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重生八零之军少小萌妻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坐等看戏
    欢迎你!
?    时煜珩自从知道了许佳人母亲要再嫁,立刻筹备起酒店的事情。

    于是,严欣就在许佳人的介绍下,认识了这个叫时煜珩的少年。

    看到这个少年出手大方,办事老成,严欣再次觉得这个孙女浑身都是谜团。

    她怎么会认识这样子的少年人物呢?

    不过严欣很聪明的没有多问。

    原本严欣是打算订五桌酒席,可是时煜珩坚持要了9桌。

    严欣很聪明的没推让,只是让酒店把多加的四桌做成备用的酒席,如果用不到可以退掉。

    元旦刚过,李卉和许绍远就去低调的领了结婚证。

    之后两个人开始筹备婚礼布置新房。

    举办结婚仪式的日子定在了元月16号这天,请柬也都发了出去。

    赵桂香刚从派出所出来,就听说了李卉要再婚的事情。

    她没想到,自己在里面呆了两个月,外面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尤其是她确定自己没有收到赵大妈的请柬后,更是怒火冲天,气的砸了好几个喝水缸子才解恨。

    好在喝水缸子是搪瓷的,除了掉点漆之外,倒也没啥损失。

    “妈!我最近看到臭蛋总是和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一起回去呢。”

    杨萍最近休假没事儿,干脆盯着赵大妈和臭蛋两个,她就发现那孩子总和那个男生在一起。

    “不要脸!才几岁啊就知道勾搭男人!”赵桂香狠狠啐了一口骂道。

    旁边看书的杨民光听到妻子和女儿的议论,生气的放下书,教训道:“你们两个别凑一起说这些了!有完没完?人家干啥跟你们有啥关系?”

    这次能把妻子赵桂香从里面捞出来,那真是费了不少精力。

    先不说他请了近一个月的假期一趟趟的往派出所跑,单说送出去的大包小包的东西,那几乎把家里这么多年的存款全部掏干净了。

    杨民光有点精疲力尽了,他甚至再也不想和大姐打交道了。

    所幸,大姐也撂了狠话,不和他们往来,杨民光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可是妻子出来后和女儿凑在一起,总是讨论赵大妈家的事儿。

    如果再不说一说,杨民光觉得妻女又要搞出麻烦。

    赵桂香跟女儿递了个眼色,把手上的瓜子扔在了炉子上:“不说了,不说了!这家里连让我说话的地方都没了!”

    仍了瓜子,赵桂香起身要出门。

    杨民光立刻问道:“你干啥去?”

    “我去厕所拉大号!杨教授,你是不是连S都不让我拉啊?”赵桂香扯了两张卫生纸粗鲁的问道。

    杨民光被问了个红脸,气的他拿起书:“不可理喻!”

    “呵呵呵,也不知道谁不可理喻!”赵桂香摔上门出去了。

    杨萍也起身要出去,杨民光把书摔在一边:“你别说你也要去厕所!”

    上个厕所也要搭个伴么?人多味道香还是咋?

    “爸,我要回家啊!天也不早了,我还得回家做饭啊!”

    “那行吧,你赶紧走,别没事儿跟你妈凑在一块说人家家的事儿!”

    “知道了!”

    杨萍跨着背包出了门,屋内瞬间安静下来。

    看着乱七八糟的屋子,杨民光心情很复杂,妻子从派出所出来也有好几天了,可是家里依旧像是她不在的时候。

    脏衣服堆在盆里都快一尺高了,也不见她动手。

    炉子旁一地的瓜子皮,赵桂香连扫都不扫一下。

    脏乱的屋子让杨民光这才回忆起来,这么多年来,家里的这些活儿都是大姐过来帮忙做的。

    只是她从来不张嘴多说什么,他也就理所当然的接受了。

    时间久了,他都记不得这些好了。

    哎——以后的日子怕是要难过了吧?

    杨民光叹了一口气,起身拿起了扫帚开始扫地。

    ……

    杨萍一出门就小跑着到了路口,果然看到自己老妈正在路边嗑瓜子。

    “妈!你别动不动和我爸吵啊。这次你出来,全靠着我爸活动关系呢!要不然你还得在里面受罪!”杨萍走过去规劝道。

    “呸——那我是他媳妇儿,他不跑关系谁跑啊?”

    赵桂香觉得这件事根本没啥好感谢的,说道:“说正事儿,你打听到她们在哪里办事儿了吗?”

    “打听到了,在明珠酒店呢。”杨萍回答道。

    “呵呵,果然是攀上了高枝儿了,竟然在那么高级的地方办酒席!”

    想了想,赵桂香阴笑着盘算说道:“你最近闲的没事儿,去找一趟许雄。”

    “找他干啥啊?”

    杨萍有点烦那个男人,每次见她都是色迷迷的样子。

    “干啥?还能干啥啊?把李卉结婚的事儿告诉他啊!咱们不得送李卉一份大礼!?”

    竟然结婚不通知她!

    赵桂香撇嘴阴阳怪气说道:“她不仁我不能不义啊,这么天大的喜事,我帮她通知她的老相好啊!怎么说,那也是孩子爹不是?”

    杨萍一下子就明白了母亲的用意。

    自从派出所这事儿后,她们都知道赵大妈一家子不好惹了。

    如果她们直接出去找事儿,那恐怕最后她们会惹来一堆麻烦。

    但是,告诉了那个男人,那她们只需要坐着看戏就成了。

    “行!我明天就把这好事儿告诉他去!”杨萍眼睛亮起来,看了看手表说道:“走,咱们去粮站那边吃个面条去。”

    “你不回你婆婆家吃饭啊?”赵桂香一边问着,手把瓜子往兜里一揣跟着走。

    提起她的婆婆,杨萍就来气,没事儿就说点她听不懂的方言。

    叽里呱啦的跟鸭子似的,听着心烦。

    “不回去!吃完饭我就回我屋子睡觉了!”杨萍有些烦躁说道。

    赵桂香看到女儿这个反应露出了担心:“闹归闹啊,你和章清平还是要坐下来好好说说,别到时候弄的像李卉一样离婚了!那我可丢不起那人!”

    “知道了!”杨萍点点头。

    “对了,你啥时候回去上班啊?”赵桂香又问道。

    她从派出所出来也快一个礼拜了,看女儿成天到处乱晃也不去上班。

    杨萍说起这事儿就有点郁闷,说道:“再休一个礼拜就去报道了。就是不知道姓候的那个老东西,会把我安排到哪里了。”

    想到臭蛋和那个在候玉海办公室出现过的少年走的近,杨萍的心里就有点慌。

    该不会她休完假又要被派去金银滩那个鬼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