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第四十六章 这话说得霸气!

第四十六章 这话说得霸气!

作品:老胡同 作者:隐为者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刚得知这个消息时,曹云山的表现比楚牧峰也强不到哪里去。

    要是听到这个好消息,一点都不欣喜激动,那才是怪事。

    毕竟不管怎么说,阎泽上位,曹云山这个嫡系肯定会受到重用,没准很快就能扶正,成为刑侦处的一把手。

    他要是说扶正的话,能忘了楚牧峰这个小师弟?

    “牧峰,阎厅长可是说了,这事儿能这么顺利,可是多亏有你。要不是因为你侦破的那起间谍案立下大功,他也未必能趁着这个风头挤掉其他人。”

    曹云山拍了拍楚牧峰肩膀,眼神玩味地说道。

    楚牧峰赶紧站直身子,神情恭敬回道。

    “厅长这话言重了,这都是我该做的分内之事。厅长能上,那都是他自己的成绩被上峰认可,众望所归,和我没关系。”

    “要说谢谢,也该我说,我可是从一个普通警员,一下子成了刑侦队长。处长,您可不要再拿这话吓唬我了,我胆小!”

    “你呀!”

    曹云山点了点他,笑着说道:“你说你胆小,我怎么看不出来呢?听说你昨儿个不就见义勇为了?和吉祥坊的梁南边对上了,有没有这事?”

    “有!”

    楚牧峰坦然说道:“处长,当时我正在巡逻,刚好瞧见有人在大烟馆门口卖妻卖女,心里就觉得不痛快。”

    “那男人真是够窝囊的,自己抽大烟也就算了,还想把自己的老婆孩子往火坑里推,虎毒还不食子呢,有他这样干的吗?”

    “混账玩意,简直就是禽兽不如!”曹云山也是怒骂道。

    “所以说我就管了这事,没给梁南边面子,处长,难道那个姓梁的真像下面人说的那样,背景很深?我是不是鲁莽了?”

    楚牧峰摆出一副后知后觉的忌惮说道。

    见了小师弟如此,曹云山原本想要敲打的话语,立刻就改变口风。

    他无所谓地摆摆手,淡然说道:“他梁南边不过就一开烟馆的,有什么大背景,你是说以前下面人过去没有查封他吧?”

    “是的!”楚牧峰点点头道。

    “呵呵!”

    曹云山扬起嘴角,带着几分不屑说道:“那次行动是有其他原因影响,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你只要知道,像梁南边这种开大烟馆的,你不用太在意,他们给咱们提鞋都不配。下次,他要是还再敢这样和你对着来,抓起来再说!”

    说到这里,曹云山神情傲然。

    “不要忘记,如今的警察厅姓阎!”

    警察厅姓阎!

    楚牧峰精神大振,心里感觉非常踏实,这话说得多霸气!

    不过师兄还不知道,那个梁南边已经没有再跟自己对着干的机会喽!

    两人又闲聊几句后,楚牧峰就起身告辞。

    在他正要离开时,曹云山扬手说道:“对了,牧峰,这个周末阎厅长会在家里举办一个小酒宴,特意给我说要你过去,到时候一定要去,知道吗?”

    “啊,一定一定,谢谢处长关心!”楚牧峰赶紧点头应允。

    “好好干!师兄看好你哦!”曹云山满意地拍拍楚牧峰的肩膀。

    回到办公室,楚牧峰脸色已然恢复如常,但心中依然澎湃。

    阎泽真的扶正上位了!

    他成为厅长,对站队正确的楚牧峰而言,自然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这点是毋庸置疑。

    他相信以着阎泽的手腕,一定能将警察厅掌控的彻彻底底。

    在这样的情况下,只要自己踏踏实实干事情,谁还敢给小鞋穿?

    “以后做事就更能放开手脚了!”

    楚牧峰在兴奋之余突然间想到一个问题,周末很快就到,自己既然要去赴宴,肯定得带份礼物。

    一般东西绝对拿不出手,黄金白银场合又不对,总得投其所好才行。

    嗯,或许可以……沉吟片刻,楚牧峰很快就有了主意。

    ……

    北平城,一条幽深僻静的胡同里弄。

    最深处那间墙壁斑驳的老宅内。

    赫连灵犀正皱着眉头,琢磨找什么人帮忙,可以将章广盛救出来时,突然江怡急匆匆地冲了进来。

    女孩脸上浮现满满的喜悦兴奋之色,激动地喊道:“师父师父,好消息,章叔没事了!”

    “什么?”

    赫连灵犀听到这话,猛然抬起头来,充满惊诧地问道:“你说什么?广盛没事了?真的假的?”

    “真的真的,您不是让我多多留意报社那边情况吗?所以我手头的事儿办妥后就过去看了看,得知章叔昨天就回来了!”江怡难以掩饰心中的雀跃。

    章广盛对她来说亦师亦友,自然是不想其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放出来了?”

    赫连灵犀眼神微寒,缓缓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眼神凝望外面喃喃说道。

    “这么快就能出来?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师父,我觉得您这次可能想多了!”江怡看着赫连灵犀的背影,想了想忍不住说道。

    “想多了?什么意思?”赫连灵犀扭头看过来。

    “我觉得章叔能放出来,有可能和楚牧峰楚队长有关系,在我看来楚队长是个有正义感的好警察,不然那天也不会出手相助。”

    “他不知道咱们做的事情就算了,要是知道了还要对章叔赶尽杀绝的话,那他就是个毫无人情的屠夫!但我觉得他不像会那样做的人,所以章叔才会被轻易放出来。”

    说着说着,江怡的眼神就变得明亮起来。

    仿佛提到楚牧峰,整个人就焕发出一种勃然生机,这种表情看得赫连灵犀神情微微一沉,却没有说破。

    “师父,其实换个角度来看,如果楚队长那边不追究的话,那就这事儿来说,那群商人拿咱们根本没辙,难道他们还能去报案,说被咱们骗了吗?”

    “好啊,你说被我们骗了,怎么骗的呢?我们是逼迫着他们买鹦鹉了,还是说拿枪顶着他们脑门要钱呢?都没有吧,这样的情况下,咱们才是受害者。”

    “这么一来,咱们根本没有必要逃了!”

    “我想楚牧峰也是因为考虑到这个原因,所以说才会放了章叔。师父,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但我想章叔那边肯定会知道的很清楚,要不咱们就等着章叔过来,说说这事?”

    江怡分析的不能说错。

    赫连灵犀也这样想过,但出于谨慎起见,她还想要听听章广盛是怎么说的,微微点头交代道。

    “你不要主动联系老章,如果风平浪静了,他会找咱们的。到那时,一切就清楚了。”

    “好的!”

    ……

    临近中午的时候,满脸喜色的裴东厂拿着一个厚厚的牛皮信封,兴冲冲地来到楚牧峰的办公室。

    “队长,您说的果然没错,那帮家伙见我找上门,一个个乖乖巧巧地拿钱消灾,让我们千万不要声张,这是收上来的钱,总共三千多!”

    说着,裴东厂就将信封递过来。

    楚牧峰说了不要钱,但裴东厂哪敢当真,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自然还是要给队长来处理?

    “三千多法币吗?”

    刚刚又从梁南边那里弄了笔横财的楚牧峰,漫不经心地扫视了一眼,从里面抽了几百,然后将信封推了回去。

    “这是给科长的,剩下的给弟兄们都平分了吧!跟他们说,跟着我楚牧峰,只要好好干,就绝对不会亏待他们!”

    “谢谢队长,您放心,现在弟兄们个个都是干劲十足呢!”

    裴东厂兴奋地拿起信封说道。

    还是楚队长讲究,换做是那顾本昌,估计一根毛都舍不得拔!

    都说好事不出门,但有些事还真是瞒不住。

    这不,刚过了一天,刑侦处的警员们就纷纷议论起来。

    “你们听说了吗?一队的楚队长,弄了笔外快,每个兄弟都分了一百多,这可顶咱们四五个月的薪水了!”

    “老宋那家伙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还能不知道吗?”

    “你们难道不觉得跟着楚队长很有钱途吗?”

    “嗯,您甭说,还真是这个理儿。”

    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楚牧峰已经成为刑侦处争相崇拜的对象。

    破案神速、仗义豪爽、平易近人,这样一个形象营造出来后,对楚牧峰在刑侦处的发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

    时间一晃就到了周末。

    楚牧峰总算是得了空闲,能够为自己的事儿忙一忙了。

    昨天他刚刚花了四百大洋将邻居那套四合院拿下,如今也算是在四九城内,有了二套房的人喽。

    之所以买房子,当然不是为了等升值,因为明年北平就会成为日占区,房价是只跌不涨。

    他是另有打算,为了以后要是过来,能有个安稳的落脚地。

    说白了,就是作为安全屋,在里面搞个地下室,里面存放一些必需品,甚至是枪支武器。

    “一处似乎不够,可以多搞几个,以备不时之需!”

    现在也不差钱的楚牧峰暗暗记下这事,以后遇到合适的房子,就可以拿下,在这北平城内多布几个点儿。

    不到十点,穿戴整齐的楚牧峰就带着一个礼盒出了门。

    阎厅长午宴是在中午,他当然不能迟到,早点过去帮着招呼招呼也好。

    至于礼品,自然是楚牧峰从藤原三郎那里得来的玉如意。

    当然,这也得感谢曹云山的提醒,说阎厅长比较喜好收藏古玩玉器,要不然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投其所好不是。

    ……

    ——————————

    谢谢艺欣秋月书友的天天打赏,我会努力,即将爆发!
本站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