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240、真没那么勇敢(谢谢新盟主静则思过920)
    作为干了几十年的老侦缉,华容如同一个精明的猎手,即便猎物再狡猾,只要漏了破绽,就别想逃过他的掌心。

    你小子要听戏,那咱们就一起听听。

    其他事他全然不管,就是死死盯着这个目标。

    这就是华容的办案风格:认准一个点,咬定青山不放松,。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逝。

    十点过后,戏园子关门了,票友们也都三三两两结伴回家,曲金星在街上转悠了一圈,见没人跟踪后,再次来到南关牌坊下。

    眼看周围铺子关了门,路上也没有行人,他就麻利地从包里面拿出一个飞虎爪,甩了甩丢了上去,套住牌坊上面的一个凸起后,如同猴子般灵敏地爬了上去。

    在上面捣鼓了片刻,他又滋溜滑了下来,跟着收起飞虎爪,拍了拍身子,跟没事人一样匆匆离开了。

    “跟着他!看看他在上面干了什么!”

    隐藏在对面巷子中的华容一声令下,手下立即兵分两路行动起来。

    等队员拿着竹梯,上去将宣传单拿下来,看到上面的内容后,华容顿时面露喜色,重重一击拳头。

    “好,果然是你,这下你跑不掉了!”

    “华队长,是这个家伙吧?”跟在旁边的九指凑上来讨好地问道。

    这家伙也算是个有心人,一直都跟随华容身边,没有丝毫怨言。

    “没错,九指,这次案子要是破了,算你一功!”华容点点头,拍了拍九指肩膀满意地说道。

    “嘿嘿,华队长您太客气了,小的只是略尽绵薄之力,哪有什么功劳。”九指咧嘴一笑,文绉绉地说道。

    “行了,没你的事了,该干嘛干嘛,别多嘴知道吗!”华容叮嘱道。

    “是是是,小的明白。”九指连连点头。

    如今证据确凿,这个曲金星如果不是花脸,就是替花脸卖命,所以抓他肯定没错,任他百般狡辩都无法抵赖。

    “队长,要让弟兄们动手抓人不?”黄九陵忍不住问道。

    “不急,将这个收起来,继续跟着,看看能不能顺藤摸瓜,找到花脸!”华容将传单收起来后,看着远处漆黑的街道,两眼放光道。

    如果能够一举拿下这个神秘的神偷花脸,那可是大功一件,绝对能让五队面上有光。

    兴冲冲赶回去的曲金星是真没想过自己已经变成了侦缉队的猎物。

    他是有着一定的警觉性,但是和华容这群老侦缉比起来的话,就显然不是一个档次了。

    况且他真没想到,深更半夜居然还会有人会尾随其后。

    穿过熟悉的街巷,顺利完成师父交办任务的曲金星,得意洋洋地回到家里。

    “队长,这小子屋里面没有亮灯,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人,队长,咱们是先等着,还是现在就冲进去抓人。”

    来到屋外后,黄九陵指了指前面低声问道。

    “不急!”

    都已经找到对方的老窝,难道说还用着急吗?

    既然不能确定花脸在不在里面,就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不知道这小子有没有什么暗号给花脸留下警告。

    要是说他被抓,还留下了警告的暗号,那个该死的花脸没准就会彻底消失掉,再也不会露面。

    “你们先盯着这里,我去找科长汇报这事,记住,如果有人出来的话,立即拿下!”华容叮嘱道。

    “是!”

    这个时间点,楚牧峰在做什么呢?

    他当然没有安安心心在家睡觉休息,而是留在警备厅里面翻找当年南华楼的卷宗。

    不管怎么说,南华楼不可能说无缘无故的就被封闭,这里面肯定是有内情。

    如果能够找到这个内情,没准就可以解开掉花脸的秘密。

    “六年前的南华楼到底是怎么了?”

    带着这样的疑问,楚牧峰面前堆放着很多卷宗,都是有关六年前南华楼的。而这些卷宗。

    “科长!好消息!”见楚牧峰果然在办公室,华容兴冲冲地冲了进来。

    听到动静,楚牧峰放下手里的卷宗,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后笑道:“老华,怎么,有眉目?”

    “没错!”

    华容情绪有些激动,举起手中的一叠纸张说道:“科长,您先前让我盯着那个小偷,果然和花脸是一伙的。您看,这是他刚刚在楼牌上留下的传单。”

    接过传单的楚牧峰扫了扫,眼中顿时爆出一团精芒。

    这可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传单之上的内容很简单,但口气十分狂妄。

    “吾原本是想要和你们北平城和平相处,但怪就怪警备厅不配合。行吧,既然不给我面子,那就别怪我掏空你们的底子。北平城的那些富商权贵们都给我将好东西都藏好了,我会一个个拜访你们。什么时候警备厅愿意答应我的要求,我才会罢手!”

    传单的落款处依然是个花脸画像。

    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就差曲金星直接站出来说,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我就是跟随花脸的。

    看完之后,楚牧峰心中大定,锁定这个给花脸办事的小喽啰,说明他们距离花脸越来越近了。

    至于下面的重点,自然是布局抓捕花脸。

    “老华,你有没有让下面人动手抓捕?”楚牧峰抬头沉声问道。

    “还没有,我只是让他们盯着,回来看您的指示。”华容摇摇头。

    “走,咱们这就过去!”楚牧峰点点头。

    “是!”

    ……

    当楚牧峰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

    “怎么样,里面有没有动静?”楚牧峰过来后直接问道。

    “没有!”

    负责监视这里的黄九陵上前躬身说道:“科长,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那个家伙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也没有其余人进出。”

    “是吗?”

    楚牧峰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眯着眼说道:“不能再在这里浪费时间,既然能确定他和花脸是有关系,就先拿下再说。华容,进去抓人,注意留个活口,我要当面问话。”

    “是!”

    华容立即招呼起来,黄九陵是先锋,他就相当于是以前的裴东厂,敢打敢拼敢闯,而且为人很机警。

    他率先翻墙跳进院里面,将院门打开后,其余跟着蜂拥冲了进去。

    砰!

    这个时间点,里面的人应该是睡着的,所以说不用去管那么多,直接一脚提开房门,提着手电筒抓人就是。

    这不,正在呼呼大睡的曲金星很快被控制住,睡眼迷离的他,压根就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便被反扣双手拖到外面。

    光着身子的他,如同一条被扔到岸上的鱼儿。

    “只有他一个人?”楚牧峰脸色一沉道。

    “是,科长,屋里面就他一个!”黄九陵点头回道。

    好吧,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这个花脸果然狡猾,并没有躲在这里。

    他要是在这里的话该多好,一举就能够拿下,现在还多了几分变数。

    “你们干什么,到底是什么人?居然私闯民宅?我要告你们!”

    曲金星似乎从迷糊中清醒过来,昂起头喊叫道,他现在就像是一头红了眼的小牛犊,爆发出一根狠劲。

    楚牧峰居高临下地俯视过去,冷冷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

    砰!

    都没有任何迟疑的意思,黄九陵一拳就狠狠砸中曲金星的腹部,毫不客气地说道:“小子,别找不自找,我们科长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再他娘的嘴硬,信不信老子一枪毙了你!”

    说罢,黄九陵从腰里拔出撸子,将冰冷的枪口直接顶到对方脑门上。

    哪里见过这种阵仗的曲金星当场就懵了。

    他是谁?

    他只不过是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是一个对花脸很崇拜的徒弟,除了这些外,就凭着一身偷盗本领,觉得天老大地老二师父老三自己老四。

    在他的世界中,一直都认为所有事情都能靠着技术和嘴皮子解决掉,哪里想过会遇到这么蛮横的人?

    也就是现在场合不对,要是说放到审讯室中,尝过那些刑具的滋味后,绝对能让曲金星知道什么才是人间悲剧。

    “小兔崽子,现在会好好说话了吗?”黄九陵一把拽住曲金鑫的头发,像是拎着一只死狗般冷漠喝道。

    “会会会!”

    曲金星下意识地连忙点头,整张脸都因为疼痛扭曲着。

    想到自己现在是只穿着个短裤,被这么多大佬爷们面带异色看着,他就感觉羞愧,脸蛋涨红得都快要滴出血来。

    “名字!”楚牧峰问道。

    “曲金星。”曲金星乖乖回到。

    “你和花脸是什么关系?”楚牧峰单刀直入。

    “他……”曲金星听到这个问题略带迟疑起来。

    见此情形,楚牧峰眼底迸射出两道寒光:“怎么?是不是身上皮还痒?还想要再试试别的滋味?”

    “不不不……够了,够了!”

    曲金星现在是羞愧的要死,他以为自己是一个很勇敢的人,没想到真正碰到这些狠人,尝到苦头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勇敢。

    现在的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在生死威胁下,是战战兢兢,诚惶诚恐。

    “快说!”黄九陵可没客气,又是一大耳刮子扇过去。

    “花脸是我师父,我师父!。”

    曲金星这话说出口的瞬间,楚牧峰嘴角微微一翘:花脸俨然已经不再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