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第五十七章 来来来,给他点个红!

第五十七章 来来来,给他点个红!

作品:老胡同 作者:隐为者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告了个辞,曹云山转身匆匆走出厅长办公室。

    他知道这个封口令不但要给刑侦一队下,林若明也不能例外,同样也要下达。

    楚牧峰,希望你那边一切顺利,争取干得漂漂亮亮!

    刑侦处,一科科长办公室。

    听完楚牧峰言简意赅的汇报后,林若明整个人都有点懵神。

    楚牧峰虽然没有说出狐先生的事,单单蛇组的消息也够让李若明傻了眼。

    日本间谍案!

    蛇组!

    听起来真是让人惊心动魄啊!

    他毕竟不是曹云山,更加不是阎泽,没有那么高深的修养和城府,心里有多震惊,脸上就多深刻的表现出来。

    “你现在准备去提审他们?”林若明搓了搓脸,使劲吞咽一口唾沫,从惊愕中回过神来问道。

    “对!这是厅长下达的命令。”

    “科长,这个案子事关重大,虽说现在还没有走漏风声,但要是说被其余科室知道,肯定想要过来分一杯羹。”

    说到这里时,楚牧峰微微一顿,语气加重了几分说道:“科长,这个案子可是咱们一科的案子,是在您的统筹安排,正确指挥下才侦破的,所以可不能被别人占了便宜啊。”

    “我现在去审问,其余事就拜托您了。”

    “行,牧峰,放心去吧,一切有我!”林若明拍着胸脯说道。

    楚牧峰都把话说得那么清楚明白,林若明难道说还能不解吗?

    人家都已经将一份功劳拱手送上门了,那么挡住其余科室过来均沾这点小事儿,自己还不得做得漂漂亮亮。

    甚至不只是其余科室,就算二队和三队也不好来掺和一脚。

    ……

    审讯室中。

    抓来的间谍按照楚牧峰要求分别关押,这样做自然是防止他们串供。或许做出其他不可控行为。

    楚牧峰见的第一个是史料钱。

    要见就见带头的。

    作为接头人的史料钱,在整个蛇组的运转中肯定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要是说能撬开他的嘴巴,剩下的人将不足为虑。

    “史料钱,这是你的化名吧,说说吧,你真名叫什么?”

    坐在椅子上,楚牧峰淡然问道。

    已经被剥了衣服的史料钱,被紧紧绑在十字架上,神情有些颓废,但看到楚牧峰进来后,眼中顿时迸射出充满愤怒的光芒。

    自己被逮捕时,亲眼看到是楚牧峰带的队。

    他虽说不知道楚牧峰是谁,却可以确定对方是个头目。

    想到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栽在楚牧峰手里,史料钱便充满着不甘。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真名化名,我只是个卖文具的小老百姓,你们这帮土匪,不讲道理把我抓来,怎么?还想要刑讯逼供,栽赃陷害不成?”

    “呵呵,刑讯逼供?栽赃陷害?”

    楚牧峰站起身来,走了两步,慢慢脱下外套挂在椅子上,顺便将白衬衣袖口翻了上来。

    “史料钱,我知道你是不会这么痛痛快快招供的,没事,我有的是耐心,可以陪你慢慢玩!”

    “你只是个小老百姓?什么样的老百姓会在衣领藏着剧毒?什么样的老百姓家里又会有军用电台?”

    看着对方渐渐变色的面容,楚牧峰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对了,我还得到了你那个密码本。”

    “密码本意味着什么,不用我提醒吧?这种重要的资料,你为什么不知道收好呢?这也太粗心大意了吧!”

    “你……”史料钱眼底闪过一抹挣扎。

    这是他最忐忑最烦躁的地方,由于事发突然,他根本没来及销毁密码本,就这样被连人带东西被楚牧峰给一锅端了。

    他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是自己还是赵杰辉?

    难道他们是跟踪着赵杰辉过来的?没错,肯定是这样!

    该死的家伙,你都暴露了却还不知道,居然还带到我这里来,简直就是愚蠢至极的白痴!

    即便如此,我也绝对不会开口,不会告诉你任何事!

    “怎么,没什么想说的吗?你这是要顽抗到底,准备誓死效忠喽?”

    看着对方一副咬牙切齿,横眉怒对的模样,楚牧峰拿起一个色泽暗红的老虎钳,在手上掂了掂,咧嘴一笑道。

    “你觉得只是你们蛇组的人被抓吗?你以为你不说,就没人说了吗?”

    “蛇组!”

    听到楚牧峰嘴里说出的这个字眼,史料钱陡然屏住呼吸,瞪大双眼,脸上充满了不可置信之色。

    难道……难道他们还抓了其他组,难道已经有人招供了!该死的,是谁,是谁背叛了!

    “史先生,是不是想起什么事儿要跟我说说了?”楚牧峰用老虎钳轻轻托起史料钱的下巴,满脸和善地说道。

    一股寒意直冲脑门,史料钱嘴唇有点发抖:“我……我没什么可说的!”

    “呵呵,不说,没关系,我看你这身体挺棒的,应该可以好好享受享受我们这边的刑具,没准还能让你找到快感呢!”

    说罢,楚牧峰扬起手,冲黄硕吩咐道:“来来来,先给咱们的这位文苑斋的史老板修修指甲,点个红!”

    “是!”黄硕面露一丝狞笑应道。

    对待普通人的话,他或许还会有些心慈手软,但既然知道对方是日本间谍,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

    你们这群丧尽天良的畜生,在我们东三省烧杀抢掠,干尽了缺德事儿,如今落到爷的手里,怎么都得好好收拾收拾,让你们开开眼,见识下爷的手段。

    一队出人才啊!

    楚牧峰以前没啥感觉,现在成为队长后,才发现真是高手在民间。

    顾本昌也是真够糊涂的,手底下有这么多能人干将,怎么就没发掘出来呢?

    或者说他即便知道这个情况,但心思不在办案上面,自然而然也就懒得在意。

    王格志,擅长跟踪,素描也是个绝活!

    裴东厂,满腔热血,拼命三郎一个!

    宋大宝,八面玲珑,合格包打听!

    至于眼前这个长得瘦巴巴,眼大鼻尖嘴巴小,跟猴儿似的黄硕,虽然平日里喜欢跟着出警,但这并不是是他的特长,其特长是负责刑讯。

    用他的话说,刑讯是门技术活,不能只会蛮横,要让罪犯在最清楚的意识状态下,感受到最痛苦的折磨,这样才能让罪犯崩溃。

    单单拿老虎钳子掰指甲盖这个刑罚来说,整个刑侦队就没有谁比黄硕做得更绝的!

    他管这个叫“点儿红”,为啥,按照他的说法,拔了指甲盖,血淋淋的鲜肉肿起来,看上去红彤彤的,就像点红的鹤顶一样!

    而且说只是掰断三分之一,那指甲盖就绝对不会整个儿全断!

    听听就让人觉得渗得慌的事儿,这货却是津津乐道,不过懂他的人,真不多!

    咔咔!

    接过老虎钳,黄硕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史料钱,最终落在他的手上。

    似乎已经猜到对方想干什么,史料钱满脸涨红,拼命挣扎着。

    “放开我,你们想要干什么,你们这是刑讯逼供?我是文苑斋的老板,我不是什么间谍,你们是在栽赃陷害……”

    与此同时,黄硕已经很温柔地抓住他的左手小拇指,比划了下老虎钳:“史老板,你别急,可以好好享受二十次呢!”

    “啪!”

    “啊!”

    刚才还在一个劲嚷嚷的史料钱,陡然如抽筋般伸长脖子,浑身颤抖,力气仿佛被一下子给抽走。

    十指痛连心啊!

    他就如同死了一遭般,脸色惨白如纸,一颗颗黄豆大的汗珠从脑门上落下。

    “嘿嘿,怎么样,是不是很疼啊,没事,等会洒点盐就不疼了!”

    黄硕像是要给史料钱留下充分的时间去感受这份痛苦,并不着急继续下手,慢悠悠地说道。

    “你……你……”

    史料钱两眼都快凸出来了,这帮家伙,心真黑啊!

    “史老板,不想说没关系,这里东西多呢,你先慢慢享受,等想通了再找我!”

    已经在问话中设下陷阱,让对方心慌的楚牧峰冷漠地扫视了一眼,转身就走出这间审讯室。

    哼,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

    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铁打的!

    哐当!

    铁门刚关上,黄硕又动手了!

    这刻的史料钱真是疼得恨不得去死。

    以前他总认为自己是堂堂大日本帝国的武士,连切腹都不怕,还怕什么?

    可现在这想法却产生了动摇。

    一刀毙命和饱受酷刑完全是两码事!

    生不如死说的就是现在的遭遇。

    单单这个拔指甲都快让他崩溃,下面不知道还有多少酷刑在等着,难道真要这么死扛到底吗?

    被抓的不是自己一个人,可能还有其他小组,没准其他人已经招了,那自己的坚持,还有意义吗?

    第二间审讯室。

    这里关押着的是蛇组行动组的组长赵杰辉。

    当然,这个身份楚牧峰目前还不清楚,他只是觉得赵杰辉既然负责接头,应该身份不一般。

    毕竟在任何一个情报组织,等级制度都是森严,不可能一个普通成员会越过组长,直接去找接头人汇报。

    在这里负责审讯的是老成稳重的王格志。

    “队长!”

    看到楚牧峰进来后,王格志起身恭声说道。

    听到队长两字的瞬间,刚才还是摆出一副不配合姿态的赵杰辉,双眸中顿时冒出两道冷光,看向楚牧峰的眼神如同看着生死大仇的仇人。

    “你是警察厅的警察?”赵杰辉咬牙切齿道。

    “没错,我是警察。”楚牧峰随意点点头。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