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第四十五章 杀无赦!
    要是仇家寻仇的话,应该不会问后台是谁。

    要么直接动手,要么索求财物,不会刨根究底。

    梁南边的脑子飞快转动,分析着其中的利弊,关系到自己这条命,他怎敢掉以轻心?

    但这事儿怎么说?

    实话实说还是说半遮半掩?

    “好汉,我的烟馆没有什么后台……”

    嘭!

    话音未落,楚牧峰就猛然抬手,将他砸晕过去。

    片刻之后,一阵钻心剧痛将梁南边从昏迷中唤醒。

    他惊恐地发现,自己已经被牢牢捆绑在椅子上,嘴里还塞了个布。

    眼角一扫,那疼处显然就是自己的右手小拇指,已经被硬生生掰断了,呈不正常的180度扭曲。

    始作俑者,正是面前这个戴面具的黑衣人,

    “呜呜……呜呜……”

    梁南边疼得浑身颤抖,满脸都是汗珠,眼神中流露出满满的恐惧。

    “嘘!”

    楚牧峰食指放到嘴边,淡淡说道:“你若是叫唤,就掰断你第二个手指,听明白了吗?”

    嗯嗯!梁南边呜咽着拼命点头:下手真黑,是个狠人啊!

    楚牧峰将布料拿出来,略带几分嘲讽道:“再给你一次回答的机会,你要是还不说实话,那就永远也别说了!”

    “我说我说,是藤原三郎!”梁南边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他不敢再有任何侥幸心理,他是真被楚牧峰手段震慑住了。

    自己现在就是砧板上的肉,是死是活都在对方的手中。

    是他?这个名字让楚牧峰有点意外。

    “樱花居酒屋的藤原三郎?”

    “对,就是他!”

    听到对方竟然连藤原三郎是干什么的都清楚,梁南边真的怕了,这位爷是来者不善,莫非也是做烟土买卖的?

    “说,你们是怎么勾搭上的,除了开烟馆,你还干过什么?”楚牧峰声音沙哑问道。

    “当初我赌输了钱,借了高利贷,要被赌场砍了一只手,然后是藤原三郎出面,为我还清了所有欠款不说,还愿意帮我开个烟馆,让我当老板,条件就是一切都要听他的。”

    “我已经烂人一个,还有什么好想的,管他是不是日本人,都无所谓,所以就答应了,然后他就让我负责经营这家大烟馆,给他赚钱。”

    “对了,藤原三郎跟东北那边有关系,所有的烟土都是他负责弄来的,据说日本大使馆也有人,以前刑侦处的人查到我们这里,最后也是不了了之。”

    “好汉,就这么多,其他可没干过什么事啊!”

    该说的,不该说的。

    梁南边是一股脑地全都倒出来。

    他知道说出这些或许会有麻烦,但他更知道,要是现在不说的话,自己就会立刻见阎王爷。

    曾经他可以不在乎死活,可现在他觉得自己很金贵!

    原来如此。

    就说这家大烟馆不可能没有后台,只是没想到是藤原。

    自从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逐步侵占东北,不仅大量掠夺各种矿产资源,还大面积种植鸦片。

    既然有出,自然也要有销,这样才能谋取暴利。

    看来顾本昌这个推在明面上的挡箭牌果然是假的。

    “梁南边,你这条走狗当得不错啊!”楚牧峰冷冷说道。

    “好汉,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干了!我把钱都给你,都给你!”梁南边听对方口风不善,赶紧哀求道。

    “在哪?”

    “就锁在书架旁边的柜子里,钥匙在我身上!”

    楚牧峰打开柜子,只见里面放着个四四方方的铁盒,掀开盒盖,里面放着一沓沓崭新的美元,差不多有几千块。

    “美元?”楚牧峰不由得问了句。

    “这是藤原三郎吩咐过的,他说他只相信美元和英镑!所以我这边挣的钱,全都换成了美元,大头是他的,我也只存了这么多。”梁南边赶紧解释道。

    看来这个藤原三郎的眼光倒是不错。

    毫不客气地将这笔钱收了起来,楚牧峰走到梁南边身边,拍了拍他的脑袋。

    “梁南边,下辈子投胎,记得做个好人!”

    “你……”

    咔嚓!

    没给梁南边再有开口的机会,楚牧峰便直接拧断他的脖子,然后开始清理现场痕迹,悄然离开现场。

    回去?

    当然不,既然从梁南边这里挖出幕后老板,那自然是要斩草除根。

    白天就看这个伪善的老小子不顺眼,今晚正好一锅端。

    像藤原三郎这种贩卖烟土的家伙,多活一天就是对百姓多一天的伤害。

    况且梁南边的死是没法遮掩,要是今晚不干掉这个藤原三郎,一旦被他知道烟馆变故,以这家伙做事谨慎的性格,或许会跑路也没准。

    所以既然要做,那就做得彻底。

    身为警察,楚牧峰破案必须谨慎理智,但要是成为黑侠的话,对待那些贩卖鸦片的日本人,没什么好说的,杀无赦!

    樱花居酒屋。

    小酌了两杯,哼着小曲的藤原三郎回到房间,拿出收藏一个玉如意把玩欣赏、

    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一道冷漠至极的声音。

    “藤原三郎!”

    “谁?”

    藤原三郎猛然一惊,身体下意识地就扑向床边,在枕头下面放着一把手枪,只要伸手就能拿到手。

    不过可惜,楚牧峰不会给他这个机会,扑上去一把将他揪了回来,然后冰冷的枪口直接顶在他的脑门上。

    “动下试试,再动一动就崩了你!”楚牧峰话里充满杀气。

    “先生,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我只是个小小商人,没有得罪过你吧!”脸色惨白的藤原三郎貌似纯良地说道。

    “藤原,别演戏了,你这个商人不简单啊,居然还能做烟土生意!”楚牧峰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八嘎,是梁南边那个混蛋出卖了我!”

    听到“烟土”二个字,藤原三郎就知道自己露底了,咬牙切齿地说道。

    “出卖?”

    “我们华夏有句古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梁南边已经先走一步,你正好跟他做个伴,黄泉路上不孤单!”

    说着,楚牧峰将枪口挪到藤原三郎的太阳穴上转了转。

    “你敢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藤原三郎眼里闪过一抹恐慌,色厉内荏地说道。

    “哦,你难道不是藤原三郎?”楚牧峰嘴角露出一抹戏虐之色。

    “我告诉你,我跟北平城外的华北驻军是有关系的,我要是死了,他们是绝对不会放过。”藤原三郎威胁着。

    华北驻军?

    楚牧峰听到这个后眼神微动:“哦,是吗?你真和华北驻军方面有关系?那说说吧,你的关系是谁?是什么职务?”

    “……”

    藤原三郎张了张嘴,眼神有些闪烁。

    看到他这个样子,楚牧峰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在吹嘘。

    或许他在华北驻军那边有认识的,但官职绝对不高。

    即便是这样,有这个说辞,再顶着日本人身份的藤原三郎,也能在这北平城中狐假虎威。

    刑侦队的那次行动,或许就是被他这样给唬住了。

    不过那已经无所谓了

    之所以没有直接动手,他就是想看看,这个藤原后面是不是还有人!

    现在看来,他不过就是个鸦片贩子而已。

    “你说你和华北驻军有关系,那么你肯定就是间谍了!既然是这样,那就去死吧!”楚牧峰眼神陡然变得冷厉起来。

    “不不不,我不是间谍,我刚才是说谎的,我和华北驻军没关系!我……”

    咔嚓!

    楚牧峰干脆利落地拧断了藤原三郎的脖子,和梁南边一样的死法。

    将屋里收拾了下恢复原状,看着藤原三郎的尸体,楚牧峰略微挑眉,自言自语道:“不能就这样留在这里!”

    眼下局势十分敏感!

    要是被日方得知藤原三郎这样死掉的话,或许会借机生出事端。

    楚牧峰可是清楚明年的卢沟桥事变,不就是借口士兵失踪来宣战的吗?

    所以梁南边可以死在家里,但藤原三郎却不行。

    那就干脆死得无影无踪吧!

    拿起个床单将藤原三郎包裹住后,楚牧峰打开门,确定四周没有人后,便猫着腰向街角的胡同深处走去。

    记得那里有一口废弃多年的枯井,正好适合用来抛尸。

    噗通!

    将藤原三郎直接丢进枯井,然后挖土掩埋,最后还扔下几块大石头后,楚牧峰这才转身悄无声息地离开,和茫茫夜色融在一起。

    北平警察厅,刑侦处。

    当楚牧峰刚刚走进这里,就被曹云山直接喊进办公室。

    看到师兄满脸笑容,楚牧峰不由得问道:“处长,怪不得上班路上听到喜鹊叫,您这是有好事儿?”

    “好事,天大的好事!”

    曹云山起身走到门口,将房门关上后,走过来指了指上面,压低声音说道:“告诉你,那个位置定下来了!”

    位置定了?

    楚牧峰心思微动,眉角微挑道:“难道是……”

    “对,就是你想的!”

    曹云山心情愉快地坐到沙发上,不紧不慢地掏出烟来,楚牧峰这边赶紧上前给点燃。

    他舒坦地抽了一口,在袅绕升起的烟雾中,美滋滋地说道:“确定了,阎厅长成为咱们警察厅的新任正厅长!”

    “那实在是太好了!”

    楚牧峰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挥舞着拳头,看到小师弟的这副模样,曹云山是会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