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巴士 > 我的鬼神郎君 > 两百零五 锥心

两百零五 锥心

作品:我的鬼神郎君 作者:平戈 加入书签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一秒记住【文学巴士 Www.WX8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元钦慌忙的抱着倒在地上,已经人事不省的人大喊道:“快宣太医!”

    看着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的人,元钦心痛的别开头,看了看已经诊完脉的太医:“皇后如何?”

    “娘娘只是悲愤过激,只要不再受刺激,好些调养些日子就会好的。”

    “可有伤及内理?”

    “难免都会有一些,微臣这就去开方子,好好调养都会痊愈的。”

    “下去吧。”

    元钦屏退所有人,独自坐在床边,看着躺着的宇文云英,内疚的摸了摸那张毫无血色的脸:“对不住,终究还是伤了你。”

    宇文云英醒来时,已是两日后,虚弱的只能由红珠扶起身喝了药,便只是静静的坐在床头看着窗外。

    这样过了两日,红珠终于是看不下去,摘了好些鲜花放在殿中,捏着宇文云英许久没下过床的双腿开口道:“娘娘您别这这样,奴婢看着害怕。”

    “娘娘,您好歹和奴婢说说话,别自己闷着。”

    “娘娘……”

    许久之后,宇文云英才是眨了眨眼:“红珠……”

    “娘娘您说,奴婢都听着呢。”

    “你经历过绝望之后重燃起希望,却又再次失望吗?”

    “奴婢……”

    宇文云英终于收回了眼神看向身旁的人:“不管经历过何种打击,第一次站起来都比较容易,第二次就很难了。”

    “娘娘……”

    宇文云英轻轻的抬了抬手:“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是。”

    实在是放心不下的红珠忍不住去找了元钦,哪知也是一脸落寞的元钦却是不肯前来,只是嘱咐桂宫有任何需求都优先满足。

    这样过了半月,宇文云英还是毫无起色,除了每日由红珠喂食些清粥,便只会坐在床上看着窗外,一坐就是一日,活像个石雕般毫无生气。

    红珠越来越害怕,这个除了还在呼吸的人,哪天真的会连呼吸都没有了。

    元钦时时会来桂宫门外,却一直都没有勇气踏足殿内,他愧疚不安,他不敢相见,更害怕她再次不要自己。

    今年的九月还很炎热,烈日打在人身上生疼得厉害,皇宫内的冰块也未撤掉,只为了消消这难耐的热气。

    然而宇文云英的寝殿内却是不用冰块就已经寒冷一片,了无生气的殿内如同放着棺木的房子,冷得人浸骨的疼。

    红珠慌忙的跑进殿内,摇了摇宇文云英的手臂大喊道:“娘娘,娘娘,不好了出事了!”

    宇文云英如同一副枯骨一般毫无回应,只是靠着软枕呆呆的看着。

    “娘娘,求求您看看奴婢吧,丞相出事了!”

    红珠说了好几遍,宇文云英才终于是慢慢的回过头,抄起沙哑得不行的喉咙:“你说什么?”

    “丞相大人出事了!”

    终于是有了一丝情绪闪现,宇文云英颤抖着双手,慌忙的扯着红珠的衣袖:“父亲怎么了?”

    “刚听未央宫传言,丞相大人请求辞去官职,皇上已经允了。”

    “什么!”宇文云英终于是手忙脚乱的起身,刚到床边却是直接摔了下去。

    “娘娘……”红珠哭着扶起宇文云英。

    “快替我梳妆!快!”

    几乎是泣不成声的红珠只好应下,用力的扶着几乎不会走路的宇文云英到了镜前桌下,手脚麻利的简单的梳妆了一下,便被一直催促着的人打断,急急忙忙的出了桂宫。

    还未到未央宫,就已经看见乌泱泱的一群人走出了宫门,那其中便有宇文泰。

    “父亲……”宇文云英用尽气力,却只能是发出很小的声音,而借靠着红珠支撑的身子,几乎就要站不住。

    “你看你像什么样子!”

    听到宇文护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宇文云英急忙转身,看见宇文护一脸鄙夷的看着自己。

    “小护,父亲怎么会……”

    宇文护一把推开扶着宇文云英的红珠,见其几乎站不住就要摔倒在地时才出手扶住:“身为宇文家的女儿就这般不堪一击吗,这样子还怎么做皇后!”

    借着宇文护的手堪堪站住,宇文云英转头看了看已经看不见背影的方向:“父亲为何会辞官?”

    歪着头看了一会,宇文护才开口:“不就是为了你这个没用的皇后!”

    “什么意思!”

    “为了你不再两难,以后你大可守着你的皇帝过安生日子,再不必担心有谁会威胁到他。”

    宇文云英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脚下再是无力,直接跪倒在地:“父亲他……”

    不再去扶起,宇文护不争气的看着地上的人:“所以你便好好的当你的皇后吧!”

    “等等!”宇文云英喊住了欲走的人:“替我照顾好父亲。”

    “你想做什么?”

    宇文云英沉痛的闭上了眼,早已经流不出泪的眼睛此时却是如针扎般刺痛:“我只是做好了选择。”

    “你现在才醒悟,为时晚矣。”

    看着宇文护追着出宫门的身影走远,宇文云英才叫红珠扶起自己回了桂宫。

    宫门外,宇文泰等了许久终于是看到宇文护急急忙忙跑了出来:“你做什么去了,半天寻不到人影。”

    “不过是碰见了姐姐,闲聊了几句。”

    宇文泰脸色一凛,严肃的看着气喘吁吁的人:“你同她讲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让她别多想,照顾好自己。”

    回身上了马车,宇文泰看着跟着进来的人:“以后少去找你姐姐。”

    宇文护点了点头,歪着嘴笑了笑:“您不想让姐姐插手太多,不想让她忧心,这些侄儿都知道。”

    “知道就好。”

    未央宫内,元钦与元烈一片喜色,终于在这场博弈中,宇文泰退了下去。

    方才宇文泰提出辞官时,元烈险些就要绷不住情绪,在众人面前笑出了声来。

    倒是元钦还稳得住,故作一脸沉痛之色再三挽留,你来我往之下,才终于是一脸哀伤的允了下来。

    元烈坐在殿内喝着热茶,觉得天朗气清连着这热茶也喝得人舒朗了起来:“皇上,这次虽没杀得了他,但也算是收获颇丰。”
本站推荐: