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老胡同 > 第二十六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听完老师的一番解密后,楚牧峰顿时是恍然大悟。

    果然正如老师说的那样,这个野鬼叩门听起来是很玄乎的,搞得人心惶惶。

    但只要知晓了其中原理,根本就是件不值一提的事儿。

    “老师,谢谢您的教诲。”楚牧峰衷心地说道。

    “你小子跟我就甭客气了,以后有空记得来南京看看我这个老头子就成喽。”电话那头的老者笑道。

    “是,学生一定会去看望您的!”

    挂了电话,楚牧峰已然是成竹在胸,当即招手道:“裴东厂!”

    “队长,有什么指示?”

    “整队,抓人!”

    ……

    民国25年,6月27日,北平,晴。

    虽然有着悠久的文化历史和人文底蕴,但我依然不喜欢北平这个城市。

    如果不是因为婉儿,我也许早就离开了,是她的存在,才让我感受到了人生存在的意义,让我在这个举目无亲的城市中找到了灵魂的寄托。

    可惜以前我没有能力去守护她,照顾她,给她想要的生活!

    不过现在我已经有了资本,能带给婉儿幸福生活,能带着她远走高飞,离开这个腐朽破落的城市,去一个无人知道的地方,过上快乐的生活。

    婉儿,我等着你的到来!

    靠近窗户的书桌上,梁衡山放下手中的钢笔,合上微微泛黄的日记本,脸上浮现出满满期待的神情。

    此时此刻,他已经陷入到一种对未来生活的美好憧憬中。

    正所谓情到深处,无法自拔。

    咚咚,咚咚咚。

    二长三短的敲门暗号。

    听到这个声音的梁衡山如触电般,蹭地就从椅子上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飞快地冲出房间。

    他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迫不及待地打开院门,看到站在门外的那个俏佳人后,伸手热切说道:“婉儿,你总算来了,快,快点进来。”

    “嗯!”

    就在董婉儿刚刚走进门,背后忽然传来一道充满愤怒的颤抖声音。

    “晚秋,你这是干什么,你们怎么会认识?”

    董婉儿猛地转身,惊慌不安地看着站在背后的沈清风。

    “老爷!”

    话音都没有落地,董婉儿背后就传来梁衡山的惊呼。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这时候董婉儿也看到了,在沈清风后又冒出来一群警察。

    为首的就是今天去沈府见她的楚牧峰。

    这到底是唱的哪出戏?

    其实事情很简单,楚牧峰会过来,自然是因为要抓捕梁衡山。

    至于沈清风会过来,是因为发现董婉儿有点不对劲,这个三姨太今天竟然收拾了一些细软,趁他不备的时候悄悄离开了沈府。

    幸好他多留了个心眼,让下人一直盯着董婉儿的举动,然后一路跟随到这里。

    沈清风和楚牧峰是在小巷口碰见的。

    他们两人也没多客套,都十分默契地跟随着董婉儿来到这里,看着她敲开了这扇院门,看到了梁衡山出现在门口。

    这一幕让沈清风感到愤怒不已,脸色一片铁青。

    只要不傻,都能一眼看出梁衡山和董婉儿的关系不简单,绝对是有奸情!

    这种被背叛的感觉,让沈清风心里顿时生出熊熊怒火。

    他做梦都没想到最受宠爱的董婉儿会干出这种事,而且背叛的对象竟然还是自己曾经千恩万谢的梁衡山。

    “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人!”沈清风脸色狰狞,抬手指着对方怒喝道。

    深知沈清风能耐的董婉儿身躯发抖,脸色惨白,充满了畏惧之色。

    猛然反应过来的梁衡山则一下子将她抱住,然后哗啦就要关门。

    “干什么!老实点,站好了别动!”

    早就蓄势待发的裴东厂怎么会给他这种机会,一个箭步冲上去,抬脚就将大门踢开,然后带人控制住现场。

    “沈老板,看来你的三姨太辜负了你的信任啊!”楚牧峰迈步走了进来,目光扫了扫两人,沉声说道。

    特别好面子的沈清风,看向梁衡山和董婉儿的眼神充满寒意。

    这两个狗男女,死不足惜!

    “看到你们,我觉得那两起案子的线索都能串到一起!沈老板,愿意听我跟你说说吗?”楚牧峰扭头说道。

    “楚队长,你说吧!”沈清风恨恨道。

    楚牧峰首先走到董婉儿面前,指了指对方说道:“董婉儿,这起野鬼叩门的怪事儿都是你搞出来的,对吧?”

    “你是官差,你说是就是,我一个弱女子能说什么呢!”

    从惊慌中走出的董婉儿,此刻忽然多了几分决然,甚至看向沈清风的时候,都没有丝毫愧疚感。

    有的只是挥之不去的怨恨!

    “陈三和春凤都已经招供,说野鬼叩门就是你指使他们做的。你的目的也很简单,说是想要通过这个来吓唬正房,最好是能让她流产,对吧!”

    说到这里,楚牧峰看了一眼董婉儿无动于衷的神情后,继续说道:“可惜啊,春凤也不是个安分的人,她勾搭上了顾本昌,两人打得火热,还把这事说给了顾本昌听。”

    “因为沈老板报案,知晓内情后的顾本昌顿时主动请缨,他觉得只要将陈三抓住,整件事就会宣告结束。”

    “能轻松破案,又能够得到沈老板的欣赏,可谓是一举两得。但是顾本昌没想到的是,陈三竟然只是个幌子,被抓住后野鬼叩门的怪事还在发生,这让他一下就坐蜡了。”

    楚牧峰从头开始,不紧不慢地一层层剖析。

    沈清风则压下心头的怒火,也想搞清楚事情原委。

    “对!你说的没错,陈三的确是我找来的,但自从他被你们警察厅抓住后,这事就和我没有关系了吧?”

    “后面发生的事,我全都不知情,你不能往我身上泼脏水。”听到这里,董婉儿突然间眼珠一转,大声说道。

    否认赖账狡辩到底吗?

    董婉儿不是说不能那样做,但这事已经有陈三和春凤两个人证在,加上没有沈清风当后台,就算再怎么狡辩都没用。

    那还不如干脆承认!

    “这会认得倒是挺干脆啊!”

    楚牧峰瞥了眼董婉儿,嘴角微微上翘:“怎么,你是不是觉得这点事算不上什么,自己就没什么责任了?”

    “没错,或许你只是到此为止,也没造成什么影响,但有个人却不想这样结束,他觉得你弄得这种野鬼叩门的招数挺不错,不想就此终结。”

    “所以他就跳出来,继续扮演那只野鬼,继续深夜叩门,继续折腾着沈府上上下下,我说的对吧,梁衡山!”楚牧峰目光陡然落向那个看似纯良的男子。

    “什么?什么野鬼?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梁衡山也从短暂失神中恢复过来,立即矢口否决。

    “怎么,不认吗?”

    楚牧峰无所谓地耸耸肩,继续分析案情:“梁衡山,说实话,原本我是没有怀疑到你身上,但要怪就怪你太自大太功利,竟然选择亲自出面来解决野鬼叩门的问题。”

    “说起来,你的确挺聪明,只不过没用在正途上,你把别人当傻子,但你又未尝不是个傻子,这就是所谓的聪明反被聪明误吧!”

    “当沈府意外失火后,我在现场发现了几块玻璃碎片和几块年画碎片。当时就觉得不对劲,因为那玻璃和平常看到的完全不同,分明是经过特别加厚。”

    “而且年画的味道也不对,有股浓烈的松脂味,我当即就让人送去警察厅技术科进行检验。”

    “刚才过来时,我已经拿到了检验结果,你想知道上面怎么说的吗?”

    “关我什么事?我不想知道!”

    紧紧搂着董婉儿的梁衡山虽然依然嘴硬,但眼神已经开始有些涣散了。

    “楚队长,你不会是想说,那场看似意外大火就是他放的吧?”沈清风指着梁衡山冷冷问道。

    “没错,可以这么说,沈府大火的确是人为,而始作俑者就是他!”楚牧峰猛然转身,指着梁衡山断然道。

    “梁衡山,你给的镜子根本就不是什么照妖镜,而是一种两面经过特殊磨制的凸透镜,这种镜子有着非常强的聚光作用。”

    “今天晌午事发的时候,正是这两面凸透镜通过聚集了阳光,点燃了那两张门神画。”

    “当然,想要引发这么大的火势,单单靠镜子还不够,所以那两张门神画纸质也是有点讲究。”

    “它们是用融化后的特殊松脂浸染过,不但极易点燃,而且燃烧后火力极强,轻易就将干燥的木门引燃。”楚牧峰抛出一个又一个要点解密。

    为了能够达成计划,前院好几扇门都贴了门神和镜子,所以火势才能那么快烧起来。

    听着听着,梁衡山的脸色已经变得越来越难看。

    沈清风看着对方的眼神仿若死人一般。

    董婉儿的娇躯则不断颤栗。

    “想必你也是经过一番了解,知道通常响午过后,沈家下人都会在房间休息,所以才能让火势有蔓延扩大的机会。”

    “要不是扑救及时,那这场大火搞不好就要将整个沈府给付诸一炬,死上几个人也不是不可能!”

    楚牧峰是字字如刀锋,句句如棒喝。

    毕竟这个年代的消防救火能力实在是有限,加上人们对于火灾有种天然的畏惧,一旦被困在火海之中,即便没被烧死,也要被浓烟给呛死!

    ————————

    感谢20180615091533078、方达3518、guoming、艺欣秋月、亦贼亦匪、乱啊啊啊、咸鱼翻身仗、叶菲妃、书友20181226220906371、sty雨、长_风、书友160501121427190、龙在日天、Z俊、书友20170427204951516等书友们的打赏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