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病急乱投医(三更求订阅)
    “老师,您在这里等着,我过去吧。”赵杰低声道。

    “好好好,这是钱!”陈白鹿目光扫了扫那边,神色颇为忐忑紧张。

    接过陈白鹿递来的钱袋子,赵杰如游鱼般挤进人群中,走到一个身穿黑衣,满脸肉疙瘩的黑胖男人前面。

    “表哥,东西还有吗?”赵杰一边说着,一边将钱袋子递过去。

    “放心吧,你小子开了口,当然给你留着呢!”

    那个仿若野猪般的男人看到赵杰后,从袋子里掏出个牛皮纸包裹着的馒头。

    露出的部分鲜艳欲滴,在旁人举着的油灯映照下,显得格外刺眼。

    “谢谢表哥!改天请你喝酒!”

    结过馒头,赵杰没有敢多做停留,很快就从人群中出来,然后匆匆走到陈白鹿身边,将这个有些诡异的馒头递过去。

    “老师,拿到了,咱们走吧!”

    举起微微颤抖的双手接过这个馒头,陈白鹿眼里带着几分迷茫和几分期盼。

    “二位爷,你们这个血馒头花了多少钱?”

    就在陈白鹿转身要离开的时候,旁边一个刚刚过来,穿着朴素的老头凑上来问道。

    浑浊双眼紧紧盯着那个满头,如同看着个宝贝般,流露出几分羡慕嫉妒之色。

    那种眼神让陈白鹿觉得有些心慌,赶紧收了起来,没有搭腔,直接急步离开。

    毕竟他可是堂堂大学教授,来买这个东西,真怕被别人认出来,在背后指指点点,坏了名声。

    “呸!”

    等到陈白鹿两人走远了,老头儿满脸不快地狠狠往地上吐了口浓痰,转身开始挤人群了。

    棉花胡同口。

    “老师,您回去吧,我就不进去了。”赵杰停下脚步说道。

    “赵杰,今儿个这事儿真是谢谢你了,不过你可千万要守口如瓶,对谁都不能说啊!”陈白鹿颇为感激,又带着几分心虚地说道。

    “明白明白,老师您就放心吧,您还不知道我吗?嘴严实得紧那!我先走了,回见了。”赵杰说罢就转身而去。

    陈白鹿点点头,对赵杰的为人,他还是信任的,毕竟他和温雅一样,都是自己最得意的学生。

    要不然的话,赵杰也不可能知道师母的病情严重,更不可能贸贸然提出用血馒头的偏方来试试。

    即便提出来,陈白鹿不信也没用不是。

    “咳咳!”

    等陈白鹿走进院子后,就听到了里面传来的阵阵咳嗽声,他赶紧将牛皮纸放在桌上,走进卧室,来到床边关心地说道:“曼渔,我回来了,你没事吧?”

    “我没事!”

    剧烈咳嗽过后,脸色憔悴的王曼渔就感觉呼吸变得顺畅不少,看着陈白鹿问道:“得了吗?”

    “得了!”

    陈白鹿重重点了点头,眼神中多出一种期待和希冀,轻轻抚摸着王曼渔日渐消瘦的脸颊。

    “你先好好躺着,我去收拾下,一会儿吃了你就能安安稳稳睡一觉了。”

    “嗯!”王曼渔微微皱眉,尽管心里带着几分抗拒,但看到陈白鹿充满关切的神情后,点了点头。

    “等着,我马上就来!”

    说罢,陈白鹿就出去拿着馒头,走进厨房忙活起来。

    以前陈白鹿可是从来不进厨房,自从王曼渔病了之后,他不由得放下架子,端起勺子。

    不做不行啊,不做饭吃什么?

    就他们家的情况,也不可能雇下人来做饭,即便现在条件有所好转,想要雇个下人,可人家一来,看到王曼渔的模样后就全都拒绝了。

    挣钱固然重要,但没人愿意染上痨病,那有多少钱都禁不起烧啊!

    陈白鹿拿出荷叶,将那个血馒头放上去后包裹住,然后就开始鼓捣起灶火,跟着将荷叶包裹着的馒头放进灯笼,塞进灶里。

    “希望有用吧!”

    片刻之后,陈白鹿暗暗念叨,拿着烧成焦黑,带着怪异味道的馒头,走进卧室,扶着王曼渔坐起来后柔声说道:“来吧,吃吧,吃下去就好了!”

    “这个……”

    王曼渔看着眼前的这个圆东西,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她知道这个是陈白鹿病急乱投医得来的,是陈白鹿的希望。

    就是这样的希望,她别说是吃,即便看到都会感觉反胃恶心。

    可王曼渔知道自己要是不吃的话,陈白鹿的心会碎一地的。

    所以说她结过黑团,强忍着心中的不适,深吸一口气,张嘴咬过去。

    焦糊馒头刚刚进了口,王曼渔就再也吃不下去,嘴里那股怪味,让她感觉肚子里反复要翻腾起来。

    她刚硬着头皮咽下去,便感觉一口气上不来,脖子一歪,昏了过去。

    “曼渔,曼渔,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见此情形,陈白鹿吓得脸色煞白。

    ……

    休假第四天,中午。

    正准备午休的楚牧峰,还没来得及脱衣服,大门就被敲得砰砰乱想。

    他感觉有些狐疑,不知道是谁这么着急催命。

    要知道自己现在可是休假,也没听说发生什么答案,应该不是侦缉队的事儿。

    可要不是队里的话,又有谁会中午过来呢?

    “来了来了!”楚牧峰过去打开门一看。

    只见门外站着是满头大汗的老二靳西来,他一把抓住楚牧峰的手就往外面走去,边走边急声说道。

    “老四,快,赶紧和我走!”

    “老二,你着急慌忙的,出什么事了?”楚牧峰不禁有些诧异。

    “赶紧去救命。”

    “救命?谁出事了?”

    “温雅的老师,陈先生!”

    “什么?”

    楚牧峰脚步微微一滞,带着几分不可思议道:“你说的是陈白鹿老先生?他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赶紧走,咱们边走边说。”

    “嗯!”

    等到靳西来将事情说完后,楚牧峰也就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原来昨天王曼渔昏迷过去后,陈白鹿当晚就赶紧将她送到了医院。

    第二天晚上,不放心的赵杰和温雅过来探望,发现老师和师娘不在家,附近邻居告知他们,是去了医院。

    当下赵杰不得不将偏方的事告诉温雅,后者是又气又恼,却也无济于事。

    她能求助的人只有靳西来,所以第二天特地去了市政府,看他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

    知道老四楚牧峰颇为精通医术,所以就立即过来叫他。

    “人血馒头治痨病?”楚牧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他是万万真没想到,以着陈白鹿的学识和身份,怎么可能如同那些愚昧无知的白丁,也会相信这些荒谬至极的小道偏方?

    “简直就是胡闹!那个赵杰年轻不懂事也就罢了,他怎么也会信这个歪理邪说呢!”楚牧峰颇为无语。

    “唉,谁说不是呢?不过老四,其实我也是能理解和同情陈白鹿。毕竟这也是没办法,谁到了他这个份上,估计都会病急乱投医。你说是吧?”靳西来也是感慨道。

    “那也不能胡来啊!”

    “对对对,所以这不请你过去帮忙瞧瞧。”

    城内一间西医医院中。

    陈白鹿正满脸着急地走来走去,昏迷的王曼渔被推进手术室已经一个多小时,可到现在都没有消息传出来,他是心急如焚,坐立不安。

    “老师,放心吧,师母不会有事的,您别担心了。”温雅站在旁边说道。

    陈白鹿停住脚步,看着温雅,满脸愁容地说道:“温雅,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做的不对?是不是觉得老师迂腐迷信啊?”

    “老师!”

    赵杰听到这话后,赶紧站出来想要辩解,却没想到温雅直接一记冰冷的眼神看过来:“你给我闭嘴,回头再跟你算账!”

    赵杰顿时缩着脖子不敢再吭声。

    谁让赵杰是师弟,活该被师姐教训。

    “老师,这可不是迂不迂腐,迷不迷信的问题,而是您做的这事根本就毫无道理,简直就是个闹剧。”

    “您平常都是怎么教育我们的,一定要用学理懂理,怎么到了您这里,就变成盲信盲从呢?”

    “人血馒头治痨病,这种毫无根据,毫无道理可言的事儿您怎么就会相信?赵杰,这都是你的错!”气呼呼的温雅声色俱厉的呵斥道,丝毫没给赵杰留情面。

    要是王曼渔没事的话还好说,真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你赵杰就是杀人凶手!

    “我……我……”赵杰为之语塞。

    “温雅,这和赵杰没有关系,是我请他帮忙的!”

    看到赵杰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无比尴尬的样子,陈白鹿就赶紧帮他开脱道。

    “不,老师,这事的确是我的错。我就不应该答应您去做这事的,或者说我做这事的时候,应该先跟师姐商量下,不然也不会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

    赵杰狠狠锤了自己胸口一下,难过地低下脑袋,充满自责道:“师姐,这事都是我的错,您愿打愿骂我都认了!”

    “你!”

    温雅也知道这事不能全都怪赵杰,狠狠瞪视一眼,便冲着陈白鹿说道:“老师,西来已经去找他的好兄弟了。”

    “他兄弟据说精通医术,师母的病要是说早点让他看的话,或许就不会发生今天这事。这样吧,要是说这里没有办法治疗的话,就请他兄弟试试,老师,您看怎么样?”

    “好,听你的!”此刻的陈白鹿是心神不宁,哪里还有主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