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第四十二章 善恶全在一念间
    北平城某个胡同深处,一间寻常民居内。

    离开豪华府邸的赫连夫人,就在这里落脚。

    在别人看来,赫连夫人应该已经离开北平城,其实不然。

    她压根就没有走,她倒是想走,但时间上来不及,况且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师父,我去晚了一步,章叔已经被楚牧峰给带走了!”推门进来的江怡,神情有些紧张慌张地说道。

    “楚牧峰?”

    赫连灵犀微微眯缝起来凤眼,语气里带着几分赞叹:“这小子的确有点能耐,不愧被誉为警察厅的神探。”

    “这么短时间就能识破咱们设的局不说,还能顺藤摸瓜找到章广盛,而且做事也很干脆,没有丝毫证据就抓人!”

    “师父,章叔会不会被上刑啊?”江怡心情忐忑不安。

    “上刑?”

    赫连灵犀摇摇头,很自信地说道:“不会的!当初我和你章叔有过约定,要是说他被抓的话,不用顾虑咱们,实话实说就成。”

    “这样最起码是能保证他的安全,他已经帮了咱们大忙,不能让他为咱们受苦受罪。”

    “那……那我们不是暴露了?”江怡毕竟涉世未深,也没经历过这种情况。

    “暴露又如何?”

    赫连灵犀无所谓地说道:“凭着咱们的易容水平,伪装一个身份,谁知道我是赫连夫人,你是江怡呢?”

    “所以暴露是小事,关键还是你章叔,咱们得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把他捞出来,以后就让他跟咱们后面一起混就成了,也不用再回报社干了。”

    “能救出来吗?”江怡忧心忡忡地问道。

    “能不能救出来,就要看楚牧峰的为人秉性了!”

    赫连灵犀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从容不迫地说道:“这事我来安排,你这两天抓紧时间将那些钱发出去,等将你章叔救出来后,咱们就离开北平城,去保定府!”

    “嗯!”

    ……

    午后。

    北平警察厅。

    自从楚牧峰当了队长后,下面人办事是主动积极,热情高涨。

    原因也很简单,不管大案小案,好处大家有,功劳大家分,跟着这样体贴下属,不尖酸刻薄的队长,怎能不卖力点。

    这不,裴东厂很快就反馈回消息,证实了章广盛所言,那些地方的确都接到过钱物的救济,每个人都是心存感激。

    “这么说的话,章广盛倒是没有说谎,那个赫连灵犀还真是个劫富济贫的侠女喽!”楚牧峰手指敲击着桌面自言自语。

    “队长!”裴东厂在旁边欲言又止。

    看到他的模样,楚牧峰直接笑骂道:“你小子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在我这里不用藏着掖着!”

    “是,队长,我觉得章广盛他们做得也不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儿,咱们要不放了他?”裴东厂小心翼翼地说道。

    楚牧峰眼神玩味的看过来:“怎么,东厂,你收他们钱了吗?”

    “没有没有!”

    裴东厂吓得一哆嗦,连连摆手说道:“队长,我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也没收一分钱,我就是觉得他们虽然方法不太对,但想法是好的。”

    “队长,我……我错了!”

    “你错了?”

    楚牧峰摇摇头,平静地说道:“谁说你错了?你能这样想,说明你心里还是有良知的,有怜悯之心。”

    “谁告诉你我要追究他们的?他们犯了什么事?章广盛是配合我们调查情况的,既然调查好了,那自然是放他走。”

    顿了顿,楚牧峰又跟着叮嘱道:“东厂,这事儿就到此为止吧。”

    “是是是,我知道了!”对于楚牧峰做出的决定,裴东厂显得有些激动,自己果然没跟错人!

    “对了,队长,那个牛老板来了,说是想拜访您,您看?”裴东厂跟着问道。

    “那家伙啊!”

    楚牧峰不由得咧嘴一笑,他来干嘛,那还用说,肯定是希望自己别声张,别真揪着这事儿不放!

    “行了,人我就不见了,你去见见好了。因为他们这个破事,弟兄们都辛苦熬夜了,让他意思意思一下吧。”

    “好嘞!队长,那我就先过去了!”从这些贪婪的家伙口袋里掏钱,裴东厂是毫无压力。

    “东厂,可别忘其他那些买了鹦鹉的,都可以去拜访拜访!”楚牧峰提醒道。

    “啊……是是是,还是队长您想得周到,我这就去,这就去!”

    稍稍愣了愣,回过神的裴东厂猛然一拍脑袋,满脸笑容应道。

    这小子,还是年轻啊!

    看着他的背影,楚牧峰笑了笑。

    他当初会和裴东厂交好,并让他跟着自己,便是因为他的一腔热血。

    普通平民出身的裴东厂,在警察厅没有任何背景后台,能够跟着自己也算是他的机会。

    碰到这种事,能感同身受的说出来章广盛的好,这就更为难得。

    楚牧峰自然是不会责怪他,但该提点的还是要提点。

    有些事,换个说法,那性质可就完全变了!

    是好是坏,是善是恶,全在一念之间。

    只要本心不变,那就成了!

    ……

    吃完午饭,楚牧峰就招呼了几个队员,跟着他出门巡逻,权当散步。

    那个年代的北平城警察,肩负的职责真是又多又杂,大事小事儿都归他们管。

    像巡逻这个差事,以前楚牧峰刚来时经常做,现在虽然说已经成为队长,还是会带队出来看看。

    至此,赫连夫人这档子事儿就被楚牧峰抛之脑后,没有再去计较的必要了。

    休门街。

    这条街道是北平城中比较繁华的一条街,路两边是形形色色,琳琅满目的老行当和商铺,小贩的叫卖声吆喝声此起彼伏,宛如一首动听别致的歌谣。

    “蜜来哎……冰糖葫芦哎……”

    “哎!酸梅汤桂花味,玉泉山的水、东直门的冰,喝到嘴里头凉飕飕,汤儿好喝……”

    “扒糕哇——筋道酸辣凉粉!”

    “给我来四碗凉粉!”

    “好嘞!几位官爷,要刮条还是切块?

    “二碗刮条,二碗切块!”

    “好嘞!您稍等!”

    在一家凉粉摊前,楚牧峰他们几个坐了下来,边吃边聊。

    这年头的巡逻可没那么多规矩和讲究,走走停停,吃吃喝喝很正常。

    虽然时值孟秋,但天气依然十分炎热,尤其是下午的太阳,烘烤着大地,毒辣辣地让人受不了。

    所以坐在凉棚内,来上一碗酸滑爽口的凉粉,实在是舒坦。

    “娃儿他爹,我求求你,不要卖孩子,小花可是咱们的亲闺女,你不能这么狠心,就这样卖了她!”

    就在这时,一道凄厉刺耳的尖叫声陡然响起,行人食客都纷纷扭头看过去。

    只见不远处有着一个身穿破旧长衫,胡子拉渣,不修边幅的男人,正在一个劲儿地拉扯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

    旁边一个穿着碎花衣服的中年妇女不断拽着男人,面露惊慌之色,急得都快哭出来。

    “滚!滚远点”

    长衫男人打着哈欠,脸色蜡黄,如一只疯狗般吼叫着,布满着血丝的双眼,看向女人的神情就像看仇人般狠辣无情。

    “臭婆娘,我告诉你,要是再不松手的话,我连你一块卖了!”

    “不要卖娘,我要和娘在一起!”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使劲拽着母亲的手臂,死死地不放。

    “我不要和你走!”

    哭着的小女孩猛地转身,张嘴就咬中长衫男人的手臂。

    哎呦!

    被咬疼的男人怪叫一声,不得不立即松开手。

    啪!

    想都没想,长衫男人反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扇过去,打得小女孩她当场就摔倒在地,满脸灰尘,脸上浮现出醒目的五指印,胳膊上还蹭破一块皮,渗出血来。

    “个小兔崽子,你居然敢咬我?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爹,是你老子,你敢咬你老子,反了天了!”

    “你个赔钱货,和你妈一样,都是贱人!老子现在就要抽烟,赶紧给我滚过来,不然打死你!”长衫男人骂骂咧咧,眼神中流露出一种六亲不认的冷光。

    “不要打小花!你还有没有人性啊!”女人一下子扑过去,紧紧搂住孩子。

    “让开!”

    长衫男人看到这幕后,心底那股无名之火蹭的涌现出来,见女人依然不然,没有犹豫的就扬起手臂,噼里啪啦打下去。

    “翅膀硬了,不听话是吧?行啊,那我今天就把你们全都卖了,把你们这赔钱货全都卖了,省得老子以后再看你们这副哭丧脸!”

    看到这幕人间悲剧,坐在不远处的楚牧峰脸色陡然阴沉下来,放下手中碗筷。

    “队长,您看那儿!”

    顺着裴东厂的手指看过去,只见从那家叫做吉祥坊的大烟馆中走出来几个人,后面几个满脸狞色,明显就是打手恶棍,拱卫着最前面的那位。

    那位身材略显单薄,三角眼,鹰钩鼻,薄嘴唇,面露阴鸷之色,

    他穿着身黑大褂,还戴着副时髦的太阳镜,手里盘着两个红润通透、色如琥珀的闷尖狮子头,走起路来是一摇二晃。

    周围看到他的行人,都不由自主地往两边闪躲。

    “他是谁?”楚牧峰眉角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