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十二只手(三更求票)
    “眼下这事已经闹得人尽皆知,你这些天都在保定府没听过,外面都传遍了。”曹云山一边说着,一边将香烟头狠狠碾灭道。

    “还有这事?”

    的确不知情的楚牧峰不由得疑惑道:“如果没抓到,那也不能证明他的确就是当年的凶手吧!”

    “是不能说明,但是……”

    曹云山后面说出来的话,让楚牧峰终于严肃起来。

    “但是这次的凶手公然说了,砍断的只是第一只手,他还会继续在胡同里面作案,这次他不止要砍五只手,而是要砍断十二只!”

    十二只手!

    也就是说会有十二个人会被盯上,成为凶手的攻击目标。

    要是说真的被他做成的话,至少有十二个人会遭遇不测,十二个家庭会遭受到苦难。

    这样的苦难不会因为你是家缠万贯的有钱人就能化解,也不会说因为你是一贫如洗的穷人就能逃避。

    这绝对是场劫难。

    不对,这已经不是所谓的劫难,分明就是一种挑衅,对警备厅威严和存在的挑衅。

    可是凶手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呢?

    要知道像是这种行凶作恶的事儿,历来都是生怕闹得人尽皆知,可为什么这次这个凶手不但不低调进行,反而是高调宣布出来呢?

    这里面绝对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要是说能将这个目的找到的话,断手案也就很容易能侦破。

    可能做到吗?

    “牧峰,这个案子的卷宗就在这里,你先拿过去好好看看,现在我再给你说说当年案件的侦破情况,你有什么想要问的就随时问。”

    “还有现在这个刚发生的案件资料,在这个档案袋中,你也可以拿回去,随时接手。”

    曹云山拍了拍桌上的资料,事已至此,他也只能是直面以对,总不能说被这个凶手震住吧?

    自己可是警员,再凶残的恶人,也不会让自己有丝毫动容。

    “好,那师兄您就先说说吧。”

    “当年的事情是这样的……”

    听完师兄的一番介绍后,楚牧峰回到自己办公室时,脑海中还回想着断手案的相关情况。

    没有想到这个看似很普通的案件,竟然还有可能包藏祸心。

    莫非是谁在布局针对曹云山?

    还是说真的是当年的凶手又蹦达出来?

    其实楚牧峰现在也不能肯定,在没有进一步了解资料,得到一些线索证据之前,他是不敢妄言的,毕竟案件的发展是有很多可能性和不可知的变数。

    这个案件反正不着急,那就周一再说吧!

    这两天凶手很有可能会再犯案,但像这种毫无目的性和规律性地行凶,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根本无从下手。

    所以楚牧峰只有理好头绪,才能有针对性地布局撒网,不然只会做无用功。

    这个断手案暂时可以等一等,他现在要做的是另外一件事。

    宋大宝,王格志和裴东厂被他叫进办公室中,给他们散了一圈烟后,楚牧峰充满赞赏地说道。

    “这次前往保定府执行任务,老宋和东厂做得都很不错,刚刚我已经和处长谈过了,准备不再兼任侦缉一队队长的职位,所以我要在你们三个中间进行职务调整。”

    听完这番话后,三人是互相看了看,面露几分喜色,但都没有急着说话,而是将目光眼巴巴地投向了楚牧峰。

    “怎么着?你们一个个看着我干嘛,就没有什么想法吗?还是说你们对这个队长的位置一点都不动心?”楚牧峰笑着说道。

    “咱们能不动心吗?”

    裴东厂毕竟性子比较直率,看到宋大宝和王格志都没有说话后,便抓了抓头,率先开口道。

    “科长,其实这个事儿,我也知道您挺为难,毕竟一个萝卜一个坑,位置就摆在那里,总要有人上位,有人让位,分出个上下来?”

    “不过您真的是没必要纠结,不就是个队长的职位吗?您说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无论是按资排位还是按功劳分配,我都没有任何意见。”

    “说实在的,只要是能跟着您后面干,就算一直当个小兵我也心满意足!”

    “科长,东厂的意思也是我的意思,您说怎么着就怎么着。”宋大宝也跟着表态道。

    “科长……”

    就在王格志也想要开口时,楚牧峰却是直接挥手打断他的话头,微微一笑道:“这个事儿你们几个也没必要这里推让,早跟你们说过,只要好好干,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这次我既然让出了队长的职位,自然是老王来当队长,老宋你就接替老王的位置,担任副队长,至于说到东厂,继续跟着我后面做事,不过你的待遇会按副队长的标准发,以后合适的时候,我会第一个举荐你。”

    “谢谢科长!”

    众人纷纷道谢,满脸欢喜之色。

    这事就这样快刀斩乱麻地定了下来!

    可谓是皆大欢喜。

    ……

    北平城,一家不起眼的老宅中,这里就是赫连夫人的藏身之所。

    由于地方偏僻,所以平时没什么人经过,颇为隐秘。

    眼下赫连灵犀已经忙完了在东北的事回到了这里,在听完了江怡的诉说后,脸色格外阴沉,语气十分严厉道。

    “江怡,小邪是报仇心切,脑袋发热,难道说你也是吗?你怎么能跟着他胡闹呢?我当初是怎么跟你交代的。”

    “我说你们两个去保定府可以,但千万不要冲动,如果事不可为的话一定要明哲保身。可你们是怎么做的,竟然敢这样胆大妄为的做事,差点两个都栽进去!”

    “师父,我……”

    “闭嘴,听我说完!”

    江怡刚想要解释,就被赫连灵犀恼怒的喝止住。

    看到这里的氛围有些凝重,黄小邪也赶紧开口,他总不能让江怡背锅。

    “夫人,这事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要不是说我想要报仇的话,江怡姐也不会那样做的,您要怪的话,就怪我吧,是打是罚……”

    “你也给我闭嘴!”

    赫连灵犀眼神冰冷地瞪视过来,看的黄小邪有些心惊胆颤。

    “你以为我不说你,你就没事吗?当然是你的错,要是江怡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难道不会愧疚一辈子?”

    “你知道吗?梁老对你寄予多大希望?要是说你们这次在保定府栽了,那肯定是别想活命,那梁老的希望谁来帮他完成?你那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师姐的深仇大恨,谁来替她报?”

    黄小邪被说得面红耳赤,无比羞愧地低下头,额头上汗滴滴的。

    “你们两个简直就是胡闹!”

    赫连灵犀仿佛是要将心头的怒火全都发泄出来般,抬起手指分别按在他们两人脑门上,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我从来没说过你们不可以出山,但你们就是这样出山的吗?你们连自己的性命都没有办法保证,又怎么来保证别人的安全?”

    “如果连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只是凭着个人喜怒去做,那以后还能成什么大事?”

    好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骂得江怡眼里是泪盈盈,黄小邪脑袋都快要钻进裤裆里了。

    “哼,这事儿要不是有楚牧峰插手,我看你们两个如何收场!”赫连灵犀到最后还是将楚牧峰抬出来,她是真的非常感谢。

    “师父,您说得一点都没错,楚科长不仅救了我,还彻底解决这个事儿,他的确是个有真本事的人。您说咱们要不要感谢下人家?”江怡察觉到赫连灵犀的口气有些缓和后,抹了抹眼睛,小声说道。

    “感谢是肯定的。”

    赫连灵犀想到章广盛对楚牧峰的点评,再想到这事楚牧峰的表现,就不由点点头。

    “行了,我来安排吧,小邪,你可要好好谢谢人家楚科长,否则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是是是!”

    黄小邪连忙小鸡吃米般点着脑袋,赶紧说道:“夫人,楚科长帮我报了师父的大仇,就是我的恩人,让我做牛做马都成。”

    “说心里话,我特别佩服楚科长,他不仅有能耐,还特别有正义感,要不然也不可能说冒着生命危险做这事,还将富士商会那个秘密研究所给彻底捣毁。”

    “那你准备怎么感谢呢?”赫连灵犀挑眉问道。

    “我……我不知道!”黄小邪略显尴尬地眨了眨眼。

    “你送钱的话,我想他是不会收的,以着楚牧峰现在的地位,肯定不会缺钱。你做牛做马,我估计他也不需要。”

    “这样吧,你不是最擅长鼠戏吗?我看他办事挺讲究,应该也好个面子。你准备下,好好的给他表演一番,最好是能够有好点寓意的,懂吗?”赫连灵犀想了想后说道。

    “明白了,这个我最拿手啊。”黄小邪一下就有了精神。

    “行了,你们两个先给我回去闭门思过,这事不算完呢!”

    “哦!”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满脸悻悻的之色。

    等他们走后,赫连灵犀想着自己得到的有关楚牧峰的资料情况,眼神幽幽地看着窗外,喃喃自语。

    “楚牧峰啊楚牧峰,你到底值不值得信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