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以死捍卫,绝对退缩!

第一百五十八章 以死捍卫,绝对退缩!

作品:老胡同 作者:隐为者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牧峰知道柳公泉的背景吗?

    不知道!

    但他却知道蔺千秋是没有什么戏可唱,一个年岁已高的老人,又怎么可能有太多精力去和柳公泉斗法呢?

    再说就北平市这里的情况,明年就会沦陷,一年之内,谁来掌握市政府的大权重要吗?

    即便靳西来不跟随着柳公泉,也不可能力挽狂澜,那就不如现在抓紧追随,先给自己谋取一个前途,没准到时候还能有变数。

    毕竟柳公泉能成为副市长,背后绝对有人撑腰,到时候这边混不下去,还能去金陵谋个一官半职,自然也不会忘了靳西来。

    所以这么看来,楚牧峰认为太值得了。

    ……

    八月,月末。

    北平,市郊的一条大道上。

    这条道路是通往北平市的交通要道,来来往往的人和车辆非常多,即便现在是黄昏日落时分,这样繁忙的景象仍然没有消停的意思,还是能看到车水马龙。

    道路两边有临时搭建的棚子,里面是些做点茶水和小吃生意的商贩。

    一家面条摊上。

    刚赶到北平城的几个商人饿得实在是顶不住,就坐下来要了几碗面条,切了两份酱牛肉,烫了一壶烧酒,美滋滋地吃喝起来。

    “唉,你们说如今这北平城还有什么买卖好做?什么都不好做啊!真正有本事有能耐的都离开北平城,南下做生意去了,留下来的都是一些没有啥本事。”

    “话可不能这样说,咱们北平城还是有些买卖能做的。”

    “算了吧,能有什么好买卖做?就咱们现在做的这个贩卖丝绸布匹的,你觉得能赚多少钱?要我说,咱们趁早也收拾收拾,准备搬家吧。”

    “咦!”

    就在这种谈话热火朝天进行的时候,突然间有人指着前面,脸色惊讶地喊道:“你们快看,那边过来的好像是鬼子的军队,这么多人,这是要干嘛啊!”

    顺着这人手指的方向,众人都看过去,发现在不远处真走过来一支岛国军队,他们扛着长枪,一脸肃杀,大踏步地前进。

    为首的是个骑着战马,身材矮小,体型粗壮的男人。

    他就是这支小队的队长织田信昌。

    “咦!你们快看,那边也有军队过来,好像是咱们29军的!”

    果然,在道路的另外一边,走过来的是一支似乎刚刚结束训练,风尘仆仆的军队。

    为首的是一个棱角分明,留着光头的黑汉子。

    他就是这支连队的连长孙德胜。

    一支日寇小队,一支29军连队,狭路相逢。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茶摊前面,双方军队停住,彼此眼中迸射出来的都是一种绝对不退让的气势。

    织田信昌眼神冷厉地扫视过来,坐在马背上扬起皮鞭,操着蹩脚的汉语喊道:“让路,我们要过去!”

    “让路?”

    孙德胜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不屑地说道:“瞪大眼睛看清楚了,这里是我们的防区,你们已经越界,此路不通,原路返回!”

    “越界?你说我们越界?哈哈!”

    织田信昌发出猖狂的笑声,随着他的大笑,整支小队的鬼子兵都开始配合的笑起来。

    他们看向孙德胜的眼神充满着蔑视,似乎根本没将眼前的对手当回事。

    在他们身上压根就没有任何畏惧的意思,更多是带着浓烈的挑衅意味。

    哗啦!

    见此情形,所有正在喝茶的人全都站起身来,躲得远远的。

    旁边正在吃饭的几位商人也都扔下钱跑到远处,他们边跑边往后张望,想要窥探下这边的动静。

    到底谁会给谁让路?

    “这里不是你们的防区,你,给我听清楚了,从来都只有别人给我们让路的份儿,我们是绝对不会给任何人让路的!”织田信昌挥舞着手臂,居高临下的扫视过来,张狂跋扈的喊道。

    “不让?”

    孙德胜心底冒出一股冰冷刺骨的杀意,再看向织田信昌的时候,这股杀意便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他可不是什么新兵蛋子,是当年参加过喜峰口战役的老兵,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想要和他玩这种虚张声势的把戏,你们还不够格!

    “所有都有,枪上膛,散开队形,有谁敢阻拦,直接开枪!”孙德胜抬起手,神情冷漠地下达军令。

    “是!”

    一阵哗啦声响中,下面士兵便全都拉起了枪栓,整个队伍散开的同时,呈战斗队形分布。

    所有人都虎视眈眈的盯视着前面的小鬼子,只要他们不让路,只要连长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扣动扳机。

    面对这帮残暴贪婪的侵略者,他们无畏生死。

    “你!”

    织田信昌是没有想到孙德胜敢这样做,顿时恼怒的涨红脸,怒喝道:“孙德胜,你这是想要公然挑起两国之间的战争吗?”

    两人认识吗?

    当然认识。

    这里是他们防区两边的,要是说连对方的军官是谁都不认识的话,岂不是天大笑话?

    这几年下来,两人也不是没打过交道,彼此都是知根知底。

    所以织田信昌才会这样恼怒的发问,他心底更是有些恼怒,因为他清楚换了别人还会有几分惧怕,可是换成这个孙疯子,还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最重要的是,织田信昌暂时还不敢主动开枪。

    为什么?

    因为这里还真是孙德胜的防区,自己带队过来已经是违反了当初签订的条约,要是说继续这样较真宣战的话,他背负不起这个责任。

    最起码在没有接到进攻北平的命令之前,织田信昌制造一些小摩擦是敢的,但要是像这样发生大规模冲突却是不敢的。

    敢无视军令就会被枪毙!

    枪毙都是好的,想到要是让自己剖腹自杀以谢天皇,织田信昌心底的那种惊惧就越发浓烈。

    “公然挑起战争?织田信昌,你觉得真要是宣战的话,是谁挑起的事端?这里是我的防区,你带兵公然想踏进来,就是侵犯我们的领土。”

    “守疆卫土是军人天职,你要是不退,那我必然要以死捍卫。”孙德胜话里充满了不惜一战的决然。

    “继续前进!”

    整支连队士兵无所畏惧地继续前进。

    “八嘎,给我撤!”

    织田信昌最终是没有敢继续僵持下去,愤愤不平地下达了撤退令,在离开前,他看向孙德胜的眼神里充满着怨恨之色。

    “孙德胜,你给我等着,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我等着!”孙德胜一脸镇定坦然。

    “吼吼!”

    看着乖乖撤退的小鬼子,整支连队爆发出惊天的欢呼声,庆祝对峙的胜利!

    “唉,咱们的军队都像你们这样的话,何愁赶不走东三省的小鬼子!”

    “没错,好样的,这才是军人应有的模样啊!!”

    “各位军爷,过来喝杯茶再走吧?”

    面对道路两侧自发主动响起来的鼓掌声,孙德胜心安理得地领受,却是没有留下来吃喝的意思,下令连队继续前进,回连部休整。

    像是这样的事在这里其实并不算多稀罕,基本上几个星期就会发生一次,或是三五人,或是十来人,倒是今天整整两个连队碰面很少。

    只是正常情况下,这样的对峙都是打不起来的,谁都知道现在不是动兵的最佳时机,也没谁敢主动挑起来战争,那个责任没谁能承担得起。

    就在对峙结束后,在这条道路不远处的一辆汽车里面,坐着的是沈清风和沈浪这对叔侄。

    沈浪虽然说平常是游手好闲的人,但有时候也是会帮帮家里。

    因为和沈清风这个小叔脾气最相投,所以帮助沈清风做事是最多的。

    这次就是去外地谈一笔生意刚回来。

    谁想还没有进北平城,就在郊外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这里司空见惯的事,对这对叔侄来说却是不经常见到,而亲眼目睹这一幕后,给他们带来的震撼是非常大的。

    谁也没有想到在华夏的地盘上,竟然会有这种事发生。

    岛国的军队竟然敢这样明目张胆的越界挑衅,甚至还针锋相对,兵戎相见,就差开枪了。

    他们怎么敢如此?难道其狼子野心已经按捺不住了吗?

    “小叔,我觉得北平城的形势已经是越来越严峻,牧峰说得没错,咱们沈家要是不想在一棵树上吊死的话,是时候考虑南迁了。”

    “再说就像是他说的那样,即便是想要留下也没事,但鸡蛋不能说都放到一个筐子里,分开装始终是安全和保险,否则这边一旦出现什么变故,咱们来不及应对啊,您说呢?”

    此刻沈浪并没有表现出来一种义愤填膺的架势,而是很冷静地分析道。

    “嗯,你说的对!”

    沈清风一直都在犹豫要不要南迁,但看到今天的画面,想到沈浪转告的楚牧峰那些话,他心里已经有了决断。

    “或许是该考虑下南迁,这个南迁不只是说三盛集团要南迁,咱们沈家也要南迁,所有属于沈家的产业,能变卖的就变卖,不能的就留下,但里面的好东西必须要搬走。”

    “不过这个南迁毕竟不是一件小事,得要好好谋划谋划,一步步来。这样,沈浪,回去你帮我约约楚牧峰,我想要和他好好谈谈。”深吸一口气,沈清风眯缝着双眼缓缓说道。

    “小叔,您要找牧峰谈?谈什么?”沈浪眨了眨眼,略带疑问。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