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第三十章 看不惯,就要管!
    田横七的这番话说得够坦白够直接。

    意外吗?

    其实通过几次开会的观察,已经有所判断的楚牧峰当然不意外。

    这种事儿无论古今都是一样,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官场中讲究的不就是个站队问题吗?站好了队,前途光明,站错了队,黯然离场。

    老奸巨猾的田横七,魁梧粗狂的黄大风,以前跟自己可没打过什么交道,他们两个会无缘无故请喝酒吗?当然不会。

    会这样做的原因便是因为楚牧峰的身份背景。

    他是新任刑侦一队的队长,和他们平起平坐。

    他是曹云山副处长的师弟,这事儿人尽皆知。

    他毕业北平警官高等学校,可谓是根红苗正的科班出身。

    他还被誉为一科的神探,只要其经手的案件就没有破不了的!

    再加上他们还听到风声,说楚牧峰破的那起间谍案好像还给阎副厅长的上位增添了一份助力。

    要是真的,那向来喜欢提拔年轻人的阎厅长绝对不会亏待了楚牧峰!

    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稀里糊涂的恨。

    下面人都已经认清形势靠向了楚牧峰,他们有着现成的优势,不好好利用才是傻子呢?

    其实严格说起来,现在这样做已经有些晚。

    真的要是够聪明,眼睛够使唤的话,早在楚牧峰来到警察厅的时候,就该这样做了。

    锦上添花历来都比不过雪中送炭。

    不过那时候的楚牧峰比较低调朴实,又凭什么让他们两个高看一眼呢?

    楚牧峰会拒绝两人释放的善意吗?

    当然不会。

    起步阶段,楚牧峰自然要抓住一切能为己所用的人脉关系做事。

    “田兄,黄兄,你们说的对,咱们都是跟随林科长,理当应该相互照应,多多联系。”

    “那,今天我就借花献佛,敬两位哥哥一杯!”楚牧峰端起满满的酒杯爽快地说道。

    “好,干!”

    “干杯!”

    田横七和黄大风也是一饮而尽。

    其实在今天过来之前,他们还琢磨楚牧峰是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可别破案能力强,但为人太过迂腐,不懂得人情世故,那样的话,这顿酒就算白喝了。

    现在看来这小子也是个聪明人,算是皆大欢喜。

    话说开后,三个人也就边吃边喝,天南地北地随意闲聊起来。

    酒喝一半,谈兴正浓时,外面街道上突然传来阵阵喧哗声。

    三个人下意识地坐直了身子,探头看过去。

    看到是什么情况后,楚牧峰眉头不由皱起。

    只见楼下街上,一个流里流气,油头粉面,穿着西装的年轻人正带着几个人,满脸嬉笑地纠缠围堵一个女孩。

    女孩是又羞又气,一边推一边叫,可那个年轻人似乎浑然不在意。

    似乎在他眼里,这个女孩已经是案板上的肉,任凭他搓揉。

    这种事在通常只是在影视作品中经常看到,现实生活中很少,就算有也会做得比较低调。

    哪像现在,就这么公然欺凌。

    “跑啊,小美人,你不是挺能跑的吗?倒是继续跑啊!”

    “实话告诉你,只要是本少爷相中的,就没有谁能够跑掉。在这四九城中你也不打听打听小爷是谁。”年轻人一脸骄狂地说道。

    四周摆摊的,路过的全都畏惧地躲避开来。

    “嘿嘿,说的就是,我们家少爷喜欢你,那是你的福分,你就乖乖地从了吧!”

    “只要跟着少爷后面,当个少奶奶,包你吃香的喝辣的穿好的,这一辈子都不用愁了!”

    “嘿嘿,小美人,你就别嚷嚷了,瞧瞧这四周,有谁敢管这闲事!”

    三个跟班是张牙舞爪地连吓带骗道。

    “别碰我,你们这些流氓!”女孩愤然大叫道。

    楚牧峰忍不住定睛细看,这个女孩长得很秀气,还穿着一件淡蓝色的洋装,长袖空荡,露出里面纤细的手臂。

    为了避让对方,女孩是不住左右躲闪,长及腰部的秀发宛如波浪般晃动。

    那双恍如珍珠般璀璨明亮的双眸,此刻布满的是一种愤怒之色。

    她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登徒子,咬着嘴唇,丝毫没有妥协屈服的意思。

    “我不认识你,别挡着我,你们再敢这样纠缠的话,我就报警了。”

    女孩一不留神,就被那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抓住手臂,顿时举起手中的皮包拼命挥打,脚步不住向后倒退,直到靠紧墙壁才算挣脱掉。

    她使劲攥着小皮包,下意识地抬起头来。

    就是这么不经意的抬头,便和坐在靠窗位置,正探头打量的楚牧峰对上眼。

    在看到女孩眼眸的瞬间,楚牧峰突然觉得耳边不断鸣响的蝉叫声,竟然变得好远好远。

    那种眼神依稀在什么时候见过。

    对!

    那种无助中带着倔强的眼神,不就是自己前世曾经侦办过一起刑事案件,那个少女的目光吗?

    那个少女被抢劫的歹徒殴打成了重伤,现在这位少女和她何其相似?

    女孩只是瞥了楚牧峰一眼,很快就收回目光,她并没有想过楚牧峰会下楼帮他解围。

    在这个年代,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英雄不是说没有,但真的很少。

    因为一旦惹了不该惹的人,那付出的代价可能就是性命!

    “呵呵,不认识我?你居然敢说不认识我宋云鹤?”

    油头粉面的年轻人指着自己的鼻子,嬉皮笑脸地说道:“行吧,就当你不认识我,但我可认识你!”

    “你叫江怡,是咱们北平风闻政事报社的记者。我的江大记者,你说出这么绝情的话,我可是很难过啊!”

    “小爷我好歹给你送了整整一个礼拜的鲜花,你怎么能不认识我呢?”

    “我不知道那花是谁送的,我也从来没有收过。”

    江怡粉面含霜,因为呼吸急促,有些起伏的胸部勾勒出一道性感弧线,发现宋云鹤的眼神紧紧盯着时,赶紧拿着皮包搂在怀中遮挡着。

    “看什么,再看戳瞎你的眼!”

    “呦呵,敢戳瞎我的眼?嘿嘿,我说妹妹,你要是真敢这么做,我这辈子还就跟定你了!你给我说这些没用,我不怕把话说白了。”

    宋云鹤抬头挺胸的看着对方,笑容中透露出一抹贪婪之色。

    “江怡,从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所以我准备娶你过门当个四姨太,以后不必再这么辛辛苦苦地抛头露面,只要在家享福就成。”

    “虽然前面还有三房,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这个四房吃亏,保证最疼你最宠你,让她们都得听你的!”

    “你……你无耻!”听了这话,江怡气得脸色铁青。

    怎么会有这么卑劣之人?现在都已经是民国了,居然还把纳妾说得这么理所当然!

    不过她也清楚,当下法律虽然明确规定了一夫一妻制,但依然有漏洞,只需将纳妾换个说法,变成了娶姨太太就成。

    所以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只要条件允许,都会多找几个。

    “我告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宋云鹤玩弄这种威逼利诱的把戏那是炉火纯青的很,前面是利诱,现在就该威逼了。

    说着,他双眼一瞪,狠声说道:“你那个什么风闻政事就是一个小报社,只要小爷愿意,分分钟钟都能买下来!”

    “所以你别指望报社会为替你出头,他们根本不敢!你要是敢不听话,我让你没好果子吃!”

    “就算你报警也没用,你难道没听过一句话,自古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吗?哈哈!”宋云鹤一般说着,一边拍了拍口袋,满脸张狂。

    “你……”江怡脸色恼怒,心里着急。

    “还愣着干嘛,带她回去!”宋云鹤扬手吩咐道。

    “好嘞,四姨太,你就乖乖听少爷的话吧!”

    那几个跟班走上前就要抓人时,突然从对面二楼飞下来两个粗陶酒碗,直接砸中两人脑袋,发出清脆的碰裂声。

    “谁?是谁干得?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是!你丫的给我站出来!”

    猛然看到两个酒碗从眼前落下,自己差点被飞溅的碎渣擦到脸,宋云鹤短暂失神过后,猛然转身,抬头看向八仙居二楼吼道。

    “楚老弟,怎么着,你这是要英雄救美吗?”

    雅室中,田横七看到楚牧峰出手之后,眉角微挑,略带几分玩味地问道。

    别说,那个小妞儿看上去盘子挺正,而且颇为洋气,要是能搞到手的话应该挺有滋味。

    可惜就是青涩了点,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

    “田兄,我只是看不惯这种流氓行径!这算什么事儿?有将咱们几个放在眼里吗?”

    “要是被谁捅上去,说咱们三个刑侦队长眼睁睁瞧着有人公然调戏妇女而无动于衷,想必上面的面子也不好看吧!”楚牧峰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话说的挺在理。

    放下酒碗,黄大风眼里闪过一道精光,“牧峰说的对,咱们可都是警察,自然是要秉公执法,不能看着这种违法行为发生。”

    “况且不就是个粮店老板的儿子吗?能有多大能耐,办就办了!”

    “嘿嘿,言之有理。”田横七咧嘴一笑。

    “粮店老板的儿子?”

    听到这个,楚牧峰不由得问道:“黄兄,你认识他?”

    “认识!这小子叫宋云鹤,他老头子叫宋福贵,在这个片区做粮店生意,家里算是有点钱,不过没什么背景。”

    “啧啧,没想到那精明圆滑的宋福贵,居然会生出这么一个嚣张跋扈,恣意妄为的活宝儿子。”

    “以前见面时,这家伙表现得很老实,没想到背是这副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