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第一百五十章 谁真,谁假!(深夜更新,求票)
    楚牧峰自始至终都是一脸淡然,甚至连挪动脚步的意思都没有,眼神冷漠地盯视着唐万森,缓缓说道。

    “唐馆主,我有话要问你,希望你能配合办案,至于说到你的徒弟们,现在立刻让他们退下去,否则一律抓起来!”

    “大家都散开吧!”唐万森嘴角抽了抽,挥手说道。

    “楚科长,咱们有话里面说吧!”服软的唐万森让出道来。

    “别急,进去说话前,我有个问题。”楚牧峰目不斜视地说道。

    “您有什么问题?”唐万森神色一愣。

    “唐千里的房间在哪?”

    “您问这个干吗?您要找他吗?”唐万森有些诧异道。

    “你只要回答我的问题!”楚牧峰神色漠然。

    “那间就是他的房间!”迟疑片刻,唐万森举起手指了指道。

    “很好!”

    楚牧峰转身扫视过所有学徒,杀气腾腾地说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从现在开始,你们全都给我在墙边排队站好了,一个都不许走。东厂,谁要是敢乱来,不必客气,直接开枪,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不是吃了豹子胆!”

    “是!”

    一阵拉枪栓的声音哗啦着响起,听起来格外刺耳。

    这帮学徒神情变得更加畏惧,他们就算是再愚,也都知道这事儿不对劲,和上次是天壤之别。

    这次楚牧峰敢下达这样的命令,分明是有备而来,他们要是说有谁再敢像是刚才那样叫嚣的话,以楚牧峰此时此刻的做派,真的会下令开枪的。

    得,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拿枪的,命只有一条,就算不要了,只能换一发花生米啊!

    这帮学员纷纷老老实实站到墙壁,不但不敢乱动弹,连大气都不敢喘了。

    “老王,给我彻查风云武馆!搜查每个房间,每个角落都不准放过!只要发现可疑线索,立即上报!”楚牧峰跟着吩咐道。

    “是,科长,跟我来!”王格志一挥手,跟着进来的队员就开始行动起来。

    见此情形,唐万森一下就变得紧张起来,瞪大双眼问道:“楚科长,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想要搜我的武馆吗?你上次不是查过吗?你这么做似乎不太合规矩吧?”

    “唐馆主,你不用跟我讲什么规矩,我既然来,那我的话就是规矩!现在咱们去里面说话吧!”楚牧峰不置可否地举步走向屋内。

    唐万森跺了跺脚,快步跟上前去。

    练武场内,一帮学徒忍不住小声嘀咕。

    “这是怎么回事,似乎有点不对劲啊!”

    “这个楚科长这是要干嘛?要封了武馆吗?”

    “官爷,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闭嘴,没问你们话,都乖乖站好了!”

    一群学徒就这样在狐疑中猜测着,嘀咕着,心惊肉跳着。

    里屋,楚牧峰落座后,直接冲唐万森说道:“唐馆主,有件事我很不解,想要向你求证下,请你如实回答。”

    “什么事儿?”唐万森莫名觉得心头一紧。

    “唐千里是你亲生的吗?”楚牧峰一针见血,单刀直入的问道

    这个问题问出来的瞬间,唐万森便蹭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脸羞恼。

    “楚科长,您是警备厅的官爷,我对您也是足够尊重。但你这话算什么意思,怎么着?是想要羞辱我吗?说我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竟然是别人的种吗?”

    “我唐万森好歹也是风云武馆的馆主,在江湖上也略有薄名,走出去也是要点面子的。楚科长,您这么做就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了?您到底想要做什么?”

    呃,唐万森这样的激动反应似乎没什么毛病。

    是演技的炉火纯青?还是这事压根就是真的,唐万森根本就不清楚唐千里的真正身世。

    不对,以着唐万森这种谨慎性格的人,要是说唐千里不是他的儿子,又怎么可能说到现在都察觉不到?

    “唐馆主,你要是这样说可就没有意思了,没有证据的话,我会这样问吗?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唐千里不是你的儿子,你应该也早就知道这个情况吧。”

    “你先别急着否认,另外,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断手案的凶手就是唐千里,他在昨晚行凶后被我们抓捕落案了。”楚牧峰跟着说道。

    楚牧峰这话说出来的刹那,唐万森就像一下子被雷电击中似的,浑身微微颤抖,脸色一片乌青,双眼更是瞪得圆圆的,难以置信地叫道。

    “楚科长,您说什么,千里被你们抓了?您说他是断手案的凶手?这……这怎么可能?您可是堂堂警备厅的科长,可千万不能血口喷人啊!”

    “血口喷人?”

    楚牧峰翘着二郎腿,两眼盯着唐万森,就像是猎人在看猎物般,神色淡然,久久不语。

    他就是要看唐万森的表现,要看自己都抛出来这个重磅消息后,唐万森还能不能无动于衷?他这个当爹的又会如何反应?

    唐万森呢?他的表现是可圈可点,就像是一头受惊的野兽般,在房间里面来回走动,情绪隐隐有种失控的迹象。

    “千里怎么可能是凶手?虽然他的性格有些火爆,但一直都是老老实实,本本分分,从来没惹过是非,楚科长,您现在说他是凶手,到底有没有真凭实据?”

    “没错,上次您过来,他冒犯您,但您不会为了这点小事计较吧,不能一开口将这个天大的罪名落在他身上啊?他还没成家,还是个孩子啊!”

    “楚科长,唐千里是我的儿子,我不想他出事啊!我知道你们警备厅这是想要找替罪羊吧,那求您行行好,放他一马吧,您开个价儿,要多少钱才肯高抬贵手,放过我儿子!”

    ……

    情绪亢奋,近乎暴走。

    楚牧峰则冷眼旁观,任凭唐万森在这里这样捶胸顿足,手舞足蹈地表演。

    对,没错,在楚牧峰的眼中,从唐万森矢口否认唐千里不是他儿子的那刻起,就对他的身份有所怀疑。

    昨天晚上唐千里撒谎了吗?

    不,楚牧峰能感觉到唐千里说的话都是真的!

    因为他根本没必要撒谎!

    要是唐千里说的是真的,那么唐万森就是假的!

    你真的只是为了所谓的颜面才否认这事吗?我怎么感觉这事里面好像是有内情的,只是你唐万森不愿意说而已。

    “唐馆主,说完了吗?”楚牧峰看着唐万森嚷嚷了半天,渐渐消停下来后,平淡地问道。

    “没有,还没说完!”

    唐万森气得是胸膛起伏不定,看向楚牧峰的眼神充满怨念:“好你个楚牧峰,我算是明白了,你分明就是在针对我们风云武馆,你就是故意栽赃陷害唐千里,想要拿他来定罪!”

    “行啊,有本事你就把我也抓紧去,否则这事我和你没完,我就算倾家荡产都要告你,我要去警察厅,要去市政府,要去金陵!”

    “好啦,唐万森,这种狠话就不要多说了,你愿意做就去做,我不会阻拦。我想说的是,是唐千里自己承认他是王福德的儿子,不是你的儿子,所以你用不着在我这里表现得多愤愤不平。”

    “况且你觉得说这些有用吗?现在有的是办法来鉴定你和唐千里到底是不是亲生父子关系。只要试一试,就知道真假,你说得再多都是废话一堆。”

    “不管你是知道也好,还是被蒙在鼓里也罢,那都是你自己的事儿,我过来只是问问而已。你不愿意说就算了,结果也改变不了唐千里被判死刑的命运,这事儿就这么简单!”

    楚牧峰硬邦邦地撂下这些话后,起身就往外走去。

    他可没有心情和时间在这里陪着唐万森打嘴仗。

    事情正如他说的那样,你唐万森不是想要否认吗?随你否认,但只要我想,随时都能查出来你和唐千里到底是不是真实的父子关系。

    这个说起来和断手案也是有所牵连。

    所以你唐万森即便再不满意也必须配合,说到底你不过就是个武馆的馆主而已,真敢和警备厅对着来,分分钟钟踏平你的武馆。

    抓你,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

    哼,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这就是楚牧峰的底气。

    “我说!”

    眼看楚牧峰就要走到门口,唐万森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挣扎的神情,最后重重叹息了一声,带着满脸的不甘扬手说道:“楚科长,请留步,我愿意说出真相!”

    “那就说吧,我听着呢!”楚牧峰停下脚步,转身站在门口,双手交叉胸口,好整以暇道。

    “唐千里说的没错,他的确不是我的儿子,他就是王福德的儿子!”

    说出这话的瞬间,唐万森的仿佛一下子苍老了不少,脸上明显没了刚刚的精气神,语气也变得苦涩无味。

    果然如此,楚牧峰默默看着对方,等待下文。

    “这事说来话长,楚科长,您要是不着急的话,我可以慢慢跟您细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唐万森似乎是要回想起多年前的尘封往事。

    “说吧!我不急!”

    楚牧峰知道,自己距离真相已经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