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第六十九章 最耀眼的新星
    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说实话,内心激动地吴江平现在恨不得立即给阎厅长打个电话询问下接过,可又不敢贸然这样做。

    越是这时候越是要谨慎。

    谁知道隔墙有没有耳,谁知道这里有没有被监听?

    要是被人知晓自己这个六国饭店的客房经理在出现变故之后,就和警察厅厅长联系,肯定会惹来麻烦!

    不着急不着急,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传来。

    六国饭店,二楼二零九房间。

    时间推移到竹下岭俊过来前半个小时。

    二零八房间门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护卫,他叫东条四郎,是跟随千叶深司多年的随从,也是特高课内数一数二的优秀武士。

    现在时间是早上七点半。

    知道千叶深司习惯这个时间点出来走走的他,早早就在门口等待着,。

    但今天却有点反常。

    东条四郎在外面已经等了差不多十分钟,房门都没有打开的迹象。

    他眉头微微皱起,将耳朵贴在房门口听了听,没有动静,轻轻敲了敲门,恭声说道:“陈先生,您起来了吗!”

    来到北平,千叶深司规定众人只能称呼其为陈先生,不可称呼少佐,以免漏了口风暴露身份!

    但房内仍然是没有动静。

    难道少佐还在睡觉?

    直到这时东条四郎都没有往坏处的方向去想,这里毕竟是六国饭店,而且他们身份很隐秘,怎么会有什么危险呢?

    “陈先生,我可以进去吗?”

    就在东条四郎继续敲门时,另外三个护卫也都出来。

    负责监视张凤饶的那个,知晓其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北平城后,也就安心回来了。

    房间里面依然是悄无声息。

    咚咚!

    东条四郎使劲敲了敲门,里面依然没有丝毫反应。

    直到这时,他们才意识到不对劲,脸色齐唰唰一变,东条四郎低声喝道。

    “不好,出事了,赶紧打开房门!”

    砰砰!

    两个护卫毫不犹豫地用力踢踹,很快就将房门硬生生踹开,几个人拔出枪械,哗啦着冲了进去。

    在卧室里看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千叶深司,东条四郎脸色一白,心跳陡然加速。

    “陈先生?”

    发现千叶深司还是没有动静后,东条四郎就赶紧走上前,手指哆嗦着伸向鼻子,发现没有一点呼吸后,眼里充满惊愕地说道。

    “少佐……他去世了!”

    “什么?怎么可能?少佐大人昨天还很精神,怎么会突然去世?是不是被人谋杀了?”

    “赶紧搜查,看看有没有丢失什么东西!”

    “我建议最好别乱动,立刻上报!”

    短暂慌乱过后,东条四郎很快就冷静下来,目光扫视全场叮嘱道:“我现在就给领事馆打电话,你们保护好现场,不管是谁都不能靠近半步。”

    “嗨!”

    然后就出现刚刚那幕,日本领事馆的竹下岭俊领事急急忙忙的赶过来。

    他原本根本没有在意,可知晓了千叶深司的真正身份后,便不敢有片刻耽误,心急火燎地敢过来。

    笑话,特高课的策反专家,军部的少佐,是他能忽视的吗?

    这事最好是意外,要不然他没准都要受到波及。

    卧室中。

    看见千叶的尸体,竹下岭俊不由得皱起眉头说道:“赶紧检查死亡原因,另外房间里面查过没,有没有丢失什么东西?”

    “领事先生,没有!”

    东条四郎已经仔细检查过,皮箱里面的资料并没有缺失,房间里面也没有什么异常痕迹。

    “没有丢失东西?难道不是谋杀?不过咱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是当做少佐先生是被谋杀对待。”

    “东条四郎,如果你需要盘查这一层的客人,我可以让领事馆的人配合你们行动。”竹下岭俊立即命令道。

    他的权限也只能是这一层以日本客人为主的区域,其他楼层的外国人或者权贵,自然不能随便招惹。

    “先看看鉴定结果吧!”东条四郎冷着脸说道。

    他虽然说很怀疑千叶深司是被谋杀的,但要是说找不到证据的话,这事就难以定义。

    何况对方要是说谋杀的话,必然会有所图谋,可箱子里的资料都在,昨天从琉璃厂淘换回来的古玩也都没有丢,这好像又说不通。

    现在只能等待医生检查结论。

    片刻之后,从领事馆跟来的医生就站起身,摇摇头冲竹下岭俊说道:“领事先生,经过我的初步检查,基本能够排除他杀的可能,应该属于自然死亡!”

    “要是想要更加确凿的结论,就只能是解剖尸体,要是那样做的话,我可没权力决定,您看?”

    要解剖尸体吗?

    竹下岭俊脸色有些难看,这事他也做不了主啊!

    毕竟千叶深司的身份有些敏感,要是说在这里下令解剖尸体的话,出现责任谁来背负?

    “东条四郎,看来千叶少佐的死的确是个意外,那盘查似乎也不必了,你看是否需要当场解剖确认呢?”竹下岭俊扭头直接将烫手山芋丢了出去。

    这是你们特高课的事,还是自己处理吧。

    对于医生给出的这个结论,东条四郎觉得有点无法接受!

    排除他杀的可能,难道千叶少佐是暴毙吗?可为什么会死得这么巧呢?

    可据他的初步判断,确实也找不出是被谋杀的迹象来!

    “我需要去领事馆发电报。”东条四郎沉声说道。

    “没问题,你随时都能去发电报。可千叶少佐的尸体呢?是留在这里,还是带回领事馆?”竹下岭俊跟着问道。

    “带回领事馆吧!”

    这里的现场东条四郎就能做主,再说也没有什么好调查的,一切都摆在面上,没有任何东西丢失,什么任何痕迹线索,还保护什么现场。

    至于说是不是有人翻窗进来,这个也被否决了,因为就在他们刚才的检查中,已经排除这个可能。

    谁让楚牧峰将痕迹抹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任何破绽,要是没有后世的先进设备,根本难以发现!

    “好的!”竹下岭俊不由暗暗松了一口气。

    要知道这里虽然说是六国饭店,虽然说岛国也有参股,但毕竟还有其他五个国家在。

    岛国方面要是太过嚣张跋扈的话,其余五个国家是肯定会出面阻止。

    东条四郎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留下这个烂摊子还得他去处理。

    所以干脆点,避免惹是生非。

    当千叶深司的尸体被这帮日本人不声不响地抬走了,吴江平悬着的心顿时落地,她知道楚牧峰成功了!

    只是楚牧峰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让这帮该死的日寇吃了个大亏,居然都没咆哮闹腾呢?

    吴江平眨了眨眼,心里充满了好奇。

    ……

    日本领事馆。

    当东条四郎这边获得权限,批准可以解剖尸体后,领事馆内医生就开始动手。

    为了确保结果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这次安排了三个医生,分别进行各个部位的解剖检查。

    结果呢?

    当然还是一无所获。

    “我觉得千叶少佐是心脏骤停而去世的,至于说到骤停的原因,只能说是和身体机能有关系,别的原因我找不出来。”

    “不是他杀,也不是毒杀,应该就是自然死亡的。”

    “我也没有找到任何毒药的痕迹,应该属于意外猝死!”

    经过三位医生确认给出的结论,虽然东条四郎很无语,但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将尸体火化,带着千叶深司的骨灰即刻回本部述职。”

    没了领头人,东条四郎等人只好灰溜溜地离开北平城。

    竹下岭俊亲自将东条四郎他们送走,眼中流露出几分轻松之色。

    他是真怕这事牵扯出来什么谋杀案来,那样的话,不管是什么人动的手,对他而言没有一点好处,只会带来麻烦。

    “呦西!总算送走这帮瘟神。”

    ……

    北平警察厅,会议室。

    一场内部高层会议正在进行中。

    这场会议主要讨论的就是几项人事任命。

    当然,所谓的开会讨论就是走个过场,如今的警察厅,压根就没有谁敢对阎泽命令提出质疑。

    “我觉得在云山的带领下,刑侦处的成绩是可圈可点,最重要的是,这次能够成功抓捕了日本间谍组织蛇组,南京方面十分高兴,还给予了通电嘉奖。既然这样,他当这个处长也是实至名归了!”阎泽目光扫了一圈,云淡风轻地说道。

    厅长如此鲜明表态,其余人自然没谁还敢反驳。

    况且曹云山确实是立下大功了

    连中统方面都没发现的线索,就这样被人家刑侦处给查个底儿掉,还能提出啥反驳的意见呢?

    谁要是觉得不服气,有能耐也抓出这样一个间谍组织出来试试!

    所以毫无悬念,这项人事任命很快通过。

    当曹云山被扶正的同时,刑侦处那边也召开一场立功嘉奖会。

    “各位,这次能够顺利捣毁日本间谍组织,抓获数名间谍,刑侦一队是功不可没的,经过处里研究决定,一队队长楚牧峰被提拔为刑侦处一科副科长,同时兼任刑侦一队队长。”

    曹云山话音落地的瞬间,会议室中就响起一阵热烈鼓掌声。

    鼓掌的林若明神情安然,看不出有任何情绪波动。

    简德则脸色阴沉,额头隐隐可见暴起的青筋。。

    至于列席的田横七和黄大风,这二个刑侦队队长则是对视一眼,露出抹无奈苦笑。

    他们感觉真跟做梦似的,前两天还能和楚牧峰有说有笑地称兄道弟,摆点老资格。

    谁想这才多久,人家摇身一变就成了副科长,成为他们的直属领导。

    这叫什么事啊,怎么就这么突然呢?

    “谢谢处长的信任,牧峰必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楚牧峰唰地站起身来,大声表态道。

    “不错,年轻人,就是要有这股血性!”换了个场合,曹云山的话语自然又是不同,大加赞赏道。

    这一天,师兄弟两个同时升职。

    师兄成为正处。

    师弟提拔副科。

    师兄弟两个成为警察厅最耀眼的新星。

    ————————

    觉得这本书还算不错的朋友,请将推荐票投给我吧!

    书友群里定期和大家交流,本章说也可以,欢迎大家踊跃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