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244、别走,我说!
    秃鹫山,黑风寨,议事堂。

    深夜,灯火通明。

    刚刚接到消息的郑盘山,眉宇间闪烁着的是一种压抑着的澎湃怒意,心急如焚的将剩下几位当家全都喊过来。

    现在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想要杀人,心中那股仿若实质般的杀意宛如排山倒海般爆涌而出,冰冷阴寒的眼神让人看着就不寒而栗。

    “大哥,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这么晚的把兄弟们都叫过来,难道有人想要攻打咱们山寨吗?”五当家笑面虎睡眼蒙松地问道。

    “是啊大哥,有什么事儿不能明天说吗?”四当家一刀红罕见的没有和笑面虎对着来,打着哈欠皱着眉头说道。

    他血糖有点低,只要睡着就不想起来,只要起来就头痛欲裂。

    所以他最讨厌的就是半夜起来,像是这种召集令要不是郑盘山发出来的,他根本是懒得搭理。

    “闭嘴!”

    二当家双镖李眼瞅着郑盘山的神情已经阴沉的可怕,可老四老五还在这里胡说八道,顿时低声呵斥,神情冷峻的问道。

    “大哥,您就说吧,出什么大事了?”

    “军师死了!”郑盘山满脸低沉,声音有些凄凉地说道。

    “什么?军师死了,他怎么会死呢?”

    这下就连刚才还昏昏欲睡的四当家一刀红都不由惊醒,难以置信的喊道“没有道理的啊,大哥,是不是您的消息有误?军师不是在北平城里面做的挺好吗?还说要把老六也救出来呢?”

    “是啊,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五当家笑面虎也声音急切的问道。

    不管他们对军师是心服口服还是别有用心,现在听到军师死掉的消息,都感觉不敢相信。

    军师那么有本事有心计的人,怎么可能会死掉呢?

    只有他谋算别人的时候,别人怎么可能会要了他的性命?这简直太令人不可置信了!

    “是真的!”

    郑盘山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懵神的,但现在已经能接受,他语气沉重的说道。

    “消息来源绝对可靠,军师肯定上路了,是被北平城警备厅,刑侦处那个号称神探的楚牧峰给抓住杀了,这事如今很多人都知道。”

    “大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呢?”二当家双镖李急切问道。

    “今天早上的消息!”郑盘山沉声道。

    早上吗?

    那样的话也是可以理解的,从那个时间点到现在传回来消息很正常。

    只是这个军师怎么会栽在楚牧峰的手中那?他不是还有个神偷花脸的外号,挺厉害的吗?先前闹得北平城沸沸扬扬也没事啊!

    “大哥,那您的意思是?”二当家双镖李试探性的问道。

    “血债血偿,报仇雪恨!”

    郑盘山眼神狠辣像是一头嗜血的恶狼“这事不能这样算了!军师就这么死了,我们黑风寨的脸面何在?”

    “你们都应该知道军师对咱们黑风寨的重要性,都应该知道军师在咱们土匪界的地位。如今他为了救老六把命搭上去了,咱们却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以后还有谁会瞧得起咱们黑风寨!”

    “大哥,您的意思是做了那个楚牧峰?”二当家双镖李伸手抹了抹脖子道。

    “不错!”

    郑盘山扫向老四和老五,斩钉截铁地说道“老四,你这次和老五去一趟北平城。”

    “你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给我将楚牧峰做了,带着他的人头回来!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给我完成任务,听清楚了吗?”

    “是!”四当家一刀红和五当家笑面虎恭声领命。

    “楚牧峰,敢动我郑盘山的人,我要你死!”

    在烛火的映照下,郑盘山的脸恍如恶魔般恐怖狰狞。

    ……

    两天后。

    一切都风平浪静。

    就像是阎泽所说的那样,面对着雷家,崔家和王家毁灭后留下来的肥肉,那些真正的上位者是毫不留情的下嘴分割。

    将利益收入囊中后,他们便对这事不再追究。

    上位者保持沉默。

    下面民众会愤愤不平吗?

    吵吵嚷嚷自然会有的,毕竟爆炸是造成了一定损害。

    可这样的损害随着市政府和警备厅这边派出力量来免费修补房屋,再加上这事又是黑风寨土匪做的,他们也就没谁再抱怨。

    要说憎恨的话,只会憎恨黑风寨的土匪。

    不是黑风寨土匪凶残的话,又怎么会有这种事发生?

    “你们说,怎么就是不能将这股土匪给剿灭呢?”

    “我现在就想知道,在咱们北平城中有谁是帮着他们的,没有人帮忙,那么多炸药藏在哪里?”

    “这事我想警备厅肯定会严查到底。”

    “这帮挨千刀的家伙,就知道欺负百姓,有种去东北,跟小鬼子干啊!”

    ……

    就在民众议论纷纷的时候,《楚报》特意开辟了一个专栏特刊,将神偷花脸的故事洋洋洒洒写了上去。

    《大盗花脸落网记》!

    文章中涉及到隐秘内容的时候,都是一笔带过。

    重点叙述的就是花脸怎么被逮捕的,说的就是警备厅这边是怎么擒贼抓凶。

    最后几段是章广盛亲自执笔的。

    花脸落网是结束也不是结束,众所周知花脸是黑风寨的土匪,他死了这笔账就能这样算了吗?

    不能,这笔账要算到黑风寨的土匪头上,要让这群土匪血债血偿!咱们北平城所有人都要团结一致,要有和黑风寨土匪作战的决心和意志。

    此外,我还要代表《楚报》报社所有同仁要感谢警备厅,不是警备厅的楚科长,不是那些英勇奋战的警察,这个神出鬼没的花脸又怎会落网?

    花脸要是不落网的话,带来的损失会到此为止,被炸毁的就只有三家吗?根本不会,我敢说损失只会更惨烈!

    所以我希望社会各界民众,能以客观冷静的态度对待这事,要相信警备厅是能维护咱们的社会秩序!

    ……

    这就是《楚报》给出的官宣。

    有这样的官宣在,花脸案的舆论导向瞬间就发生变化,没谁能想到事情会这样逆转,原本是一起很悲伤的爆炸事件,硬是给挽回变的如此正能量。

    这一切甚至都不用楚牧峰吩咐,章广盛就能心知肚明的去做。

    楚牧峰对此很满意。

    他手里拿着一张《楚报》,神情不急不躁的来到审讯室中。

    这里关押着的孟长河已经没谁留意,所有人的兴趣都被花脸和爆炸案吸引,这个原本应该是案件主角的人物却被边缘化。

    “科长!”黄硕刚刚从外面回来,看到楚牧峰也进来后,便赶紧走上前来,神色无比恭谨。

    “我要和孟长河聊聊!”楚牧峰扫视过去,没有多做解释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后随意说道。

    “是!”

    黄硕亲自带着楚牧峰来到审讯室中。

    这里被关押着的就是孟长河。

    和以前相比,现在的他明显是变了样,被大刑伺候的他,早就没有了以前那种硬朗的形象,整个人满身是血,看着就很狼狈颓废。

    两只眼睛也是无精打采的耷拉着,头发蓬松杂乱,身上还散发出一股难闻刺鼻的味道。

    “孟长河!”

    楚牧峰进来后随意坐下,就坐在孟长河对面,翘着二郎腿,神情傲然。

    “是你!”

    孟长河听到这声音后,下意识的抬起脑袋来看过去,当看到是楚牧峰时,颓废的脸上有了些许亮光。

    这个能掌握着他生死的男人!

    “我今天来是要和你说一件事的。”楚牧峰不热情不冷淡,就是很平常的说道,手指间夹着一根香烟,烟雾缭绕。

    在孟长河的心中,这时候烟丝燃烧的味道,闻起来竟然是如此甘醇。

    “什么事?”孟长河嘴唇有些干裂,本能的舔舐着。

    “就在两天前,我抓住一个人,他叫花脸。”

    楚牧峰刚刚说出这个,孟长河眼底就闪过一抹难以置信的精光,有些吃惊的问道“你说抓住了谁?花脸?”

    “对,就是花脸。”

    楚牧峰将最新的《楚报》递到孟长河面前后,语气淡然地说道“你似乎知道他是谁吧?”

    真的是军师!

    花脸就是军师!

    这事即便在黑风寨中都是秘密,但孟长河恰恰知道这个秘密。

    在看到军师竟然被楚牧峰抓住的时候,他是很吃惊的。

    军师怎么会落入楚牧峰之手?

    难道是来营救自己的吗?

    要知道孟长河和外面是没有任何联系渠道的,他最近一次联系还是徐强东传递进来的消息。

    可即便是那次,自己得到的消息也是外面有人在营救他,说是警备厅这边不会对他怎样,只要他适当配合审讯就能应付差事度过危机。

    可那次之后他就彻底断绝了和外面联系的渠道。

    花脸的抵京他不知情,花脸的战书他也不知。

    当然花脸自杀的事他就更不知道了。

    这时候的孟长河就像是一只无头苍蝇嗡嗡乱撞,四面碰壁。

    所以他看到花脸也被抓住,才会这样吃惊,因为他真的认为谁都能出事,惟独军师不可能。

    但要是不可能的话,眼前这个报纸,上面的花脸头像怎么说?

    要知道不是谁都清楚花脸的真实身份,楚牧峰既然拿着过来让自己看,就说明他是将花脸的底细摸透的,任何狡辩都是徒劳无功。

    “你想说什么?”孟长河强忍着心中的惊惧和猜疑,声音有些嗓哑的问道,嗓子干渴的他,每说出一句话都觉得喉咙无比生疼。

    “我想说我和你们秃鹫山黑风寨的军师聊得很愉快,我还知道他叫南易,他在去你们黑风寨之前,是在北平城南华楼唱戏一个戏子。”

    “他会去黑风寨落草,也是因为六年前你们那次出来抢劫时碰上的,是你们大当家凑巧给救下来的,对吧?”楚牧峰将报纸收了回来甩了甩道。

    前面是落网介绍,后面就是他制造了爆炸案后也选择了同归于尽,自然不必让对方看到。

    孟长河心底则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都是最隐秘的秘密!

    即便是在黑风寨知道这事的也仅仅只有几位当家,其余人根本不知情,楚牧峰更是没有道理知道,他会知道只有一种解释,的确是南易说的。

    难道南易招供了?

    没准,真的有这种可能。

    孟长河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毕竟他所认识的军师是脑子好使,但要是说到其余的事,比如受罪吃苦,肯定不如自己。

    军师会屈服,再正常不过。

    可要是说军师都招供的话,自己这边还在坚持还有意义吗?显然没有!

    毕竟秃鹫山黑风寨的所有事对军师来说都是敞开的,小到下面每个小崽子的情况,大到山寨的防御布置,他都是一清二楚。

    孟长河突然感觉心里拔凉拔凉的,对于警备厅而言,自己似乎根本没啥用处了,哪里还有活命的机会,搞不好随时都会被拖出去毙了。

    敏锐察觉到孟长河心理变化的楚牧峰,并没有说趁胜追击,而是举重若轻地就将这事放到一边,不急不缓地说道。

    “孟长河,我今天过来就是想要给你说这件事的,我想说的是,不是谁都像你这样对黑风寨忠心耿耿,我只要有军师的投诚,破掉你黑风寨易如反掌!”

    “你说不说,已经不再重要。还有,你也不要再奢想着外面会有人营救你,上次会有人营救那是因为想要根据你的招供,围剿黑风寨。但现在有了军师这个更好的选择后,你就没有价值了。”

    放在以前楚牧峰这样说,孟长河或许会有所怀疑,但现在还怀疑什么?人家说出来的消息难道还不够清楚明确吗?

    这就是孟长河陷入到一个误区。

    他做梦都不会想到这些事情是南易主动说给楚牧峰听的,已经将死的南易是不会去管别人的死后,他只管自己痛快。

    所以他说出来的那些情报,这时候就成为楚牧峰拿来做文章的诱饵。

    这也就是楚牧峰。

    他才能充分发挥一个死人的作用,旁人根本不会想到这些。

    对旁人来说,南易死掉案子就算结束,还继续审问孟长河有意义吗?

    但楚牧峰却不同。

    他就是要将这个案子做得尽善尽美,毕竟整个案子的源头就是无意中抓获的孟长河,要是说不能从他嘴里问出来黑风寨的情报,楚牧峰心里不舒坦。

    “你现在可以选择招供,我会作为与南易口供的验证,如果你不说,那也无妨,就等着带去跟阎王爷说吧!”

    丢下这话,楚牧峰站起身就往外面走去,连一丝迟疑都没有。

    看到他这样,孟长河心里更加没底儿,焦虑着急起来,自己吃了这么大的苦头都没开口,南易一来就全部招了,那自己还傻乎乎地受罪干嘛?

    在那个身影即将消失在门外的时候,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终于忍不住喊道“楚科长,别走,我说!”

    听到这话,背对着孟长河的楚牧峰嘴角微微翘起终于拿下你这块硬骨头了。

    能不能拿下孟长河是楚牧峰的心结。

    虽然说花脸案已经侦破,但要是说孟长河这边什么都不说,一直都是这么死扛着,那总不是个事儿。

    幸好这种僵局总算破了。

    “真的想说了?”楚牧峰双手后负,慢慢转过身来问道。

    “是是是,楚科长,我说,我什么都说!”

    孟长河的心防已经被攻克,那么对他来说就没有什么是不能说的,你想问的他都会说出来,而且他要迫不及待的说。

    只有这样才能有点用处,只有这样才能赶在军师说出所有情报之前获取一个将功赎罪的资格。

    “那就先说说你们秃鹫山黑风寨的几位当家吧。”楚牧峰重新坐回椅子上,其余人分别站好,记录员也准备录口供。

    “我们秃鹫山黑风寨的大当家叫做郑盘山,人称血秃鹫,在我们秃鹫山那是响当当的角色。只要是提起来血秃鹫,就没有说不认识的。不是跟你吹,他杀死过的人,至少得有三位数,是一个心狠手辣至极的主儿……”

    孟长河开始详细的说起来,旁边有人端过来一杯水,他赶紧喝下去,感受着那种清凉滋润,他很后悔这两天的抵抗。

    唉,早知道军师也被抓,我何必这样死鸭子嘴犟呢。

    “说说你们黑风寨的地形,等会拿笔给我画出来。”

    “黑风寨的一共有多少人,有多少武器枪支?”

    “明岗暗哨有多少……”

    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后,楚牧峰才满意地站起身来,孟长河使劲舔舐着干涩的嘴唇,可怜兮兮的问道“楚科长,能不能放我一条生路?”

    “能不能放,看你说的对不对,不过你放心,不会再对你用刑了。”楚牧峰平静地说道。

    能得到这种承诺也算,要是说继续被用刑的话,孟长河真的是怕自己承受不住这种折磨,要是那样的话,他离死也就不远。

    处长办公室。

    “这是什么?”

    曹云山看着楚牧峰将一沓子资料放到面前,有些惊诧。

    他随意拿起来一张翻阅,看到的第一眼,瞳孔就迸射出两道锐利精光。

    “这是黑风寨的情报?”

    “对!”

    楚牧峰坐在对面的椅子上,带着一丝喜色说道“师兄,孟长河已经全招了,这些就是黑风寨的情报。”

    “根据我的反复询问对比,他说的应该是真的。这些情报相信是能堵住民政部那些官老爷们的嘴,让他们什么意见也没了。”

    “好,很好!”

    曹云山由衷地感到兴奋。

    黑风寨的事始终是警备厅的一根刺,是民政部插过来的一根拔不得的鱼刺。

    想要硬拔的话,肯定会让警备厅伤筋动骨。

    但如果能轻轻松松拔掉,那就是一份大功,要是那样的话,即便是民政部那里,也得不得不说声“干得漂亮!”

    曹云山深吸一口气,看着楚牧峰,突然间微微一笑,“牧峰,你想的的确周全,能在这时候还能借着花脸,逼问出来孟长河的口供,真的很不错!”

    “师兄,这也是您平时教导有方,我只是想到别人想不到的地方而已。就拿孟长河的这事说吧,既然迟早都得解决掉,我就想着能不能借着花脸来诈一诈,没想到真成了!”楚牧峰笑着说道。

    “你这小子,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不用跟我客气!”

    曹云山哪里会不清楚楚牧峰这是在谦虚,他也懒得继续盯着这事询问,便直接起身往外走去。

    “行了,我把这个资料交给厅长,你就等着受奖吧。”

    “谢谢师兄关照。”楚牧峰顺杆往上爬,笑着说道。

    当曹云山将这份黑风寨的资料交给阎泽的时候,这位警备厅的厅长也是颇为兴奋的。

    “行了,成功抓获花脸,再加上得到这份资料,就算金陵那边也挑不出刺儿。你去给楚牧峰他们发笔奖金,就说是我说的,这次的案子他们办的漂亮,当奖!”

    “是,厅长!”

    曹云山也是很高兴,他从总务科那边领取了奖金后就都交给了楚牧峰,而楚牧峰也很干脆,自己一分钱没要,将奖金全都按照功劳发下去。

    只要是这次参加任务的弟兄,就没有说落下谁的,人人有份,个个拿了钱,都是喜笑颜开。

    “这段时间弟兄们辛苦了,晚上找你们的队长请客!”楚牧峰爽朗笑道。

    “好勒,谢谢科长!”

    “有您发话,队长不请也得请!”

    “队长请客肯定没问题,科长您也要赏光来喝一杯啊!”

    “就是就是,您可得来喝一杯”

    刑侦处欢笑声响成一片。

    ……

    黄昏时分,夕阳笼罩着这座北方古都,仿佛给它披上了一层暗金色的薄纱。

    越来越多的人群开始忙碌着,他们有的是在卖东西的小商小贩,有的是买东西回家的行人,也有醉生梦死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文人墨客。

    北平城在黄昏中又焕发出勃然生机。

    与此同时,几道身影走进了北平城,其中那个打扮的很低调,只是穿着件粗布麻衣的五当家笑面虎静静地看着这一切,眼里露出几分向往之色,喃喃嘀咕。

    “唉,咱们黑风寨什么时候能有这样的规模就好了?”

    “我说老五,你脑子没被驴踢了吧?”

    四当家一刀红听到这种近乎痴人说梦的话,嘴角扬起出一抹嘲讽冷笑,不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