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282、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282、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作品:老胡同 作者:隐为者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真是无妄之灾。

    不少在复兴活动中捐款的人都遇到了麻烦事,而且还收到一封信,信上都是白纸黑字写着八个字再敢捐款,杀你全家。

    杀气腾腾,扑面而来。

    没谁怀疑对方是危言耸听,因为他们都已经遭受到威胁。

    而且威胁来得这么直白,让他们都不用想就能知道原因一茅斋的募捐活动!

    只要是遭受到意外威胁和伤害的,都是参加了募捐活动并且捐款的。

    虽然说这不是全部,却已经让人心惊胆战,感到恐惧。

    其他参加了募捐活动并且捐过款的都变得人心惶惶起来,每个人都揪着一颗心,生怕会遭受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威胁报复。

    白沙银行的赵白沙和孙氏集团的孙成名也不例外。

    正所谓越有钱越胆小。

    两个人虽然说都有着保镖,但面对这种情况,就算是有保镖也不会感觉多安全。

    只有终日做贼,哪里终日防贼的道理,对方要是丧心病狂的话,就算护卫再严密也不成啊。

    何况两人还暗暗有所猜测,动手的十有八九是岛国潜入的间谍。

    要是这样,他们的这些护卫根本不够看啊。

    “不行,孙兄,这事咱们必须要找一茅斋索要说法!”孙成名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赵白沙。

    “是啊是啊,咱们这好事反而办成祸事了!”赵白沙连连应道。

    有这样的前提在,在次日临近中午的时候,赵白沙和孙成名就坐在了雷千钧的面前。

    对于这两位的到来,雷千钧也是有所预感。

    毕竟这两天发生的事儿他也已经听说,其实要说最该心烦的人,其实是他。

    毕竟别人都是参加者,而自己可是举办方。

    “雷老板,您说这事现在怎么办?”赵白沙开门见山地问道。

    “两位,我也不知道!”

    雷千钧双手一摊,无可奈何地说道“我也知道你们担心的是什么事,其实我比你们还烦心!但没辙啊,我现在也找不到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要是知道的话,我早就带着人去灭了他们,何至于让他们这样猖狂。”

    “雷老板,难道一点头绪都没有吗?”孙成名蹙起眉头沉声问道。

    “真没有!”

    雷千钧抬手示意两人喝茶后,摇头说道“发生这种事是很意外,但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咱们就得面对。”

    “两位,就这事我已经向楚牧峰科长求救,相信他很快就会拿出个章程。你们也都知道他神探的威名,他肯定能破案。”

    “你向楚牧峰科长报警了?”赵白沙似乎有点诧异。

    这种事其实还真是捧不上台面,说好查好查,说难查也难查。

    “是的,已经报警了!”

    雷千钧理所当然般地点头道“发生这种事,我难道还不该报警吗?出事的都是参加募捐活动的人,这摆明就是有人故意针对城外驻军。”

    “谁会这样做?傻子都能看出来,肯定是岛国的那帮小鬼子。我觉得以着我一茅斋的本事是够呛能摆平这事,自然就要求助于警备厅。再怎么说,警备厅都是分管治安秩序,他们应该会解决这事吧。”

    “嗯,你说的倒也不无道理,警备厅的确该处理这事。楚科长是怎么说的?他答应了?”孙成名身体前倾问道。

    “嗯,答应了!”

    雷千钧想到和楚牧峰的电话,也感觉很宽心“楚科长说这是他的分内之事,会处理好的,让我不要着急。”

    “既然楚科长出手了,那咱们就等着吧!”

    赵白沙一直紧绷的神经当场就放松下来,他对楚牧峰有种莫名信任。

    “嗯,等着吧,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兴风作浪!”孙成名咬牙说道。

    ……

    对于众人遇到的麻烦,楚牧峰决定出手吗?

    没错,早上雷千钧就打电话给楚牧峰,仔细说了这事儿。

    已经得到汇报的楚牧峰,当时就在琢磨,听到雷千钧的请求后,当下也没有迟疑,就满口答应下来。

    他没有拒绝的理由。

    这事既然已经报案,楚牧峰就肯定要处理。

    况且想到受害者都是那些捐款人,他心中也是有所定论,和其他人想的一样,他也猜测的这事就是岛国驻军方面做的。

    当然驻军不可能亲自出手,所以可能做这事的就是蛛组。

    蛛组的任务就是策反和破坏,这不就是典型的破坏吗?

    这样的破坏都是一次性,就是让别人不得安生,心惊胆战,却又算不上穷凶极恶,没闹出人命案来,与蛛组的定位相符合。

    只要舍得花钱,都未必他们自己出面,有的是亡命徒愿意去做这些事儿。

    “蛛组!”

    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和蛛组交锋的楚牧峰,眼底闪烁着一抹凌然冷光,“只要知道这事是你们蛛组做的,那就好办了。怕的是你们不出手,既然出手就会露出马脚,总归会留下线索。”

    叮铃铃。

    就在这时,楚牧峰桌上的电话响起,接听后传来的是曹云山的声音,说是阎厅长已经回来,让他一起过去汇报工作。

    应允了一声,楚牧峰当即起身就往外走去。

    厅长办公室。

    阎泽脸色铁青的站在书架前面,手里面拿着的是一封公文,想到公文里面的内容,他就感觉有些恼火。

    公文是从民政部下达的,是梁千里亲自发来的,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指责,说北平城的治安怎么会这样混乱,说警备厅的纪律怎么会这样松散。

    当街殴打国民,为非作歹的竟然还是警备厅的一名科长,警察当街打人,这事你阎泽难辞其咎。

    公文是今天早上发来的,事情却是出在昨天。

    在阎泽回来的时候,曹云山已经详细汇报过这事,那时候的阎泽虽然也有所重视,只是没想到问题显然比他想的还要严重。

    梁千里摆明是揪着不放,想要小事变大,无限放大!

    可就像曹云山所顾虑的那样,这事能听你梁千里的一面之词吗?

    我这边要是说真狠狠收拾了徐强东,那兵工署那边怎么交差?你是无所谓,但我却要承受兵工署那位的怒火。

    想到这里,阎泽就眉头紧锁,感觉一肚子的窝火。

    这时候的他就仿若昨天的曹云山。

    只不过阎泽比曹云山想的还要远!

    这事真的是针对曹云山的吗?

    在没有接到这份公文之前,阎泽也是这样想的,觉得就是针对曹云山布的局。

    但今天看到公文后,阎泽顿时明白了,这事根本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梁千里分明就是在借机敲打他阎泽!

    要不然这份公文都没必要第二次下达,更别说是发给他了!

    “梁千里,你这是想要我的表态吗?”

    阎泽眯缝着双眼若有所思,他在民政部那边的后台并不是梁千里,而是现如今的部长。

    虽然说部长很有可能要退了,但那都是谣传,根本就没有被证实。

    在这样的前提下,梁千里故意找茬,要么是得到自己的投诚,要么搞掉自己,好趁机安排他的人上位吗?

    咚咚!

    “进来!”

    曹云山和楚牧峰先后而至。

    看到这两人露面后,阎泽脸上的恼怒神情消退不少,挥手招呼着他们进来。

    坐下后,他便看着楚牧峰问道“牧峰,你说的岛国间谍救援小组的事情我已经听云山说过了,我同意他的建议,这是给你签发的手令,你可以去红枫洞提审柳生沧泉。”

    “谢谢厅长!”

    楚牧峰连忙站起来恭声接过,跟着问道“厅长,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没有,给我严加审讯,只要不整死就成,争取将蛛组的消息挖出来。”阎泽毫不客气地说道。

    “是!”楚牧峰大声道。

    说完这事后,阎泽便将目光投向曹云山问道“对了,云山,梁栋才和徐强东的纠纷处理得怎么样了?他们两人有没有和解?”

    “和解?”

    听到这个楚牧峰心底不由微凛,自己没听错吧?对方如此不依不饶,还能说和解就和解吗?

    要是和解的话,这得徐强东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做到。

    紧接着楚牧峰就知道自己没听错。

    因为曹云山说的也是和解。

    “我已经让唐远清去办这事,说的是今天就会有结果。厅长,我觉得这事想要和解的话有点悬。即便拖上忠义社,梁栋才那边好像都没有松嘴的意思。”

    “他那架势就好像是故意揪着,而且我亲自问过徐强东,根据他所说,事情很有可能和外面说的那些是有出入。”曹云山双腿并拢,姿态端正,眉宇间浮现出一抹严肃。

    “什么意思?”这下轮到阎泽有些诧异了。

    “外面的说法和梁栋才的说法是一致,他们说的都是徐强东故意闹事,是他挑衅和羞辱梁栋才不说,还将人家从赌场拎出来殴打致伤。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说梁栋才到现在都是死死咬着嘴不松口。”

    “可我问过徐强东,他说根本不是这样。当时他是进过赌场,可却不是进去玩的,而是进去抓人,他在巡逻的时候碰到了一个小偷,追着小偷才进的赌场。后来他进去后就看到小偷将偷来的东西给了梁栋才,他便上前质问,结果梁栋才非但不配合反而是恶语相向。”

    “即便这样,摸不清对方底细的徐强东也没有贸然动手,谁想梁栋才居然率先出手伤人,徐强东是迫于自卫才反击的。”

    “也就是说外面说的警员打人根本就是莫须有的,真相是梁栋才包庇窃贼,而且主动出手伤人!”

    话音落地的刹那,办公室中一片静寂。

    楚牧峰微微愣神。

    阎泽脸色冷峻。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