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第二百一十章 诱饵
    爬满青苔的斑驳小巷中。

    苏天佑赶过来的时候,发现了黄九陵手中拿着两根麻线,和楚牧峰刚才交给他的第二种一模一样,也就是说这根麻线是装红蔷薇麻袋遗留下的。

    “前面还有吗?”苏天佑紧声问道。

    “估计有!”

    黄九陵言语中流露出几分期待:“既然能在这里找到两根,就说明还有其余的落下,这个麻袋的质量很次,肯定不如苏记货站的麻袋。队长,咱们继续往前寻找吧!”

    “好,继续找!”

    苏天佑他们就开始沿着这条小巷前进,果不其然,很快就又找到了两根。

    这时候已经是走出了这条小巷,前面出现的是一条街道,但这个街道却很窄,绝对不方便开车出入。

    “继续去前面的小巷寻找!”

    苏天佑看到这里只有两条小巷,自己选了一条后,就让其余人分开继续前进。

    或许是今天走运,苏天佑和黄九陵所在的小巷中又发现了几根麻线,他们两个情绪振奋,迫不及待的继续寻找。

    第三条小巷被锁定,发现三根麻线。

    第四条小巷被锁定,发现两根麻线。

    第五条小巷被锁定,发现一根麻线。

    然后所有麻线就都在这里消失,再没有任何一条小巷中能找到。

    站在这里,望着眼前这片高高低低的胡同,苏天佑挑眉问道:“这里是哪儿?”

    “我认识这里。”

    黄九陵扫视过去后,沉声说道:“这里是北平城北区的石榴胡同,这里的地形有些特殊,属于北区和东区交接的地方,然后从这条胡同往前走没多远,就到了郊区。”

    “平常的话,这里是很少有谁会过来的,因为早些年石榴胡同发生过一起瘟疫,死过好多人。”

    “发生过瘟疫死过人?”

    苏天佑有些惊诧的问道,他毕竟不是老北平城的人,对这里的情况很陌生。

    “对。”

    黄九陵想到老辈人说的那场瘟疫,语气就有些压低,“听说是一场鼠疫,死了得有小一百号人,那个惨啊,所有尸体都不准备埋葬,全都给烧了。”

    “整条石榴胡同也被彻底的清理过,这也就是后来才逐渐有人住进来,可即便这样,现在住在这里的人也不多,毕竟有点钱的谁都不愿意住在这种晦气的地方,生怕再有瘟疫发生。”

    原来如此。

    我说怎么瞧着这个胡同没有什么烟火气息,敢情是有原因的。

    那么不用想也知道,会在这里住着的人,肯定都是一些贫苦之人,他们没钱买房子,就只能是在这里蜗居着。

    对他们来说,能有个栖身之所就不错了,至于说到会不会生病,那就听天由命了。

    毕竟都这么多年过去,应该不会再有那种横祸。

    “麻线在这里消失,说明石榴胡同有很大的嫌疑,这里即便不是案发地,也绝对是和凶手出入有关系。”

    “你即刻安排人将整条胡同所有小巷全都给我封锁住,人手不够的话,科长也说了,可以请其他几个侦缉队帮忙。”

    “别的不说,咱们必须要彻查这片地带。”苏天佑无视掉石榴胡同所谓的鼠疫之说,深深呼吸后,扬手指着眼前这片说道。

    “是!”黄九陵这就开始做事。

    ……

    前前后后的忙碌,时间一晃就来到了午后三点钟。

    警备厅,刑侦处一科会议室。

    随便扒拉了一口饭的楚牧峰他们,在这里要开一个碰头会,与会的是一科所有投入到碎尸案的侦缉队,也就是说五支侦缉队的正副队长全都在场。

    碎尸案是一科现在要处理的大案要案,必须重视。

    “现在我来做个案情通报!”

    楚牧峰负责主持,他扫视全场后开始慢慢说道:“通过对车夫王大力的询问,可以肯定的是,他那晚看到白牡丹被一个神秘男人带走,而且是塞进汽车里面,虽然说他没有看清楚那人的模样,但提供的几个线索却是至关重要。”

    “第一,他是在石榴胡同跟丢的神秘男人,而这点和苏天佑调查的结果是一样的,麻线也是在石榴胡同那里消失,所以说咱们目前要调查的重点区域就是石榴胡同!”

    “如今石榴胡同那一片已经被咱们的人给暗中监控起来,还是那句话,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要轻举妄动。”

    “第二,嫌疑犯开的是一辆米国福特V8轿车,虽然说他摘掉了车牌,但汽车毕竟是个稀罕物,北平城内这个车并不多。”

    “这条线索非常重要,只要能确定整个名单,咱们就能顺藤摸瓜找到凶手,这件事华容你亲自盯着去做。”

    “是!”华容二话不说就站起身来恭敬应道。

    “坐下说话!”

    楚牧峰随意挥挥手,示意华容坐下后,继续冲着他说道:“你要将所有福特V8的车主都罗列出来,然后从其中找身高在一米八,身材孔武有力的人。”

    “要是说有的话最好,没有的话也不能放弃,还要调查和那些车主亲近的人之中,有没有符合这种外貌特征。因为能将那辆车开出来的,绝对和车主的关系不简单,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开出来别人的车。”

    “是!”

    华容点点头,认真地说道:“科长,我还会重点筛选事发当晚所有车辆的行踪,有确凿证据证明其行迹的好说,要是交代不出首位的话,就全都当做嫌疑对象调查。”

    “对,其中的分寸你自己把握。”楚牧峰淡淡说道。

    “明白!”华容也是做这种事的老手,心里是有数的,要是说这种事都要楚牧峰惦记着去做,那他这个副队长也未免当的太失职。

    “第三,也是我想说的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是我已经放出去王大力这个诱饵,我想凶手也一定会收到这个消息。”

    “只要他听到,是绝对会动手除掉王大力。所以你们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给我营造声势,要做出一副不管如何都要将王大力找到的架势来!”

    说到这里时,楚牧峰便看向苏天佑。

    “保护王大力,抓住凶手的事,是你们五队主管,绝对不能出现纰漏。”

    “是!”

    苏天佑站起身来大声说道:“保证完成任务!”

    “其余你们四个小队要配合五队做好这事,都听着,咱们的目的是要将这个凶手给抓住,现在已经将诱饵撒出去,就等着收网了!”

    “谁要是敢出漏子,我就拿谁是问!”楚牧峰语气凌然。

    “是!”

    ……

    北平城一家茶馆。

    这外面停着好几辆黄包车,几个黄包车夫带着汗巾坐在里面痛快的喝着大碗茶,时不时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汗。

    “哥几个,你们听说没有?前段时间的碎尸案有消息了。”

    “什么消息?赶紧说出来听听,我这被碎尸案吓得都不敢拉夜车了。”

    “得了吧,谁会惦记你上这个大老粗啊!”

    “嘿嘿,赶紧说说啊!”

    “我听说是凶手在迷昏白牡丹的那天晚上,正好被一个黄包车夫看到了,而警方现在正在找这个黄包车夫,只要能找到他,就能找到凶手。”

    “黄包车夫?同行吗?要是能跟警方提供线索的话,肯定能有赏金吧?”

    “当然,赏金肯定少不了!十块大洋呢!”

    “什么,十块大洋,那真是笔巨款了!!”

    “那你别说,知道太平车行吧?这个车行也发出了悬赏金,说的是谁要是能提供这个黄包车夫的线索也有赏。”

    “啧啧,这买卖划算啊,我得好好打听打听,那个人是谁!”

    ……

    从这几个黄包车夫嘴里说出来的消息,很快就被茶馆的人听到,他们也开始惦记上这事,一传十,十传百,消息很快就蔓延开来。

    这只是开始。

    以着楚牧峰今时今日的地位想要布局的话,是很简单的。

    他动用的不只是马武的太平车行,还有章广盛的《楚报》。

    谁都知道《楚报》是从来不说谎话,不虚假报道的,只要是《楚报》刊登出来的新闻,那就绝对是真实可靠。

    百姓可以无视掉太平车行那些风里来雨里去的泥腿子黄包车夫,但对《楚报》却是带着几分敬意和重视。

    《楚报》刊登的文章是这样的。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朗朗乾坤,浩荡日月,尔竟然敢公然行凶,将人杀死后还分尸抛尸,这种行为和畜生有何不同?甚至连畜生都不如!如此禽兽不如的东西,也枉为世间人!尔真认为自己作案天衣无缝吗?殊不知人在做天在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如今尔已经暴露出来,只要警备厅找到那个黄包车夫,必将能将尔抓捕归案,绳之以法,以还死者公道!在这里我们报社也请这位黄包车夫看到文章后能主动站出来,将那晚发生的事如实相告,你的这步站出,会让死者含笑九泉,让凶徒伏法,所以请你尽快站出来!”

    这篇新闻一经报道出来立刻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社会各界都对这样的新闻持以支持态度,都在呼吁那个黄包车夫站出来,勇敢的揭穿凶手的真面目,不要有任何后顾之忧,我们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这时最应该发懵的其实是王大力。

    但他竟然压根就没有听到这个消息。

    为什么?

    因为他已经被严密监视,没有任何机会接触外界,实际上他从马武家出来后就赶紧回到家中,闭门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