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闪婚厚爱:误惹天价老公 > 第二百五十五章:怒言
    之前有墨少,苏念嚣张一点儿还能理解。

    可如今,居然还如敢此跋扈!

    王蓓霓真觉得可笑了!

    王蓓霓朝着苏念更靠近了一步,面上的讥嘲之意,更浓了。

    “呵呵,而且,关于你和路天逸的事情,你以为没人知道吗?”

    苏念听着王蓓霓提及路天逸,脸色难看了起来。

    王蓓霓见状,就觉得,刚刚那人和她说的事情,果然不假。

    这苏念定然也被路天逸拍了luo照了。

    其实路天逸在圈子里,还挺受一些名媛千金的喜欢的,一个学霸的人设,外加他人还那么儒雅,引得了不少女子的爱慕。

    也就因此,在路天逸的事情曝光出来之后……

    圈子里的人,都惊到了。

    之后一些和路天逸关系还不错的女子,人人自危。

    被人拍luo照,还成了对方的xing奴,这可不是什么好名声,注定是一生的黑料!

    哪一个女的,会愿意背负这样的名头?是想要发臭发黑,不想要待圈子了吗?

    而王蓓霓真没想到,苏念居然就是其中一员。

    呵呵,倒是要看看,这事情曝光出来的话,她还怎么嚣张,还怎么勾引男人!

    也让她那个不长眼的未婚夫知道,他当年爱慕的女子,是个什么玩意!

    王蓓霓盯着苏念,冷笑道:“和路天逸,玩的开心吗?”

    苏念脸色难看道:“我和路天逸,没关系!”

    王蓓霓上前一步,扯开了苏念手上的绸缎。

    然后可笑了起来,“那么,你可以解释解释,你手上的伤痕是怎么来的吗?听说路天逸最喜欢,用绳子绑着女子了!”

    证据就在苏念的身上!

    看苏念还怎么狡辩!

    苏念周围本来就因为王蓓霓的到来,围了不少名媛小姐。

    而此刻,又提及到“路天逸”,围着的人更多了。

    当众人看到苏念手上的痕迹之后,都惊了,爆了起来。

    “也就是说,苏念也和路天逸厮混在一起的?”

    “呵呵,我看啊,根本就是她主动的,不然就她这模样,路天逸怎么可能看的上?”

    “啧,这就是墨少抛弃她的原因吧?玩的太大了!”

    “私下玩的那么不要脸,呵呵,这得多脏啊!”

    “我倒是有些好奇,那些luo照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流出来。”

    “咦,看那些照片做什么?”

    “呵呵,看到照片,才知道是谁啊,以后好避开她们啊!”

    ……

    苏念听着周围人说的这些话,死死的盯着王蓓霓。

    王蓓霓见状,那脸上,满满都是快感。

    倒是要看看,苏念还怎么嚣张!

    她不过就是一个,被路天逸玩烂的女人!呵呵,既然这样,就彻底让她烂死得了。

    看她顶着这一身黑料,还怎么巴结勾引男人。

    王蓓霓眸子里全是嘲弄,可偏偏还摆出一副,训斥的姿态。

    “唉,我知道,你这女人天性就有些浪荡,喜欢勾引男人,我看啊,你和路天逸在一起,也不过是臭气相投,指不定还很享受吧?”

    然后,又义正言辞了起来。

    “唉,女孩子还是需要自重一点儿的,苍蝇不叮无缝蛋的,就因为你们不知羞耻,才被路天逸盯上了,这些都是你们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

    苏念听着王蓓霓的话,脸色冷了下去。

    她看过,路天逸拍摄的那些女子的照片。

    那些女子,没一个是配合的,每一个人有抵抗挣扎过……

    可是,却没有逃避的开。

    之后甚至还被路天逸用着照片威胁,只能听从他的安排,让他肆意的践踏。

    那些受害的女子,哪一个是咎由自取了!

    分明是被渣滓盯上了,才有了这样的灾难!

    可是,到了王蓓霓的嘴里,成了什么?

    呵呵,苍蝇不叮无缝蛋的吗?

    苏念看着王蓓霓此刻那正义凛然的姿态,感到十足的恶心。

    然后,毫不犹豫的,狠狠的,直接就扇了她一巴掌。

    一时间,现场都寂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没想到,苏念会动手。

    苏念死死的盯着王蓓霓,目光中带着凶色。

    “知道为什么路天逸那样的人渣,可以有恃无恐的,对那些女孩子下手,甚至那些女孩子,明明被威胁了,都不敢反击报警吗?”

    “就是因为,有你这种,三观不正,自以为是的人!”

    “那些女子,已经受了一次伤害了,她们本来就是受害者,可在你眼里呢?她们却成了咎由自取,成为了笑话?”

    “我就不明白了,什么时候,一个受害者遇到被迫害的事情之后,反而应该被攻击奚落了?”

    苏念厌恶的对王蓓霓,愤怒的说了这些话之后,又扫了一眼,过来看戏的人。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话是不错!可是你们呢?却还把这种事情,当作笑谈!”

    “那些女孩,是咎由自取?”

    “呵,路天逸没有暴露出这个事情前,你们不也是将他当作优质男了?谁不想和优质男恋爱结婚生子?”

    “可是谁知道,他就偏偏是一个渣滓?”

    “你们应该庆幸,路天逸没有看上你们,若不然的话,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奚落那些受害的女子!”

    苏念的话,一句句,狠狠的落下。

    周围刚才,还在奚落苏念,奚落那些女子的人,都沉默了。

    他们有什么资格可以对一个受伤者,第二次伤害!

    苏念说完这些话,努力的将自己愤怒的情绪控制。

    接着,又走到了王蓓霓身边。

    看着发怒近乎于暴走的王蓓霓,在她耳边,低声,冷漠的开口道。

    “当年,你带人撕了我衣服,把我关在洗手间的事情,苏家那边息事宁人,没有追究你的责任。那么,现在要不要我把当初,你对我做的这些龌蹉事情,去警局,好好的叙述一遍?”

    王蓓霓怔了一下,没想到苏念会提及四年前的老事。

    不过王蓓霓却有恃无恐,“都过去那么久了,我可不清楚,你说的什么!”

    苏念目光冷漠,继续低语,“我知道,过去了四年,有些证据自然是没了!但只要人做的事情,总会留下踪迹的,我就不相信,一点儿证据都没有了!”

    然后,哼了一声,“当初你带那么多人欺负我,我就不相信,那些人如今还都听从你的话,对当年的事情,只字不提!而只要有一个人愿意站出来指证你,那就是证据!我就有权追究你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