当时就被蛛组的人策反,要么他本身就是蛛组的人。”

    “这样的话,他就能够将林东昕和黄叶门的情况透露出去,而蛛组掌握这个消息后,就会通知蝎组的人执行剪除行动。”

    “所以……”

    楚牧峰转身盯视着苏天佑双眸,严肃认真地说道:“你继续监控陈味铭,没准能顺着他这条线挖出来更多有价值的情报。”

    “是!”苏天佑点点头应道。

    当苏天佑离开后,楚牧峰嘴角扬起了止不住的笑容,一个纳善画廊就够让他意外的,没想到现在还抓到了第二条鱼,丁香居的陈味铭。

    直觉告诉他,这个陈味铭当初参加赴死社,应该就是当内应的,现在还没有撤退,便足以说明他的身份也不一般。

    “一条条鱼儿都浮出水面了,现在就看看你们谁能蹦跶的最欢。”

    北海商会的黑岛川雄。

    纳善画廊的柳城。

    丁香居的陈味铭。

    再加上一个负责接收信鸽情报的闷葫芦胡同四合院联络点。

    光是现在暴露出来的人数就超过五个,要是按照之前蛇组和蝎组的数量来衡量,这五个人数应该会占到蛛组的一半。

    哪怕其他人都撤了,现在收网也是大功。

    安静等着,看看后面还有谁。

    ……

    有些人钓鱼,喜欢鱼上钩后就直接钓起来,讲究落袋为安,这样做不算错,毕竟落进鱼篓里的才算是自己的。

    但有些人钓鱼,就是喜欢放长线钓大鱼。小鱼小虾的根本引不起他的兴趣,要钓就得钓个大家伙。

    后者说的就是楚牧峰。

    眼瞅着蛛组就已经进入到视线中,随时都能够收网,至少都能抓到几个潜伏的间谍,可他并没有急着收网。

    第一、蛛组的总部到底是不是纳善画廊,组长是不是柳城还没有确定。

    第二、蛛组其余成员是谁还没有办法落实。

    第三、蛛组到底和其余隐藏着的两个间谍小组有没有联系,比如说已经知晓的蟾组,要是说能借此机会将蟾组也给拉扯出来的话,甚至还能摸到另外一个隐藏的小组,那将是巨大收获。

    所以楚牧峰才会等,很有耐心的去等。

    反正这些鱼儿都已经在掌控之中,什么时候收网只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

    ……

    正午时分。

    三门桥赌场。

    砰!

    正在赌桌上玩骰子的梁栋才猛得将骰子投过去,砸中旁边赌桌的同时,他挥拳使劲抡砸着眼前的桌面,满脸怒色地吼道。

    “他*奶奶的,我说你们三门桥赌场这不是摆明出老千吗?我到这里输掉了那么多钱,怎么一次都赢不了?你们绝对就是出老千,去,把你们管事的给老子喊出来!”

    “怎么着,输不起是不是?输不起就别玩啊!”

    “嚷嚷啥呢,小子是不是要闹事啊?”

    “说的就是,闹事也不看看地方,瞪大你的眼睛看清楚,这里可是三门桥赌场,是忠义社的地盘。”

    “小子,你别找不自在,活得不耐烦了是吧?”

    这时候的赌场人不算多,所以在梁栋才这边刚刚叫嚷起来,就有几个赌场服务生走过来。

    说是服务生,其实就是负责维护这里秩序的打手,一个个都是板寸头,穿着黑色小褂,长得人高马大,满脸横肉,瞧着就不是什么善茬。

    “吆喝,想跟小爷来硬的?”目光撇了撇众人,梁栋才不怒反笑道。

    “干什么呢!”

    就在这时刘修从后面出来,站到最前方,看着梁栋才眼神冷厉喝道:“阁下这是故意要拆我们三门桥的台吗?”

    “拆台,呵呵,你难道不认识我了?”梁栋才指着自己鼻子问道。

    “不认识!”

    刘修认识吗?他当然认识,从梁栋才进门的那一刻他就凑巧看到,当场就认了出来。

    这位不就是那天和徐强东干架的那位主儿吗?虽然说他也不清楚当时黑九为什么对梁栋才和徐强东的动手不管不问,但想必是有他的原因。

    黑九不在这里,刘修就要担起管事的责任来,就要处理好这事。

    至于说到畏惧?

    三门桥赌场需要畏惧梁栋才吗?别说是你梁栋才,就算是刑侦处的处长曹云山,我们黑爷也是没有放在眼里。

    有样学样的刘修,也是颇为自负,根本没有将梁栋才当回事的,所以出来后说出的话语也是不客气。

    “来我们三门桥赌场玩的客人都知道,我们历来讲究公平公正,你说的什么出老千绝对不会发生,你这样诬蔑我们三门桥,到底意欲何为?”

    “你说说吧,是哪家赌场派你过来给我们泼脏水的!”刘修的声音很冷静淡定,就只是最普通的叙述,没有丝毫夸大的意思,表情也很稳重。

    “不认识?泼脏水?”

    梁栋才听到这样的答案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扬手指着对方说道:“你居然说不认识我?这不是睁眼瞎吗?几天前就是你亲自接待的我,现在却说不认识?你糊弄谁呢?”

    “至于说到泼脏水,老子需要往你们身上泼吗?你们值得老子泼吗?你现在给我把黑九喊出来,我要见他!”

    “你要见我们黑爷?”

    刘修目光扫过梁栋才,云淡风轻地说道:“不好意思,我们黑爷不在赌场,你要是想见他老人家的话,下次再说!”

    “下次再说?”

    梁栋才一下就跳上赌桌,扬起拳头,强势而霸道地扫视过所有人,傲然说道:“行啊,既然黑九架子大,不愿意出来,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

    哗啦!

    随着他话音落地,一队荷枪实弹的警员便从外面走进来,每个人都在进入的第一时间就选择好位置,抬起黑漆漆的枪口锁定着眼前的所有人,神情冷峻。

    所有赌客脸色惊惧。

    赌场的服务生神情微变。

    刘修更是一下就沉下脸,带着几分惊恐几分羞怒地问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这是什么意思?”

    “哼,你管我是什么人,没什么意思,我怀疑你们这里窝藏逃犯,所以说想要搜查下。”

    “”怎么着,难道说你们赌场敢不配合警方办案?还是说你们这里当真窝藏逃犯?”梁栋才居高临下的俯视过来,从腰里掏出把枪,耀武扬威地喝道。

    居然还敢摆脸色给自己看,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梁先生,你非要这样做吗?”刘修脸色阴沉的问道。

    “呵呵,你刚才不是说不认识我吗?怎么,现在眼不瞎?开过光了?”

    梁栋才一下就跳下来,走到刘修面前,直接一枪把子砸过去,浑然不顾及刘修那种想要吃人的眼神。

    身边那些打手捏着拳头,有些蠢蠢欲动的样子。

    “怎么,还想忠心护主是吧?”

    梁栋才目光一扫,杀气腾腾地说道:“弟兄们,都给我听清楚,谁特么要是敢乱动,直接开枪毙了,有任何后果我一力承担!”

    “是!”

    这些从侦缉处调来的警员齐唰唰应道,他们过来的任务很明确,就是无条件的听从梁栋才的话,这是楚牧峰下达的命令。

    什么叫做无条件?

    这就是无条件。

    “都别乱动!”

    刘修感觉到梁栋才不是开玩笑的,连忙挥手阻止住手下人的冲动,生怕他们闹出祸端来,然后强忍着右脸涨疼,冲梁栋才赔笑道。

    “梁先生,对不起,我真没骗您,黑爷的确是没有在这里,不过您要是想见他的话,我可以让他回来。”

    “行啊,那就让他回来吧!”

    梁栋才转着枪,慢慢走到赌桌前面,把玩着上面的牌九,不紧不慢地说道:“那,我这个人没有多少耐心,不会给他太多时间,所以赶紧吧,半个小时内若是看不到黑九出面,我就会将这座赌场拆掉,我说到做到,不信你们试试。”

    “是是是,您稍等,我这就去通知!”

    刘修转身就往楼上走去,旁边立刻有两个警员跟着上去,他们不怕刘修打电话,怕的是刘修借机溜掉。

    至于说到梁栋才根本不在乎这个。

    跑啊,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只要我守在这里,就不怕黑九不露面。

    你刘修要是敢逃走,我就会把这里拆掉。

    很快刘修就走下楼来,冲着梁栋才躬身说道:“梁先生,黑爷他说很快就会回来,您看能不能先那些客人先走,毕竟他们和这事没有关系。”

    “走吧走吧!”梁栋才挥挥手,不以为然道。

    “好!”

    那群赌客虽然说也很想要留下来看热闹,但那些枪可不是闹着玩的,搞不好会有生命危险,便一股脑地全都跑出去。

    当然,出了门后,众人也没有跑远,都在外面伸长脖子打量着,窃窃私语的议论开来。

    “你们说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敢来三门桥赌场闹事呢?”

    “我好像认识那个后生,对,没错,他就是前两天在这里和警备厅的徐科长动手的人。”

    “是他啊,那事闹得还挺大的,没想到这才过去几天,他竟然能指挥警备厅的人出来做事,看样子来头不小啊!”

    “嗯,咱们等着看吧。”

    “咱们还是躲远点好,万一真打起来,枪子可不长眼睛!”

    ……

    “梁栋才吗?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能够指挥动警备厅的警察?”

    在这群看热闹的赌客中,有个身材瘦弱的男人,他戴着一顶帽子,就站在一间商铺的房檐下,看向赌场方向,一双眼睛滴溜溜的乱转,神情若有所思。

    赌场内。

    随着所有赌客离开,这里剩下的就都是三门桥赌场的人,这些人尽管说也想要离开,但想到自己的身份,想到忠义社的强势,就没有谁逃走。

    非但不逃走,每个人看过来的眼神都是带出一种挑衅的意思,那架势就好像是在说,有种就开枪啊,当我们是吓大的吗?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

    赌场刚开的时候,不是没有警员过来扫过场子,可哪次不是灰头土脸的离开?后来也就没有警员敢过来闹事。

    只是这次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不知死活敢来找麻烦。那个带头的小子,你就不怕我们黑爷一会儿过来,吓得你尿裤子吗?

    梁栋才带着笑容坐在椅子上,手指间夹着一根袅绕着青烟的香烟,翘着二郎腿,完全没有丝毫畏惧胆怯的意思。

    “你叫刘修是吧?你是这座赌场的管事?”

    “对!”

    刘修尽管对梁栋才很不屑和愤怒,但在黑九没有过来前,还是会保持着该有的清醒和冷静,毕竟对方的底细他也没有摸透。

    “梁先生,你这次到底是什么意思,是想要和我们三门桥赌场为难吗?要是这样的话,我想要请教下,怎么才能让你满意?”

    “你想多了!”

    梁栋才摆摆手道:“我就是有件事想要找黑九聊聊,可是你说他不在,所以我也只能用点笨办法,别怕,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刘修只是冷笑。

    “对了,刘修,你是黑九的心腹,那么你肯定知道,前段时间咱们北平城那些遭到报复的一茅斋捐款人,到底是谁做的,对吧?”梁栋才吐了一个烟圈后突然问道。

    难道他是因为这事来的吗?

    刘修心弦微微一颤,可神情不变地说道:“梁先生,饭能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啊!”

    “说我们三门桥赌场参与了那件事?我们压根就不清楚。再说了,我们三门桥赌场对一茅斋的这种爱国行为也是很敬佩的,我们又怎么会做出捣乱的事来。”

    “哈哈!”

    梁栋才哈哈大笑,不再多加搭理。

    一条狗而已,何必跟他废话,免得惹得老子不高兴,忍不住会毙了他。

    ……

    警备厅刑侦处。

    三门桥赌场这边发生的风波,第一时间就传到这里来。知道这事的时候,楚牧峰正在向曹云山汇报调查蛛组的最新进展。

    “这个梁栋才想要搞什么?”曹云山微愣后有些愠怒地说道。

    “师兄,这应该就是梁栋才的办事风格吧。”

    楚牧峰则颇为释然地说道:“他毕竟是内政部梁部长的儿子,在金陵警备厅那边做事是肆无忌惮,来到咱们这里,就算是有所收敛,我估计也不会太低调。”

    “咱们是对王为民的来头有所顾虑,可他呢?人家老爹就是和王为民对着干的,需要顾忌吗?师兄,您说王为民要是知道是他在闹腾,敢揪着不放或是痛下杀手吗?”

    “他不敢!”曹云山直接摇头。

    一个隐退不掌权的人,怎么能和还在台上,权势显赫的梁千里相比?

    “那不就成了,既然王为民不敢怎么样,那干脆就让梁栋才去折腾吧,反正这事又不是咱们做的,随便他闹就是!”楚牧峰双手一摊道。

    “嗯,那就随他吧!”曹云山想了想的确是这个道理,也就不再理会。

    “还是继续说蛛组的事。”

    “好!”

    ……

    ————————

    谢谢玖月飞鹰、书友20171213144144361、夜凉莫伤悲、虬髯客588、Nanman、书友20180805174112931、书友20190122171711528等诸位书友打赏支持!

    希望喜欢的朋友,能来起点支持下正版,你们的订阅,是我最大的动力!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