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王瑾的悠哉日常 > 第73章 我这只手寄宿着风之魔王的力量
    春雪舒展着羽翼,怀中抱着小千,靠近了王瑾三米内,两人不禁惨哼一声,他们也被笼罩在风魔三米内的风火献祭光环灼烧了。

    似乎是感应到了敌人的到来,王瑾的火焰双眼扭头回看。

    “是谁?居然敢打扰我风之魔思考问题……”

    “噫?两只小虫子,似乎有点眼熟,你们是谁?是谁?”

    “欧尼桑,是我啊,小春,你不认识我了?”

    “黑白,别疯了,快下来,按我们说预先说好的……”

    “你这只白色的虫子居然敢在我面前飞?不,不行,只有我伟大的风之魔能飞,其他人都不行!不行!”

    “真是的……没办法了,小春抱紧我。”

    “啊?”

    “我要放必杀技啊,抱紧我。”

    “哦哦,明白了。”

    春雪抱紧了小千,小千挥动手中巨大手铃,晶荧的绿色光泽闪耀,使出了她的时光倒流回复能力。

    “香橼钟声!”

    闪耀的绿芒笼罩而去,仿若时光倒流一般,黑白幻想上的灾祸之铠在时光倒流的力量一部部倒退,消失,最终化为一道光,飞回了王瑾的物品栏中。

    时间倒流,像是一切都没发生过,那源自灾祸之铠的力量与精神污染也失去了源头。

    “我是风之魔,是……呃,我……我……”

    刚刚清醒过来的王瑾,还没得说出完整的话,双眼间的火焰消失,忽然失去了意识,浑身无力下饺子一般的从天上跌落下去。

    春雪飞驰而下,惊险的抱住他安全落地,一脸担心的看着意识昏迷下去的王瑾。

    一旁的小千忽然开口道:

    “安心的啦……小春,中野并没有疯。”

    “诶?可,可是刚才那样子……”

    “那更像是传说中的中二病吧?”

    “诶?……诶!!!”

    “毕竟是马上要到中学二年级的年纪了啊。”

    “你们男孩子到了这年纪都会犯,不对,是很稀有的病吧。”

    “这个,这个……”

    “安心啦,我的时光倒流回复能力,让他回复到了装载灾祸之铠前的状态,即使有精神污染,也只是暂时的吧……”

    “这本来就是中野想出的法子。”

    “应该没问题的。”

    ……

    年末,2047年,4月7日,梅乡中学的寒假结束的前一天。

    新年已过,新的学年也要变更,黑雪姬升学成中学三年级,春雪,小千,王瑾也升学到中学二年级。

    中学二年级啊,一个中二的年级,中二的年纪,中二的时间点。

    相传在东瀛,在这个时期的男孩子中会有极少数人产生异变!觉醒!或者幻想觉醒!

    自己是某某魔王的转世,自己的左手,右手,左眼,右眼等等某部分寄宿着神明或者恶魔的力量或神器,他或她,肩负着拯救或毁灭世界的重任!

    曾经有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传说。

    如果中日开战了,联合国为了预防战争扩大化毁灭地球,一定会施压逼迫中日两方发出两项战前声明。

    中方:中方承诺,在对外战争中绝不首先使用城管!

    日方:日方承诺,也不会率先使用在校高中生!特别是中二学生!

    美方:咳咳……那我方也不会派遣超级英雄调停。

    事实的真相到底如何,早已淹没在平淡的日常中。

    回归正题。

    现在的时间已是四月份,但四月里并不是只有谎言,更多的是春季四月下连绵的雨季。

    哗啦啦,啪啪,滴哒,滴哒……

    屋外强风猛烈的吹打着窗户,发出雨打风吹的声响。

    在寒假结束的这时间段里,在期间的领土战中,黑暗星云的领地再进一步扩张,以衫并区为基地呈圆形为边界,分别向中野区,涉谷区,世田谷区四方扩张,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

    世田谷区被攻险了四分之一。

    中野区属于蓝之王的部分领地,在王瑾率领的风魔小队狂暴攻势下沦险。

    还有整整一个大区的涉谷区,更是在黑暗星云气势如虹的膨胀实力下,被绿之王主动放弃,完全成了黑暗星云的地盘。

    如此情况下,黑暗星云军团的领地地盘正式恢复到了包括衫并,涉谷两大区和中野区部分区,一共近两个半区大小,已然正式恢复到了三年前黑暗星云的全胜时期。

    黑暗的环境,黑暗的客厅,黑暗的沙发,围绕着黑暗的桌子上,四杯热气腾腾的咖啡热气在黑暗的环境下冉冉升起。

    这又是一次黑暗星云军团一次四巨头会议。

    一个清冷的男声响起:

    “……所以说,我们黑暗星云的力量更加强大了啊。”

    “那个,欧尼桑,现在会议也结束了,能不能开灯了啊?”

    “恩?你在说什么?我王是黑之王,统御着黑暗的力量,沐育在黑暗之下,我等的力量才是最强的啊!”

    “可,可是太黑了,都看不到咖啡在哪了,刚刚我都不小心烫到了手。”

    “你说什么?身为黑暗星云的巨头之一,黑之王摩下排名第二的王之羽翼,怎么可能在黑暗力量的笼罩下烫到了手?奸细!你一定是奸细!”

    “不,不是啊,是天黑啊,我看不清……”

    “啊啊,伟大而美丽的黑之王啊!英明的您一定发现了吧,他不是您忠实的手下王之羽翼白银之鸦,他是黑暗的叛徒,他不能汲取黑暗的力量,他其实是奸细!”

    “就让我,您最忠实,也是最厉害,座下排名第一的风之魔的我!出手斩断这奸细的首级,以他赤红的鲜血来祭祀您黑之王的血腥王座吧!”

    “啊啊啊,觉醒吧,寄宿在我左手风之魔王的力量啊,出来吧,猎杀这卑劣的奸细吧!!”

    右手死死抓住左手的声响,伴随着严肃认真的咏叹声这样响起着。

    “喂喂喂……学姐,小千,你们快说说话啊,欧尼桑又犯病了啊。”

    “谁叫你在他说台词的时候又要和他搭话啊,自己想办法吧。”小千的声音响起。

    “嘛……他使用着灾祸之铠的力量,每次有时光倒流回复到装载前,但是内在的精神污染还是会存在一段时间,为了这抗消磨这些精神污染,中野君所付出的代价只是变的中二的话,倒也还可以接受。”

    “现在过去了三个月,中野君也使用了灾祸之铠三个月,并没有变的野兽一般疯狂,啃食别的加速者,看来中野君的预想成功了,灾祸之铠的力量确实正在渐渐被他降服呢。”

    黑雪姬冷静的声音带着微小的笑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