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224、密捕、六哥落网

224、密捕、六哥落网

作品:老胡同 作者:隐为者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科,科长办公室。

    就在楚牧峰正翻阅着案件资料时,黄硕带着一脸压不住的喜色敲门进来。

    “科长,您这次恐怕是捞到一条大鱼。”

    “哦,怎么说?”楚牧峰放下文件问道。

    “那,这是他的口供,您边看我边说。”

    说着黄硕就将口供递过来,跟着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就开始汇报起来。

    “这个家伙叫做陈尚平,绰号陈猴子,是秃鹫山黑风寨的土匪。这次是跟随他们山寨的六当家过来销赃,他们找的是东华区镇和堂的魏单,一直以来那里都是他们的固定销赃点。”

    “他们前些天刚刚截下一个商队,里面有不少值钱的古玩,什么白玉老虎,犀牛杯、字画等等,但最值钱的应该是一对鸡血石印章。”

    “根据他的交代,其他东西都已经卖给魏单,只有那对极品鸡血石印章还在六当家手中。”

    “他们住的地方叫德云客栈,是他们的暗哨。只要是过来销赃的话,他们都会去那里入住。”

    “按照以往的规矩,这种刚到手的货,怎么都得消停一段时间,等到风声过去后再拿出来。但这次却如此匆忙,是因为黑风寨想要扩大规模,招兵买马,所以说急需用钱,这才会让六当家带着他来销赃。”

    听着黄硕的介绍,楚牧峰嘴角泛起了笑容。

    即便真是硬骨头落到黄硕手中都要变成脆骨头!

    何况只是一个只会欺软怕硬的土匪呢,他要是真的选择宁死不屈的话,反而是显得有些奇怪。

    “黑风寨那边的情况有没有问?”楚牧峰直接问道。

    “还没有!”

    黄硕摇摇头,带着几分无奈道“他中枪受伤原本就失血不少,加上受了刑,再审讯下去的话,我担心他撑不住,所以先让他休息下,等取出子弹后,再继续追问黑风寨的情况,”

    “抓紧问,他死不了!”楚牧峰平淡地说道。

    “好的,科长,我明白了!”

    黄硕立刻心知肚明。

    跟随着楚牧峰做事的他,对楚牧峰做派也算是有所了解。

    要是普通人犯错的话,楚牧峰还会同情可怜,不会怎么样对待;倘若是凶残罪犯的话,那么落到他手里,是绝对不会客气手软。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等到黄硕刚刚离开办公室没有多久,楚牧峰这边的电话就响起来,听到是曹云山喊他过去,他连忙起身过去。

    上司召唤,必须迅速反应!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三点多。

    “处长!”楚牧峰敲了敲门,走进处长办公室。

    “嗯,牧峰来了,坐吧!”

    曹云山招呼着楚牧峰在会客区落座后,丢了根烟过去。

    楚牧峰先给师兄点上,然后才在对面坐下,好整以暇地看着对方。

    瞧着这意思,应该不会是什么大事,不然的话曹云山神情哪里会有这么悠闲自在呢。

    “处长,有什么事吗?”楚牧峰点开话题问道。

    “嗯,是有件事需要你去处理下!”

    曹云山点点头,跟着就将连成谷找过来相求的事儿简单叙述了一遍。

    听完这个后,楚牧峰脸上露出一抹惊讶的神情来。

    “秃鹫山黑风寨的土匪?东华区镇和堂的销赃?处长,那个镇和堂的老板是不是叫魏单啊?”

    “没错,怎么,你也认识这个人?”这下轮到曹云山有些意外。

    “我倒是不认识他,不过今天中午巡逻回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意外风波,是这样的……”

    随着楚牧峰说完后,曹云山顿时来了精神劲儿。

    “你这边都已经抓住了其中一个过来销赃的土匪?”

    “对,抓住了,人还关在审讯室!”

    楚牧峰指了指外面,跟着笑道“我当时不过就是看他们打得有些过火,所以想要上去阻止下,然后例行查询,没想到居然会抓到个活土匪!”

    “现在处长您说出来的这事耳竟然还和那两个土匪有关系。这事真是够巧合的,我想就算是说评书的恐怕都想不出来。”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曹云山也是一拍大腿,颇为感慨。

    “这样的话倒是简单了,牧峰,这事儿你现在就去处理,宜早不宜迟。”

    “既然镇和堂敢勾结土匪,帮他们销赃,那直接查封铺子,收缴所有赃物,将魏单缉拿归案!对了,最好是能查出那对极品鸡血石印章下落!”曹云山特别交代道。

    “这个!”

    楚牧峰可不敢打包票,谁知道那位六当家是什么样的性格。

    他要是说是一个赌徒的话,或许还会赌一下,赌的就是陈猴子这边没有招供,他能打个时间差,从魏单那里交易鸡血石印章。

    可他要是一只狐狸的话,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躲起来,现在没准已经溜出了北平城,要是那样的话,东西肯定也会带走。

    拿别人的态度来做自己的决定,本身就是一种冒险。

    “我要去见见陈猴子再说,不过这个案子我会成立临时专案组,我亲自负责,处长您就放心吧!”楚牧峰自信地说道。

    “好,去吧!”曹云山颔首道。

    ……

    审讯室。

    楚牧峰看到了哀嚎不已的陈猴子。

    这个倒霉催的家伙,果然是被糊弄差事般地取出子弹,简单包扎一通后,又给绑到了老虎凳上。

    这时候正是一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凄惨模样。

    “陈猴子,我问你,以着你对你们六当家做派的了解,他是会立即逃走呢,还是会搏一把,完成交易后再走!”楚牧峰站到老虎凳面前,开门见山地问道。

    “官爷,他会搏一把!”

    陈猴子知道这位是堂堂的科长后,赶紧表功般地说道“我们六当家是一个做事很喜欢赌博的人,他这次过来时还给大当家保证过,说肯定会将东西都卖了,至少带四万法币回去。”

    “要是说那对鸡血石印章卖不掉的话,他是凑不够这笔钱的,肯定要被嘲笑,所以我想他肯定会继续交易。”

    “他会回德云客栈吗?”楚牧峰继续问道。

    “官爷,这我可不敢保证。”

    陈猴子说起这个便不由咧咧嘴,右腿传来的阵阵疼痛让他整个人时不时的抽搐下。

    “他或许会回去,但也可能不会回去,因为钱和印章他都带在身上,回不回去很难说。”

    楚牧峰心思急转,要是这么说的话,只剩下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蹲点镇和堂,尾随魏单。

    只要六当家敢露面,就别想再跑得掉。

    当然,这只是希望而已,未必就能实现。

    “继续问!”

    楚牧峰冲黄硕交代一声,转身就往外面走去。

    看到他就要离开,陈猴子急声喊道“官爷,我愿意什么都说,求求您放过我吧,我只想活命,我愿意把黑风寨的所有事全都说出来。”

    “那就等你说出来再说!”

    楚牧峰从黄硕身边走过,后者心领神会的继续上前“来吧,继续说!”

    陈猴子满脸死灰,欲哭无泪。

    从审讯室离开后,楚牧峰就直接将苏天佑喊过来。

    他现在对五个侦缉队都是很公平任用,不会说因为王格志和宋大宝是最早跟随他的就一直重用,其余的也是雨露均沾。

    这次因为逮捕的时候就是苏天佑在场,所以说这事就交给他处理也无妨。

    下面那帮队员也能辨认出来六当家是谁。

    “咱们这次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蹲点逮捕六当家!这个六当家的叫做孟长河,是个做事很喜欢赌博的赌徒,所以咱们要紧紧盯着镇和堂,看看他是不是想搏一把,完成最后的交易。”

    “给你的人都说好,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擅自行动!能抓活的尽量抓活的!”楚牧峰神情冷峻地说道。

    “是!”苏天佑恭声领命。

    他最近是风头很盛。

    碎尸案的侦破,让侦缉五队所有人都立下功劳,现在又有了这样一个意外案子到手,只要能抓住人,便又是大功一件,他如何能不高兴?

    侦缉五队整队完毕,悄然出发。

    ……

    东华区,镇和堂。

    现在的魏单是有点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焦躁不安的在店铺里面来回走动。

    距离自己和连成谷约定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可六当家的那边怎么还是没有一点消息传来呢。

    我都已经在他们居住的客栈那边留下口信,他们只要回来肯定会收到。

    怎么到现在都没有音信?

    “我的五千法币还在连家扣押着,我还想要拿回来!”

    “六爷啊六爷,您到底去哪里了?那对鸡血石印章赶紧给我拿过来吧,我现在已经凑足钱了,只要您一过来,就能拿钱走人啊!。”

    “孟长河,您到底是去哪里逍遥快活了,难道把正事都给忘了?”魏单是喃喃自语,一个劲儿地念叨着。

    六当家的确是叫孟长河。

    但在黑风寨那样的地方,已经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大家见面的称呼都是六当家。

    老六是几位当家哥哥的昵称,六当家的是下面那群小的们的尊称。

    偌大黑风寨,当家的总共六位。

    能在黑风寨那样的地方混出来,孟长河的确是有着点真本领,他最大的特点就是敢赌。

    对,没有听错,不是赌博,而是敢赌。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是喜欢赌博,毕竟赌博很刺激,能在很短的时间带给他们难以想象的财富。

    但却不是谁都敢赌的!

    孟长河就是敢赌的那类人,之前在黑风寨的时候,他就敢带着几个人去抢劫一支人数足足有着几十个的货队,这是敢赌!

    他为了所谓的意气之争就敢单枪匹马的去猎杀一只老虎,这是敢赌!

    这样敢赌的人,只要给他机会,便是绝对不会放过。

    像是现在。

    他赌的就是陈猴子不可能那么短时间招供!

    他赌的就是魏单那边已经找到下家,凑足了钱!

    其实他心里还有着一个更加歹毒的想法,那就是假如说魏单这边也暴露的话,与其被警备厅的人抓住,倒不如自己狠心干掉他,将镇和堂的东西席卷而空。

    这样回到黑风寨的话,也绝对不亏,能赢得大当家的赞许。

    虽然说会坏掉名声,但那又如何?

    都当了土匪,还他娘的在乎什么名声吗?

    只要咱们手里有东西,不怕没人要,不愁卖不出去。

    对,就这么干!

    所以从八大胡同那边逃走后,孟长河就藏身在一处没人的民居中,这样差不多躲藏了三个小时,猜测着外面可能已经没有危险的时候他才露面,然后便喊了一辆黄包车前去东华区的镇和堂。

    在距离镇和堂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停下来,结账让黄包车夫走了后,孟长河就开始小心翼翼地打量起四周来。

    他是敢赌,但也不是说就会盲目的去赌。

    要知道这附近有没有危险。

    其实镇和堂附近的局面无非就是两种。

    第一种是陈猴子没有招供,那么镇和堂没有暴露,我就能安全的去交易,然后携带重金离开。

    第二种就是陈猴子招供了,镇和堂暴露,附近肯定是会埋伏着警员。那样的话,只要一露面,恐怕就会被围捕。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确定到底有没有危险。

    别看孟长河只是一个土匪,但要是说到这种侦查的话,还是很擅长。

    他不紧不慢地走着,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间,打量着四周来回走动的人。只要是发现谁有任何可疑,他会毫不犹豫的就转身离开。

    来来去去打量了半天,没有发现丝毫可疑之处!

    整条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没有什么异常,至于路边那些摆摊的,也是很自然地叫卖。

    一切似乎风平浪静,并有潜伏的危机。

    “以陈猴子的精明劲,或许会随便捏造个身份出来,只要不暴露土匪的身份,应该就能忽悠过去。对,他也不敢暴露,不然肯定死路一条,这样的话我这边暂时应该安全,镇和堂也肯定安全的,不然肯定被查封了。”

    敢赌敢拼的孟长河很快就有了主张。

    他就是这样想的。

    毕竟之前交火的时候楚牧峰他们是不清楚自己身份的,是,他们是拿着枪,但谁说拿枪的就是土匪?

    找个合适的身份借口,陈猴子应该能想到。

    镇和堂。

    这样又过了半个小时,眼瞅着天色都要暗下来时,孟长河才没有迟疑,很利索的现身,然后向着镇和堂的方向匆匆走去。

    当然,这时候的他和之前是两样的装扮,做了简单易容。

    衣服的话变成了很绅士的西装,头上还戴着一顶黑色礼帽,手里拄着一根文明杖,再加上一副银框眼镜,谁看到都不会和土匪挂上钩,都会认为他是一个商界大老板。

    “这位先生,请问……”

    魏单一直都在店里面等消息,所以说看到有人进来后,下意识的就问话。

    只是当他看清楚来人的面目后,眼底不由闪过一抹惊诧。

    “六……”

    “嘘!”

    孟长河当机立断打断他的话,然后沉声说道“老魏头,你这边怎么样?找到买家没有?要是说没有的话,我可就要回去了。”

    “这个买家一时半会很难找!”

    “那就算了!”

    当魏单刚流露出这种迟疑神情,孟长河就利索的打断他的话,转身就要走。

    看到他的举动,魏单是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走上前来,拦住道路急声说道“我说六哥您至于这么冲动吗?我说是没有找到买家,但却把钱凑齐了!”

    “两万法币一个子都不少,您要是觉得可以的话,咱们现在就能交易,要是觉得价钱低的话……”

    “行,二万就二万,我要现金,现在就带走!”孟长河语气有些不耐烦。

    “没问题,没问题”

    魏单见六爷的态度,感觉这里面好像是有些不对劲,但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又说不出来。

    算了,我反正只要能拿到鸡血石印章就成,其他事儿与我何干。

    “那咱们这就去后堂?”

    “走!”

    镇和堂外。

    楚牧峰他们就藏在对面的一座饭馆包厢中,亲眼目睹着孟长河走进去。

    虽然说孟长河已经易容过,但想要躲避掉楚牧峰的那双眼睛却是不可能。

    你再易容,难道还能遮掩住身上那股气息?

    何况你易容成这样,反而容易成为焦点。

    一个穿着打扮如此时尚的人,想不显眼都难。

    当然了,你要是说打扮成乞丐的话,同样也很显眼。

    “科长,没想到他真敢来!”苏天佑看到这幕后,摩拳擦掌地兴奋道。

    “他有什么不敢的,陈猴子说孟长河是个心大敢赌的人,看来果然如此。一个敢赌的家伙,是不会错过任何赌博的机会。”

    “我来之前就说过,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咱们不能抱有太高的期望,但既然他来了,这就不是奢望,而是现实,是铁板钉钉的功劳了!”

    楚牧峰眼底闪过一抹凌厉之色。

    “上!记着安全第一,孟长河绝对是个危险人物,他有枪,所以说给你的人再重申一遍,只要不击毙,可以先开枪!”

    “是!”

    身先士卒?

    对付这种土匪,楚牧峰显然没有必要。

    曹云山已经不止一次的说过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既然是这次行动的指挥者,就应当站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行动交给侦缉五队的人去做就成。

    这群人都是各个分局选拔出来的精英,相信打腿和打脑袋,还是分得清的。

    “孟长河,既然你还敢留在我的地盘,你就别想逃走!”

    上次被你趁乱跑了,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镇和堂,前堂。

    阿生眼瞧着几个陌生人走了进来,刚想要招呼,很快便被黄九陵拿枪顶住后心,微笑着说道“闭嘴,敢叫就打死你!”

    哪里见过这种阵仗的阿生脸色瞬间白了,立刻紧紧闭上嘴。

    他就是镇和堂的学徒,可不想为了魏单而白白送命。

    “带走!”

    苏天佑手臂一挥,自然有人将阿生押解出去,然后他就开始带人悄无声息的摸进后堂。

    来到这里后,听到屋内的谈话声,确定就是这间,他便直接一脚飞起,将房门踢开的同时,带着人哗啦着冲进去。

    “不许动,举起手来!”

    房间中已经完成交易的孟长河正在点钱,而魏单也刚将鸡血石印章放好,两人做梦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

    魏单愣住了。

    孟长河在短暂的愣神过后,就知道陈猴子是背叛了山寨,要不然的话这群警员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这里。

    该死的陈猴子,你竟然敢背叛山寨,就等着被山寨下格杀令吧?

    但现在他要做的事情是自保,是逃跑。

    孟长河当下就去腰间掏枪。

    砰!

    苏天佑又怎么会给他这种机会,当机立断地开枪。

    枪声响起中,孟长河挨了一枪,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吼。

    “上,抓住他!”

    “是!”

    黄九陵他们顿时一窝蜂的冲上前来,三下五除二就将孟长河控制住。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孟长河再怎么厉害,也无回天之力。

    这么多黑漆漆的枪口顶着,只要敢动一下,就要吃苦头。

    “全都带走!”苏天佑气势如虹的说道。

    “是!”

    魏单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做的事漏了底。

    要不然的话,孟长河怎么会被抓?

    想到这事儿被公开的下场,他是满心惶恐,六神无主,抖抖索索想要去抓住苏天佑的手臂哀求。

    “官爷……这不关我事的的事啊!”

    “你想做什么?私下勾结土匪,你这老家伙胆子真肥!”站在旁边的黄九陵上去一脚踢开,毫不客气地训斥道!

    “官爷,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愿意坦白,我愿意招供!对了,我知道一个大秘密!”魏单像一条老狗般拼命求饶。

    哦,有秘密要说吗?

    苏天佑并没有被这话糊弄住,你不是有秘密要说吗?那换个地方说吧,相信你的态度会更陈恳。

    “全都带走!”

    魏单立刻呆如木鸡,满脸死灰般被带走。

    镇和堂外面的街道上。

    当里面枪声响起的时候,这里就已经有人围观过来,当他们看到孟长河和魏单都被抓走的时候,便全都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其中一道身影看到这个后,瞳孔猛地一缩,然后便随着人群不动声色地离开。

    他心里哪怕是焦急万分,脸上都没有表现出分毫,心里暗暗咒骂。

    该死的,没想到紧赶慢赶还是慢了一步,这下可糟糕了,六当家就这样被黑狗子抓走,我得赶紧回去复命。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