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王瑾的悠哉日常 > 第131章 血祭、魔力药剂
    当得到两人都答应后,王瑾暗自松了一口气,0级魅惑术的作用还算不错,这两人都‘自愿’签定了契约,虽然只是精神契约,没有魔力的限制,但对方不过是两个普通凡人,没能力违抗。

    也好在他们答应了,不然的话他可暂时没能力删除这两人的记忆,到时就麻烦了,总不能杀人灭口吧。

    白银空间的功用,总算找到了一点作用,用它来忽悠人签定主仆契约,总算有了两个可以相信的人了。

    随后刘圆与洪德正先后签下了契约,两人伸手按在了上面,随后两人的身躯闪过两道细细的银线,连接向白银空间的最中心,随后银线隐去。

    同时,王瑾感觉到整个空间轻微的扩大了少许。

    “恩?这样能扩大空间?似乎还能汲取散溢的精神力,倒有点灵魂神国的意思,或许搞出个游戏空间什么的……但是,现在我最多只能拉来……呃,不超过24人,正好是这白银长桌上的座位,数量太少搞什么游戏空间也没有意义,都不如一次冥想下增长的效果。”

    “等等,好像还能……”

    “做好你们的工作吧,退下。”

    王瑾一挥手,两人化为雾气离开了他的白银空间,但他能感觉到冥冥有一两根丝线连接着这两人,他随时可以将两人的意识灵魂拉进来。

    下一瞬,他也回到了现实,警惕的注视着不远处假山下神色震惊的刘圆与洪德正,看着两人离去,许久后,他的身影也消失在夜色中。

    回到家中,他急匆匆的进入实验室中,打开一个密封的小箱子,里面躺着数十支制作成功的魔血药剂,他念头一动,下一个瞬间,整个小箱子消失不见,被摄入到了他的白银空间中的白银长桌上。

    他微微闭目,回到白银空间,看到了长桌上的箱子里的魔血药剂,欣喜道:

    “这样的话,我的这世界的价值就大大增强了。”

    就在刘圆与洪德正签定契约后,王瑾感觉到了白银空间发生了一点刺激性的变化,整个空间似乎稳定了许多,他感觉这里不单能承载灵魂,似乎也能承载物质,果不其然,回到家后他真的将魔血药剂连带小箱子都入了进来。

    随后王瑾又实验着能否带入生命体,结果证明他贪心了,不论是小虫子,还是老鼠,蟑螂之类的小生命拉进来的一瞬间就被一股空间的力量磨灭粉碎成了血雾,随后被白银空间所吞噬吸收。

    空间中的银雾里多了一丝血红色,空间也似乎多了一点活性气息,这让王瑾震惊不已。

    “血祭?”

    “不,我可不能走邪神的路子。”

    好在的是那一丝血红色很快就消失不见,就像一滴墨水是无法污染一片湖水的,这些小生命所造成的血祭效果很快消失不见,当然,如果持续不断的注入墨水,湖水也早晚会变成黑色。

    走生命血祭的邪神路线升级最快,但极易被血祭污染灵魂意识,有可能成为一个只知道索取生命血肉的怪物。

    即使是走信仰神灵的路子,也比走邪神的路子要好的多,至少信仰神灵还能保持一定的自我,而邪神的最终归路必然是克鲁苏或者毁灭魔王……诶?听起来好像也蛮带感的?屁!那都是被魔王流小说给洗脑了,邪神就是邪神,魔王就是魔王,最终的结果必然是不幸。

    话归正题。

    魔血药剂的炼制王瑾已经初步达到量产,没有难度,也已经积累了不少的魔药炼制经验,而现在他准备开始研究第二种魔药,魔力药剂。

    魔力药剂正如其名,是能让王瑾增长或恢复魔力的药剂。

    他此时在回忆着在哈尔的世界里魔力药剂的原本配方。

    太阳花五克,月亮花瓣五克,猫尾草三克,秘银粉一盎司,无根水七盎司,黑狗血两盎司,以及墓穴之土三盎司。

    “太阳光是一种向阳生长的花,唔,向日葵或许可以。”

    “月亮花只在夜间月光下才会绽放,并且只能绽放两小时就会凋零,这个和昙花很像啊。”

    “至于猫尾草……哈,狗尾巴草,是的,一定是狗尾巴草。”

    “秘银粉有些麻烦,需要用魔力之火萃取,1000克的白银只能萃取出半盎司,也就是说要2000克白银,而一盎司大约是28克,两盎司才56克……我看看现在的白银价是……呃,3.3一克。”

    2000乘以3.3等于6600,一次炼制至少要花掉7000块还未必成功,可想而知有多么烧钱,这也是王瑾没有一开始就炼制魔力药剂的原因,不是不能炼制,而是炼不起。

    现在他手头有了1000万,资金却是足够了,再加上忽悠了刘圆与洪德正成了他的巫仆,许多事情就不必亲自出马了,这却是意外之喜了,这会让他省去很多麻烦,比如购买白银,还有墓穴之土,黑狗血之类的材料收集完全可以交给这两人。

    “洪德正,刘圆,替我收购以下材料,白银十公斤,向日葵花一斤,绽放的昙花二十株,狗尾草……”

    “是,巫师先生。”

    “是,巫师先生。”

    正在开着车的洪德正与刘圆身体一震,连忙点头回答着。

    “魔血药剂的效果对普通人太好,你们是聪明人,注意点影响,可以多稀释兑水,有人查到你们身上,可以直接宣扬我的名,但记住,不得自作聪明创建带有宗教性质的组织。”

    “材料收齐后默念我的名,白银之主,我会自取。”

    “我不干涉你们的自由,钱财对我而言也不重要,我只需要我想要的材料,你们只需负责这一点,明白了吗?”

    “是,明白了,巫师先生。”

    “明白了。”

    王瑾的声音消失后,洪德正浑身冒汗一路急行着开着车回到他的别墅,刘圆跟着进了里面,两人相对而坐,半响,洪德正开口说话。

    “小刘,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碰到这位的?这种神仙似的手段……你把前后起因都说个明白。”

    刘圆脸色郁郁,将自己欠5万块校园贷,包括孙健的逼迫,还有她喝酒的事情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