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第一百六十章 当年因果
    夜幕降临。

    孙德胜的连队中。

    结束一天训练的士兵们正在准备休息。

    连长孙德胜正默默坐在训练场的台阶上,看着面前的训练器械。

    “连长,没休息啊?”范喜亮从旁边走了过来招呼道。

    “嗯!”孙德胜点点头,脸色有些凝重。

    “连长,那天的事您是怎么想的?”范喜亮坐道旁边,开口问道。

    “怎么想?”

    孙德胜侧身看向范喜亮的侧脸,他对这个年轻人还是非常认可的。

    这个年轻尉官参军以来的表现就是非常突出,要不然也不可能说在没有任何人使劲的情况下,就从普通大头兵升到了少尉,如今则是自己连队的排长。

    假以时日,范喜亮以后的前途不可估量。

    “我能怎么想?在咱们的地盘,被岛国军队这样逼着,本身便是一种耻辱。难道说我还能感到高兴不成?”

    “想要让我高兴,恐怕得等到将这群饿狼全都赶出国门,那时候,不用你说,我也会高兴起来!”孙德胜重重叹息一声,颇为无奈地说道。

    国情如此,情何以堪。

    “连长,我看那个织田信昌这样做恐怕是包藏祸心,他隔三差五就要来挑衅一次,我想很有可能是在试探我们的底线,酝酿大动作。”范喜亮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嗯,的确有这个可能!”孙德胜点点头。

    “那个织田信昌能当上中队长,可不是一个只知道往前冲的莽夫,他会这样反复挑衅,肯定是有阴谋。”

    “这帮小鬼子的驻军一直不安分,总是蠢蠢欲动,可是上面却一直要稳,要忍,人家都快骑到咱们头上拉屎拉尿了,还要克制。”孙德胜黝黑的脸上闪过一抹恨色

    “连长,我看咱们还是要及早做好防备,否则一旦爆发大冲突,没有十足准备,会吃大亏的。”范喜亮一针见血地说道。

    “没错,所以说从现在起,连队进入外松内紧的战备状态,织田信昌要是真的胆敢来犯,就立即给予反击!”

    “要跟上面汇报吗?”范喜亮建议道。

    “汇报个屁,别担心,出了事我担着,大不了掉脑袋,老子当年能活下来,已经是赚到了!”孙德胜满脸不在乎。

    “是!”

    身为血性男儿,范喜亮当然也不会认怂,立即领命。

    沉默了片刻,范喜亮语气有些萧瑟地说道:“连长,您说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将这帮小鬼子从咱们的地盘上赶走啊!”

    “会有那么一天的!”孙德胜神情自信而坚定。

    对此,他从不怀疑。

    范喜亮感受到孙德胜身上的这股气息,眼神也变得璀璨起来。

    两人站起身来,远眺前方若隐若现的灯火,在那里驻扎的就是织田信昌的军队,他们眼神冰冷中透露着一股浓烈战意。

    ……

    北平城,玉华台。

    在北平城中要是说到吃淮扬菜馆子的话,玉华台是首屈一指的霸主,没有谁能挑衅和撼动它的地位。

    从创办那天起,这里走的就是最经典的文化路线,和北平城当时的文化界诸位名家密切相关。

    所以在这里,客人吃到的不只是饭菜,更是一种文化氛围。

    而这里就是沈清风和张谦鹤宴请楚牧峰的地方。

    包厢中。

    这里坐着沈清风,张谦鹤,沈浪和楚牧峰四个人,作为今晚的主角,楚牧峰自然是要当之无愧的坐在首位。

    即便他再三推辞,最后还是被沈清风按住坐了下来。

    “各位长辈在席,哪里轮着我坐在首位,沈叔叔,您客气了!”楚牧峰面对着沈清风微笑着说道,一声沈叔叔立刻拉近了彼此关系。

    谁让两人中间隔着一个沈浪呢?

    有沈浪在,楚牧峰这身沈叔叔是肯定要喊的,除非他有朝一日坐到了曹云山的位置上,那时候就算他想要喊叔叔,估计沈清风也不敢坦然领受。

    但现在却不同。

    “哈哈!”

    沈清风大笑着说道:“楚科长,你是今晚的主角,当然得坐在首位。再说你不坐的话,我和张会长谁坐?谁坐都不合适,你总不想我们两个吵起来吧?”

    “沈兄说的及是!”张谦鹤微微一笑。

    得,这话听着顺耳的很,楚牧峰也就不再矫情这个。

    “玉华台主打的是淮扬菜,这些都是我点的这里的拿手菜,尤其是这道鳝鱼,做的那叫一个地道。”

    “楚科长,来来来,咱们边吃边说,先尝尝这道鱼!”沈清风对这样的场合那是驾轻就熟的很,热络地招呼着楚牧峰。

    “好!大家一起吧!”

    楚牧峰夹起一筷子鱼肉送到嘴里,不由得暗暗点头。

    不错不错,这道鳝鱼是炝虎尾入口,刚吃就会感觉到香气扑鼻,那种胡椒粉和蒜泥融合的香味分外独特。

    再咀嚼两下的话就是鲜,那种咸中带鲜,鲜中带甜的滋味简直是人间一绝。

    难怪玉华台会被那么多文人雅士青睐,果真当得起!

    今晚的主戏就是全鳝席。

    谁都知道全鳝席和汤包是玉华台的看家本事,而其实玉华台能起家靠的就是全鳝席。

    清代徐珂曾经在《清稗类钞》对两淮长鱼席有详实记叙:“同、光间,淮安多名庖,治鳝尤有名,胜于扬州之厨人,且能以全席之肴,皆以鳝为之,多者可致几十品。盘也、碟也,所盛皆鳝也。而味各不同,谓之全鳝席。”

    这说的就是玉华台的全鳝席。

    “玉华台的鳝鱼片、鳝鱼丝、炝虎尾、烧虎尾、烧鳝段都特别有名,今晚这里的全鳝席可是不多见的,楚科长,你可一定要好好品尝品尝哦。”张谦鹤在旁边适时说道。

    “那是当然!”

    楚牧峰可不是当年的愣头青,也算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所以当着这两位老板的面,一点都不拘谨,谈笑风生说道。

    “不瞒二位老板,早就听说这里的全鳝席是非常有名,不过我是第一次来。以前在警校上学的时候,沈浪就说要请我们过来吃一顿,直到现在都没有兑现。谁曾想,今天还是因为两位才有机会品尝。”

    “我和我叔又不分家,他请不也等于我请啊!”沈浪嘿嘿一笑说道。

    这种场合叫老四不合适,就喊牧峰吧,亲切又不失礼仪。

    “我说沈浪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答应人的事怎么能不兑现呢?咱们老沈家可没有这种食言而肥的习惯!”

    “就冲这个,你得再请你们几个好兄弟吃上两顿全鳝席!”沈清风故意板着脸说道。

    “得嘞,有您这话我就放心了!要不我到时候就带着他们过来,记您账上吧!”沈浪嬉皮笑脸的说道。

    “你个臭小子!”

    在这种插科打诨中,氛围很快就活跃起来。

    四个人随意闲聊,聊着聊着就说到了那天在郊外看到的场面,说起这个,沈清风就来气。

    “这里是咱们的国家,是咱们的地界,谁想到这群小鬼子的军队竟然敢这么嚣张跋扈,简直是欺人太甚!也就是我岁数大了,要是再让我年轻个二十岁,看我不上去抽他丫的!”沈清风义愤填膺地说道。

    “说起来我也碰到过这个情况。”

    谈到这个话题,张谦鹤的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他放下碗筷,语气凝重地说道:“我当时看到的场面应该和老沈你看到的差不多,甚至我觉得都要比你说的还严重,都动起了手,就差开枪了。”

    “其实我有件事真有点弄不明白,就是这个岛国驻军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话说当年九一八事变后,东北全境是沦陷了,这帮小鬼子在那边是成立了个伪满洲国。”

    “可这边呢?咱们北平城外面的驻军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沈浪带着几分好奇问道。

    “你小子居然不知道?”沈清风瞪圆眼不敢相信地问道。

    “你一点印象都没有?”张谦鹤也露出无语的表情。

    你好歹是警官高等学校毕业的,怎么能连这种事情都不清楚?

    虽然说这事不是必须要知道,但这应该是个常识性的问题吧?

    你竟然一无所知,你在学校里面到底都是学的什么?你又是怎么从警官高等学校毕业的呢?

    看着两位长辈充满鄙视的眼神,沈浪讪讪一笑,摸着脑袋说道:“其实吧,我也不能说是不清楚,只是记不太清了。”

    “楚科长,还是你来给他说说吧,我怕我说着说着要忍不住抽这个混小子!”沈清风目光投过来道。

    楚牧峰指了指沈浪,摇摇头说道:“你呀,让你上学的时候多看点书,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丢脸了吧?”

    “这种事虽然说在咱们的课堂上是没有讲过的,但想要知道的话,有的是这方面的资料,你居然一点都不关注。”

    “耳朵竖起来,我来给你普及下。”楚牧峰一本肃然说道。

    “其实我想很多人都会有你这样的疑惑,都会觉得岛国军队应该是在东北那边,怎么会在北平城外冒出来。”

    “其实还真不是这回事,北平城外的岛国驻军,可是在九一八事变前就有了,真要是追溯的话,能追溯到那位奢侈无度,内狠外惧的老佛爷身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